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我当创世神的那些年 > 章节目录 第261章 很快啊
    准备室内少年如何悠闲自适暂且不提,场外观众席上两女却是越看越心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从小生活在这里的她们,即使没来过大赛,也深知其规则。斗兽一项,其预热节目,是对于观众的刺激度和对于选手的危险度都较低的单回合比赛。而在这一系列单回合比赛之后重磅压轴的,大赛所有项目中死亡率最高的,相应最热门的,是车轮斗兽,简而言之就是同一个选手,或同时几个选手,接连不停地迎战越来越棘手的野兽,乃至于魔兽。

    经过这几天相处,她们已然达成一个共识,那就是,少年是整片商贸港口,甚至可以说,也许是她们一辈子能遇上的最好的主人。毕竟,无数恶势力盘踞之地,争斗也不会少,庄园里有不少仆人已经换过不少主人和工作的地方了,他们口中闲聊的过去那些老爷主人种种恶行之下害死无数无辜仆人的事迹,更是成为两女小时候相当长一段时间的噩梦根源。

    试问,当她们眼瞅着单回合比赛就要结束了,而她们的少年主人还未现身,她们又如何不心急?尤其是,在她们听说有时候大赛举办方会响应观众呼声,故意阻挠选手撤离的情况下。

    于是,怀着这样忐忑的心情,她们一直守到最后一个单回合比赛选手的出场。

    可惜,那并非自家主人,她们的心终于一下沉入谷底。

    底下那名选手如何拼命,周围观众如何欢呼,她们都不再像比赛刚开始时那般兴奋了,此时只默默对视一眼,看到对方眼中同样的忧虑之后,又同时叹了口气。

    人兽搏杀从开始到结束一般都是很迅速的,毕竟,野兽们刚被捕捉送来,又连着饿了几日,野性未驯的情况下,又平添了几分凶性,以至于刚刚被放出来就直奔选手。不留余地的惨烈厮杀,导致不论是人还是野兽,总有一方很快毙命。

    两女的万千思绪不一时便被陡然响起的欢呼声给打断了,她们意识到,车轮斗兽要开始了,于是又紧紧盯着前方的擂台。

    欢呼声没有止歇,观众们都知道接下来会有一场大戏上演,再加之其他扇区的斗兽预热比赛也相继宣告结束,于是“车轮斗兽”这样的呼喊声越来越密集,越来越响亮,以至于很快就成了全场的齐声呐喊。

    声浪一波接着一波,直到中央大擂台的上空,十多块菱形晶石幻化出一副巨大的半人身像,终于将其彻底引爆,全场顿时淹没在一片欢呼声的海洋之中。

    那是一个身着华丽服饰的人,说话间面带笑容朝四下里微微鞠躬示意,如有默契一般,角斗场一时安静了不少,虽仍旧热闹非凡,好在还是让这人的声音清晰无误地到达了每个人的耳旁。

    “各位,第三日赛程,我们又一次迎来了一天最后的盛典,车!轮!斗!兽!”他一字一句,鼓噪起无数喝彩声,继续道,“闲话不多说,让我们点燃烈火!”

    语毕,幻象消失,一团团火光相继亮起。

    原本因着渐晚的天色,还有些昏沉阴暗的角斗场,在四面八方点燃的油火盆,以及反光镜的照耀下,登时亮堂无比。与此同时,四下里鼓声响起——那些坐落在各片扇区之间,闲置了近乎一整天的巨鼓,在鼓手的敲击下,发出震耳欲聋的轰响。

    烈焰与巨鼓,将兴奋了一整天后稍有些萎靡的观众情绪,带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人们如野兽般嘶吼狂叫,催促谩骂声之中,一双双赤红的眼珠,死死盯着擂台上渐渐打开的上台通道。

    一个擂台有两条通道,一边是人,一边是野兽。

    看到人和野兽从通道口冒出头来,全场欢腾声一时拔高了一个度,反而把本该处于威慑方的野兽们吓得僵在原地。

    不过凡事总有例外,上一场比赛后即使擂台已被清理过,仍有浓重的血腥味残留,有些本性较为嗜血的野兽不仅没被声响唬住,狂性大发之下,刚一出场就直奔选手而去。一触即发的激烈战斗引得对应扇区的观众席一静,随后便是一片爆炸似的人声浪潮。

    两女所在扇区也是一静,只不过随后而至的却是一片哄笑之声。

    身处一片肆意的谩骂嘲笑声中,臊红了脸的两女,怎么也无法将擂台上这都快垒成一团铁球的身影,与先前谈及大赛一脸自信的强壮主人联系在一起。

    无怪乎两女这么想,实在是少年这身将自己围得严严实实的重装,完全就是不顾一丝尊严,奔着一心只求保命去的。

    放在大陆上其他地方还算情有可原,可放在这里,放在这场大赛上......这,实在太丢人了!

    不过与此同时,两女心中也莫名地松了一口气。

    如此看来,起码主人活下来的几率还是大了不少。

    有这般类似想法的不在少数,因而嘲笑过后,这片扇区不少人都开始对这场别开生面的斗兽方式兴趣大增了起来,他们都想看一看,在这样偏重防御的对策下,那选手是否能比其他擂台选手多存活几个回合。

    很突然,在这些人还想象着选手与野兽如何僵持的画面时,战斗就结束了。望着不声不响倒在一片血泊中的野兽,望着不知何时已然来到它身后的选手,望着选手阔剑上正在滴落的一片血色,所有人的嘴巴都张成了一个O型。

    太快了,近乎瞬间,选手便完成了从面对野兽到背对野兽的移动幅度,完成了手起刀落的过程。太快了,以至于野兽都没反应过来,以至于它临死前连一声哀鸣都没来得及发出。这,还是在那选手一身重装的情况下。许多人脑海中模拟着这么一副相同的画面,如受感染一般,一片倒吸冷气之声中,人们接连打起冷战。

    一时间,相比起其他扇区,这里安静得有些诡异。

    片刻之后,人们回过神来,顿时喧闹声四起。那些方才睁着眼的,一度怀疑自己眼花,拼命地揉着眼睛。那些碰巧眨眼的,则疯了一般四下里寻人相问,想要知道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如此乱了一阵,嘲笑声不再,惊疑声也转瞬即逝,人群愈发躁动,三两秒便酝酿出了一阵引得全场注目于此的狂欢声——他们面前的擂台上,这是一个极有风格的选手,这是一场极有看头的比赛,自己这是撞上大运了,人们为此异常兴奋。

    两女不再感到羞耻,正相反,兴奋与自豪一齐涌起,她们一时间满脸酡红,如同喝醉了一般,同身旁的人群一块,为擂台上她们的主人竭力喝彩。

    少年如此表现,引得侧目之人不仅限于他们,山呼海啸之中,观众席间位置较好的一处观景台上,几个衣着华贵之人,也对少年那边露出了感兴趣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