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我当创世神的那些年 > 章节目录 第271章 认可
    虽说如此,中年绅士还是认真琢磨了一番。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谁叫少年这个正主对自身的情况一无所知,估计叫他自个儿寻思半天也寻思不出什么有用的线索。

    不一时,思量之后,果真还叫中年绅士结合自己过往所知和少年的具体情况,找到了一种解释。

    只是思虑至此,他的脸色却不免有些怪异,看得少年一阵抓心挠肝。

    好在他当即开了口,没叫少年煎熬太久。

    “我问你,你晋升巫师学徒所用的冥想法门,是不是需要感应吸收魔兽魔核的魔力?”

    少年有些诧异:“你怎么知道的?”

    得到少年肯定的答复,中年绅士脸上却无一丝了然之色,反倒显得比少年还要迷惑不解。

    不过,他还是耐心地给少年做出了解释。

    “先给你普及点见识。相对寻常生物来说,巫师在内的许多超凡存在,对魔力较为敏感,因着猩红之力对魔力的激化作用,很容易受到其影响。好在灵智较高的存在对这种影响的抗性较高,一般血月过去后,就能恢复如常。但灵智懵懂的魔兽不会,每次血月之后,它们即使不再发疯,也会变得比以前更加残暴,盖因它们的血肉以及魔核中总是残留有猩红之力。”

    “现在说回你这边。魔兽魔核残留猩红之力,你那冥想法又是以吸收魔核作为晋升时魔力来源的,两相叠加,因而这是所有巫师冥想法中最容易沾染上猩红之力的一类法门,鉴于你身为巫师学徒,又身具猩红之力,这种解释是最合理的了。”

    “只是有一点我很奇怪。凡以这门冥想法作为根基的巫师,皆因沾染上猩红之力这不可控的因素而遭了祸事。虽然不知道根源在哪,但其后继者都已抛弃了这个法门。到这里我就想不通了,都是一个法门,为什么你就能掌控猩红之力呢?”

    听了一大段,少年也陷入了沉思,见中年绅士又提出了一个自己也无从得知的问题,他只咸鱼地耸了耸肩,很自然地将球抛了回去。

    “您继续寻思,我还得把你刚刚说的那些好好消化一下。”

    中年绅士也没指望从少年嘴里能主动蹦跶点什么东西出来,他再度思量一番,很快想到了另一个层面。

    插一句,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对了,你那骑士进阶法又有什么名堂?猩红色的骑士之力我还是头一回见到,你那进阶法是不是跟溶血术存在什么关系?顺带再问一句,身为骑士的你,是如何在不影响自身骑士信仰的情况下,修习邪教异术的?或者情况相反,你又是如何在修习邪教异术的前提下,进阶为大骑士的?要知道,没有对骑士八美德的坚定信仰,一般人是无法成为大骑士的。”

    中年绅士说得少年一愣。

    “你慢点来,我一条条捋。”思虑过后,少年开口道,“对于进阶法和溶血术的关系,其实我也有过一些猜测。我修习的是一门用食补部分代替药浴的进阶法,而那些无法代替的进阶环节,我是用溶血术来代替的。并且,不管是食补,还是溶血术,它们的资材都是魔兽的血肉。鉴于你之前告诉我魔兽血肉残存猩红之力这点,我估摸着,也许我的骑士之力呈现猩红色就跟这有关。至于骑士之道和邪教异术之间的矛盾,我感觉,这主要还是观念问题。”

    少年说得比较笼统,底子露的太多,会有暴露自身秘密的风险,他也希望中年绅士别再在这方面寻根问底,问些,例如他的诸般手段从哪来,这样的话。

    即使,对方暂时看上去并无恶意。

    好在,听完少年如此回答之后,中年绅士面露了然,不再有探询之意。

    少年不知道,对于巫师这类存在,想要通晓他人心思,不过是一个法术的事。

    中年绅士之所以不直接读取少年记忆,一者在于少年价值不小,搜魂这类对施展对象伤害不小,同时收获有限的手段并不适宜,还是谈话交流来得稳妥点。

    另一方面,少年的诸般表现也让久居高位的他眼前一亮,尤其是在这人心丑恶之地,更让他有了一丝欣赏之意。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对于一位高高在上的巫师长老来说,一些在他眼中类似手段出处这样旁枝末节的小事,并不值得关心。

    “也许是机缘巧合之下你的肉身诞生的一种适应力,间或也有你那大骑士的精神意志对不良影响的压制力,以及一些别的原因,才让你没有失控,沦为猩红之力的奴隶。就当你是个特例吧。不过,一个无法复制的事物,再问其成因也毫无意义。因此,到底如何,我也无心继续探究了。至于你说的那什么观念问题,这又何解?”

    “哦,这个啊。简单来说,就是客观的事物没有好坏之分,区别只在于它的使用者。存心既正,便无所顾忌。”

    像这样玄之又玄的理论,少年脑子里还有很多,都是当年在网上为某些故事情节同沙雕网友们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积攒下来的。

    什么好与坏的,说白了,就是做事放开点,做人糊涂点,别遇到点什么事就想东想西的。

    现在当着中年绅士的面,说的弯弯绕一些,也不过是为好听一点,因而,他也一副不甚在意的样子。

    但这些话落到中年绅士耳中,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

    像这般玄奇的理论,他自问平生可谓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乍一听到,仿佛在他面前推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凭着自己的理解,他没有准确地领会到少年的本来意思,却借着这么一个在他看来高屋建瓴的理论,于刹那之间便解开了许多堵在自己心头多年的学术难点,一时间震怖不已,转瞬间又欣喜若狂。想到多年苦攻无果,却在一朝顿悟,心中真是百感交集,五味陈杂。

    “你,很不错。”

    他头一次郑重地正视起面前的少年。

    少年一脸的莫名其妙。

    “我都快完蛋了,还不错?不错个锤子!赶紧想想办法吧,想想怎么才能让我摆脱这个猩红之力!”许是经过一番交谈,摸准了中年绅士的性格,许是看出了中年绅士此刻心情不错,少年说话开始有些无所顾忌,怎么直白怎么来,怎么爽怎么来。

    若是两人初见之时,少年如此表现,中年绅士肯定大为光火。然而当下,听着少年那似有冲撞之意的话语,中年绅士不仅没有受到冒犯的感觉,甚至还莫名地心生了一丝宽慰。

    体会着少年毫不见外的态度,中年绅士知道,这是他给予自己的信任,说的通俗点,就是开始拿自己当朋友看。

    只是......我一个堂堂巫师长老,轮得着你个小喽啰来给我信任?轮得着你看得起我?

    荒唐,荒唐,太荒唐了!

    竟敢如此蔑视我,真是岂有此理!

    这么想着,中年绅士终于还是禁不住笑了。

    “好吧,我认可你了。”

    对此,少年则是一脸问号。

    “你在说什么?我们在说同一件事吗?”正如少年先前说的那套理论所想表达的意思,他的言行一向不假思索,直抒胸臆,很多时候,潜意识已然借着他的举止表现出了他的心绪,虽然有时候别人察觉到了,而他自己还没发觉,“我不关心什么认可,我要解决猩红之力!有办法没?没办法我走人了。”

    说回正事,中年绅士收拾起心绪,一脸肃然:“很抱歉,不单单是我们,通过情报得知,各方势力都没有祛除猩红之力的有效手段。不过,想要消除这种危险因素,我们不一定非要摆脱它,也可以想办法理解它,掌控它,让它从威胁转变成实力,这难道不是一条更好的路子吗?也许,我们还能从中找出除了巫师,骑士和宗教之外,超凡层面的第四条上升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