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我当创世神的那些年 > 章节目录 第275章 全员表演带师
    几海里的路程,说长不长,但也足够少年和那三个护卫演一出大戏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当游轮停靠在混乱之城的码头时,摩擦已经从各家护卫人员蔓延到他们护送的纨绔子弟身上了,虽然这些小儿此次出行本就存着较量的心思。

    也因此,一行人刚下船就落得个不欢而散。尤其是黑礁商会的公子哥,方才被众人格外针对的他,此刻更是气愤难当。

    当然,这种结果是少年乐见其成的,至于促成这种结果的过程,那段极度烧脑的演绎,他是再也不想经历第二回了。

    大赛前,各家小儿已经提前租赁船只,并且雇佣能手组建临时船队,至于为何能轻易找到适宜的船只,以及这些要价低廉且不畏死的能手,就不是这些纨绔子弟关心的了。

    船只由船队事先驾驶到混乱之城码头,便在这里等待。

    一行人乘游轮来到此地,刚下船又上马车,往自家船只停靠处行去。

    马车上,年轻人仍自咬牙切齿,扭过头看到少年正一脸疲惫地揉着额头,他怒色更甚。

    “那些家伙,不过是一群嫉妒我有大骑士护卫的蠢蛋,在那些卑劣护卫的撺掇下,乱咬乱叫。狄更斯,你不必为此着恼。有你护卫我,咱们可以钓到更大的鱼,到那时候,再狠狠打他们的脸!”

    少年笑了笑,没有多说话。

    只是这般看似宽容体谅的作态,反倒让年轻人愈加气愤,开始不住地为少年说话,声讨他人,直到马车在一艘航船边上停驻许久,也没有罢休的迹象。

    “小少爷,我们到了。”

    看到立在马车门边,出声催促自己的车夫,说了半天越说越气的年轻人,似乎一下找到了发泄口,就当没看到对方满脸的恭敬与畏惧,眼一瞪便从身旁抽出一根鞭子来,劈头盖脸地甩在车夫身上。

    那车夫也是可怜,心知这几下自己要是躲开了,回头全家都得遭殃,于是虽然口头求饶,但脸都不敢偏过半分,几鞭过后就落得个头破血流。

    “叫你多嘴!叫你打断我!该死的东西!”

    年轻人一边疯狂地挥着鞭子,一边劈头盖脸地谩骂着,引得周围无数路人注目于此,他却又毫不在意,仍自我行我素。

    这般狂傲凶恶的姿态,全不复方才为少年仗义执言的正气模样,少年心头那点算计年轻人而生出的愧怍之情,瞬间荡然无存,脸上的苦笑也渐渐消失,变得面无表情。

    眼见车夫翻着白眼即将晕过去,而年轻人气喘吁吁,却仍没有罢休的迹象,少年终于伸出手,牢牢抓住了被鲜血浸泡到滑不留手的鞭子。

    嘎喇一声响,鞭子在少年手中划过一小段,终于止住了去势,在车夫惊骇欲绝地注视下,堪堪停在他的面前。

    年轻人一惊,忙丢下鞭子,上前翻看少年握鞭的手。

    “狄更斯先生,你这是干什么?这可是我家商会特制的鞭子,杀伤力很强的,没伤到你吧?”

    少年不着痕迹地抽开手,面对年轻人的格外关心,脸上始终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隐隐透着距离感。

    “小少爷言重了,我一介大骑士,这点抗击打能力还是有的。先不论这个,想必其他商会少爷此刻多半已经启程,咱们还是抓紧时间赶路吧,别为了一个低贱的仆人耽误了我们的行程。”

    年轻人一愣,随即反应过来。

    “对对对,你瞧瞧,为了这么个狗东西,咱差点把正事给忘了,来来来,上船上船!”

    说着,年轻人当先下了马车,看也不看车夫一眼,迫不及待登上了一旁的舷梯。

    少年跟在后面,下车时手中弹出一枚金币,投到颤颤巍巍侍立一旁的车夫手中,悄声留下一句“拿去医治”,也不管呆愣当场的车夫作何反应,便兀自跟上年轻人的步伐,登船而去。

    两人上船,船舶即刻启航,朝着远海驶去。

    事先听闻了无数关于各家商会纨绔子弟的传言,又亲眼看到游轮之上这些小子放浪形骸,对于眼下这艘应该专用于捕猎的远航船上竟有佳肴美女及各类专供人娱乐享受的设施,以及年轻人刚一上船便乐不思蜀投入其中的诸般情形,少年毫不意外。

    事实上,上船没多久,船队人员便跟他暗自通过气,言明这次远航实质上不过是一次游玩,前往的目的地虽属远海,但离真正危险的深海还隔着十万八千里,所有人都不过是各家商主找来演场戏,陪这些小少爷玩耍一程罢了,大可放松享受,不必认真对待。

    毕竟,就是被蒙在鼓里的一众小儿,将这场航程认真对待的他们,因着完全不了解真正远航捕猎的凶险,也丝毫没有严肃以待的样子,别说上了这艘远航船,除非面临生死关头,否则到了哪里不还是照样光顾着玩?

    一切,不过都是一场闹剧罢了。

    不过,即使知道了这些,面对年轻人又一次宴会娱乐的邀请,少年还是选择了婉言回拒。倒不是多稀罕这个纨绔子弟如何高看自己,只是他不想就这么沉溺于声色犬马之中。那,是堕落的开始,是颓废的开始。

    当然,他也没那个心情标新立异特立独行,虽然拒绝了年轻人的邀请,但也没有做出时刻警醒守护在年轻人身边的忠实姿态,而是随大流,跟船上众人一般饮酒闲聊,一边眺望着远处海天交际线,一边东扯西扯说些有的没的的废话,神色放松至极。

    闲适的日子不多得,少年全身心投入其中。

    过了这一段平静的海域,而后是一片风暴带。

    这里狂风骤雨不止,巨浪一波接着一波,让渴望冒险的年轻人一时间兴奋地难以自已,极大地满足了他追求刺激的心理。

    至于其他人,在暗地里撇了一嘴后,他们便全身心地投入到这一场戏剧之中,十分卖力地作出一番与风浪搏击的姿态。

    是的,戏剧。

    所谓风暴带,不过是风浪大一些的地带,对于别说抗风浪能力,就是抗魔兽击打拖拽能力都极强的远航船来说,根本没有一丝威胁。

    当然,面对年轻人时,他们还是得说这很可怖,这很危险,这就是深海,连少年也不例外,船舶颠簸程度较大时,面色还得严峻再严峻,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

    总之,“有惊无险”地渡过了这一段风暴带,让年轻人感到满意不已,立刻允诺所有随行人员,事后都会有所奖赏。

    船队成员自然是十分高兴,私下里一边取笑年轻人,一边满怀期待地讨论着回头即将到手的奖赏。唯独少年,嗤笑一声过后,只无奈地摇了摇头,神色中满是百无聊赖。

    这些从小被人娇惯的少爷,未曾像常人一样历经风霜雪雨,对于他们来说,是不是幸事也未可知啊。

    看着这一幕幕无趣的闹剧,少年心中反倒愈加警醒。

    “大骑士大人看起来有些没兴致,怎么了?”

    一个一脸花白络腮胡子的男人走了过来,拍了拍少年肩膀。

    这是名义上的大副,实质上的船长。没错,那名义上的船长,自然就是年轻人了,毕竟,名义上是年轻人出海捕猎魔兽,所得魔兽也应首要归他,虽然实质上除了寻常鱼虾,至今尚未有一个魔兽被发现捕捞。

    少年微微一笑。

    “只是在想,什么时候能够返程。”

    “小少爷那架势咱也是见识过的,事先预设的风暴带并不足以吓退他,只怕是非得逮到足够的魔兽,他才肯罢休。问题在于,不到深海,想要找到魔兽有如大海捞针,再者,就我们这些东拼西凑来的普通水手船员,又哪里干得了捕猎魔兽这种凶险的活计呢?”

    “前往深海是不可能的,那么,你们接下来怎么办呢?”

    “还能怎么办,拖呗!就在这一带巡游好了,等到拖到物资消耗过半,或者等到小少爷没了心情,也就该返航了。不过大人也不必忧愁,船上不说别的,美食美酒美女都管够。说实在的,兄弟几个这些天都快爽翻天了,根本没想着哪天才能回去。大人也不必如此约束自己,跟我们一块好了,而且,多一个人来挥霍船上的物资,也能早一天回去,何乐而不为呢?对了,我那边还放着一个美女,没叫别人碰过呢,大人,你懂得!”

    少年失笑摇头。

    “你呀......”

    对于大副的邀请,少年不予置喙,只是目光越过前者,看向远处急匆匆朝自己走来的一个船员。

    “怎么了?”少年问道。

    “小少爷有请,说有要事相商。”船员恭敬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