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时光和你微微甜楚时光楚靳萧 > 章节目录 129.如你所愿,放你自由
    我心里很疑惑楚靳萧怎么知道上斐这个名字的,仔细想想唯一的漏洞应该就是在医院生产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一直喊着上斐。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我原本想找个借口敷衍过去,上斐却激动的窜上窜下,动作快到只能瞧见一溜黑影儿,他的声音响在头顶道:“他知道你是重生到这个世界的,你告诉他我的存在也无妨。”

    我:“……”

    所以我为何要告诉楚靳萧?

    这样装糊涂过去不好么?!

    可是见上斐这般激动的模样,我心里隐隐的有了猜测,我思索了一阵如实的对楚靳萧说道:“是一个鬼怪,是他让我回到这个世界上的,我生产时也是他一直保护着羡羡。”

    楚靳萧挑了挑眉问:“他在房间里?”

    他处事不惊,神色镇定语气从容。

    “啊,算吧。”我说。

    楚靳萧颇有兴趣问:“他在哪里?”

    闻言上斐立即化成人形站在楚靳萧的前面弯着腰盯着他,我指了指楚靳萧前面半米的位置道:“这儿,正弯腰盯着你的眼睛。”

    楚靳萧抬眸看向虚空,男人轻飘飘的一个眼神,上斐似乎被电到,他瞬间软在了地上欢喜的道:“楚靳萧比君慕白讨喜多了!”

    ?????

    他对楚靳萧的反应太大了。

    上斐突然孩子气道:“讨厌君慕白。”

    我:“……”

    我真的是满脸问号。

    他究竟是因为太讨厌君慕白而选择撮合我和楚靳萧,还是因为楚靳萧是他家将军?

    更或者说楚靳萧在前世是他的故人?

    而且,他为何如此讨厌君慕白?!

    楚靳萧忽而问:“他时时伴你身侧么?”

    上过厕所之后肚子没有那么痛了,我摇摇脑袋坐回到床上用被子裹住自己的身体。

    “他经常离开,很少出现。”

    楚靳萧似乎想起什么道:“之前在酒会被杀的那两个人也是他的杰作?”

    那时我被绑架,能救我的只有上斐。

    我也没想到上斐直接将人残忍的了结。

    其实他骨子里终究是个血腥的鬼。

    我的命也掌控在他的一念之间。

    “嗯,你很聪明。”我道。

    楚靳萧张了张薄唇想说什么,陈澈的声音忽而响在门口,“楚先生,药买回来了。”

    他起身,因为是民宿房间并不大,他一起身高高大大的模样就显得房间拥挤狭窄。

    楚靳萧走过去打开门从陈澈的手中接过药又关上了门,他打开放在桌上的保温杯然后从热水器里接了半杯热水,我提醒他说保温杯里的水不容易凉,他又接了半杯冷水。

    他拆开药走过来将水杯递给我,伸出的掌心里放着三颗药,我犹豫了一会儿伸手拿过塞嘴里,苦涩的味立即弥漫喉咙,我赶紧仰头喝水,但药没下去,我反胃没忍住吐在了地上,地板上都是水渍,还有两颗融了一半的药,没想到我竟然还能够吞下去一颗。

    “卧槽,你这吐的什么?”

    软在地上的上斐嫌弃的起身跑到窗边抖了抖自己的衣袍,我无语的提醒道:“你是鬼身,沾不到你的,顶多透过你衣服落地上。”

    上斐非常嫌弃道:“恶心死老子了!”

    楚靳萧忽而问:“在和上斐说话?”

    上斐听见楚靳萧喊他的名字他又兴奋的转到楚靳萧的身边转圈圈,我见他这般殷勤的模样实在看不下眼转过眼道:“他嫌弃我吐在了他的身上,可凡世的东西沾染不到他。”

    楚靳萧没说什么,就只是拧着他那双好看的眉,也不知道是嫌弃还是什么,他转身又拿了两颗药,敛着嗓音道:“不能吐了。”

    “我很怕喝药。”

    我从小就怕喝药。

    楚靳萧神色忽而温柔的说:“我清楚,陈澈方才还买了糖果,喝了药吃颗糖过过嘴。”

    我打小和楚靳萧住在楚家别墅里,他比任何人了解我,清楚我怕苦、清楚我怕痛、清楚我喜欢吃甜食,也清楚我喜欢暖色调。

    他的这些清楚令我的心底感到无措。

    我们明明是最亲密的人。

    却成了争锋相对的陌生人。

    我沉默的从他手中拿过药重新强迫自己喝下,他递给我糖果,我摇摇头拒绝了他。

    “太甜,容易胖。”

    男人戳破我,“这个理由敷衍谁?”

    我沉默,楚靳萧熟稔的坐在我床边。

    我开口说:“你能走……”

    他打断我,轻轻地喊着,“上斐。”

    上斐立即回应道:“我在的。”

    楚靳萧望着前方问:“你能离开吗?”

    然后我看见上斐乖巧的消失在房间里。

    我不解的问:“你为什么让他离开?”

    楚靳萧不答反道:“你躺下睡吧。”

    我眨了眨眼问:“那你呢?”

    “陪陪女儿,待会再走。”

    他在房间里我又如何睡得着?!

    算了,懒得搭理他。

    我转过身闭上眼未再理他,他在身侧自然睡不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男人沉重的嗓音响在头顶,“你真的不想与我破镜重圆了吗?即使看在女儿的面上你也不原谅我吗?”

    他清楚我没有入睡。

    他在等我的答案。

    “我说过,羡羡仅仅是身为我的女儿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与你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我永远都在说着戳心的话。

    我身体忽而僵硬,因为男人摸上了我的脸颊,他的指尖冰凉,与掌心的温度有着天壤之别,我凝住呼吸警告自己绝不要心软!

    我固执的不想要原谅他。

    可这份固执究竟是对是错呢?

    我不清楚,可我不甘这般原谅他。

    男人的指尖触碰上了我的唇角,我抿了抿唇,他轻轻笑开道:“真的无法挽回了。”

    我:“……”

    “小时光,我们回不到过去了。”

    所以他究竟想说什么?!

    我忽而想起他方才说的话。

    我们之间……一切作罢。

    所以他现在是在给我最后的机会吗?

    他竟然将自己站在了施舍者的角度!!

    他以为我真的很想破镜重圆吗!!

    我翻过身,狠狠地目光瞪着他。

    他莞尔,“既然如此,如你所愿。”

    我咬牙问:“所以你究竟想做什么?”

    “如你所愿,放你自由。”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