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我当创世神的那些年 > 章节目录 第285章 入地下密室
    /

    “狂人来了!”

    “快跑!”

    前一秒还和黑礁众人斗得难解难分的挑衅者,远远看到少年从那座河畔庄园走出,立马哗的一声跑开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只是他们逃逸的速度远比不上少年追击的步伐,当一切尘埃落定时,已有近半数人在他身后倒下。

    看到剩下的人往各个方向藏匿而去,再难寻踪迹,少年就此止步,不再追击。

    从那天下午迅速摆平那场暴乱开始,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几次了,少年只知道,每回都得老老实实地按照事先定下的计划行事。

    就这样,在黑礁腹地,商主和青年眼皮子底下,还有黑礁地盘的外围,一众骑士,缉魔者和当地人的跟前,少年上演了强势入场奠定优势,中途加入逆转战局,遭遇突袭反败为胜,对擂强者险死逃生,惨胜而归伤痕累累,等等各类戏码。

    按照那个换形者的说法,这是一个投名状。

    少年几次奋不顾身,几乎被加入挑衅者队伍中的强者打死,为的就是换回黑礁的信任和依赖,当然,他不可能真的为黑礁卖命,事实上,那几个强者基本都是上三家的人,下手虽重,但却不致命,两帮人打生打死,消耗的无非是黑礁和其他商会的中层实力罢了。

    这一点,不论是黑礁商主,还是青年,都敏锐地察觉到了上三家借刀杀人的意图。

    然而,亲眼看到少年有几次肠穿肚烂,差一口气就真嗝屁的两人,却无论如何也猜不到,上三家此举,还有着借此将少年打入黑礁内部,从而达到牵制黑礁的目的。

    自从那一日少年“潇洒”归来,青年对他的态度就有了根本上的变化。而后这么多天以来,少年多番舍生忘死的表现,更是让青年想起了当年牺牲的同伴,不由地对少年又多了一分信赖,达到了同黑礁商主一样的程度,尽管老古董的黑礁商主是因为偏信仅靠誓言就能将少年这个骑士束缚住。

    不过总的来说,这份投名状算是达到其应有的效果了。

    光是回到庄园后,看着迎面走来的青年与当日迥异,毫不见外的笑容,少年就知道,自己的卧底工作几近圆满完成了。

    故事里,往往到了这个时候,就是时机成熟的关头,幕后势力下一步就会图穷匕见,算一波总账。而那些卧底,要么紧张到不能自已,生怕关键时刻掉链子致自己于万劫不复之地,要么终于松了口气,欣喜自己往后不必再如履薄冰地过日子了。

    结果,轮到少年这边,事实情况却是,戏还在不停地演,而他,也终于心生厌倦。

    其实这种厌恶,早在当初同年轻人荒淫无度了三日后,就产生了。

    角色扮演对自己本心的掩盖,让他不得不暂时放开底线,沉溺在声色犬马之中。无节制的放纵让意志消沉堕落,以至于仅仅过了三日,他就恍惚得几乎认不清自己。同时,为了营造令人信服的形象,他还得逼迫自己漠视那些人间惨剧,尤其是与自己有关的。

    有时候他在想,当初要不是违背了卧底的原则,遵从自己的本心,劝住了那个三天以来一直监视自己的驾车之人,也许现在的自己,就会因为那个因自己而死的男孩,打破最后一道心防,逐渐麻木,而彻底放弃原则,真的变成这个表面上的虚拟人格了吧?

    那种情况下的自己,该是多么丑陋?

    事后,他立刻警醒了过来,清楚地意识到,卧底的任务,需要自己完全不设防,主动地投入商贸港口这口大染缸内,与一切使人腐朽堕落的事物同流合污,就像前世警匪故事中,一开始满腔正义的警员卧底,在情势逼人下,一次次不得已的突破自身准则后,最终沦落为罪犯的同谋一样,明摆着就是一种精神意义上的自杀行为,何其愚蠢!

    好在,往后这些日子,死在自己手下的,都是那些早已“负债累累”的商会成员,解决掉他们,不会让自己产生负罪感。

    但他终于还是感觉到了疲倦,更准确地说,是厌倦。

    厌倦了所谓权利的斗争,厌倦了所谓卧底的把戏,厌倦了这个吃人的商贸港口。

    解决掉今天的暴乱后,跟青年互赠了几句毫无营养的客套话,少年一刻也没有在商会多留,当即打道回府。

    日暮西垂,皎月东升之际,晚餐后,经过一番激烈的运动,刚刚安抚疲惫的两女入睡,少年便悄然起床,避过寥寥几个还在劳作的仆人,往地下密室而去。

    想要挣脱人事上的漩涡,摆脱身为棋子的命运,这样的想法,一直在逼迫着他。

    有时候,少年甚至会怀念那段身在混乱之城的日子,说真的,现在回想起来,他觉得这混乱之城的名号应该安在港口的头上才更为贴切。

    当然,他深知,把自身的命运,交托给一介外物,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有时候甚至会起到与自己的期望值截然相反的效果。好比当真从商贸港口搬到混乱之城,换个环境生活,以期活得自在一些,纯属痴心妄想,毕竟,那座岛屿,只是表面上风平浪静,这一点,仅仅从那些相继被少年询问,却不约而同地选择缄默不语的路人,就可以看出。

    想要自在,唯一的路径就是跳出局外。

    常言道,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不坏不灭,逍遥自在,唯大神通者,不外如是。

    道理放在这个世界也是相通的,说的直白点,就是以绝对的实力横压一切,率性自为。

    当然,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

    要知道,这个世界可是有神明这种伟力无匹的存在为顶点的,实力上限拉得非常之高,而反观他自己,眼下不论是巫师一途,还是骑士一道,都只能算是刚刚踏入超凡的门槛。

    于是,现况中能够逼他就范的人和事,就显得相当之多,以至于他最终身不由己地深陷漩涡之中。

    以前,他变强的心思还没有这么急迫,只道是在哪都摆脱不了同人打交道,为了获取总归会有一些妥协,不过自己早晚会有出头之日,所以仅需在巫师和骑士的道路上保持每日勤耕不辍即可。

    只是从未想过自己会有身不由己的一天。

    兴许上三家商会还不想这么早早地收割自己卧底的价值,兴许他们会做出鸟尽弓藏之事,或者更悲剧一点,等黑礁覆灭了,自己换个身份,还得继续卧底的任务。

    但这些结果至少有一点相同,那就是不论从哪个结果来讲,自己都不会有翻身的机会,或者说,脱身的机会渺茫。

    所以,现在他开始觉得,对于一个恢复力极强的大骑士而言,晚上睡那么长时间,纯属浪费!

    这些天,他总是做着同一件事,就是利用晚上的时间,进行额外的加练。

    现在,出成绩的时候要到了。

    感知到那三处触手可及的彼岸,他决定,就在今天晚上,完成三件大事!

    来到一楼一间毫不出奇的空置客房内,少年缓缓关上房门,而后打开房间内一座衣柜,取出随身携带的独一份的钥匙,在衣柜内紧贴地面的木板上找到一处似虫蛀的洞口,将钥匙插入其中,顺势一扭,往上一提,就把整块木板卸了下来,露出了一条向下的阶梯。

    这阶梯由泥土制成,形状不整,遍布脚印,粗糙无比,还透着一股明显的土腥味,显然不是庄园建造时期就落成的。

    事实的确如此,这条阶梯,还有其尽头的地下室,在整个庄园,除了制造了这些的少年,没人知道。

    没办法,庄园里之前所有名义上的密室,都是管家为少年一一指明的。

    密室密室,除了自己,还有别人知道的地方,还能称之为密室吗?

    当然,因为自己在庄园内时时消失,所以还是得装装样子,白天时偶尔去去其他密室,再把收藏室内一些相对来说较为贵重的物品放在那些密室中,伪造出一种让庄园里的众人,包括管家在内,能确定自己行踪的错觉。

    当然,为保周全,除了解释自己的行动,还要伪装真正密室的存在。

    这一点,光靠一处平平无奇的客房,一层平平无奇的衣柜木板,不说外人,就是在时时过来打扫房间的仆人面前,也是完全不够的。

    所以,他又给这处地下密室套上了两个简易的魔法阵,一个用来监测,一个用来误导感知,虽然,事实上,他能布置的魔法阵,其范围也只够这么一小块地方用,而且也只能够达到监测和误导感知这两个鸡肋的作用。

    一阶法术,浮光术!

    简短的吟唱后,几颗萤火虫般的光点乍然出现,围绕着少年上下翻飞,照亮了黑暗的阶梯通道。

    少年走下阶梯,合上木板。

    漆黑的地下室,随着少年的到来,显现出一点轮廓。

    隐约可见,一个盛放着瓶瓶罐罐,以及各式奇异物品的木架,一口架在燃尽的火堆上,散发着刺鼻气味的陶锅,一本摊开在桌上的“菜谱”和搁置在旁的纸笔,以及,一条斜向下,通往码头方向的隧道。

    这些,就是少年隐藏在暗地里的全部家当,包括那条隧道,以及隧道尽头,他事先做好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