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我当创世神的那些年 > 章节目录 第287章 收容
    /

    “你,你进阶白银了?!等着,白银有什么了不起,回头我再叫更厉害的来收拾你!”

    商贸港口不在王国统治下,没有森严律法的束缚,因而商会之间的斗争简单明了,不会出现贵族之间那种烧脑的文斗。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商会不是军队,更不是缉魔队,明面上的对抗和暗地里的坑杀,都显得十分粗糙。好比少年连日来应付的一场场搏杀,与其说是战斗,不如说是街头混混的群架,实在没什么意思,唯一的特点,就是乱。

    只是这一次,趁着少年孤身一人,闹哄哄围上来的众人,却没过一会儿,就齐齐地散开了一个大圈,愣了一下后,又不约而同地调头远遁,反应整齐一致得堪比令行禁止的军队。

    这一切当然是因为少年将这出言挑衅之人揍趴下,仅仅只用了一拳,一众喽啰见势不妙,哪里还不赶快跑?

    看着逃窜的众人,和从地上爬起来狼狈跑开时,还不忘丢下一句狠话的领头人,少年这一次没再狠下杀手消耗上三家之外其他商会的势力,也没有将这人打成重伤,然后装作一不小心放他逃走的样子,而是驻足原地,任其离去。

    这一方面自然是因为少年有着身为白银骑士的骄傲,不屑于再对付这帮如今看来已如蝼蚁,掀不起多大风浪的小角色。

    更关键的,对于卧底演戏这事儿,他是彻底厌倦了,想用这一次越线,来试探一下上三家的态度。当然,少年的底气不是无来由的,不说混乱之城,至少在港口这边,白银的实力已经初步具备了与人讨价还价的资格,不趁机尝试着抻抻胳膊扩大一点活动范围,就是纯属跟自己过不去。

    来到河畔庄园,少年刚一入内,就看到青年笑脸相迎。

    “这么快进阶白银骑士了?”

    对于青年早自己来到商会总部之前就得知了这个消息,少年毫不意外。

    十三家商会并没有组成正式的同盟,哪一家也不敢大举来袭,虽然全都经上三家暗地里挑拨,与黑礁的关系再也不可调和,但还是没有谁敢第一个站出来,都只是借着各种名义组队前来找茬,这连日以来遭受骚扰,任哪个商会都会在自己地盘周围布置足够多的眼线。

    “是的。”

    少年老实地点了点头,关于进阶白银的事,在刚刚出手的时候,他就不准备隐瞒了。

    “好啊!”青年用力拍了拍少年肩膀,“终于可以好好杀一杀那些臭虫的威风了!多亏了你啊,商主需要坐镇总部,我这也总被一堆事务拖住,根本抽不开身。”

    “这是我应当做的。”

    少年微笑以对,当然,这笑容里有几分真,只有他自己知道。青年的那点话术,对于社会过来人的少年而言,自然是毫无作用。

    “哎,也不能光叫人家来找咱们,说不得咱们也得给他们送上一份大礼。哦对了,这件事就无须劳烦你了,虽说你本就是主管这方面的,但是,我想光是那些来找麻烦的家伙,就已经够让咱们的监事长操劳的了。您就在明面上撑着,暗地里的脏活,我来做。”

    这是敲打附带控制权力啊,是因为我进阶为白银骑士,让他感受到威胁了吗?

    少年眯了眯眼,察觉出了青年的画外音。

    不过我本来就不怎么关心这些就是了。

    “理事长大人是知道我的,我就一俗人,只要这个到位,一切都好说。”

    少年做出了代表金钱的手势。

    见状,青年哈哈笑了两声:“又说大人?我都说了,你我同级,大人二字我可不敢当!至于钱财么,商会宝库里可堆了不少金山,不会少了监事长那一份的!”

    “那我就任理事长安排了。”

    “诶,言重了言重了!”

    两人相视间,笑意盎然。

    一天时间很快过去,两人闲聊一阵后,一个回到办公桌后处理事务,一个在外面的黑礁地盘上来回巡视,只在一天下来后,又见了一面。

    “怎么样?今天打退了几波人?”青年笑问道。

    少年暗自翻了个白眼,商会所有成员,所有事务以及所有刺探来的情报,都实质上掌握在青年手中,这会儿说这话,不是明知故问?

    “奇怪啊,除了早上那一群,今天倒是再没看见有人来找茬。”少年也揣起明白装糊涂,顺着青年的话说了下去,懒得跟这说起话来连拐三四道弯的奇葩玩智力游戏。

    “是挺奇怪的,不过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如此也好。”说到这里,青年面色一凝,“只不过,今天到处都在流传一个说法,跟你有关,知不知道?”

    “哦?什么说法?”少年适时地表现出好奇心。

    青年看了看四周,附在少年耳边,一副警惕的样子,虽然经历过清洗的黑礁,如今已经不可能出现隔墙有耳的情况,更关键的,两人说话的地方,四下里也压根没人。

    “说是,各个商会对咱们黑礁越发敌视,尤其是对手刃了无数性命的监事长你,积累的仇恨已然深入骨髓。我们倒是不在乎,问题是你。眼下得知你进阶成白银骑士,有些人坐不住了,扬言务必解决你,就在这几天。监事长,接下来这些天你可要格外小心呐,同时记住,黑礁时刻站在你的身后,有困难,及时跟我们说,好吧?”

    造成这一切的结果,不也有你们拿我当刀使的原因在内吗?这会儿还假仁假义,搞个场外精神援助的戏码,真不害臊!

    少年暗自吐槽。

    至于这个说法,其本身并不一定为真,倒是可以理解成上三家商会对自己的警告。

    少年摸了摸下巴,寻思着对应之策。

    看到少年陷入沉思,青年摆了摆手。

    “也不用太过忧虑,说不定只是某些人逞一时口舌之快,毕竟,在这港口,有实力对付白银的,还真不多。”

    “算了,就当是咱想多了吧。”少年哂然一笑,“倒是要谢过理事长一番宽慰之言,我这下心里好受多了。”

    “那就好,那就好。”青年和善地笑着。

    此时,夜色将至,同青年来回又打了几波感情牌,“互诉衷肠”一番,“挥泪作别”后,少年乘坐马车,回到了庄园。

    庄园大门外,正有数道身影守在这里,远远地看见一辆马车驶来,这些人都争先涌了过去。

    “狄更斯大人?是狄更斯大人吗?”

    “大人您还记得我吗?我是当初给您带路的守兵队长啊!”

    “还,还有我,这边商会的管事,当初可是我把纹章,金币和庄园送给您的,您没忘了我吧?”

    “你放屁,当初要不是老子我点头,你有什么资格替商会做主把商会的东西送给人!哦,狄更斯大人,我不是说您,要是换做我的话,也一定会送,哦不,是送更好的东西给您!”

    马车被逼停,车夫回头看向少年,似有些为难。

    一群人见马车停下,随即聚拢在车窗外,乱哄哄个不停,吵得人脑壳生疼。

    少年揉了揉眉心,指向其中一个肌肉最彪悍,同时嗓门也是最大的。

    “你,是附近商会的商主吧?我有印象。”

    “对对对!”这人一脸惊喜,“难得大人还记得小人!”

    少年皱了皱眉。

    “你是一大商会之主,不必这么恭敬。”

    这人闻言一惊,忙摆摆手:“应当恭敬,应当恭敬,毕竟,小人现在已经不算商主了。”

    少年一愣。

    “怎么回事?”

    “呃,就在刚才,小人的商会叫贵商会给覆灭了。”说起这个,这人不免有些尴尬。

    少年露出了饶有兴趣的眼神:“哦?知道黑礁要灭了你们,那你还专程来找我这个黑礁的监事长?难道是想要报复?拿我开刀?”

    一群人听到这,立时大惊失色,忙争先恐后地连连否认。

    “我们哪敢与贵为白银骑士的大人您作对啊,那不是嫌命长?”

    “那你们来找我,又是为了什么?”少年已经想通了其中关节,明知故问道。

    看着少年似笑非笑的表情,这人知道,有些事还得自己挑明,不然少年权当置身事外,只是一旦自己这边率先挑破窗户纸,那眼下交谈的性质就变了,从少年主动帮忙变成自己有求于人,完全失了主动权,但奈何情势逼人,自己是不开口也不行,顿时脸上一阵憋屈,闷闷了一会儿后,这才强打起笑容道。

    “这不是看在大人您还和我们有点旧交情的份上嘛,那黑礁放话,说要赶尽杀绝,我们这边外围都被黑礁的人圈住,逃不出去,只好跑您这儿了,万望您能帮帮我们!”

    “怎么帮?”少年眨巴眨巴眼睛,有些懵的样子,随后似乎想到什么,眼睛一亮,笑道,“对了,我这里有一些上好的盔甲武器,应该能提高你们突围的可能性,唔,再附上一些金币当路费吧,你们看,怎么样?提醒一句,这些东西加起来,已经足抵你们当初给我纹章,金币和庄园的价值了。身为黑礁监事长的我呢,也就当没看见你们,如此就算两清了,如何?”

    少年此话一出,一众人反倒有些为难,一阵面面相觑后,那前商主又面带讨好地看向少年。

    “大人有所不知啊,那封锁实在太严密了,我们商会一堆的中坚力量,还有几个不弱于我的管事,都死在了突围中,光靠好一点的盔甲武器,就我们这几个人,更不可能冲出去了!”

    “那你要我怎么办吗?”少年也露出了为难的神色。

    “嘿嘿!”说到这里这人搓了搓手,五大三粗的一个恶汉,竟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神情,“就是想着,能不能请大人收留我们?”

    “大人,大人,收下我们吧!”

    一群人适时开口道,神色满是恳求。

    “收下你们?嘶,不太好办呐。毕竟,黑礁已经放话,要把你们商会赶尽杀绝的,我身为黑礁一员,不好坏了规矩吧?”少年有些迟疑道。

    这人一急。

    “战场上打赢了也不一定非要坑杀俘虏,更何况还有收拢敌方残兵败将的情况呢!而且,大人您贵为一人之下的黑礁监事长,收留我们几个小卒还不就是一句话?又算得了什么事呢?您大人有大德,就答应了小人这一回吧!”说到这里,这人咬了咬牙,“只要大人您答应,我们发誓,日后必唯命是从!”

    “诶!”少年紧跟着伸出手指,点了点,“这可是你说的!其他人呢,你们也是这个意思?”

    一群人忙不迭点头,连声应下。

    “对对对,我们日后必唯命是从!”

    “好!”少年抚掌大笑,“正好我发愁怎么给庄园布置防务,你们就留下来,充当防卫力量。以后,就没有你们这个商会,只有我的一帮手下,如何?”

    一群人闻言大喜,也跟着笑了起来。

    “就听狄更斯大人的!”

    “那就这么定了!”少年点点头,似乎想到什么,笑容一敛道,“还有一点,你们得记住,进了我的庄园,不可再有以前那样的作风,要老老实实站岗,不准肆意享乐,尤其要注意,你们眼下的地位和庄园仆人没什么两样,不可仗着武力去欺凌他们,不然的话,让我知道了,谁做的事谁就得被逐出庄园,自生自灭!听懂了吗?”

    一众人脸色微变。

    “大人,这......”

    这次开口的还是那个前商主,只是他刚一出声,就看到少年默不作声地竖起手掌,不得已硬生生止住了话头。

    过了一阵,待骚动平息,少年这才开口。

    “忘了你们刚才说过的话了?什么叫唯命是从?”

    这一次,迟疑了一阵后,众人这才在那前商主的带领下,缓缓低下了头颅。

    “我等,听凭大人安排!”

    “这才对嘛!”少年满意地笑了笑,“放心,我不会白白浪费你们这一身本事的,往后,能让你们恢复到以前那种生活的机会,多得是!”

    一群人蓦地又惊喜了起来,私下里再无怨言。

    “多谢大人!”

    少年赞许地点了点头,转而看向车夫:“启程,进庄园!”

    车夫领命,一挥缰绳,马匹踢踏起步,前面一早注意到这边的守门仆人,见状立刻卸栓,拉开了庄园大门。

    马车当先入内,后面跟着一群乐呵呵的恶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