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我当创世神的那些年 > 章节目录 第272章 加入高塔
    “唔。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少年想了一下,觉得中年绅士说得虽然有些理想化,但至少有理,于是点了点头,“想必你已经有腹稿了,具体说说吧。”

    谈到这里,中年绅士却并未直接给出解决办法。他神秘一笑,把话头接过来,转而提起了另一件事。

    “巷子里那道镜像我已经撤散了,不过,我想你对他已留下足够深刻的印象了吧?你感觉,他的力量,他的气息,与你自身是否有所出入?”

    闻言,少年眉头微皱,面露沉思。

    “现在想来,除了妆容,倒与现在的我如出一辙,只是显得更加爆裂,像是一个一点即炸的火·药桶。你提起他又是何意?”

    “自然不是无的放矢,实话告诉你,那就是我们研究血月的成果之一,一个对猩红之力的运用方式。像这样的手段,多是一个在血月事件出现后,我们巫师群体中相应诞生的,专门对血月相关事物进行研究的派别,所研发出来的。我有幸参与过他们的研究,掌握了一部分这方面的成果。你看,这种改造过后的镜像术,强不强?”

    “强是强,我自问若当真对上那个镜像,赢的几率不大。我想想,你的意思是说,这一派别对猩红之力的研究已经有了一定的深度,因此,你是想要我去他们那儿,是不是?”

    中年绅士长吁了一口气:“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力。”

    只是他这边神色刚一放缓,那边少年反倒神色一警。

    “绕来绕去,你果然还是想要我去当实验品!”

    看到少年说话间向后迈出一步,拉开距离,中年绅士不由苦笑一声。

    “那是一开始的想法,是我预想你无法控制自身猩红之力的情况下,想到的以外力干预控制的方案。不过,在我看到你没有被镜像激化发狂,意识到你能不受猩红之力影响的时候,就已经将其替换成另一个不仅对我们,也对你而言,更优解的方案了。”

    说到这里,中年绅士伸手一捞,从虚无中抓出了一本书,递到少年面前,面色肃然。

    “大骑士,巫师学徒,猩红咒术习得者,狄更斯·格林先生。我,半步传奇巫师,蔷薇术士,泰坦之炉议会长老,血月高塔名誉长老,伊利亚特·古斯塔夫,特此邀请你加入血月高塔。”

    关于中年绅士那取物的手段,以及平白地知道了自己的实力和名字,少年知道,在巫师那诸般神妙的手段下,这些都只是寻常。他更多的注意力都放在面前的这本书上,少年知道,自己一旦接下了它,就意味着再无回头路。但他没有一丝犹豫,在中年绅士说完后,就立马接过了书,这之后才发出疑问。

    “这本书是干什么用的?”

    中年绅士对少年的反应毫不讶异,毕竟,要是犹豫了,那少年就不是少年了。

    闻言,他施施然道:“你在来到此地后,一直以大骑士的实力打拼,而非以地位更高的巫师自居,想必你获得的巫师传承并不完整,手段有限。这本书上有着从零环到三环的常用法术,在你前往高塔之前,用来打基础最为合适不过。等到你哪天晋升三阶巫师,勉强达到了进入血月高塔的门槛,那时,自会有人前来接引。”

    “好吧。”少年一边点着头,一边借助脑海里那些上位者的记忆,在对这个世界的语言文只会说不会写的情况下,一个字母一个字母地认读着封面上的书名,“怪,诞,美,食,烹,饪,大......全?诶,那边的你来看看,菜谱嘿!”

    他一脸荒唐地举起这本书,扭过头朝着一旁看了半天戏的流浪汉摆了摆。

    两人相视一乐,都笑出了声。

    流浪汉绕过少年,对中年绅士遥遥举起了个大拇指。

    “兄弟,本事真高,连我都给逗乐了。”

    这下,中年绅士也跟着笑了起来。

    流浪汉自不知情,方才他是被少年挡住了视线,没看到中年绅士虚空取物的一幕,不然早诚惶诚恐了,哪里还能同少年这个大心脏一样看得直乐。少年这边却知道,玩笑也要有个头,菜谱也不可能是真菜谱。因而,三人中反倒是他最先收起笑意。

    “怎么是个菜谱?”他正色道。

    “这里鱼龙混杂,各王国教廷势力暗中掺杂,时刻监视打压我们巫师势力,防止我们重新起势。不过,那只是他们的一厢情愿罢了。”中年绅士洒脱一笑,提起手杖点了点少年手中的书本,“这,就是我们掩人耳目的一个幌子,你回去后,细细研读自会有所发现。但是记住,不要轻易暴露自己巫师的身份。你不是我,是我们故意放在明面上给别人看的。你是新人,一旦暴露,教廷必认为巫师势力正在扩张。虽然事实如此,但有些事一旦摆在明面上,会给我们带来不少不必要的麻烦,你明白了吗?”

    “我会注意的。”少年肃然道。

    见此,中年绅士满意地点了点头,将手杖伸到少年手边。

    “抓住它,我带你回庄园。”

    少年一笑,握住手杖。

    “谢啦。”

    话音刚落,两人的身形便如卷入旋涡的油画颜料一般,迅速扭结到旋涡中心,继而消失不见。

    这一幕,看得上一秒还悠悠然的流浪汉瞬间目瞪口呆。

    “啊,这,这,这......”

    他伸出手,指着两人消失的地方,张目四顾,试图找到一个同样看到这一幕的路人来相互验证他们所见非虚。然而空荡荡的大街上除了他自己,不见一个人影,只有嗖嗖的冷风吹过 ,也不知是冻得还是吓得,惹得他全身上下直发颤。

    巫师!

    一股莫大的恐惧死死拽住他的心,他全身一缩,嘴巴张大,似乎下一秒就要发出惊叫。

    就在这时,旋涡再度出现,一只手从中伸了出来。

    “差点又漏了。”

    随着声音的响起,这只手冲着流浪汉遥遥地点了一下,随即再度消失不见。

    这一瞬间,流浪汉似乎呆住了,像个木头人一样对外界毫无反应。

    过了好几秒,他的双眼才再度聚焦。

    这个时候,他似乎忘了先前发生过什么,一边摸着脑袋寻思着自己怎么发起呆了,一边无所事事地张望四周。

    不过,就是这往日里毫无意义的动作,却叫他此刻有了一个不得了的发现。

    定睛望着巷子里散落一地的精致武器防具,他不由瞪大了双眼。

    “这么多值钱的玩意儿!谁丢在这里的?没人要吗?”思及至此,他一双眼睛几能放出光来,低声贱笑,连连搓手,“都是我的了!”

    扫视了一眼空无一人的大街,他立马猫着腰钻进小巷。

    好一阵儿乒铃乓啷的乱响之后,他艰难地拖着这一大堆沉重的物什,来到了巷口。虽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却不改一脸兴奋之色,看着这些在路灯下泛着冷光的武器防具,就像是看着一堆泛着彩光的金币宝石,痴痴地傻笑着,哈喇子落了一地。

    “诶,拿这些东西卖了干啥好呢?唔,一定要喝最好的酒,玩最美的女人,剩下点钱再去赌场翻上几番,然后继续这种花天酒地的美好生活,循环往复,永无止息,哈哈哈哈,我真是太天才了!我,真是太幸福了......”

    说到最后,他甚至感动地流出了泪水,沉浸在一片幸福之中,就连身旁有手点了点他也毫不理会。

    “别闹,再让我高兴会儿!”

    他一边抱怨着,一边揉着泪眼。

    “我是想说,兄弟,能这么不辞辛劳地帮我把这些东西搬来,真是多谢你啦!”

    “哎,小事一桩小事一桩。”

    流浪汉随手挥了挥,却在这时突然惊醒。

    连忙睁开双眼的他,面前却已然空空如也,不见一个武器防具的影子。

    数秒之后,大街上响起一声惨嚎。

    “卑鄙的强盗!抓贼啊!”

    下一秒,嚎叫声戛然而止。

    流浪汉看着面前的空气中伸出一只手指向自己,脸上再度爬满了惊恐之色。

    “哎,真是麻烦!”

    手的那边传来这么一道声音,流浪汉再度呆滞。

    片刻后,他又一次回过神,又一次挠挠头,又一次东张西望。

    这一次,他的视线很快固定在远处喧闹非常的歌舞场那里。

    恢复平常姿态的他,嘴角不一时再度挂上了一溜涎水。

    一如往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