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我当创世神的那些年 > 章节目录 第283章 瓦兰迪亚
    瓦兰迪亚家族是王国贵族中,较为特殊的一脉。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别的贵族并不特别遵守骑士八美德中的某一项,在发觉自己的子女有进阶大骑士的希望时,也会任由其自行选择贴合的美德,亦或可以称之为,教条,准则。

    但为了在王国内部不同家族之间的攻讦中,保存,以及扩大,自家的利益,多数贵族其实并不希望自己的家族中出现高于高阶骑士的存在。

    过度执着于某一信条的人,相对应的就会出现明显的弱点,好比以诚实为准的大骑士,就容易在有心人的操弄下,“一不小心”犯了大错,即使及时弥补,却无法违心否认错误,最后毫不意外地锒铛入狱。

    而在律法森严的王国统治下,过高的实力意味着更引人注目,需要时刻注意自身的言行,不能有半点逾矩,实力越高行事反倒越发束手束脚,所以这样的人很容易被那些不择手段的小人玩弄于鼓掌之中,进而连累自己的家族。

    这是那些既得利益者不乐意见到的,于是家族中一旦出现了大骑士,他们就会向王室和教廷请命,将大骑士送往前线,对抗魔兽的侵袭和其他王国的攻伐。

    将高端战力派驻边境,无论对王室,还是对教廷,都是攘外安内,稳固统治的好办法,所以每次面对请命,他们一贯都是从善如流。

    内部都是些阴谋诡计,贪腐享乐的米虫,边疆则是舍生忘死,英勇奋战的将士,这就造成了一种奇特的现象,王国内政有多黑暗腐败,对普罗大众的压迫有多深切,王国军事就有多么强大,在与其他王国军队激烈相抗的同时,还有余力,压得早年教廷扩张时打残的那些势力,往后数十年都难以抬头。

    不过这样的大势中,并不包括瓦兰迪亚家族。

    作为少数古老的家族之一,瓦兰迪亚还保存着祖上沿袭下来的传统,就是将八美德中的荣誉,视作家规,视作血脉的根本,视作瓦兰迪亚这个姓氏的象征。

    像这样将骑士八美德,这些利他的品德,视作家族传承的,基本上都会被教育成利他者。而在历史大潮中,往往是倾向于给予资源的利他者越来越少,而倾向于撷取资源的利己者越来越多。因而,古代那些崇尚美德的家族,到如今残存的不剩几个了。

    就连瓦兰迪亚,到如今也只剩一父二子三口人了,还尽数被派驻到了混乱之城,这危机四伏的法外之地。

    当然,这不单单是其周围的家族眼馋瓦兰迪亚的土地和财富,暗箱操作的成果,另一方面,也是王室和教廷看重瓦兰迪亚视荣誉为生命的特点,心道让这个家族去统领黑礁这条暗线会更稳妥些,所以极力促成的结果

    也许是预感到自己的家族,就像那些消逝在历史长河中的古代家族一样,很可能就此走向末路,黑礁商主对自己两个儿子也比较放任了,不再将荣誉的重担放在他们的肩上,尤其是小儿子,更显溺爱,因而养成了年轻人顽劣的性子。

    但与少不更事的年轻人不同,青年整个童年都是在王国内部度过的,从小到大的种种见闻,让他深切地为自己家族的衰落而痛心不已。

    他要拿回往日的荣光,挑起家族中兴的大梁!

    抱着这样的信念,初一来到商贸港口,不同于老成保守,行事倾向稳妥的父亲,选择留驻在港口这边,年富力强,锐意进取的青年,选择带领一部分人,直接进驻更加凶险的混乱之城。

    他需要打入敌人内部的深处,来为自己获取更大的功劳,以提升家族的地位,获得丰厚的奖赏,振兴瓦兰迪亚。

    他相信比起家族传承的荣誉之道,更倾向于英勇之道的自己,能够披荆斩棘做到这一点,给家族带来一个崭新的篇章。

    然而,没多久,现实就给了他当头一棒。

    那一天,从天而降的无数陨石,雷暴和酸雨,突然拥有生命,变成杀人利器,让人猝不及防的生活用品,和许多在自己面前莫名其妙忽然死去的同伴,在那一瞬间,将他心中的勇气,尽数摧垮。

    当直面那传说中曾经几乎可以与神明相抗衡的巫师时,他这才发觉,自己心中那点初生牛犊的勇敢,显得多么可笑。

    那一天,他的英勇之道,彻底断绝了。

    他终于还是逃回来了,是那些主动留下牺牲的同伴,争取出来的生路,被他手脚并用,连跑带爬地讨着过来的,那乞命的样子,像个丧家犬。

    回到港口的他,失魂落魄,终日浑浑噩噩。

    家族的重担,自身的懦弱,大清洗的可怖,同伴的牺牲,一切的一切,无时无刻不在刺激着他,让他一时间不知道自己是该重新进入混乱之城,还是该留在父亲手下,亦或者干脆逃回王国。

    每次午夜梦回,他不止一次动过自杀的念头,心想这样就能一了百了,彻底摆脱梦里那些牺牲的同伴对自己的质问了。

    但逃过一劫后,让他觉得可笑的是,自己竟连自杀的勇气都没有了。

    日子就这样,在他与自我对抗的过程中,一天天过去了。

    出乎意料的,大清洗并没有像他想象中那样,从混乱之城迅速蔓延到商贸港口。

    港口这边,一如往日那般,平静得不像话,虽然,对于这等法外之地,平静也只是相对混乱之城而言的。

    这些平静的日子里,他的脑海中,那些同伴里,舍生忘死的身影,和与自己一样,疲于奔命之人,不止一次地激烈交织着。

    终于有一天,他在反复的自省中,下定决心,要用自己的行动,为那些牺牲的同伴正名。

    也就是那一刻,他从高阶骑士,进阶成了大骑士。

    骑士之道重新青睐于他,这一次降下臂弯予他攀附的,是八美德中的牺牲。

    恢复斗志后,他不再像以前那样冒进,而是安心地留在商会里,接受父亲给自己安排的职务。

    勤勉于工作的他,再加上黑礁商主的特意扶持,很快坐上了理事长的位子,同一时间,实力也顺风顺水地达到了白银骑士之境,这还是他忙于事务,并不怎么用功锻炼的结果。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摸透了商会上下人员情况的他,突然有一天,突袭式地开始了商会内部的大清洗。

    如此大的行动,自然是在黑礁商主的默许下,因而进行得十分顺利,很快就揪出了被商贸港口的氛围腐化堕落的一批骑士和缉魔者,以及其他商会的卧底,通通送上了绞刑台。

    抓出这么多害虫,黑礁商会并没有因为人员的减少而变弱,反倒作风一肃,一改几乎变得同其他商会一样一盘散沙的趋势,内部严明有纪,战斗力比先前高了不止一点半点。

    再加上王国方向派来额外增援,从那以后,黑礁就迈出了急速扩张的脚步,从一众平庸的势力中挣脱而出,死死地咬在了上三家商会的屁股后面。

    但当日的恐怖景象给青年留下了太过深刻的记忆,即使黑礁强大到如此境地,却仍不能消解他对大清洗的担忧和警惕。

    他心里隐隐有种感觉,己方势力之所以能在港口喘过气来,也许是因为混乱之城那边在大清洗后忙着消化胜利成果,没余力对付这边。

    突然遭遇海上异变,与混乱之城联系紧密的上三家商会,不去打探前沿消息,反倒借机朝黑礁施压,意欲挑起冲突。

    虽然黑礁的势力已经大到让他们感到威胁,足以促使他们出手,但他还是隐然觉得,他们此次举动,意味并不这么简单。

    若真如他想的那般,黑礁要面对的就不是区区上三家商会那么简单了。

    近来,青年已经不止一次像现在这样,遥望天际,苦苦思索破围之道。

    只是,每每思索无果,他心头愈加苦闷,便只得重新投入工作之中,靠繁重的事务来麻痹自己的愁思了。

    遥望着夹在屋檐间的狭窄天空,眼神放空了一会儿后又迅速聚焦,闷着一口气,他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椅上。

    白银骑士的强大体魄,能让他不眠不休地连续工作几个日夜。

    忧愁于现状,他也正是这么做的。

    只是如此三日夜后,他的脸上却明显地出现了疲惫之色。

    先前所料不差,这几天黑礁同其他商会摩擦不断,而且多是对方挑起的,冲突的背后,也总是有着上三家商会的影子。

    那些家伙,真要动手了,接下来的局势,恐怕更难应对。

    捏了捏眉间,他抬起头朝门外喊道。

    “叫我亲随过来!”

    话音落下,不一时有一人从门外小跑着进来,单膝跪地。

    “少主,有何吩咐?”

    “我之前叫你去巡视过一遍,今天如何了?”

    “还是不太平静,像前两天那样的暴乱还没发生,但口角不断,动手的也不在少数,估计今天的也快了。”

    “呵,什么时候连暴乱都成一天一次的惯例了!”

    “少主息怒!”

    “算了。前哨有没有看见王国方向来人?信件早该送到了,增援也差不多该来了吧?”

    “呃,没有。”

    “......没道理啊,你再去前面问问看。对了,等等,那个大骑士这几天表现如何?”

    一提到少年,亲随就忍不住一脸的怪异神情,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难以启齿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