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时光和你微微甜楚时光楚靳萧 > 章节目录 128.你在与谁说话?
    从君羡羡出生到现在我从未见她大哭大闹过,要么就是睡觉,要么就是睁着眼打量着眼前的光景,我难以想象她哭闹的模样。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我心里甚至还期待她像个正常孩子那样大哭大闹,可是她没有,安静到令人诧异。

    可是现在楚靳萧却说羡羡爱哭闹。

    楚靳萧淡淡的音色问:“挑人么?”

    我不相信羡羡会哭闹,想问楚靳萧羡羡是什么时候哭闹的可又不想与他过多交流。

    我轻声问:“能把她抱给我吗?”

    楚靳萧的掌心从我的衣服里抽走,温暖骤然消失的那一瞬间疼痛又增加了,我咬着牙忍耐着,楚靳萧双手伸进婴儿床里将羡羡抱在怀里,羡羡刚开始还镇定,渐渐的垮着脸突然哇的一下哭出声,她哭的很有力气。

    也哭的很委屈。

    我心里却感到异常开心。

    我欢喜道:“我第一次见她哭。”

    楚靳萧低低的嗓音问:“讨厌我么?”

    他问的是怀里的那个孩子。

    “我可是你的父亲。”

    男人的语气里透着小心翼翼与讨好。

    甚至眉目间还带着无措。

    “你将羡羡给我。”我说。

    楚靳萧走了两步到床边半弯着腰将羡羡放在了我的怀里,我抱着她耐心温柔的哄着道:“羡羡不怕,饿了么?妈妈喂你好么?”

    虽然我一直在用母乳喂羡羡,但是君慕白给我请的有乳娘,我不得空的时候就是乳娘照顾,今天我这么晚回家都是乳娘喂她。

    羡羡一直哭闹个不停,我的精力都在她的身上,以至于忘了楚靳萧还在房间里,我下意识的撩起衣服喂羡羡,她吃奶的时候没有精力哭闹,而我也才记起楚靳萧在房里。

    我抬起头,看见他正紧盯着我。

    应该说紧盯着吃奶的羡羡。

    我微微侧过身道:“没见过?”

    闻言楚靳萧侧过了脑袋非礼勿视。

    隐隐的,我竟然看见他的耳朵泛红。

    他这是害羞了么?!

    窗外的雪越落越大,外面邻居家的瓦背上很快被白雪打湿,楚靳萧走到窗边关紧了窗户道:“屋里的暖气不足,你和女儿晚上睡觉的时候盖厚实些,你有踢棉被的毛病……”

    说着说着他打住又道:“明天我让陈澈派人将这里的暖气检修下,后面就不会冷了。”

    我不识好歹道:“不用你操心。”

    男人的嗓音瞬间冷问:“那谁操心?”

    我沉默,楚靳萧忽而提起君慕白道:“君慕白现在自顾不暇,可没功夫时时照顾你。”

    我闻出不对劲的气息,“你做了什么?”

    楚靳萧突然脱下身上的黑色大衣随意的搭在婴儿床上轻嗤道:“给他找些事做,免得他闲的发慌总是往你这儿跑。”

    难怪君慕白从未来过曲镇。

    他只有在我剖腹产的时候出现过。

    而且待了两天便有事离开。

    原来都是楚靳萧在找君慕白的麻烦!

    而君慕白从未提过这些糟心事。

    我吐槽道:“你还真是下作。”

    闻言楚靳萧没有搭理我,他偏过脑袋一直沉默寡言的望着窗外,羡羡吃饱了后我起身将她放进了婴儿床,男人听见动静转过脑袋默然的盯着我,我转过身迅速的进了浴室关上门,坐上马桶的那一刻瞬间得到解放。

    吃火锅的时候感觉很爽。

    可是受罪的时候却很痛苦。

    我的肚子很痛,像是有人拿着一根棍子在里面搅动,我大半年未沾辛辣,突然吃这么多胃难受,肠道也难受,身体非常虚弱。

    我在马桶上蹲了半小时,外面一直没有动静,我想那个男人就那么坐了半个小时。

    三年之前的他对我毫无耐心。

    三年之后的他沉稳知事也有的是耐心。

    三年的时间变化最大的便是他。

    倘若三年前他这样那我死而无憾。

    可惜他让我带着恨意和孤独死在了牢房里,我记得那冰冷,也记得那心底的不甘。

    如今我不愿再怪他。

    但是也无法原谅他。

    再说他也放弃了我。

    他说我们之间一切作罢。

    况且我也骗他说我和君慕白在一起了。

    我们之间是真的没了回头路。

    我起身洗了洗脸打开门出去,男人原本垂眸望着婴儿床里的孩子,听见动静他抬眼看向了我,我难得温和问:“什么时候走?”

    “陈澈去买药了。”他道。

    “大半夜的哪儿有药店?除非回市里,或者药店老板特意半夜醒来为他一个人开门。”

    楚靳萧不以为然道:“嗯。”

    “你这是赞同我说的还是敷衍我?”

    男人收回视线盯着君羡羡,他看孩子的时间比我多,我不耐烦问:“怎么不说话?”

    楚靳萧皱眉问:“你想与我说话?”

    他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他心里认为我不想与他说话才保持沉默的吗?

    我无语道:“房间里就我们两个人。”

    说完我又烦躁道:“你赶紧走吧。”

    “没有钱解决不了的问题。”

    他这话说的直接又霸气。

    他这也是在回答我刚刚那个问题。

    “所以羡羡的出生证明也是花了钱的?”

    医院是我名下的私人医院。

    是宁瓷专门买下为我分娩的。

    但是毫无用处!!!

    因为陆瑶那样的人都能混进去,楚靳萧也能砸钱从医生那里骗走羡羡的出生证明。

    男人神色淡淡,“总有人是贪婪的。”

    我讽刺道:“是啊,只要钱足够多哪儿有办不成的事?不过你登记了户口将女儿过在你的名下也没用,羡羡还是会叫君羡羡的。”

    楚靳萧这边还没有说什么,上斐突然跳出来批评我道:“你心里爱他爱的要命,也就这张嘴得理不饶人,应该是没理也不饶人。”

    方才我喂奶的时候上斐离开了。

    现在居然跳出来帮楚靳萧说话。

    他这样的意图……

    真的是太过明显。

    我下意识问:“他哪儿有理了?”

    上斐围绕着楚靳萧转悠道:“他是羡羡的父亲,将羡羡登记在自己的户口本上哪里错了?倒是你,一直拿君慕白刺激戳他的心。”

    我:“……”

    上斐变了。

    像是成了楚靳萧的脑残粉。

    楚靳萧忽而问:“你在与谁说话?”

    他听不见上斐说话但听得见我说话。

    我下意识否认道:“没谁。”

    男人忽而薄凉的语气道:“上斐。”

    我震惊道:“你怎么知道这个名字?”

    男人缓缓地语气问:“他是谁?”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