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时光和你微微甜楚时光楚靳萧 > 章节目录 126.令人压抑的楚靳萧
    镇里没有电影院,唐祁让我下周带他去市里看电影,我答应了他,条件是一周之内都不许惹是生非,我曾说过他想要什么都要拿他自己的表现换取,这几个月我都是按照这个标准执行着,他从最初的不屑到后面的被迫接受,现在的他比起之前听话又温顺。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我想假以时日他会有更大的变化。

    我想让他找到自己的人生目标;我不想他再这样继续浑浑噩噩的过日子;我想他有自己的交际圈,我希望他的生活能够积极向上;我不想看见他和我妈争锋相对的模样。

    当然,我并不希望他一定非要这么做。

    他是唐祁,他有自己的性格脾性。

    我只是希望他能活得问心无愧。

    更希望他活得充实满足。

    “那就这样说定了!!”

    我笑了笑道:“嗯,你下楼让月嫂给你做饭吧,我不饿就不吃了,明天记得去学校。”

    唐祁为了照顾我已经两周都没有去学校了,先不说课业,因为我也不知道他有没有认真听讲,但缺课太久始终不是学生本分。

    我弯腰将羡羡抱在怀里,小女孩格外的安静,我一个做母亲的竟然还想听她撕心裂肺的哭,我摸了摸她的脸问:“羡羡为何不哭啊?哭给妈妈瞧瞧,爱哭的孩子有糖吃哦。”

    君羡羡一张人畜无害的脸望着我,眼睛圆溜溜的,像两颗黝黑的大葡萄,漂亮的不像话,我笑了笑垂下脑袋亲吻着她的脸颊。

    我爱她,胜过这个世上的一切。

    之前我的心里只藏着楚靳萧,用自己的一切爱着他,即使被他毁掉也没有不爱过。

    这种爱让我感到绝望。

    如今终于有胜过他的存在了。

    我爱君羡羡,胜过楚靳萧。

    虽然是两种不同的爱,可是却能令我喘一口气,不必在心里日日夜夜的惦念着他。

    我自言自语道:“羡羡你好可爱。”

    君羡羡手舞足蹈,我清楚她是饿了,撩开衣服给她喂奶,待她吃饱后我抱着她下楼将她给了月嫂,然后出门打车去了实验室。

    师兄看见我来很惊讶。

    他笑着问:“羡羡怎么样?”

    我笑着回答道:“羡羡没事,虽然是早产儿但是身体健健康康的,我身体也没事呢!”

    师兄拉着我坐下担忧道:“我之前听唐祁说你早产的时候吓死我了!好在母子平安!”

    师姐放下手里的活走过来安静的坐在我们的身边,师兄连着问了我一些关怀的话。

    等他问完师姐才问:“小祁在群里说孩子姓君……柯师妹,她是跟着君师兄姓的吗?”

    我们有一个群,群是师兄拉的,还将唐祁和洛叶拉了进去,大家平时在里面闲聊。

    师兄在节假日也都会商量在哪儿玩。

    他是一个会热络气氛的人,久而久之大家都熟稔了,洛叶有不懂的数学问题以及物理问题都会请教师兄,师兄喜欢这个聪明的女孩,不仅为她解答还将我们做的研究都简单的与她阐述,洛叶欢喜安静的听着然后发表自己的见解,即使没用师兄也会鼓励她。

    我怕师姐误会就赶紧解释道:“嗯,因为我从事的行业太特殊所以就过继给君师兄。”

    师姐点点头理解道:“的确特殊,不过柯师妹放心,我们师兄师姐们不会出卖你的。”

    我迅速接过话道:“我相信师兄师姐,不然也不会随你们到这里,谢谢你们替我保密还帮我照顾小祁,那孩子的逆反心理很重。”

    唐祁的逆反心理很重,但是尊重师兄师姐们这类做科研的人,这几个月除了我自己的管束更多的是依靠师兄师姐做了好榜样。

    毕竟在唐祁以前的圈子里他接触的人与他是一类人,现在这个圈子让他受益匪浅。

    师姐笑说:“小祁很听话的。”

    唐祁在我的面前可不听话。

    我们闲聊了几句便开始忙碌,实验室里的杂事太多,等我们忙完已是凌晨了,师兄们几个商量到附近找了家还在营业的火锅店犒劳自己,因为生产我大半月没进油荤,所以我无法拒绝他们的提议,可是又不敢吃太辣的东西,虽然是这样,但是终究没忍住。

    我吃的肚子发撑,但心里爽快。

    我与师兄他们道别之后摸着肚子心满意足的回家,快到家的时候竟然看见了陈澈!

    他守在门口的,我惊讶的盯着他心里一时憋着一口气,他在这儿难不成楚靳萧在?

    难不成楚靳萧正在羡羡的身边?

    我快步的走过去,陈澈看见我神色猛地震惊,他盯着我仓惶的喊着,“楚太太。”

    我忍着气问:“楚靳萧在里面?”

    陈澈犹豫了一会儿提醒我道:“楚先生看望自己的女儿无可厚非,这是他的权利。”

    陈澈这个时候竟然跟我讲权利!!

    我苍白着一张脸,忍不住愤怒道:“这是我拼命生下的孩子跟楚靳萧又有什么关系?”

    陈澈被问的哑言,我突然有不好的预感问:“他现在既然能背着我偷偷的看望孩子,那么在医院的时候他是不是也经常去看望?”

    陈澈犹豫的神色告诉了我答案。

    我迈开腿着急的要进屋。

    陈澈忽而喊住我,“楚太太。”

    我转过身瞪着他,“别喊我楚太太。”

    陈澈退后一步恭敬的说道:“柯小姐,我不知道你和楚先生有什么恩怨,但是你贩卖了楚家将资金拢入自己的手中,我想再大的恩怨应该也能化了,毕竟人都是有心的,楚先生也会在你对付他的时候感到失落和难过。”

    呵,现在陈澈是帮楚靳萧说话吗?

    在他的眼中我是恶毒的女人吗?

    我失笑,心里觉得特别搞笑。

    我走上前质问他,“你心疼你家楚先生那你应该清楚他如何对待你家前任楚太太的!”

    陈澈瞳孔震惊,“太太是为她……”

    “你们可以忘记她!但是有人却一直记得她!我记得,我这辈子都记得她心底的不甘与怨恨!这辈子,楚靳萧都不配活得舒心!”

    我又在说诛心的话了!!

    因为我清楚楼上的楚靳萧定能听见!

    即便我曾无数次的说过算了。

    说过曾经的恩怨就此作罢。

    可是我控制不住自己伤害他。

    我见不得他在我面前晃悠。

    而且是知晓一切的晃悠!!

    楚靳萧一直知道所有的事情,知道我是楚时光任由我对付他,知道我在曲镇,知道我为他生儿育女,甚至背着我一而再再而三的看望我的女儿,他似乎掌控着一切事物!

    这真的太让人压抑了!

    压抑到让我喘不过气!

    “陈澈,我们走。”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