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我当创世神的那些年 > 章节目录 第289章 光明神的光辉
    夜色降临,昏沉的庄园,开始陆续亮起一盏盏灯火。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马车穿过先一步打开的大门,行驶在直达前方别墅群的大道上。

    少年侧身搭在车窗上,看到庄园里的仆人,一如往常般劳作着,那些新到的人,一丝不苟地巡守着,全然没有一丝异常之处。

    照着黑礁如今对自己的信任程度,上三家若有计划变动,理应不必忌讳,直接遣人来通知即可。

    然而,自己事先竟完全不知情,还是那青年告知,才知道自己已身陷囹圄。

    少年很快想通了,这是上三家为了打散黑礁实力,分批次消灭黑礁中坚人员的计谋,但让他感到不妙的是,上三家对待自己似乎有点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的意思。

    这么敏感的吗?

    仅仅一次越矩,就让他们产生了这么大的反应?

    难道,他们图谋甚大,宁愿舍弃一个潜在的黄金骑士,也不愿事态有一丝差池出现?

    照这么说的话,也许黑礁覆灭后,港口并不会迎来平静,正相反,黑礁的灭亡,才是港口动乱的开端!

    少年一怔,很快恢复如常。

    暗自扫了一眼,周围人还在忙着自己手头的事,似乎并未发觉他神色的异变。

    少年松了口气,又悄然提起警觉心,神色如常地下了马车,往餐厅走去。

    这港口,是不能待了。

    似是敲定了什么主意,少年脚步愈发沉稳,脸上也挂起了微笑。

    “先生看起来好开心啊!”

    “什么事,这么高兴啊?先生。”

    守在餐厅门口的两女,看见少年,相伴着迎了上来。

    少年心里一动,保持着微笑道:“今天挺闲的,没前段时间那么累。”

    “哦,那可真是太好了!”

    “这下先生有空带我们出去玩了吧?”

    面对着两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少年失笑摇头。

    “行!回头就带你们出去!我饿了,先去用餐吧,这事等会儿再说。”

    闻言,两女乖巧地守在少年左右,一同进了餐厅。

    足足有数米长的一张条桌,推着餐车的仆人已经开始将餐点杯碟放置在桌面上,管家守在上首的椅子旁。

    见少年过来,管家将椅子一拉一推,少年顺势安然坐下。

    随意地瞥了一眼,少年系起餐巾,目光放在面前的菜肴上。

    他的脑海中,此刻正浮现着方才看到的一幕,那是面前这个正在摆放餐盘的仆人,刚才无意中露出来,衣服内衬上一抹暗红色的血迹。

    少年并未拾起刀叉,而是转头看向管家。

    “把那些巡守的人都叫来。”

    “是。”

    在这一刻,少年眼角余光,明显看到那正在摆放餐盘的仆人,其动作陡然加快了不少,匆匆忙摆完剩下的餐盘后,就推着餐车,反超先行一步的管家,迅速离开餐厅了。

    少年并未加以阻止。

    过了一阵,在管家的带领下,一众身披盔甲,手持武器的壮汉,依次走进餐厅,在餐桌的另一头,面对着少年一字排开,像是接受检阅的部队。

    少年暗自数了一下,人数上没问题。

    他笑了笑。

    “人都来齐了?呵呵,不错,危机过去后也没有一个人离开,比我预想中的好多了。我很满意,这让我都有点想奖励奖励你们了。唔,该怎么奖励呢?”说到这里,少年看向身旁的管家和两女,“哦,想起来了,就跟那一次用餐一样吧。”

    话音刚落,管家下意识地抽了抽眼角,两女也明显的有些紧张,但都没有多话。

    少年心中一定。

    这三人没问题。

    他转而看向身前众人。

    “来来来,自己搬椅子来坐。今晚,大家一同用餐,如何?”

    话音落下,却无人动身,众人都显得有些迟疑。

    少年面色不虞,语气一变:“怎么?不听主人话了?”

    众人一下子诚惶诚恐,对视一阵后,那个前商主忍不住站了出来。

    “主人息怒,实在是因为我们当下只是仆人,不敢越矩与主人同座用餐。更何况,主人身为白银骑士,饭量并不低,要是我们吃了,怕会饿着您。”

    “哈哈哈!我当是什么事呢!”少年摆摆手,“我叫你们与我同座用餐,就不算越矩,再说,饭菜不够,还可以叫厨房再做嘛,有什么大不了的!都坐都坐,别磨叽了啊!”

    少年态度已经摆在这儿了,众人没奈何,于是慢吞吞地从四下里搬来椅子,围着餐桌坐了下来。

    眼见众人落座,这边管家适时地举手轻拍了两下。

    旁边待命的仆人立刻从推车隔间里取出刀叉杯碟,一一摆放在各人面前。

    餐具齐备,一众人端正地坐在椅子上,却无一人动刀叉,其中有些似乎耐不住心绪,不免得有些神色焦灼。

    这下,少年反倒不再催促他们了,只兀自拾起专为自己特制的一双筷子,探向面前的菜肴。

    这一瞬间,他能明显地察觉到,众人眼神变了,开始偷摸着紧盯自己。

    然后,他放下了筷子。

    众人神情一滞,又忙不迭恢复到眼观鼻鼻观心的状态。

    “哦,对了。”似是想起什么,他看向众人,“有件事我想问下你们。”

    “主人请讲。”那前商主恭敬道

    “刚刚那个伪装成送餐仆人的换形者,现在是你们中的哪一个啊?”

    少年问得很和善,笑得很灿烂。

    众人一惊,眼见事情败露,更不见言语,当即取出武器冲向少年。

    “噗嗤!”

    上一秒还在冲锋中的一具具躯体,一个眨眼,似被无形利刃削过,尽皆身首分离,鲜血泼洒,尸体倒地。

    餐厅内响起了管家的惊呼和两女的尖叫声。

    只是,三人的声音很快就被一阵笑声打断了,他们看到少年面前的菜肴张开一个人嘴,立时吓得噤了声。

    少年这边,虽在处理掉一众恶汉后,因着魔力的亏空,脸色有些发白,但在看到原是死物的菜肴生出一张人嘴,嬉笑不止时,却无多少惊讶之色。

    早在之前和青年交谈时,他就意识到,那管事和守兵队长的外貌能伪装得如此之像,连自己也分辨不出,很可能是类似于当初那个换形者的存在。

    “叫了!叫了!她们终于叫了!”说着,嘴巴发出一声带着颤音的,满足的呻·吟,与之同时,桌面上所有菜肴都诡异地扭动了起来,渐渐汇至嘴巴处,“多么急促!多么高亢!多么令人迷醉!哦,我整副身心都要化了!”

    少年冷眼看着这一切,未加干涉。

    所有菜肴拟化成似烂泥又似果冻一般的物质,在他面前,凝结出一具人形,恢复了那一日“造访”少年的换形者的面容。

    换形者赤身裸体地蹲在桌上,蹲在少年面前,脸上挂着笑意,毫不在意自己眼下走光的状态。

    “可惜了,可惜了!”这人环首四顾,啧啧两声,“可惜了我交托出去可助人变形的部分身体组织,可惜了这些演技比我还要卓越的人才,一个法术,就全都没了,浪费啊!更可惜的,本来你可以在我的操控下,完好无缺地,忠心耿耿地,继续为上三家效力,结果,你竟然识破了我精心布置的计谋,浪费了这么多美味佳肴!于你于我,都太可惜了!”

    少年一笑:“原来这就叫精心布置?换形者,如果你就这种程度的话,那么我很抱歉地告诉你,你自始至终都不会有杀我的机会。”

    “杀你?呵呵呵,我爱惜你还来不及呢,怎么舍得杀你?”换形者一阵娇笑,笑得花枝乱颤,笑得管家三人一阵恶寒,就连少年也是忍不住皱起眉头,“我当然杀不了你,强来更不行,所以才用的这一招。不过,用来恶心你,倒是足够了!”

    换形者说到这里,少年反倒眉头一展。

    “那你做好冒犯白银骑士后,付出应有代价的准备了吗?”

    “没有哦,所以,我这就走了。”

    换形者似闲聊般轻松道,说话间,又是和当日一样地展开双翼,腾空而起。

    只是正欲挥扇的双翅,却在换形者腾空后,忽地僵在了原地。

    诡异的是,这时换形者仍悬在半空,没有掉落的迹象,同时,对此他也没有任何惊讶之色,一如方才的少年。

    “不愧是同修骑士与巫师之道的人,天赋高的出奇,同我聊了几句,魔力就恢复过来了。”即使面临如此被动境地,换形者仍一副闲聊口气,似乎对眼下的局势仍有把控,“而且也很聪明,知道用武器难以有效杀伤到我,所以坐等我恢复成一个整体,并通过聊天拖延时间,恢复魔力。我猜猜,禁锢住我之后,你接下来是不是要用酸液溅射之类的法术,尝试彻底破坏我的身体......哦豁,看来是被我猜中了!”

    见少年沉默以对,换形者一副惊喜的神情,丝毫不因猜中这个真相而有苦恼之色。

    反观少年,也并不理会换形者的自言自语,无声无息间已兀自完成了酸液溅射的准备,抬手间便是一团噗呲作响的酸液,不打招呼就投向刚刚咧开嘴巴的换形者。

    哗的一声,酸液尽数泼在了餐桌上,呲呲作响。

    少年看着换形者身上陡然展开的一块大洞,皱了皱眉。

    零环法术,法师之手,用作禁锢技能,还是太弱,太粗糙了,仅仅相当于提起对手的脖颈,却无力固定住其全身。

    而且,接连使用一个一环,一个零环,刚刚恢复的魔力又见底了。

    少年脸色一白,那边换形者察觉禁锢之力陡然一消,于是笑了笑,轻飘飘地挥起双翅,不急不缓地朝窗外飞去。

    “拜拜了,白银骑士,祝你今晚临死前,能享受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

    少年手捏一颗魔核,呼吸两遍后神色一缓,朝着窗外升向高空的换形者慢悠悠回了一句。

    “可惜了,可惜我没能亲手解决掉你。别了,换形者,祝你在光明神的光辉下,祛除阴暗,还一个好梦!”

    “什么......”

    窗外的身影闻言一滞。

    下一秒,屋外如临白昼。

    强烈的光芒照耀下,是换形者痛苦到极致的惨叫声。

    是鸟儿死前最后一声凄厉的鸣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