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我当创世神的那些年 > 章节目录 第290章 天色乍亮
    /

    看着窗外燃烧成一团灰烬,形神俱灭的换形者,少年暗暗思索起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想象中,爆出自己巫师身份后,那换形者要么大惊失色,要么拿此做威胁,要么投鼠忌器,种种反应,无一发生。

    事实上,那换形者更多的是以一种见怪不怪,且不卑不亢的态度,来面对自己的。

    这里头就值得说道了。

    也许巫师这类群体,会因着奇诡的手段,被普通人惧怕,然而到了颇具实力的人,甚至与巫师存在直接关联的换形者这里,却毫无特别之处。

    如果不是巫师势力真的势弱了,以至于只有其中个别的强者能被称作大人,要么就是他们隐藏得太好了!

    要知道,仅仅数十年前,巫师们还是与神明们分庭抗礼的存在!

    而如今,神明们依旧受到信徒和非信徒的一致敬畏,一切只因祂们的力量,即使分散出微尘般的一丁点放在缉魔者身上,也足以镇杀像换形者这样手段高明的存在。

    想起当日蔷薇术师警示自己的话,少年更偏向于后一者。

    这么想的话,那就更值得玩味了。

    既然换形者能知道巫师常用法术,兴许那本菜谱的伪装,不仅在于做菜的形式,还在于其中记载的普通,乃至拙劣的法术上。

    想到这里,少年不免对自己往后的道路更添一份期待了。

    收回思绪,他不再关心外面发生什么,转而看向身旁早已被吓傻的三人。

    “你们愿意跟我走吗?”

    管家他是使唤惯了,日常生活中,两人也已达成了一定默契,为了以后的生活便利点,也因着这一份交情,所以他问了一句。

    相比之下,两女跟他的关系更是密切,别的就不用多说了,所以他看向两女时,眼神中更多的不是征询,而是劝导,殷切地希望她们答应。

    反观三人,虽然身处底层,不知道高处的波云诡谲,但经历了刚刚这凶险的一幕幕,他们哪里还听不出,少年话语中载他们脱离此等乱局的意味,于是没叫少年如何等待,话音刚落,他们当即作出了答复。

    “狄更斯先生,能与仁慈的您共事是道格拉斯的幸运,我会好好地珍惜这一份幸运的!”

    这边管家态度恭敬地说完,那边两女就簇拥了过来。

    她们说的话,倒显得直白了许多。

    “先生到哪,我们就跟到哪!”

    “先生,我们这是要到哪去啊?”

    少年一笑,起身离座。

    “跟我来便知,金银衣物也不必收拾了,现在就动身吧!”

    庄园别墅内的情况,外人无从得知。

    异变突生,仆人们只顾着四下奔逃避难。

    与之相对的,从花园各处灌木丛中冒出一个个身影,齐齐聚在灰烬洒落的地方,排成整齐的队列,井然有序。

    “监事长,任务已完成!”

    在青年亲随的带领下,众人齐声高呼。

    声音随风飘散,餐厅高窗上面的灯火恒常不灭,而窗帘后面,却不闻半点声息。

    亲随眉头一皱,正欲再度振臂高呼,这时风势忽地大了一些,吹动了窗帘,显现出餐厅内部的情况。

    那里面,除了一地的尸体,空无一人。

    亲随脸色一变,正欲发话,不远处传来了哈哈大笑的声音。

    “看来,你们那总是身先士卒,舍生忘死,令人敬佩的监事长,这一回,弃你们而去了!多好的消息啊,本来有一个白银骑士在场,我们正愁着怎么对付你们呢!”

    亲随扭头看去,来者是上三家的人。而且,还不止于此,在其左右,一大票人从黑暗中现身,朝亲随一众人包了过来。他们中,既有上三家的,也有其他商会的,人员成分很杂。

    亲随一笑:“凭你们这些散兵游勇,就以为能吃定我们了?”

    法外之地的恶徒,尽是些脾气暴躁的人,更何况早就同黑礁积怨已久,亲随这话刚一出口,四下里便接连响起了数不清的谩骂声,是逮到什么难听的就说什么,呛得亲随眼皮一跳。

    “战斗准备!”

    他一声高喝,由骑士和缉魔者组成的方阵立时变幻战阵形态,瞬间爆发出一道震耳欲聋的呐喊,唬得刚刚还在疯狂喷口水的众人静了一瞬,脚步也有些凝滞。

    声音传到庄园外,正与黑礁商主父子二人对峙的上三家商主们,不约而同远眺了一眼庄园内的情形,由心地露出敬佩的神情。

    “瓦兰迪亚,驭人有高招啊!”

    黑礁商主嗤笑一声:“他们同我瓦兰迪亚一样,重视荣誉,坚定地拥护王国和教廷,又何须我一介匹夫来驾驭呢?”

    对面三个商主气势逼人,仅仅是白银骑士的青年正全神戒备,无力分心言语反击,但他眼神中的意思,却是和他父亲一样的。

    见状,三人不怒反笑。

    “呵,愚忠!”

    此话一出,黑礁商主蓦地神色剧变,黄金骑士的气势,如潮似浪地涌出。

    “我的准则,我的教条,我的信仰,不允许你们这么污蔑王国和教廷!”

    他缓缓抽出随身阔剑,顿时银光乍泄,仅仅四散的锋锐之意,就已让附近的地面多了无数道划痕。

    三人神色一肃,满是戒备地盯着黑礁商主。

    “没想到啊!年过半百,身体已然开始衰弱的你,竟然能摸到圣骑士的门槛!”

    青年讶然,这件事连自己都不知道,他转头看向身旁的父亲。

    “老爷子?”

    黑礁商主依旧紧盯三人:“战斗准备!”

    青年一震,神色复归肃然,抽出阔剑,同自己的父亲,瓦兰迪亚的家主一样,摆出骑士技的起手式,眼神专注,静默无声。

    “哎,何必呢?”

    三人接连叹息,一眨眼,消失在原地。

    下一秒,乒铃乓啷的声音响起,庄园外一时只得看到无数纷乱的剑光人影。

    好似一声号令,庄园外声音响起的同时,庄园内正在对峙的两方人,一个发狠,立时嘶吼着冲杀到了一块。

    没多久,人群的脚下便躺倒了一整层的尸体,惨烈程度,远在那些混混斗殴般的暴乱之上,几近战场搏杀。

    然而,走到今天这一步,所有人心里都憋着一股火,因而谁也没有就此撤出战斗,反而越发不要命地攻击,完全不顾防御。

    于是,丧命倒地的人,反倒随着战斗的激烈化,迅速增多了起来。

    血水横溢,尸体反倒成了水域中的浅滩,整座庄园化作一片修罗杀场,血色从地面染向天空,神似血月降临时。

    骑士和缉魔者出色的协防,让他们前期占尽了优势。战斗一开始的时候,地上基本都是其他商会的人。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数不清的人从外围冲进了战局,原先尚算整齐的战阵也开始出现了明显的缺口。

    缺口外,原本是战阵一部分的地面上,一个个或力竭而亡,或被围攻致死的骑士和缉魔者,仍旧双眼圆瞪,煞气逼人。

    庄园里的喊杀声,沸反盈天!

    庄园外,刚刚脱离战斗的黑礁商主父子二人,盔甲零落,伤痕累累,以剑驻地喘息不止。反观对面三个商主,此刻已不具人形,乃是类似于各类施法魔兽中高等级存在的形态,不过同样的,身上伤势不轻,体力耗损不小。

    抬眼望了一下庄园内,听着那里面自家残存的骑士和缉魔者们沙哑的嘶吼声,黑礁商主慨然一笑。

    “我儿,今日之局怕是难以善了,照计划执行吧。”

    “是!父亲!”

    青年神色庄重,取出一块吊坠,小心地摩挲了一遍。

    那吊坠的正面,是一位端庄女子的头像,黛色浓眉,传神星眸,温婉柔美,正殷殷切切地注视着画外之人,似有关怀之意。

    青年的眼神中罕见地飘过一丝柔和。

    “母亲!”

    他深沉地呼唤了一声,低吻着吊坠,随后用力将其高高抛掷空中。

    那边三人一早见势不妙,见青年抛飞吊坠,正欲阻拦,这边紧盯三人动向的黑礁商主立即站了出来,几近疯狂的气势,伴随着全身上下往外狂飙的鲜血,狠狠压向三人。

    三人俱是眼睛一跳。

    “完全不再压制伤势,你不要命了?!”

    黑礁商主默然无声,身形如山岳般巍峨坚挺,分毫不移。

    他的身后,青年不再关注面前的战局,一双眼睛只紧紧盯着那飘飞的吊坠。

    吊坠腾至半空,背面如玉一般的白宝石忽地绽放出无尽柔和的光芒。

    这光芒坚定地向远方延伸,似无可阻挡,片刻间便照亮了整片商贸港口的上空,连混乱之城那边也能清晰地瞧见。

    于是,这一幕,叫无数人目眩神驰。

    港口城墙下,早已在此待命多时的一众骑士和缉魔者,黑礁半数中坚力量,看着如白昼一般的天空,脸上悲楚之色一闪而过。

    “走!”

    他们一狠心,当即出发,坚定不移地往王国方向而去。

    而在城墙外的山峦中,无数埋伏在此的上三家中坚力量,看到港口上空如云雾般铺散开的无尽流光,不由地紧了紧自己手中的武器。

    “商主大人们的预测没错,咱们务必将所有经过的人就地格杀!听到没有?”

    “听到了!”

    山间呼啸的夜风,盖住了他们的低声呐喊。

    与此同时,刚刚一拳轰开地表,带三人从地底钻出来的少年,正领着他们往黑礁商会专配给监事长的一艘船赶去。

    天色乍亮,少年一掌拍飞一个察觉动静上前巡视的守夜人,回身对坠在后面的三人催促道。

    “快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