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我当创世神的那些年 > 章节目录 第280章 监事长
    小艇没有风帆,只有一对木桨,少年自信能在数天之内,赶回混乱之城,还是凭着自己大骑士的身体素质打底。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然而,他到底只是一个人,行程中还要照顾身边一个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累赘,因而回去的速度自然要比大船来时的速度慢上不少,在路上多颠簸了几天。

    这么长时间,当时跑得急,船上既没有带上饮水,也没有带上食物,照常人早就熬不下去了。

    当然,即使再看不起年轻人,少年也不可能真的放任他去死。

    沿途的海域虽属近海,并无魔兽,但海底的生物照样不少。少年一开始不通水性,但叫年轻人简单示范了两下后,凭着强大的身体掌控力,很快就掌握了诀窍,不一时便连潜水也能自如来去。因而,船上总少不了各式鱼虾,当先解决了两人肚饿之苦。

    一般来说,生食轻则吃坏肚子,上吐下泻不止,重则染上炎症,乃至中毒,最终一命呜呼。好在,一边少年是体魄强健的大骑士,且有过以食补法生食的经历,身体早锻造了一副铜肠铁胃,适应了这些,另一边,年轻人从小生活在海边,吃过不少鱼鲜,对这类生冷食物,也不怎么忌讳。因此,食物首要的安全性倒是可以得到保障。

    问题在于,鱼肉虾肉中,不论是含盐量还是含水量,都极为有限。

    对此,早已超凡脱俗的少年还不当回事,但身体羸弱的年轻人可就吃不消了,仅仅两三天就瘦的皮包骨头,精神萎靡不似人样。

    更别说,沿途风浪不止,尤其是在风暴带,小艇更是颠簸得厉害,年轻人一边心忧着自己因小艇倾覆或散架而身死的危险,一边忍受着疯狂掠夺体温的寒冷水汽和无间歇的摇晃致使自己有种五脏六腑尽数移位的痛苦,即使这些天一直缩在小艇那狭小的避雨棚内,比在外头直面风吹雨打的少年条件好得多了,但还是在回到混乱之城前,早在路上便已不省人事,虽称不上奄奄一息,但也好不到哪里去了。

    也因此,两人回到混乱之城后,叫年轻人停留在这儿,休养了好一阵子。

    关于这点,少年无比庆幸当初自己丢给那个仆人一枚金币。那人趁着年轻人休养昏睡期间,曾暗地里专程找少年道谢了一番。这才叫少年知道,原来,当初仆人怀恨在心,兼之伤重,没那么多钱治疗,本欲拿了商会暂存在他那里的钱去疗养,顺便把全家接到混乱之城隐姓埋名,重新找个活计谋生,不再理会港口商会那边,是少年的一枚金币和一声关照,给了他退路,他才没有行此险招,也让年轻人及时得到救济,保全了性命。

    暗自庆幸了一番,为表谢意,另外也是因为自己庄园正好缺个车夫,少年又给出一些金币,连带着马车,在仆人按捺不住的欣喜中,将他赎到了自己名下。对此,没多久醒转过来的年轻人,因着感激少年倾力相助,自己才能劫后余生,再加之向来生活奢靡,并不在乎区区一辆马车和一个车夫,自然是没有异议。

    年轻人醒来了,少年也提议理应即刻返航了。

    然而,刚一来到海边就禁不住跪地呕吐不止的年轻人,终究还是逃也似的回到了暂住的地方,再也不提登船回返的事。

    这也难怪,任谁在海上被折腾了那么久,都难免在心理乃至生理上留下后遗症。

    这种负面的影响只能靠时间来慢慢缓解,因而,少年也只能陪着年轻人在混乱之城长住了下来。

    时间一长,倒是让他发觉了此地不少与猩红祭司记忆相悖的异常之处。不像港口,街面上很少看到两人聊着聊着就吵起来,吵着吵着就打起来的情况,至于不同势力间的械斗,街头巷尾的偷窃抢劫,强女干暗杀,更是哪怕一次也没遇见。人们之间虽无笑脸相迎,但言行也较为克制。种种见闻,一言以蔽之,眼前的混乱之城,比他想象中的,秩序井然得多。

    这一点,殊为诡异。

    少年本欲问询,然而从路人那里得到的从来都是怪异的眼神和缄默不语的态度,唬得他几乎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多留。

    奈何那胆小似鹌鹑的年轻人,任凭少年如何规劝,自己却绝口不提下水之事,只打了个哈哈,就把话题引到了吃喝玩乐上。

    少年明白,即使没有危险发生,如此坐吃山空,长久下去也不是办法,好在,许是超过了纨绔们事前约定的回归日期太多日子,这一天,十七家商会的代表人士各自发船一齐来到了混乱之城。

    此时,一间会议厅内。

    与座者,绝大多数都是瞠目结舌,一脸的难以置信。

    “什么?!咱们十六家的小少爷们都没了?!”

    “你说的那些经历都太离奇了,可千万别是胡编乱造!”

    “首先,魔沼海域和魔沼蛙人都远在深海,距离上就说不通!其次,你只看到了一些破木板,又如何能肯定十六艘船全都覆灭了!怕不是你们之间出了什么嫌隙,结果闹到最后就你们俩回来,然后拿这个蹩脚的借口来糊弄我们吧!”

    “咱们十六家的小少爷们是不是都被你们给害了?!说,到底什么情况,如实交代!”

    “你们今天要是不讲出个一二三来,就休想踏出这边的大门!”

    面对接二连三的质问,相比脸色难看的黑礁代表和年轻人,少年要显得从容的多。

    “不信?告诉你们,我要说的就这么多,并且不会再解释第二遍。而且,你们似乎都忘了,你们的面前是一位大骑士!”说到这里,少年双眼微瞪,精光四射,“想要找出气筒,也要好好掂量自己,到底够不够格!”

    少年言语平缓而有力,一字一句有如金石,掷地有声,话音落下,整间会议厅霎时间笼罩在一片肃杀的凶煞气机之下。

    众人胆寒,无不色变。

    “狄更斯先生,我尊您一声大骑士大人。在此,我需要提醒你一句,现在的我们,是各家商会的代表,彼此之间说话要谨慎。”

    “别说一介大骑士了,就是黑礁商主这个黄金骑士,外加他的大儿子白银骑士,乃至于整个黑礁商会,怕是都挡不住十六家商会的怒火!”

    “您在这里放下的狠话,事后,黑礁商会可是要百倍偿还的!我们再给你一次机会,想清楚了再说!”

    看着抬出背后靠山,重新恢复胆气的众人,冷笑不止的模样,少年不由嗤笑了一声。

    “你们说的不无道理,商会势大,确实难抗。那你们可曾听闻,匹夫一怒,血溅五步?”

    话音刚落,方才出声的那三家商会代表,额头上齐齐钉入了一块碎银片,瘫倒在椅子靠背上,死不瞑目,反观少年这边,身前的茶杯上不知何时多了一处缺口。

    众人大惊失色,齐齐离座站了起来。

    “你敢......”

    说话这人,手刚指向少年,额头上也多了一块碎银片,立时毙命,噗通一声倒地,脸上还残留着惊怒与惶恐交加的神色。

    “还有谁多嘴?”

    从在海上遭遇异变,到在混乱之城滞留许久,少年心头积压的阴郁之意,随着这句话出口,终于烟消云散。

    在少年幽幽的注视下,众人齐齐喑声,目光也多有躲闪,所有人都僵在原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别忘了,这里不是你们的商会,做喽啰的要有做喽啰的自觉,面对强者时要给出应有的尊敬。”

    这次少年出言,无人再敢反驳,场面一度安静无比。

    见状,少年面色不耐地挥了挥手。

    “滚吧!”

    众人如临大赦,逃也似的离开了,唯剩下黑礁代表和年轻人,以及,上三家商会的代表。

    这三人,方才别说没出声,就是连一丝态度也没表露,全程冷眼旁观,当下看到其他人都离场了,他们扫了一眼那四具死尸,而后相互对视一眼,这才站出一人,开口道。

    “狄更斯先生,事实是否真如你所说的那般,现在还无从定论,等回去后,我三家商会自会设法获取混乱之城方面的情报,同时,登门问询,加以印证。”

    闻言,少年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我省得。”

    “如此,告退了。”

    “不送。”

    目送三人离开,这下黑礁代表再也忍不住了。

    “狄更斯监事长,如此做,会否对黑礁太过不利?”

    “眼光放长点,不要纠结在这些无用的是非上。各家商会不可能因为我此刻的妥协,就肯罢休,毕竟,此次出行,唯独我们回来了,又没有其他商会的见证者。接下来一段时间,黑礁免不了一场麻烦。反过来看,我们此时的所作所为,皆无意义,那为什么不顺遂心意呢?”

    “监事长?狄更斯你加入我们黑礁了?”

    看着一旁后知后觉的年轻人,少年报之以微笑。

    这一刻,年轻人莫名地想起了前段时间被大海支配的恐惧,不由的一个哆嗦。

    “那你会继续保护我的,对吧?”他强颜笑道。

    “当然。”少年笑容不改,露出了一嘴森森白牙,“所以,现在咱们就可以启程,回港口了。”

    年轻人脸色一变。

    “干,干嘛这么急呢......”

    “没法不急。想必其他商会代表很快就要动身回返,要是我们回去得晚了,说不定,那时黑礁就不存在了。”

    不存在是不太可能的,但猝不及防之际,突然面对十六家商会的步步紧逼,陷入被动的窘境,倒是肯定的。

    少年故意往夸张了说,纯属吓唬年轻人。

    果然,话音刚落,年轻人全身力气一抽,登时软倒在椅子上,面色苦闷至极。

    “那,那就依监事长所言吧。”

    看着年轻人有气无力地挥了挥手,一副认命的模样,少年暗自一笑。

    小样,还治不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