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时光和你微微甜楚时光楚靳萧 > 章节目录 127.或许是我嫉妒
    楚靳萧的声音响在身后,我转过身瞧见他板着一张冷酷的脸,我立即警惕性的盯着他,他却抬腿绕过我离开,在他的身影快完全陷入黑暗时我悲愤的喊住了他的名字!!

    我警告道:“你别惦念着羡羡,她是我的宝贝女儿,仅仅是身为我的女儿来到这个世界上的!而且她姓君,是我过继给君慕白的女儿,与你楚靳萧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楚靳萧侧过身子目光冰冷的盯着我,嗓音淡漠如水道:“楚羡羡,这是她的名字。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我反驳道:“你少痴心妄想!!”

    楚靳萧的身后是绵长的街道,小镇古屋青石道路将他衬托的玉树临风,稳如泰山的神色令人的心底感到无力,好似他一直都是这样,无论岁月如何变化他都是如此模样。

    他站在那儿浮云淡薄的开口道:“你想女儿姓唐还是姓柯我都无妨,但姓君是忌讳。”

    我笑着问他,“既然你如此讨厌君慕白那我偏要让她姓君,我还说过我现在与他在一起,既然我与他在一起孩子不姓君姓什么?”

    我又在说谎气他了。

    以前是说谎哄他讨好他。

    现在就是不顾一切的气他!!

    闻言楚靳萧的脸色冷意横生,他默了许久,忽而冷淡的与我开口道:“我曾说过让你远离君慕白,可是你从不将我说的话放在心上,我拿你没辙无碍,我又如何能让我的女儿跟着我厌恶的人姓?既然如此,那我便只能先下手为强,而我们之间……一切作罢。”

    一切作罢……

    楚靳萧这是与我划清界限?!

    这倒是令我意想不到的。

    闻言我的心里竟泛起酸楚。

    因为我被他放弃了。

    不不不,我不能感到难过,摆脱他是一件令人欢喜的事,我应该感到开心才对!!

    可是心底还是会失落。

    这可能就是失恋感吧。

    我叹口气道:“你走吧。”

    楚靳萧又迈开他那双长腿,我突然警醒过来问:“你说的先下手为强是什么意思?”wap.kanshushi.com

    楚靳萧默然,天上好像在飘雪了,我伸手摸了摸脸,凉凉的,这个时候竟下雪了。

    陈澈回答着我的问题道:“楚先生带着小小姐的出生证明已经在蓉城完成户口登记。”

    我颤抖着声音问:“那名字……”

    我忽而想起楚靳萧方才说过,“楚羡羡,这是她的名字。”

    陈澈似乎将一座巍峨大山压在了我的背脊上,“楚羡羡,这是小小姐的最终名字。”

    我向后退一步,触碰到台阶,整个人跌落在地上,摔的生疼,眼泪险些控制不住。

    陈澈担忧的喊着我,“楚太太。”

    我恶狠狠道:“我说了别这样喊我!”

    比起摔倒我心底更多的是绝望。

    因为我答应过君慕白的!

    我答应过会将孩子给他跟他姓!

    可是却被楚靳萧从中阻拦!

    而且我打心里不想他得意!

    凭什么他能平白无故的得到一个女儿?

    凭什么他能活得如此顺心顺意!!

    我疯狂大笑道:“楚靳萧你就是混蛋!”

    雪是越飘越大,我盯着楚靳萧冰冷的那双眼咒骂道:“你混蛋!枉顾他人意愿的大混蛋!!凭什么你要这样做!凭什么你容不下君慕白?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君慕白都一心一意的顾着我!我伤心了他陪着我,我被你欺负了他也陪着我,我无论处于什么样的境地他都陪着我!即便是我回到这里,只是一眼的相遇他便能笃定是我!他说是我的那一刻起,我才觉得在这世上我不是孤单一人!”

    我质问,“所以你凭什么针对他!凭什么讨厌他!凭什么觉得他不怀好意!你和段衡锦又不了解他凭什么觉得他不够值得信任!”

    “他君慕白,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信任的人!是我这辈子毫不犹豫怀疑都信任的人!”

    我说着说着便流下了眼泪。

    “所以你凭什么要欺负他?我明明都已经答应了他,现在你却做这事让我失约与他。”

    君慕白是一个让人觉得非常孤独的人。

    他的孤独与楚靳萧的孤独是两码事。

    君慕白像是不融于世的孤独。

    像是活在这个世界之外。

    是真正的孤独!!

    我想有羡羡跟着他能治愈他。

    这也是我为何想将孩子给他的原因。

    楚靳萧听闻我说的这些之后迈步过来蹲在我的面前,他眼眸深邃的盯着我,抬手似乎想扶着我,可是胳膊伸到半空又止住了。

    他抿了抿薄唇道:“或许是我嫉妒。”

    我错愕的眼神盯着他,他冷酷?的神情说道:“你越觉得他千般好,我越不待见他。”

    雪花落在了楚靳萧的身上,他忽而伸手将我从地上抱起来道:“你越想对他好我越会阻拦,你可以不原谅我但我不会让他顺心。”

    他走进院落绕过池塘冷冷说道:“也就你会觉得君慕白是一个纯善之人,也是,他在你面前本就是纯善的,他对你也没有坏过。”

    在商场沉浮的人哪儿有纯善之说?

    好坏不过是相对的罢了。

    我垂下眼眸道:“放下我。”

    楚靳萧充耳不闻的走上楼梯,我隐隐的感觉到我的肚子在发痛,渐渐的越来越重。

    那种痛感犹如翻江倒海。

    楚靳萧带我回了房间将我放在床上,我坐在床上蜷缩着身体,他抬手扶上了我的肩膀,明明是关心嗓音却冰冷的问:“怎么?”

    我脸颊疼的发冷,“肚子痛。”

    楚靳萧凝眉,“吃了火锅的原因?”

    他连我吃火锅的事都知情。

    现在没时间和他吵架,我如实说道:“或许是吧,没忍住就吃了太多辛辣的食物。”

    楚靳萧拧着眉,“贪吃。”

    说完他取出手机给陈澈打电话让他买消食止痛的药,随后又替我脱了鞋子将我安放在床上,然后将自己的掌心伸进了我的衣服里,我下意识的想阻拦,可被他揉着的感觉很舒服,我妥协在舒服之下没骨气的享受。

    我排斥他又贪恋他。

    这是我自相矛盾的现状。

    上斐的声音忽而响起道:“方才他那般生气,但是见你不舒服还是照顾着你,所以我现在瞧楚靳萧也蛮顺眼的,也不算太讨厌。”

    他现在非常讨厌君慕白。

    所以他看楚靳萧非常顺眼。

    我没有搭理上斐,上斐现身在房间里围绕着楚靳萧,楚靳萧自然看不见他,他透过上斐望着婴儿床上的羡羡道:“羡羡是个很可爱的孩子,却是爱哭闹,这点倒不讨喜。”

    我惊讶的说:“羡羡从不哭闹。”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