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我当创世神的那些年 > 章节目录 第282章 换形者
    /

    深夜,庄园卧室内。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两具诱人胴体的环抱中,少年蓦地睁开双眼。

    下一秒,他微微抬头看向门口。

    门缝下透进来的月光被遮了一半,外面有风衣在猎猎作响。

    门开了。

    卧室外有一人,正遥望月色,眼角余光看到披着一身睡袍的少年出门,他压低帽檐,遮住了自己的脸庞。

    “有何重要情报?对了,除了有关黑礁商主派信给王国的,这件事我们已经有人发现,派去拦截了。”

    少年沉默不语。

    “哦?那就是没有情报喽?行吧,我此次过来还带着主上的一份口信,事关你往后的前途哦,想知道吗?”

    这人说着,做出了代表金钱的手势,意图不言自明。

    少年笑了笑。

    “别跟我玩捉迷藏了,你是黑礁的人吧,是商主的意思吗?还是别人?”

    这人一愣,失笑摇头,情不自禁地鼓起掌来。

    “不错,不错,警觉心不错。”

    他抬起头来,面容显露在月光下,这是一张神似黑礁商主的脸,只是更为年轻,更有锐气,但其中暗藏的狡黠,却是与黑礁商主一般无二。

    少年一怔。

    “原来是理事长大人。”

    闻言,这人连忙摆了摆手。

    “诶诶,监事长,你我同级,大人二字可不敢当。”

    少年神色不变:“不知道理事长深夜到访,有何贵干?”

    “贵干?监事长言重了,贵干称不上!”像是听不出少年话语里的讥讽,这人继续谦虚地摆了摆手,“就是想来看看,新上任的监事长,对黑礁,对商主,是否有着足够的忠诚。”

    语气闲适,犹如谈天说地,然锋芒之意却直抵人心。

    少年不禁眯了眯眼睛。

    “看出什么了?”

    这人面色诚恳地摇了摇头,一副老实人的样子。

    “没看出什么,所以,我决定,过几天再来看看。”

    “行,我随时欢迎。”

    少年面无表情地回道。

    见状,这人莞尔一笑,双腿微曲,下一秒立在走廊栏杆上,纵身跳了出去。

    “往后见面的日子多着呐,咱们可要趁此多多联络感情啊!哈哈!”

    不加掩饰的声音,响在整座庄园的上空,惊起了一片屋子,一间接一间地亮了起来。

    深深望了眼远处屋顶上渐行渐远的身影,少年稍加沉凝,反身开门回到了卧室中。

    卧室的床上,半坐着另一个少年,正一只手捂着一个嘴巴,制止了左右正欲惊叫的两女,神色难看无比。

    门口的少年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幕。

    “看够了没有?”

    门口少年立刻无辜地举起双手,背过身去。

    床上少年回身对两女做出了一个嘘声的动作,而后挣开她们无助的拖拽,翻身下床,穿好衣物后,来到门口。

    “跟着。”

    沉声丢下这么一句,少年越过门口这位,朝走廊另一边走去。

    门口少年立马抬脚跟上。

    临行前,他回身又往卧室内看了一眼,见两女望来,蓦地一笑。

    两女一惊,又忍不住张大了嘴巴,幸好及时伸手捂住,这才没有发出声音。

    见状,他啧了啧舌,面带无趣地关上了门。

    会晤室内,少年往壁炉里添了一点柴火,回身坐到沙发上,眼瞅着后面跟来的少年一步一变,身形和面貌尽数换作另一副模样。

    “巫师?”

    “嘿,我可称不上巫师。”

    “那你这本事......”

    “我是一个改造人,巫师大人的一项杰作。”说起这个,来者似乎毫不避讳,“我给自己生造了一个名号,换形者。怎么样?贴不贴切?”

    少年没有接话:“喝咖啡吗?”

    他的面前,桌案上摆着两杯新沏的热饮,水汽蒸腾,桌案的另一边,是一个正对着少年的空置沙发。

    换形者扫了眼,依旧立在原地。

    “不了,我还得赶着去三位商主那儿,汇报有关黑礁派信求援的事宜。以及,此次出海的真实情况。”

    “真实情况?就是那样。”

    “就是那样?”

    “就是那样。”

    换形者沉默了。

    “好吧。再传达一个任务。接下来一段时间,上三家会设法制造和激化黑礁同其他商会之间的矛盾。爆发冲突时,你这么做......”

    听了一阵,少年面露了然。

    “我知道了。”

    “好的,交代完毕,我也该走人了。对了,接下来一段时间我们这边多半不会联系你,你也最好不要联系我们,还有,千万小心,别在黑礁商会做出和你明面上的身份有半点不符的举动。”

    “怎么说?”少年微微挺直了腰板。

    “有破绽了。没想到啊,刚加入黑礁的你,就成了一人之下的监事长。刚刚面对那黑礁商主大儿子的时候,我的态度过分恭敬,可能已经引起对方的怀疑。他说过几天再来看看,说多多联络感情,多半就有着敲打的意思。不论他是说着玩,还是来真格的,为保万全,我们都只能先行蛰伏。”

    换形者说这番话时,完全没有祸是自己闯下的自觉,惹得少年不由瞥了一眼。

    “知道了。”

    “那行了,我该走了。”

    “下次来之前,记得先敲门。”

    “记着啦!”

    嘻笑一声,换形者背后肉眼可见地长出一对羽翅,扑扇两下推开窗户飞了出去。

    少年皱了皱眉。

    这家伙,看那架势,压根就没把自己的话放在心上嘛!

    得想办法布置一下庄园的防御了,那本菜谱好像就有基础的感应魔法阵,不知道一环巫师能不能布置,材料能不能找齐......

    思忖片刻,少年揉了揉脸打起精神,又将两杯咖啡一饮而尽,灭了炉火后,便往藏有“菜谱”的地下密室走去。

    是个人都能闯进自家庄园,这事不能再拖了,今晚就是通宵也要搞出个一二三来!

    少年心中暗道。

    ......

    “你看,连我都能不受阻碍地进入庄园,足可见你那里防守之薄弱啊!贵为监事长,手握着商会的中坚力量,我想,抽调一些骑士和缉魔者以作防卫之用,应该不成问题的吧?”

    黑礁商会内,面容与黑礁商主一般无二的青年,好整以暇地看着少年。

    少年面无表情。

    “我的事就不用你来操心了。”

    青年耸了耸肩。

    “随便你,我也就说一说。”

    一旁年轻人听到这里,面色一喜。

    “你们聊完了吧?聊完了,狄更斯跟我来吧,今天我请客,带你去最豪华的地方,好好潇洒一把!”

    回到商贸港口的他,完全把海上发生的事丢在了脑后,那些死去的玩伴也被他迅速忘得一干二净,眼下只顾得找乐子。

    闻言,少年压抑住心底的不耐烦,苦笑着看向年轻人。

    “现在的我,除了要负责商会的防务,还要抽出时间进行锻炼。这些都是你父亲下发的任务,我可一点怠慢不得,实在是没有空啊!小少爷,另找别人陪你玩吧!”

    “没事的,玩个两三天也好。”

    青年突然开口,惹得少年和年轻人俱是一脸惊奇地看向他。似乎是清楚两人心中所想,他见此,笑了笑解释道。

    “监事长上任之前,防务方面的力量一直是一位高阶骑士在负责管理,你刚上任,平时在不在位,都不影响的。商务和防务两部门合作之事,也可以全由我一人打理。”说着,他又看向年轻人,“照说按我平常的性子,看到你要发癫我上来就是一棍子!”

    这话说得年轻人脖子一缩,不敢顶撞,似乎深有感触。

    而青年还未停歇,面色顷刻放缓,又继续说了下去。

    “但念在监事长救了你一命,报答他是应该的。吃喝嫖赌又是你的拿手好戏,可别在这方面亏待了监事长,啊?”

    见年轻人忙不迭点头,青年转而看向少年。

    “哦对了,还有锻炼的事。不过,偶尔偷懒个几天,应该不算事吧?哈哈哈!”

    青年说着,笑得直爽,而眼神深邃。

    少年勉为其难地点了点头:“行,行吧。”

    青年见此,失笑摇头:“放心,我会特意向父亲说明的,你就安心地去玩吧!”说着,拍了拍少年肩膀。

    这边,年轻人顺势就把少年往商会外面拉。

    “狄更斯,快来吧,从现在开始,你就要当我三天,四天,不,五天的玩伴!到了地儿记得给我捧场啊!”年轻人俨然有将少年培养成自己狗腿子的架势,“有你在啊,这心里踏实,我到哪都能放开地玩了!”

    少年表面赔着笑,任由年轻人将自己拉了出去。

    眼见两人走远,青年身后一人走上前来。

    “少主,怎么样?试出来了吗?”

    青年叹了口气。

    “但凡他答应让商会监视自己,或者推拒玩乐,我都可以确定他是外来的细作。可惜了啊!”

    “那接下来该怎么办?”

    “看他这几天的表现吧,派人暗中盯梢,给我好好瞧瞧,他是怎么乐呵的。”

    “是!”

    安排这人下去后,青年不由遥望夹在屋檐间的狭窄天空,眉间满是愁云。

    “老父亲,你是真老了啊!上三家商会怎会甘心放着一个潜在的黄金骑士加入我们黑礁?堂堂大骑士又怎会不竭力争取上三家商会的橄榄枝?区区一个誓言怎能当真?”

    神思遨游间,他似乎看到了黑礁覆灭的那一天,不由地紧握双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