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我当创世神的那些年 > 章节目录 第291章 神说 我说
    明光消散,夜色重临,三个拟兽存在,看着吊坠落回到青年手里,被他小心收入怀中,并没有多余动作。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终究还是走到了这一步啊!”

    他们也不再急着攻击,黑礁商主强行撑场面,已经生命无多,往后拖一拖,反倒能让他们更轻松地奠定战局。

    “还没完呢!”黑礁商主喘着粗气,绷紧伤口,血液四溅之势为之一缓,其气势更是猛地一颓,而他眼神中的光彩,却越发炽烈,“王国知道了你们的悖逆,来日必会大军压境!”

    “是吗?”

    “我等在整治内乱的过程中,最忌讳的就是外部势力的干预。”

    “所以,别说你们前段时间不断外派的传信人员,就是你们眼下放出去的那些,无一例外,都会被截杀。”

    “而平日里用于传信的王国商队,一早就被我们上三家给买通了!”

    “哈哈哈哈哈!”

    恣意猖狂的讥笑,已不似人声,更像兽类的嘶吼。

    与之相对的,黑礁商主忽地全身一颤,踉跄两步,向后栽倒,得亏是青年急忙搀扶,不然就要瘫在地上。

    “父亲!”

    青年目眦欲裂,他挽得住自己父亲的身躯,却挽留不住那衰落的气息。

    远处,三个拟兽存在啧声摇头。

    “黑礁商主也是个聪明人,想必已经知道自己瓦兰迪亚家族就要在今晚成为历史了吧?”

    “可怜你堂堂一位凭借着荣誉之道擢升为黄金骑士的人物,没想到内心竟然将本该放在首位的荣誉,放在了血肉至亲之下,这就是你迟迟无法晋升圣骑士的原因吗?”

    “难怪你刚从我们三两句话推测出自己小儿的死讯,就为此彻底抛弃荣誉之道,因而导致骑士之道破灭,境界骤降,眼下却连大骑士也不是了!可惜可叹呐!”

    “黑礁商主,留给你的时间真真切切地不多了,念你是个真性情的汉子,比这里横行的没心没肺之徒更值得尊敬,留下遗言吧!”

    正戒备地紧盯三个拟兽存在的青年,听到他们的话,不由心神巨震,连忙看向自己怀中的父亲。

    此时,这个年过半百之人,半黑的头发肉眼可见地尽数发白,身形佝偻,似是憔悴至极,但又不知从哪来的一股力量,强撑着自己站了起来。

    “老爷子?”青年颤声问道。

    回应他的,是同那吊坠中女子一般,宽厚温和的笑容。

    “我儿,凯尔,我的好孩子。”

    枯瘦的手掌盖在青年头顶,一如他童年记忆中的一般,轻轻抚摸着。

    这样的举动,已经十多年没有过了。

    他的视线一下模糊了起来,连忙死咬着牙关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面容颤动不止。

    老骑士笑着,复又望向璀璨的星空,眼里绽放出别样的光彩。

    “我的妻,诺拉氏,我的儿,伊恩。”

    老骑士再度举起阔剑,摆出了骑士技的起手式。

    青年正欲作出同样的动作,却被老骑士一个眼神制止。

    “父亲?”他不解道。

    老骑士并不说话,只微笑着摇了摇头。

    他复又看向对面三个拟兽存在。

    低沉的嗓音响了起来。

    “神说,命里钦定之人,你带着你的爱子,往圣地去,在我所要指示你的圣山上,把他献为燔祭。”

    念诵声中,枯槁的身躯忽地绽放出无尽圣光,煌煌如大日一般。

    三个拟兽存在神色剧变,为传奇境界的威压所迫,双脚向后犁出了深深的沟壑,死命抵挡。

    而在老骑士的身旁,青年感受到的却是温暖与抚慰,身体里重新涌出力量,伤势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好转。

    唯一的相同点,他们此刻皆已失声。

    随着圣光的铺洒,低沉的嗓音渐渐洪亮高亢了起来。

    “我说!妻!儿!凡我所爱之人!必受我之庇护!即使神明!亦不为所夺!此之谓!牺牲之道!”

    圣光汹涌,如渊似瀑!

    青年愣怔住了,便连被一股极强的圣光裹挟,冲入高空脱离战场,往王国方向而去,也不曾反应过来。

    他的耳边,不断回响着,老骑士寄托在圣光中的祝福。

    “我儿,必将活下去!”

    滴滴晶莹从高空洒落。

    望着眨眼间就在天边曳出的一道流光,三个拟兽存在脸色变了几变。

    “真没想到,刚刚抛弃荣誉的你,竟然这么快就再度受到骑士之道的青睐!”

    “看来,瓦兰迪亚的血脉,不会在今夜断绝了。只是,瓦兰迪亚家主,你拼着重伤,不曾经过药浴,强行汲取生命力进阶圣骑士,不仅实力不稳,时间更是不多了。”

    “正好,也可以拿来给我们三个练练手。哎,好久没有活动筋骨了,今晚真是痛快!”

    话音刚落,三个拟兽存在原本几近黄金骑士这一级别的气势,骤然暴涨。

    丝丝猩红血线钻出他们体表,如游虫一般穿行在他们身躯内外,兽化的躯体再度变化,彻底不复人形,除了体型大小上有差异,已同那些传说中的王者级魔兽一般无二。

    半步传奇的威压丝毫不加掩饰。

    更不止如此,随着猩红血线重新没入他们体内,巨兽的威压一时间更显狂暴,好似血月之下,魔潮之中,失去理智的发狂魔兽。

    亲历过教廷与王国对巫师的战争,经验丰厚的老骑士,先前甫一同上三家商主进行战斗时,就发觉了他们是巫师手下改造人的身份。

    但令他没想到的是,巫师们,似乎连血月,这个连神明都讳莫如深的力量,都开始掌控了!

    这么多年以来,巫师们,在暗中,到底发展出了怎样的实力?!

    这个消息务必要让教廷,要让王国知道!

    只是想到这里,他却不免苦笑了一声。

    他现在是知道了,为什么一开始上三家商主不显露出底牌,宁愿拼个两败俱伤,也不全力以赴将自己父子二人就地格杀。

    现在的自己,知道这个消息又有什么用呢?

    这三人,必会拼尽全力,让这个消息,彻底烂在自己肚子里。

    而自己,便如他们所言,也已无获胜的机会。

    想到这里,老骑士却并不气馁,缓慢而坚定地举起了阔剑,摆出骑士技的起手式。

    算了,死后都是身外之务。

    我儿能活下去,足矣!

    “那么,便战吧!”

    野兽们狞笑一声,下一瞬,同勇士战在一起。

    肆意宣泄的力量,各类或光明正大,或奇诡阴毒的手段,呼吸间便将周围的一切事物摧枯拉朽般覆灭。

    庄园内,刚刚一刀削去亲随,这个黑礁中坚力量最后一人的头颅,还未来得及欢呼庆祝的众人,在如潮水般汹涌的传奇力量冲刷下,眨眼间化作齑粉,就连一丝惨叫也来不及发出。

    远处无数双眼睛,将这一幕向整片港口迅速传播开去。

    各家商会开始极有默契地将自己治下的人口收拢到自家总部,商会以外的各方势力也在积极收拢自家成员。

    随后,他们便是各施手段,要么张开从混乱之城购来的防御魔法阵,要么拿自家豢养的魔兽筑成血肉围墙,要么引邪神之力降临形成庇护所,种种手段,五花八门,都在奋力抵抗传奇强者不加收敛的,碾压式的力量。

    无数在防御之外,暴露在传奇威压之下的建筑,和尚未来得及逃入各方势力庇护下的人,就像遭遇核弹洗地一般,尽皆被“强风”吹散,化作飞尘。

    刚刚抵达混乱之城的少年心里一动,回首望去,同这边各家房屋中起夜的平民一样,目睹了那绝强的破坏力,以及原本平静的海面上忽然高高掀起的浪头。

    不同于尚算镇定的少年,这些起夜的人,一看见这般破灭的景象,愣了一下后,立时惊叫声四起,赶忙缩回房屋中,熄灭灯火,似乎这一幕勾起了他们某些不好的回忆。

    管家和两女虽不像这些人一般惊恐,但身处似乎毫无防护的岸边,面对袭来的滔天巨浪,也显得有些慌张。

    少年安抚地看了看他们三个。

    “没事的。”

    话音刚落,头一波巨浪拍了过来,虽将他们乘坐过来的船只拍得粉碎,却在临到岸上之时,像是被挡在一堵无形之墙的外面,再难有一滴水花泼洒进来。

    这混乱之城,果然手段颇深呐!

    少年看着感激地看向自己的三人,温和地笑了笑,刚刚并不能断定巨浪会被阻隔在外,只是赌一把的心态,他决定就此深埋心底,永远也不告诉他们三个。

    “走,咱们先找个地方,把家给安下来!”

    说着,少年带着三人,回到了装有钱财,药材,魔兽材料,武器防具,陶锅,中式厨具,一堆藏酒,还有逃跑的路上,沿途收拢来的几个仆人的马车上。

    马车发出一声不堪重负的吱呀响声,早前被少年买来的车夫,惴惴不安地轻挥了一下缰绳,前面两个马匹噗嗤着响鼻,艰难地向前迈出了一个步子。

    车轮向前滚动了几厘米。

    “嘭!”

    整架马车瞬间散架,物品散落一地,仆人们也哎呦着跌了出去。

    面对身旁三张懵逼的脸,少年挠了挠头,尴尬地笑了笑。

    “要不,我们还是雇人搬运吧?也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干活的人......”

    远处树木的枝梢上,夜行的鸟儿,发出了咕咕的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