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我当创世神的那些年 > 章节目录 第281章 黑礁商会
    数小时后,黑礁商会总部,一间密室内。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混乱之城前两年刚经过了一次大清洗。”

    “什么?”

    少年蓦地抬起头,看向上首的黑礁商主。

    “念在你救了我那顽劣小子的一命,有些内幕也该告诉你了。只是,虽说监事长理应知道这些,但在这之前,我需要先得到你的效忠。”

    “我该怎么做?”少年沉声道。

    “很简单,身为一名大骑士,当以贵族血脉象征的姓氏起誓,自此以后,无论何时何地,当以忠诚我瓦兰迪亚家族为首要准则!立誓吧。”

    这个世界,凡身为骑士之人,尤其是那些祖辈曾是贵族,落到自己却沦为流亡者的,对名誉之事尤为看重。

    黑礁商主有把握靠这点将少年牢牢套死,可惜,他不知道,少年不论前世还是今生,祖上都是八辈贫民,压根不在乎这些。

    “我在此以格林一脉起誓,无论何时何地,当以忠诚瓦兰迪亚家族为首要准则!”

    看到少年神色郑重地立下了誓言,黑礁商主不由抚掌大笑。

    “好,很好!接下来我要说的,只讲一遍,你听好了。”黑礁商主收敛笑容,面色严肃,“现在我才想通,这次海上异变可能早有征兆,又被某些有心人给注意到了,不然混乱之城不会无来由地出现一次大清洗,连带着我们王国在其中的势力也被清除了。”

    “王国?”

    “没错。黑礁商会不过是一面旗子,换个别的什么名称都可以,我们这一股势力的真实身份,其实是王室和教廷安插在混乱之城的一条暗线。”

    黑礁商主端起一旁茶杯,喝了一口,继续道。

    “你可能会疑惑,为什么黑礁这两年突然间发展迅猛。事实上,就跟这次大清洗有关。一方面是我方在混乱之城的大部势力,在大清洗后,残余力量逃脱出来,暗中并入港口这边,另一方面,是王室和教廷知道这边的情况后,往这里增派了人员。这才使得我方有实力倾轧别的商会,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在大清洗后重新站稳脚跟。好在,看眼下这情形,混乱之城要忙于对付海上异变了,如此,大清洗也能止步于商贸港口之外,让我们有了些喘息之机。”

    “但我们不能总是寄希望于变化无端的海上环境。”少年思忖道,“对吧?”

    闻言,黑礁商主不由仔细打量了少年一眼。

    “倒是好脑子。”他放下茶杯,正色道,“不同于商会平日里负责处理大量杂务的基层人员,大多是从港口吸纳的,我们的中坚力量,却是清一色的王国骑士和教廷缉魔队,伪装成加入商会的流亡人士,各自负责商会明面上同其他势力的斗争,和暗地里的刺杀任务。他们行动一致,舍生忘死,使得黑礁比起其他势力规模相当,内部却一盘散沙的商会,战斗力高了不止一点。只是,仅仅这样仍然不够。在高端战力上,我们还有一定的缺口。”

    “王国无力增援?”

    “是的,既要防治内部邪教异类入侵,又要抵御外部魔兽和其他王国的威胁,能在当初大清洗那阵儿往这里增派数十名中高阶骑士和缉魔队成员,已经是王国尽的最大努力了。这之后,我原打算从现有的人手中培养出高端战力。然而,超凡的过程不是一蹴而就的,骑士没有对教条的坚定执着,缉魔者没有对自己信奉的神明更加忘我的虔诚,他们就永不能得到更进一步的蜕变。内心的苦修比之肉体上的磨炼还要艰难百倍不止,因而,迄今为止,虽经百般操练,他们实力提升明显,但却未有一个高端战力从中诞生。”

    少年笑了:“所以商主把我拉了进来?”

    “不止如此,你那些大赛奖励中,有一门顶点为黄金骑士的骑士进阶法,也是我特意放进去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我王国军再多一位黄金骑士。”

    “听商主意思,仅仅从高阶骑士进阶为大骑士就如此艰难,那我进阶为黄金骑士,又岂是仅靠一本书就能做到的?”

    “这你就想岔了。一旦越过高阶骑士和大骑士之间的分水岭,成为黄金骑士不过是早晚的事。原因在于,进阶白银和黄金,并不对心性有额外要求,只需日积月累下苦工锻炼身体,就能稳步踏入这两个阶段。大骑士后,唯有进阶圣骑士时,才会再度出现心性方面的门槛。”

    “是这样啊......”

    少年点了点头,思忖间,黑礁商主又继续说了下去。

    “这就是我派给你的第一个任务,在最短的时间内,进阶为黄金骑士......”

    “笃笃笃!”

    黑礁商主话没说完,密室的门被瞧响。

    他皱了皱眉,看向少年。

    少年意会,折身走到门口,拉开房门。

    外头站着一个传信的小厮,见门开了,俯首来到黑礁商主面前,一双眼睛本本分分地盯着地板。

    “禀商主,沧龙,狂潮,鳍帆,三家商会遣使登门。”

    “狄更斯啊,你之前说的真不差,喏,这就来了。”黑礁商主向后靠了靠,端起茶杯看也不看少年一眼,“这是你的事,我乏了,你去应付吧。”

    “是。”

    得嘞,这麻烦又回到自己头上了!

    少年面无表情地走出了门。

    商会接待厅,三家商会使者正百无聊赖,看见少年到来,登时眼睛一亮。

    “咳咳,这次出海单单黑礁商主的小儿回来了,其中必有蹊跷,我们可不能轻易放过啊!”

    其中一人对另外两人如此道,这两人连连点头。

    “是极是极!”

    话里有话么,懂了。

    少年知道,接下来又是免不了一场大戏。

    黑礁商会大门外,墙角缝隙处,无数眼睛都在暗中盯着这里。

    过了一阵,但闻商会中传出几声喝骂,便有三道身影从门内跌了出来,滚到大街上,哎呦哎呦地揉着肚子。

    “你们黑礁有种!敢如此对待使者!”

    “不答应赔偿是吧?好,我们上三家商会记住你们黑礁了!”

    “等着吧,这笔账我们来日必会清算!”

    少年站在门口,看着狼狈至极的三人还在大放厥词,双眼一瞪,煞气外放,唬得远处暗自观望的众人俱是一个哆嗦。

    “还敢放屁是吧?信不信我现在就打断你们的腿,让你们爬着回去?快滚!”

    三人面色一变,赶忙相互搀扶,朝远处走去。

    看得远处众人面面相觑。

    “黑礁胆子也忒大了!居然敢招惹上三家商会?”

    “只是,本来咱们各家商会还想跟在后面打打秋风,这下却连口汤都喝不着了。”

    “别着急嘛,这次结下梁子,回头黑礁就不是大出血那么简单了,咱们再观望观望。”

    “你的意思是说,上三家商会准备替我们出头教训黑礁了?”

    “呵,别想的那么好。黑礁势大,上三家不可能坐视不理,收拾它是早晚的事,我估摸着,这一次不过是他们借题发挥,拿各家商主小儿的死亡当发难的借口罢了。至于替咱们出头?他们不对咱们出手就算好的了。”

    “话是这么说,那回头我们要是主动跟在上三家后面,不是既能喝汤,也能吃肉了吗?”

    “这是好事啊,我得赶紧回自家商会禀报商主,先走一步了!”

    “同行同行!”

    兀自悄声议论的众人不知道,在无人看见的角落,方才破口大骂的三人,趴在墙根听了一会儿后,却是带着笑离开的。

    此时,黑礁商会内。

    “商主,看他们那架势,此事怕是难以善了。”少年道。

    “无妨,他们是专程来找茬的,为的就是让此事难以收场,估计是上三家商会感受到来自我黑礁的威胁了。”

    “那该怎么办?”

    “做两手准备吧。我的大儿子是理事长,负责的是商会的商务。你现下是监事长,负责的是为商务提供防务,以及监察商会内部外部事态。平时,两个部门应该互不干涉。现在特殊时期,我允许你与理事长紧密合作,更准确的说,是希望。一旦发现异动,立即处理,处理不了的话,立即禀报于我,知道了吗?”

    “知道了,那还有一手准备呢?”

    “我现在书信封蜡,言明此中事,向王国求援,你随后离开时,顺手将其交托给我们商会最大的内陆客户,附言这一单生意务必加急。我们是王国的暗线,他们就是我们的暗线,他们回到王国之时,就是领主发兵之日。到那时,一切危局皆可消解。”

    “明白了。”

    “对了,别忘了加紧锻炼进阶法,真到了算总账的那天,你的实力每多一分,局势就会偏向我们一分。”

    “我自省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