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我当创世神的那些年 > 章节目录 第277章 发号施令
    少年声音沉稳,隐含不容置疑的意味,船上众水手愣了一下,很快回过神,立马回到各自的岗位上,全程没有一人纠结是否应该遵从不是船长的少年的命令,毕竟,众人早已失了主心骨,而少年兼具镇定的心态和强大的实力,关键时刻挺身而出,指令下行的效率自然高。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调转船头,即刻返航!”

    “调转船头,即刻返航!”

    “调!转!船!头!即!刻!返!航!”

    在水手们复又鼓足勇气的吆喝声中,风帆改向,舵轮疯狂转动,方才还在全速前进的船舶,船头一偏,绕了个大弯,沿着与来时相反的方向,朝远方那若隐若现的木桶驶去。

    从开始转向到开始返程,众人心里始终捏着把汗,眼瞅着方向调转过来后行了一阵不见有何异常之处,他们这才相继松了口气。

    “全速前进!”年轻人耐不住焦急,高声命令道。

    话音刚落,少年却是面色一肃。

    “等等!”

    年轻人一惊:“怎么了?”

    少年没有回答,只回了个镇定的眼神,而后转过身面向一众同样满脸惊疑的船员。

    “速度放缓!”

    一众水手面面相觑,两个同样极具话语权的人先后下发两道截然不同的命令,他们这下真不知道听谁的好了。

    看到少年神色郑重,年轻人回过味来,面色一变,立马朝一众船员吼道。

    “还不快放缓!都是猪脑子吗?!”

    命令确定了,众人心底松了口气,性命关头,也不在意年轻人话语中夹杂的谩骂了,调控风帆的调控,指挥划桨的指挥,一切井然有序,船舶行进的速度也迅速降了下来。

    “是出现什么状况了吗?狄更斯。”年轻人回过神来,问道。

    “印证一个猜想,如果我猜的没错,也许能救我们一命。”

    “什么猜想?”

    “等会儿再说,是否无误现在还未可知。”

    少年头也不回地说着,目光紧盯船舶行进方向,远处,常人肉眼看不清的地方,水面上横陈着几块残破的木板,在这一片死水中犹如躺在平地上,一动也不动。

    盯着这幅静物像,他的心底不由浮现出刚才看到的一个的画面。那是一双与常人迥异的硕大眼睛,探出水面看了这边一眼后又迅速缩回水底,一闪即逝不留一丝涟漪,速度快到甚至让少年疑心那不过是自己草木皆兵的一次幻视。

    “停!”

    估摸着差不多了,少年一声令下,船舶渐渐停了下来。

    这时,船头响起了阵阵骚动。

    显然,船头的水手们也发现了海面上漂浮的木板。

    “还有信标桶吗?”

    少年看向大副。

    “有有有,你们几个,快去拿信标桶!”

    在大副的连声催促下,很快,又一个涂色鲜艳的巨大木桶被水手们从船底运了上来。

    少年上前,双臂大张抱住木桶,轻挪脚步找准重心后,一个提气便将沉重的木桶举过头顶。

    他这么做,自然不是为了哗众取宠,众人心知肚明,因而更想知道少年要干什么,于是看到少年移步往船头走去,便一股脑地拥了上来,跟在少年身后,来到了船头。

    船头,少年一个弓步挺身,便在众人不由自主的惊叹声中,将木桶远远扔了出去,落点正好是那双眼睛刚刚出现的地方。

    所有视线都聚焦在那个木桶之上,看着它落到水面上,看着它,瞬间消失不见。

    顿时,船上哗然一片。

    “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突然消失了?”

    “你刚刚看清了没?”

    “没有,你呢?”

    “我眼睛都没眨一下,还是没看明白!”

    “......咱们好像摊上事了!”

    “不会又像刚刚那样......”

    “这不是好事?也许我们可以回去了!”

    “在这种地方?好事?没遇上坏事就算我们走大运了!”

    “狄更斯先生,这是......”

    再度遭遇异变,年轻人这下彻底稳不住了,询问少年时,也不自主地放下身段,用上了敬语。

    “漩涡,这是漩涡。”

    少年回答得不假思索,这次他看清了,那里是一个吸劲强力的漩涡,强力到以至于木桶下沉之快,常人肉眼根本捕捉不到,还以为木桶是突然消失的。

    问题在于,一方面,同方才那双眼睛一样,木桶下沉之时,未有水声,未有水花,更未有涟漪,一切理应具备的自然现象一概没有出现。另一方面,如此强劲的漩涡,在水面上竟只有一个众人来到其旁边都未曾发觉的米粒大小的洞口,更没有将周围海水吸入其中的趋势,大大违反了物理规律。如此多异常之处,真是叫人左想右想也想不通。

    不过,至少还是有些表层的东西叫少年琢磨明白了,虽则浅显,用来逃生的话,足够了。

    “我们刚刚在滑浪区看到的那些船,多半只是留影。真正的船,只怕就剩下这些碎木板了。”

    话音落下,船上再度哗声四起。

    “什么?”

    少年身边的年轻人和大副异口同声,难以置信地看向不远处那几块碎木板。

    “这么说,其他十六家的......”

    说到这里,年轻人哆嗦着再也说不下去,脸色发白,腿肚发软,旁边大副也好不到哪去,连同那些想通此中关节的水手们,船上一时间哀鸿遍野。

    人人无不是一副绝望的神情,看得少年眉头一皱。

    “打起精神!再这样自暴自弃下去,有希望也被你们搞得没希望了!别鬼哭狼嚎了,各自归位,快点!”

    少年的话不无道理,而且看样子似乎还有应对办法,他的镇定姿态和大骑士这等超凡存在的魄力,终究还是给众人注入了一针强心剂。

    众人回到岗位上,又眼巴巴地望向少年。

    乌合之众,少年揉着额头暗叹了一声。

    “狄更斯先生,你可得救我啊!”年轻人缓过劲,一把手拽住少年,“只要你救了我,我让父亲给你安排一个最好的职位,对了,除此之外,还会大大奖赏你!先生,我的命就在你手上了,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少年用巧劲一震,面无表情地甩脱了年轻人的双手。

    “我尽量。”

    回了这么一句后,他不再理会年轻人,转而看向大副。

    “把船上所有不必要的物资,尽数抬到甲板上来。再在船头绑定一根前伸的木板,牢固程度,起码要吃得住三个人一齐站在木板延伸出去的一端。听懂了吗?!”

    少年最后一声大喝,大副下意识一个挺胸立定。

    “听懂了!”

    “快去办吧。”少年挥挥手。

    “是!”

    大副一声应下,转过头指挥起水手。

    众人井然有序地奔忙着,死亡的逼迫下,一众新近组队的船员之间激发出了老搭档之间才有的默契,很快,一桶又一桶,一箱又一箱的物资,纷纷摆在了甲板上,船头一根探出去的木板也被牢牢固定住。

    这个时候,少年已经将一根麻绳系在腰上,另一端打个圈套在了桅杆上,而后在众人提心吊胆到屏息的注视下,稳步来到了木板悬空的前端。

    “听我口令!左满舵!航速,一节!”

    来到这里,少年朝前方扫视一遍后便回身大喝,举止毫不拖泥带水,自信满满,众人为之精神一振。

    “左满舵!航速,一节!”

    “左满舵!航速,一节!”

    “左!满!舵!航!速!一!节!”

    口令传到船尾,众人不显一丝迟疑,立即分工协作,船身应声开始缓缓转向前行。

    这时,少年又看向一个船员,指了指其人身边一个酒桶,招了招手。

    这人明了,当即抱着酒桶踏上了木板,再将其递给迎面走来的少年。

    “大副,安排船员们在船舷处向外观察,以防异变!”

    “是!”

    指令下达完毕,少年抱着木桶回到了木板前端。

    这一桶酒约有常人等身重,加上少年,木板虽然吱呀叫,但尚未有断裂的迹象,少年观察了一下,满意地点了点头。

    拔开酒桶木塞,酒液顺着小口倾倒而出。在众人瞠目结舌的注视下,少年像小解一样,抱着酒桶左右来回倾洒,将船头前面的一片水域都染成了葡萄色。

    “右满舵!航速,二节!”少年头也不回地喝令道。

    众人一愣,回过神来,立马手忙脚乱地继续着自己原先的活计。

    “右满舵!航速,二节!”

    “右满舵!航速,二节!”

    “右!满!舵!航!速!二!节!”

    除了少年,谁也没看到,船头险之又险地避过了一个疯狂吸吮着酒液的洞口,那是又一个漩涡。

    “这样就看得清楚多了。”

    少年点了点头,轻声自语道,手中木桶仍在不停倾泻着颜色与海水迥异的酒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