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我当创世神的那些年 > 章节目录 第258章 角斗场竞技大赛
    至于说这种一般人都能想到的事,那明显世故圆滑,想必脑袋并不笨的小瘦子,居然没料到,到头来只能说,财帛动人心呐!

    足够的暴利,能让任何一个人昏头,尤其是在这样一个充斥着发财梦,人似恶鬼的地方。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好在即使是在这样的地方,占人口比例最大的还是本分守纪的基层平民,他们对平静日子的盼望总能缓缓修复帮派械斗后留下的乱摊子,不至于让一群凶恶之徒最终毁了这片商贸港口。

    想到这点,少年突然意识到,没了商会的庇护,得轮到自己想法子给庄园上一些防护措施了。

    看着近在咫尺的报名点,少年决定,这件事先放一放。

    他这一次出门,为的就是他早前计划中的第一件事——通过影响力足够大的活动,来打响自己的名声,进而获得上层势力的橄榄枝。

    他不觉得依附在别的势力下有什么可耻的,毕竟,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他可不是什么龙傲天的命,走到哪顺到哪,从来不知道摔倒是什么滋味,因而没资格自命不凡,还是走正常人该走的路为好。

    这边就有许多适合他走的路,他选了其中一个影响力最大的——角斗场竞技大赛。

    充斥着雄性荷尔蒙的地方,自然也少不了专属于男人的暴力活动。这片商贸港口,明里暗里到处都有类似搏击比赛这样的活动。

    而角斗场竞技大赛,是唯一一个十七家大商会联合举办的盛事,其他所有暴力活动可望不可及的一个顶点。这是每过数年才举办的一场大赛,是此地特有的,专属于男人的,专属于财主的,专属于暴徒的狂欢节。这几天,全商贸港口的眼睛都会聚焦在这一角斗场,其影响力可想而知。

    就在这样的盛事上,又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大赛中表现突出者,会受到各大势力的青睐,有机会获得他们抛出的橄榄枝,加入他们的组织。其实这是那几家大势力从底层吸血,扩充势力的方式之一,也是他们互相制衡之下,在基于一番商讨后,达成对各方都较为公平的招收人才们的策略,是开办这样大活动的根本目的。也就是,对人才要先共同发现,而后商议划分。

    而这,才是少年参加这场大赛的真正原因。毕竟,基于那十七个势力达成的共识,前几大势力不会在大赛之外明着抢人,可自己又想进入那几家,就只能靠这样的方式。

    至于那什么护送任务,可以的话他就试着争取一下。

    因而,乍然听到新消息,并没有打乱他原本的行事方针。

    在报名点人数较为稀少的一角,他在斗兽场一栏写下了自己的名字,拿到了比赛的号码牌。

    角斗场竞技大赛有许多种比赛方式,斗兽,就是其中之一。顾名思义,就是人与野兽,乃至于与魔兽相搏,相比于其他比赛,观看人数更多,获胜的奖励更为丰厚。只是相对的,伤残毙命的风险更大。毕竟,人会收手,可野兽不会,魔兽更不会。也因此,看的人多,而报名的人少,以至于到后来,大赛的主持者们干脆把这一栏列成了表演项目,多数参演的都是自家手下的囚犯和奴隶。

    不过,从这一点反过来看,每年那些自行前来报名的人,反而被各大势力格外关注。就好比刚刚,当他写下自己的名字时,便能察觉到,从各个方向突然转过来了好几束目光,都在上下打量着他。

    如此,事成的概率也会更大一些。

    至于他为什么有这样的底气。一来,凭着那些得来的记忆可知,这世上可没有多少人有着和自己相同的噩梦开局和地狱经历,更没有那些野外长时间独自艰难求存的磨炼。再者,拥有霜狼记忆的他,自问也没谁有像他这样渊博的对付不同野兽魔兽策略的经验。

    顽强的意志,坚韧的身躯,强大的实力,深厚的经验,这些是他用以领先别人无数步的制胜法宝。他从来不把这个世界当做一款死板的读条型对战游戏,大骑士境界算是游戏里的高等级了,但远不足以成为他唯一的倚仗。

    报名的工作结束得很快,大赛第一日的赛事马上就要开始了,这也难怪。也因此,这些刚刚报过名的人干脆就跟在负责报名工作的人员身后,一齐走向不远处一座庞大的建筑,毕竟,在几日后轮到自己下场之前,他们也乐于做几天观众的。

    少年自觉也需要去观摩观摩,好敲定自己接下来的行事策略,于是顺着越来越大的人流,走进了这座庞大大物。

    这是一圈形如古罗马斗兽场的建筑,呈扇形分为数块区域。每一个扇区正前方的部分场地上摆有一个擂台。而在整片场地的正中央,也就是建筑的正中心,则是一座巨大的擂台。在它的正上方,凌空悬浮着十多块有数人之高,光彩流溢的菱形晶石。

    人们口口相传,这是混乱之城一位巫师大人的杰作,一方面可以将这座用以半决赛和总决赛的擂台设施成一个封闭的空间,以防实力高超之人的战斗余波影响到坐席上的观众,另一方面可以在上空显像出一副巨大的立体战斗图景,以供全场观赏。

    曾有不少人幻想以这样的方式扬名立万,但最终能达成这番愿景的终究只在少数。

    到了这里,少年不再多想。自己选的是一个参赛者必须具备足够自知之明,不然就会因为一时的妄自尊大而丢掉性命的项目,需要的不是站上中央大擂台的渴望,而是能够保命的底气和适时收手的决心。

    他随便选了一个稍微靠前的平民座位,安静地等待第一场比赛的开始。

    这个时候,整片角斗场因为人气的旺盛,已然越发的嘈杂,而那些过去洒落在擂台上的鲜血,也在翻滚的热气中,飘出了越来越浓郁的腥气。

    人们愈加躁动,很快,在赛事主持者们走上中央大擂台,其身影被放大后出现在所有人面前时,气氛达到了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