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我当创世神的那些年 > 章节目录 第278章 调虎离山
    “左转舵三十五度!航速,五节!”

    船舶行进过一段路,少年再度发声。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稍加熟练之后,他有这个自信,能应对较高的航速。

    “左转舵三十五度!航速,五节!”

    “左转舵三十五度!航速......呃啊,救我!”

    此时少年正注视船头前方越发接近的漩涡,闻言眼一瞪,未及回头,当即大声喝令道:“停船!停船!”

    船舶行进速度开始放缓,估摸着堪堪能在漩涡前面停下,这时少年才有余心回头看向身后的甲板。

    那边船舷一侧,一众船员早早围在一起,手持刀叉不知道在戳砍着什么东西,只听到他们嘴里喊着“快来帮忙”“快弄断”“砍不动啊”“快拉住他”“这家伙力气太大”“快坚持不住了”之类的话。

    人群拥挤,看不清内里情形,少年站在远处,仅能瞧见一根长舌从人群中延伸而出,直达藏在船底阴影中的一个轮廓模糊的类人身影。

    一声冷哼,少年当机立断,拔出随身阔剑,灌注骑士之力后全力掷出。

    只听得嗖的一声,紧跟着又是噗嗤一声,丝毫不受阻碍地斩断长舌之后,刚刚脱手的阔剑下一秒呛啷啷钉在船身之上。

    “哇!”

    一声似蛙鸣似婴啼的惊叫响起,与此同时,那身影猛地缩回长舌,曳出一溜墨绿色的血液,瞬息间逃到少年脚下,投身于漩涡之中,继而消失不见。

    少年看着正疯狂吸吮血液和酒液的漩涡,眯了眯眼,当即转身回到甲板上,放下手中酒桶,走向围拢的人群。

    船员们见少年到来,纷纷自觉让开道路,这才叫他看清了里面的景象。

    这是一个船员,此刻正倚靠在船舷的围栏上,惊魂未定地喘着气。这人胸前,仍攀附着一个巨大的块状舌尖,舌尖上的粘液溅了他一身,以至于现在的他就像被缚茧中,难以动弹。在这断舌和他的身上,无数刀叉被黏着,周围人无论如何用力,都抽不下来。

    少年皱了皱眉,朝一旁船员伸出手。

    “取我剑来。”

    船员赶忙应下,连同数人,给自己绑上绳索吊至船身一侧,又使出九牛二虎之力,这才将深陷其中的阔剑给拔了出来,未及喘气,刚吊回到甲板上,就小跑着把剑送了过来。

    前后过程不可谓不快,比之少年预料亲自下去取剑也慢不了多少,然而当船员带剑回来时,少年已是满脸阴沉。

    无他,仅方才船员给自己绑上绳索的几秒钟功夫,被粘液束缚之人,就已被忽然之间急剧收缩的粘液给压成了一团模糊的血肉,连声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

    这粘液,似乎离体一段时间后,就会像扩张到极致的弹簧一样,迅速坍缩到一块,且强度之大,就连这些被束缚的刀叉都被勒压得变了形。

    其变化之迅猛,让原本打算拿阔剑借骑士之力试试看能否挑开粘液的少年,就是改变主意,将骑士之力灌注到这些刀叉上,都来不及。

    少年一时心头警兆大增。

    “归位!起航!”

    他一声大喝,周围被溅了一身血,吓得愣住的众人,登时回过神,忙不迭奔回各自岗位上。

    “左满舵!航速,一节!”

    少年一边喝令着,一边重新抱起一个酒桶,回到木板前端,这一次,他一手抱桶,一手持剑,全神贯注巡视着船身行进的方向。

    自己先前果真没看错,只是,那个生物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狡猾,明明几近悬空,看似全无防备的自己才是最好的下手目标,它却偏偏避开了。

    是看到自己全程都在紧盯着前方的漩涡吧?所以为了避免正面冲突,采取更稳妥的侧面偷袭,才宁愿舍弃了船头这个最易下手的目标。

    想到这里,少年再度大声喝令道。

    “提高警惕!注意观察!”

    最好的结果,就是就此将其吓退,然而,怕只怕,这生物不止一个,怕只怕,方才的只不过是一次试探。

    拥有深厚战斗经验的少年,对这方面的预感十分敏锐,此刻的他,只希望自己这次是想多了。

    “右满舵!航速,一节!对准信标方向后,舵位归正!航速,改五节!”

    海事用语,前些天少年只旁观着学了个笼统,此刻下发的指令也不太专业,好在言简意赅,叫人听得明白。如此关头,船员们更无异议,于是船身应声稳稳转向,朝着远方那抹若隐若现,象征着希望的鲜艳色彩加速驶去。

    行了一段水路,又绕过几道漩涡,信标桶已遥遥在望,离得不远了。

    那边的风浪声,也传入了众人的耳中。

    一众船员兴奋到难以自制,不由得更加卖力划桨。

    阵阵伴随着摇桨的吆喝声中,少年的眉头却越皱越深。

    招了招手,他把大副叫至船头。

    “航速几节?”

    “回禀大人,仍维持在五节。”

    “五节?照着木桨摇动的速度,不应该是七节,乃至八节吗?而且,我这一路,可已经丢下不少重量了,怎么还这么慢?”

    少年一提醒,大副蓦地惊醒,这才意识到现状的诡异。

    “那该怎么办?”

    大副身旁时刻守在木板边上,或者说,惧怕到与少年寸步不离的年轻人,闻言焦急道,听着两人的谈话,他也反应了过来。

    少年回头看向船身左右侧面,除了先前阔剑凿出的洞口,别的什么都没有。

    “那么,是船底?”

    刚思及至此,砰的一声巨响伴随着剧烈的震颤从船底传来,船身为之一倾。

    所有人脚下踉跄,面色剧变,就连少年,此刻脸色也难看无比。

    “停船!”

    一声令下,他丢掉手中木桶,转身回到甲板,踏上向下的楼梯,往船底走去,年轻人紧跟其后。

    一旁大副犹豫再三,终于还是选择从心,留守在甲板上。

    只是刚刚目送两人消失在自己视野里,耳旁就传来了声声惨叫。

    大副一惊,回首四顾,但见一根又一根长舌从船底跃上船舷,吸附住守在四周船舷的水手。这些水手面对突如其来的长舌,竟全无反抗之力,在一股股巨力的拖拽下,即使拼命戳砍舌头,死抱围栏,也不过多撑几秒钟罢了。

    呼吸之间,所有被长舌吸附,徒劳挣扎之人,无一例外,先后投入了水中,再无声息。甲板上所剩之人,寥寥无几。

    “快!快躲到船舱里面!”

    大副振臂高呼,这个时候,反应快的人,已经开始由甲板上各处楼梯往船身里面跑。

    然而,大副话音刚落,船底摇桨之处男人们的惊叫声和舱室中女人们的尖叫声此起彼伏地响了起来。凄厉之声未曾止歇,那些先行者紧跟着就从船身内部传出了惨叫声。

    大副双眼不由瞪大。

    上下夹攻,无路可走了。

    意识到这点的他,不由惨笑一声,下一秒任由一根袭来的长舌将自己拽向船底。

    与此同时,听到四下里传来阵阵惨叫声的年轻人,脸色一白,又加紧了跟随少年的步伐。

    “中计了......调虎离山么?真够狡猾的!”少年说着,就像拎起一个小鸡仔一样,不由分说地将年轻人拽了起来,随后步伐腾的一声加快,以远超常人奔跑的速度,穿行在船身各处通道之间,“这艘船,这支船队,算是完了。船底也不用去了,咱们改道,去找逃生艇!”

    “嗯。”

    被衣领勒得几乎透不过气的年轻人,艰难地应了一声。

    过了一小会儿,走过一个拐角的少年,蓦地止住了身形。

    他松开手,放开了已经被憋得满脸涨红的年轻人。

    原先已经开始翻白眼的年轻人,得了喘息之机,跪在地上一边揉着脖子,一边神色痛苦地咳嗽着。

    “狄更斯先生,还好你手松得早,不然我还没到逃生艇......”

    年轻人话刚说到一半就噎在了喉咙里,抬起头的他,看着眼前的景象,嘴巴一张一合,愣是发不出半点声音。

    “救,救我......”

    这是一个表皮紫色,趾间带蹼的黏腻巨手,从通道一旁的舱室中穿门而出,手中,握着一个女人的脑袋。

    女人,就像刚刚的年轻人一样,被提在半空,看到年轻人,吓得梨花带雨,全身哆嗦的她,不由露出了央求的神色。

    这女人年轻人认识,他下意识地伸出手,未及出声,突然间,巨手一捏,女人的脑袋瞬间就像落地的西瓜那般爆裂四散,红白之物溅得满墙都是。残破的身躯颓然倒在地上,巨手之中只剩一大滩血液,再无其他。

    年轻人的手僵在了半空。

    “从此刻起,片刻不离我左右!”

    少年举起阔剑,摆出了骑士技的起手式。

    对面,伴随着嘎喇一声响,巨手的主人破门而出,这是比少年先前见到的身影还要硕大数倍的类人生物,像堵墙一样挡在少年前进的方向上。

    “哇!”

    类人生物懒散地叫了一声,闲适地伸出舌头湿润了一下自己的眼睛,顺带的,收回舌头时,舔了一下墙上的红白之物,细细品味之下露出了享受的神情。

    少年神色一肃。

    “听没听到?!”

    年轻人猛地打了一个冷战。

    “听,听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