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我当创世神的那些年 > 章节目录 第279章 逃出生天
    惨叫声开始减少,水流声愈加迫近。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船身倾斜的同时,海水也漫溢了上来,年轻人一边小心地调整着站姿,一边看着少年噗噗噗踩着水冲过去,和类人生物战成一团紫红色的乱影。

    前方是金属与肉体的碰撞之声,后面是相继聚拢过来的类人们哇哇的叫声,水面又在不断上涨,年轻人心里一颤,哭丧着脸向前面一点点挪动脚步。

    “嘭!”

    忽地一声巨响,少年架住类人生物,在自己身侧留下一道可容一人通过的缺口。

    “你先过去!”

    这个类人生物皮糙肉厚,加持骑士之力的阔剑都只能在其体表划出浅痕,久战难下,少年无法,只得寻机使敌我双方陷入僵持状态,而后催促年轻人先行。

    那边年轻人见此,哪里还不知道厉害,立刻拔腿亡命狂奔,穿过少年特意制造出来的缺口,跑到了前面。

    “哇!”

    “歇着吧你!”

    看到有人穿过了自己的阻拦,类人生物猛地圆瞪双眼,看向年轻人,张开了嘴巴。

    少年反应也不慢,看见类人生物张嘴,立马撤身,背朝前进方向,对着类人生物,举剑横挡。

    下一秒,满是粘液的舌头砸在血红色的阔剑上,非但没有黏住,还给了少年一个加速,他一个空中转体,脚下连点几步,身影就紧跟年轻人后面,消失在通道尽头。

    “哇?”

    类人生物歪着头看向两人消失的地方,又舔舐了一下眼睛。

    回身看了一眼一众刚刚来到此地,体型偏小的蓝皮类人生物,它未作理会,转而一个蹬脚,毫无自觉地踩烂了身下的女尸,身形瞬间消失在原地,几乎同一时间,通道尽头半开的门轰然爆裂。

    蓝皮类人生物们哇哇叫了两声,开始哄抢散落在地上的血肉。

    “嘭!”

    又是一声巨响,船体侧面被轰开一个大洞,船身内靠近此处的一艘逃生艇顺势掉了出去,落在海面之上。

    “我来吧,你手忙脚乱的,掌不好桨,而且我力气大些,船速也能快些。”

    从慌乱的年轻人手中接过船桨,少年一边摇桨,一边回身看去。

    但见无数蓝皮类人生物从大船各个角落冒出来,集聚在船头船尾下方的水域,硬推硬拽着将大船挪到了一个漩涡的上方。而后只听得嘎喇喇一阵响,大船先是被绞成碎块,这才一点点被吸入漩涡之中,直至最后,只剩一些残破的事物洒落在海面上,尽数浮在水面,无一能沉没下去。除了几块残破的木板,只要是能吃的,不管是酒水食物,还是尸骸皮革,都被余留在海面上的几个类人生物扫了个精光。

    镜面似的海域复归清净。

    只是......从头到尾都再没见到那个紫皮类人生物的身影。

    少年心头警兆一起,立刻加快划桨的速度,逃生艇一个提速,刚刚经过的海面突然冲出一道身影。

    正是紫皮类人生物!

    “呼!”

    还好自己够谨慎,不然小艇刚刚就该被撞断了。

    “阴魂不散!”

    少年冷眼看着迫近身前的类人生物,不作他想,激发出骑士之力后举起阔剑便是一个横拍,将迎上来的类人生物复又推了出去。

    小艇借力又向前滑行了一段。

    “继续划,小少爷!”

    少年立在船尾,举起阔剑,头也不回地喊道。

    “哦,好的!”

    从小生长在水边,年轻人再不济也粗通水性,了解一些基础的船只驾驶技巧,闻言立刻背对着船头握住双桨,卖力地摇动起来。

    只是他再如何用尽力气,也远远不及少年划桨的速度,船速肉眼可见地慢了下来。

    “不行啊!我撑不住了!你快想想办法!”

    年轻人常日沉溺于声色犬马,身体早被掏空,划了没两下就气喘吁吁,再难划动。船速骤降,他更显焦急。

    “没事,对准信标桶方位,慢慢划。前面我刚才已经观察过了,只要方向不变,咱们就没危险。”

    眼下的情况,若想逃得快点,少年方才自然可以在拍飞类人怪物后,立马重新掌舵,相比之下,眼下这般应对方式,形同作茧自缚。

    当然,事实上,一贯镇定的少年不可能无来由地自乱阵脚。

    做出这番举措,实则另有用意。

    过了没一会儿,瞅见年轻人扭过头,注意力全都放在船头所指的信标桶上,少年暗道时机已至,也不等坠在船尾不远处的那道身影再次潜入船底,便主动使出法师之手,将其从水底拘了出来。

    这类人生物倒也聪明,扭了两下发觉没有借力之处,蓦地朝少年张开了宽大的嘴巴。

    它这是要故技重施了,想用少年之前的法子,反过来借力。

    只不过,少年早料到这一点,或者说,它这一步就是少年特意设计出来的。

    这一瞬间,长舌还未弹出,少年早已准备好的第二道法术便已完成,化作一团噗呲作响的酸液,趁着类人生物嘴巴大张,尽数飞入其口。

    “哇!!!”

    一声震得人耳膜发颤的嚎叫,在少年解除法师之手后,渐渐淹没在海水之下。

    声音惊得年轻人手中动作一滞,下意识回头观察,却又什么都没看到。

    少年顺势上前,从年轻人手中接过船桨,却是面朝船头,有违正常的划船操作,当然,此举其实是为了查看前方是否存在漩涡。

    身处在小船上,视线离水面近,倒是不必再借助外物,也能看清。

    “你来船尾守着,看看后面还有没有动静。”

    “我......”

    年轻人有些害怕,有些迟疑。

    少年叹了口气。

    “没事的,有危险我拦得住。”

    事实让少年一语中的,显然,那些蓝皮类人生物仍不肯罢休,即使满载着一支船队,一堆女人和无数美食美酒的大船,到最后只剩下这么一艘小艇和两个人,它们也不想放过,沿路总有一两道身影从某处小艇途径的漩涡中冒出来,攻向两人。

    好在,少年早有防备,加之这些蓝皮类人生物不如先前那个紫皮类人生物扛揍,因而尽数被少年三两下打发了。

    全程下来,是有惊无险。

    有些惊魂未定地眺望了一眼身后的平静海域,年轻人回过头,看到一道道浪花打下,仍坚定地悬浮在水面上的信标桶,就在前面不远处,心里松了老大一口气。

    相比之下,此时望向更前方的少年却是面色严峻。

    在小艇的前面,是风浪不止的海域和死寂一片的海域之间泾渭分明到堪称诡异的分割线,再往前,是那个相比小艇还要大上一分的木桶,以及,数十艘排兵列阵,镇守在分割线外,体型比之木桶,堪称山岳的巨舰。

    少年心知,这些,绝不是区区十七家商会能拿出来的手笔。

    这番异变,连混乱之城也惊动了?

    “看呐,好大的船啊!其中肯定有我父亲派来迎接我的!”

    年轻人兴奋到难以自制,蹦跳着朝远处的巨舰挥手呼喊。

    少年瞥了年轻人一眼。

    有时候,无知是福啊。

    他不再多想,摇动船桨,驾驭小艇经过信标桶,朝着混乱之城的方向驶去。

    沿路来到巨舰底下,年轻人大呼小叫不止,然而直至他们行驶到巨舰尾部,开始远离它,上面却全无反应。

    “他们怎么不接我们?你怎么还往前划啊?你说话啊!”

    年轻人急了。

    闻言,少年望了巨舰一眼,转而看向身前的年轻人。

    “你应该庆幸,他们没把咱们留下来。接下来运气好的话,小艇能撑过风暴带,并且你之前鞭打的仆人没有背叛你,私自拿商会的钱去消费,那么咱们还可以得到补给,有钱乘船回到商贸港口,你也就能活着见到正翘首以盼等你归来的父亲。懂了吗?小少爷。”

    少年言语中用着敬语,语气却全无一丝尊敬。

    年轻人没留意到这点,全副注意力都在少年的言外之意上。

    “你是说,他们是混......”

    回望着那些巨舰,想起混乱之城远航船队的种种凶名,想起自己刚刚的所作所为,年轻人刚说到一半,腿肚子一软,瘫倒在小艇上,眼里满是后怕。

    他不由看向少年,质问道:“你刚刚为什么不拦我?”

    “他们这种级别的存在,要想留下我们,不会等你招呼的,若是无心留下我们,更吝啬于为我们分出一丝注意力,所以,留不留,不在于我们,因而,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一切行为,都是毫无意义的。”

    面对质问,少年语气平缓,没有一丝表情。

    “......不太懂,反正我们现在是安全......了?”

    交谈到这里,似是想到什么,少年蓦地露出了微笑,看得年轻人莫名地心底一颤。

    “安全?也是,以我大骑士的实力,至少安全是可以得到保证的。至于其他的,我就不能保证了。”

    小艇上除了两人两桨,什么都没有,而这里距离混乱之城,别说隔着一个风暴带,光是除此之外的路程,都有数天之久。

    这个时候,少年心底不由自主地浮现了当初在野外挣扎求存的日子。

    哎,竟然有些怀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