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我当创世神的那些年 > 章节目录 第288章 父子之间
    一夜无话。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翌日,看过在管家的管教下行事有矩的众人,少年放心地离开庄园来到黑礁,照常执行巡视任务,并抽出时间锻炼,以巩固白银骑士的境界。

    一天时间,在巡视和锻炼的交错中,很快过去,离开黑礁前,少年又与“恰好”出现的青年碰了个面。

    “监事长,今天有何斩获啊?”青年笑眯眯问道。

    “很惭愧啊,今天清闲的很。说起来,这事还要多谢理事长。”

    “哦?”青年讶然,“我有做什么吗?”

    “理事长就不要卖关子了。”少年一笑,“昨晚我虽没听到什么动静,却知道,你正在消灭一个商会。如此大的动作,却做得无声无息,当真好手段。也难怪今天无人再来找茬,估摸着眼下都心生忌惮,一时间再没哪个小丑敢跳出来了吧?”

    闻言,青年眼神闪动。

    他蓦地一笑道:“监事长过誉了。只是说到这里,我倒不免心生困惑,既然是隐秘的行动,我尚未来得及告知监事长,监事长又是从何得知的呢?”

    “理事长记性差了。忘了吗?我的住所就在那一块。以黑礁的情报收集能力,理事长应该不会不知道,当初破费送我庄园的,就是昨晚被你灭掉的小商会吧?他们呐,有几人眼看逃不出理事长布下的铜墙铁壁,转过头就来投奔我了,这不叫我把事情摸索得一清二楚?”

    青年神色一缓,复又亲和道:“原来监事长在跟我打报备呢。不过,此事大可不必,您贵为监事长,真要是收拢了几个逃出来的喽啰,也完全不需要跟任何人打报告的。您啊,太守规矩了,长久下去可不行,尤其是将来要处理商会事务,一定要灵活!”

    “哈哈哈!”少年摆了摆手,“什么打不打报备的,理事长误会了!只不过恰好说到这,所以顺口提了一嘴。”

    “哦,原来是这样。只不过,既然你提到了有人投奔你,有一件事,我可不得不说一下,或者说,提醒一下。”

    说到这里,青年神色有些肃然。

    少年眨了眨眼睛:“什么事?”

    “骑士出身的监事长,应该清楚,缉魔队和纯骑士部队的做事效率,尤其在暗杀和突袭战斗方面,有多高吧?”

    少年皱了皱眉:“呃,这倒不太清楚,请理事长明说。”

    青年莞尔一笑:“这么说吧,昨天晚上,对你那边的小商会实施了暗杀和突袭行动后,回返的部队给我的报告是,商会上下全部成员,无一逃脱,尽数伏诛!”

    听到青年话的瞬间,少年心神一震。

    他不动声色道:“你的意思,我昨晚收拢的那几人......有问题?”

    “哎,也怪我,光想着要让劳累了一天的监事长休息休息,别再操心商会事务,竟然没把这么大的事情告知与你!”青年作势一拍额头,满脸懊悔,“你是知道的,我们黑礁这些中坚成员,做事纪律高,从来不会虚报瞒报的!只怕你收拢的那几人......哎,我是真替你感到忧心!”

    听到青年确定了自己的猜想,想到两女,还有庄园里一众无辜的管家仆人,以及自己那本尚且存放在地下密室的菜谱,少年不由地面色一沉。

    “不好意思理事长,事态紧急,我现在就得赶回去,告辞了!”

    “诶,等等!”青年忙伸手,“有人针对监事长,就是针对我们黑礁,我们怎么可以坐视不理呢!而且,你就这么急着赶回去,未免打草惊蛇了,非但不一定能抓住那几个有问题的家伙,甚至更摸不到幕后之人,只会让他们行事更加谨慎,为以后埋下一大隐患呐!”

    少年脚步一滞,站在原地望向天空,良久,喟叹了一声。

    “理事长言之有理,是在下心急了。看理事长的说法,似乎已有良策,不知可否教我?”

    青年笑着摆摆手:“良策称不上,就是请监事长按平日回去的时间,跟平常一样,不急不缓地回去,尤其是在路上,千万不要有什么异常举动。等监事长回到了庄园,那时候,我们的人,也已布置在周围。您一发作,我们即刻收网,不漏出一条杂鱼,如何?”

    “好。”少年沉声应下。

    “哎!”青年摇了摇头,宽慰地拍了拍少年肩膀,“本来还想着外面的事少了,监事长也基本熟悉了商会,如此也可安心交托一些内部事务,让监事长的头衔,稍微名副其实一些,眼下看来却是没办法,只得再往后拖一拖啊!真不知道是哪帮可恶的家伙,搞出这许多事!”

    “这些事我眼下并不关心。”少年看了眼天色,继续道,“时间上差不多了。今天无事,本应回去的早点,要是还跟平常一样,只怕反倒令幕后主使生疑。我这便回去了,你那边行动加快些吧,对了,能对付白银骑士的,一定不是善茬,你这边,务必多派些人手。”

    “也是。监事长放宽心,我们黑礁的人,行事效率一向很高。并且,我也清楚这次事件的严重性,商会的中坚力量,到时候会有半数到场。”

    “如此,拜托了。”

    说完,少年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青年驻足原地,看着少年消失在走道尽头,随即叫身旁亲随下去执行命令,又看着亲随渐渐远去。

    “我儿,莫要中计啊!”

    一旁的过道,黑礁商主从视线不可及的角落中缓步踱出。

    “我自省得。”青年面色严肃地点了点头,“这是一个连环计。他那边的事,上三家故意让我们知道的。看来,他们今晚就要对我们下手了。”

    “得多做一手准备了呀!”商主叹息道。

    青年闻言摇摇头:“还不够,我觉得,最好还是再多一手,以防不测。这一次,恐怕要劳烦老爷子你与小子一同下场了。”

    “哎!”商主无奈地笑了笑,“还是不放心狄更斯?宣誓效忠过的骑士,尽可放心大胆地使用,也不必心存顾虑,更不必同他这么客套,有事,直接吩咐就好了。”

    “老爷子,你是知道我的。经过那一次大清洗,我做事总会多三分考量,以保万全无误,并不是针对某人或某件事,习惯使然罢了。”

    “是啊,不然你也不会又在商会里面搞个大清洗,更不会废那瞎心思百般试探他!”商主捉弄地笑了笑,随后缓声道,“只是,如此一来,咱们商会虽然被你整顿得很好,但放在其他商会那边,就显得太扎眼了。须知做人做事,都不可太出挑,不然多半事未成,人就先没了,这可是你老父亲我的多年心得啊!”

    青年失笑摇头:“你又来了!老爷子啊,我在混乱之城那次大清洗学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道理,凡大势,从不为个人意志所左右。并不是我们这些年不扩张,就不会引来事情的,顶多加快,抑或延缓,大事临头的速度。有些变故,有其必然性......”

    “诶诶诶!”商主忙投降似地举起双手,一脸的苦色,“别念经了!我这命苦的呀,好不容易躲过教廷神父的摧残,本以为能来这边清净清净,没想到自己儿子还这么啰嗦!”

    “哎呀,不说了,不说了!”

    青年连忙不耐烦地说道,满脸着恼。

    过了一会儿,发觉身旁没有动静传来,他转过头来,看见同自己一样满脸疲惫之色的老父,正像个受了教训的小孩一样,小心翼翼地看着自己,嘴巴嗫嚅着却半句话也不敢说的样子,青年不由地心底一酸。

    “哎呀,没有说你的意思!”

    他忙偏过头,语气中尽是无奈。

    见状,商主如临大赦似的傻笑了两声:“那我去穿盔甲了啊!”

    “去吧,去吧。”

    青年头也不回地摆摆手。

    “对了,还有你弟弟......”

    “放心,最近形势不好,我一早让他离开港口回王国去了。也就你个大忙人,比我记性还差,那天还是亲自送别的,忘了?”

    “哦,对哦。”商主嘿嘿笑着挠了挠头,“这不是最近事多么,给我搞忘了!”

    “亏得你还惦记着他,行了,去准备准备吧!”

    “好嘞。”

    商主笑着应下,转身走远。

    这下,青年再也忍不住,偷摸地转过身,看着自己老夫离去的背影。

    远处,传来了那道背影轻轻的嘀咕声。

    “这么久没用了,也不知道盔甲生锈了没有......”

    温暖的夕阳投射在河面上,倒映出来的款款波光,透过庄园的窗户,映在那道背影上,尽显柔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