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我当创世神的那些年 > 章节目录 第270章 猩红之力
    夜夜笙歌的地方,一般来说都会热闹到天亮,一整夜几无停歇的时候。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月上中天之际,歌舞场里仍旧灯火通明,歌曲声,欢笑声,姣喘声,杯觥交错之声,声声不绝。

    不过这会儿街边的流浪汉早已不再呆望着那里,痴痴地幻想着里面的情景,以及若是自己在里面该当如何。

    此时的他,正扭过头瞧着身边两个旁若无人地吹牛,还给吹到了天上的闲人,嘴里发出无意识的傻笑。他已经好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显然,身旁这两个活宝要比远处那可望而不可即的富人快乐屋有意思的多。

    “所以,你是巫师?那种行迹寥寥却凶名远扬,以至于绝大多数人从未见过却谈巫色变的巫师?”

    中年绅士略有些自得地点了点头:“大差不差,不过有个小细节要更正一下,是威名远扬,不是凶名。”

    少年翻了个白眼:“然后,你发现我同修骑士,巫师和猩红咒术三条道路,觉得我这样的人很稀罕,感到好奇,所以就来摸摸底?”

    “回答正确。”中年绅士一副你很聪明的表情,“只是,有一点得说的详细一些,不单是罕见的人,准确来说,是人才,或者也可以说是优质的素材。”

    听到“素材”两字,少年不由地后退一步,戒备地审视了一眼面前的中年绅士。

    “我不管什么威名凶名,也不管什么人才素材,单论你摸底子的手段,除了恶心人实在没什么大用处。难不成,你是想借此告诉我,我以后会变成那副惨样?等等......对了,你不会是想用这个来绑架我,让我为了摆脱这个变惨的未来,心甘情愿地成为你实验的素材吧?”

    说到最后,少年不由瞪大双眼,他感觉自己离真相只差一步了,虽然这个真相他并不怎么喜欢。

    “咦?!”

    中年绅士被少年说得一愣一愣,直到少年说完,终于耐不住满心的惊疑,讶异之色跃然脸上。

    要是他知道少年前世社会上的俗语,这会儿肯定会来一句,小伙子还挺上道!

    只是他这般反应几乎坐实了少年的猜想,那边少年见状,已然开始暗自规划更加周密的路线,准备新一轮的跑路了。

    广个告,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这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中年绅士再度虚心求教。

    少年仍是一脸的皮笑肉不笑。

    “老套路了......”

    闻言,中年绅士摩挲起下巴,面露沉思。

    “想必你过往的经历一定十分精彩。”

    听到中年绅士这么说,少年不禁撇了下嘴。

    精彩?是很精彩啊,几次差点没把老子给整死......

    中年绅士不知道少年的碎碎念,兀自说了下去。

    “不过,相比于你说的那些,其实我更想知道,你是如何掌控猩红之力的?”

    “猩红之力?掌控?你在说些什么?”

    少年一脸不解,附带一丝震惊,一丝烦恼。

    乖乖,这又是啥了不得的物什?

    什么都叫自己撞上了,俺咋恁倒霉哩?

    然而,此刻,相比于他,中年绅士却显得更为震惊。

    “你不知道?!”

    少年诚实地摇了摇头,又憨厚地笑了笑。

    “你先给我说说呗,啥是猩红之力?”

    中年绅士反过来审视着少年,带着一脸的怪异之色开口道:“有关猩红之力,你只要知道,这是每当猩红月色洒落之时,便会出现的一种特殊事物。它,就是魔潮的起因,也是魔兽暴动,以及兽人,邪灵乃至邪神异动的根源。”

    “那就是不好的东西咯?”

    “从某些角度来说,可以这样理解。例如,我可以再透露你一点,根据我们这边的人研究出来的发现,猩红之力就是猩红教会,这个血月出现后不久就兴起的教派,其所信奉的邪神,猩红大君的本源之力。知道什么叫本源之力吗?就是一个存在的根本,不是外人可以染指的。小子,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已经是猩红大君的生死大敌了,虽然祂还不知情。”

    听完中年绅士所述,少年猛地一拍额头:“卧槽!完了,猩红教会的人已经知道了!”

    “他们知道个屁!拦你只是因为看出你学了个溶血术,一群见识浅薄的货色。”提起猩红教会的人,中年绅士一脸的鄙夷加愤恨,甚至连粗口都爆出来了,“这帮遇事只会瞎拜的愚民,拜出了一个邪神,尽会给我们对血月的研究工作招来麻烦!你放心,猩红大君虽是新生邪神,心思再直,也不会做出将自己的底子露给别人看这种蠢事,那些同祂联系密切的信徒更是祂提防的首要目标。猩红之力这个东西,从血月出现后几十年过去了,到现在也只有少数存在知道。只要你别在人家献祭沟通猩红大君的时候,跳出来使用猩红教会的咒术,就不会有太大危险。”

    少年如释重负地吐了口气,笑着拍了拍中年绅士的肩膀。

    “原来那会儿是你把那吸血鬼给打发走的,我猜也是,多谢啦!”

    见少年面色很快恢复如常,中年绅士一脸异色。

    这豁达的心境,还有面对巫师大人时,别说没有一丝紧张惧怕,而且还毫不见外的举动,在他成为巫师长老后,就已经很难见到了。

    难道少年不知道邪神的恐怖吗?难道他不知道巫师是常人须得敬畏的一类存在吗?

    真不知道他是装的,还是本来性格如此。

    恐怕中年绅士永远都猜不到,少年经历了这么多,早就到了生死看淡,不服就干的境界。

    邪神很恐怖?好吧,是恐怖。

    巫师很可怕?好吧,是可怕。

    但,这又如何?

    我这一路走来,哪一回波折不是直面恐怖的生死之境?多你们一个不多。

    问我怎么不怕你们,怕你们有什么用?

    害怕,只会徒劳地消耗自己的理智和降低生存的几率罢了。

    我要是当初就自暴自弃,开始放任自流了,哪还能走到今天?

    是的,少年能走到今天,能成就大骑士的境界,绝不是偶然,亦或者天赋使然。

    他是在无数次的打击与磨练中,一步一步挺过来的,一颗心脏早已被磨砺地坚韧无比。

    虽然经历过这些后,他的行为举止有时候谨慎过头,但这并不代表,出现无法逃避生死之境的情况时,他会心生犹疑。

    不,哪怕一丝犹疑都不会有,他只会选择紧握自己手中的阔剑,摆出骑士技的起手式,让自己即使是死,也要死在抗争之中。

    用那吸血鬼的话来说,他已经坚定了自己的骑士信仰,那就是骑士八美德中的英勇。

    而这,才是他能如此轻易地进阶大骑士的根本原因。

    毕竟,拥有出众品质的人,本就万里挑一。

    当然,不怕归不怕,但谨慎,或者照他的话来说,稳健一点还是要有的。

    “所以我到底是怎么招惹上这个猩红之力的?”

    闻言,中年绅士一阵腹诽。

    你问我?我还想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