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我当创世神的那些年 > 章节目录 第295章 第四遍
    看着少年高高兴兴地将一摞书放进铁皮箱里,胖子有点后悔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好像还有抬价的空间?

    他张开嘴,碰上少年似有意似无意的眼神,悻悻地笑了笑,识趣地闭上了嘴。

    算了,刚刚报的价也委实不低了。

    “对了,这些史书,关于血月之前的事,因为是巫师写的,大多枯燥无味,没什么看头,而在血月出现后的事,泰半因为战争的冲击,记载不全。尤其是有关巫师大人们的,更是机密,就我这边托关系找来的书,其中原有的内容也被删减了不少,不然都带不出来。也不知道您要这些有什么好的?船长大人,要是想看王国史官编写的传奇史诗,我这里可多得是!”

    价格谈拢了,有些事他也索性不再藏着掖着,一边直言搜寻来的这些书籍的缺点,一边向少年推荐王国史学家制作的,相对巫师撰写的,更像故事书的史籍,当然,不论是打探少年的需求,还是做推销,本质上不过是为了继续扩展生意罢了,这是他商人的本性。

    他却不知,少年要这些史书,尤其是巫师笔下的史书,可不是为了看故事那么简单。

    身为天外来客,身为从底层一步步爬上来的人,因为先天性的信息匮乏,做什么事都像摸着石头过河的盲人,所以不论是从哪个角度而言,少年都比任何一个人,更需要知道这个世界的起源,过往及当下的局势。

    所谓因势而谋,应势而动,顺势而为,此乃王道。

    作为拥有金手指的穿越客,他比常人多了一种获取学识的途径。

    只是,数十年动乱过后,年岁悠久之人难找,有渡过动乱,活得久的,也是实力超绝之人,不是自己能对付的,更何况,叫他平白无故地对一个毫无恩怨纠葛之人下手,他是无论如何做不到的,而想要退一步仅以口头交谈来了解世界背景,且不说他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事物能同那些强者做交换,就单说找到这样一个人,都难。

    当初倒是有一人,就是那蔷薇术士,可惜术士帮他解决临时的困厄,给了他一个进入血月高塔的名额,一本法术书,已经算是仁至义尽,少年要是再强行挽留,就是得寸进尺,不免会反获术士的恶感,让自己往后的道路少一个有力的臂助,实乃杀鸡取卵,不为他所喜。

    所以那也不能算是一个机会。

    既然金手指不管用,那就老老实实找史书看吧。

    当然,这条路子也有不少弊病,就像胖子见生意敲定后,才从侧面透露的,有关战争动乱导致史料残缺,和王国史官奉命歌颂神明,美化统治者,为此篡改真实历史,以及巫师干脆将不利于自己的史实直接删去的,一系列事实,少年早已有所预料了。

    只是,尽力发现较为完善的,对万事万物报以研究心态的巫师们笔下相对客观的,历史本来面貌,进而从中推断出世间大势,对自己往后的道路,是有很大帮助的。

    尤其是如今的自己,不说三阶巫师的身份,单论白银骑士,也就是潜在的黄金骑士,不久的将来离传奇境界只一步之遥,是身处于战力金字塔中层,正在朝上层爬升的过程中,每一个小小的举动,每一次看似微不足道的选择,不仅对外界,对他人,更会对自身,对自己将来的道路,产生巨大的影响,不可不重视。

    就好比,这一次是照着“菜谱”构建特定的三环法术模型,以此晋升三阶,还是从胖子这儿兑换别的三环法术模型,就不像当初蔷薇术师只是口头邀他加入血月高塔,而是事实意义上的决定是否会有接引之人前来,从而决定自己往后是独立于巫师集群势力之外单打独斗,还是加入血月高塔,在研究猩红之力的过程中,走出一条前所未有的道路。

    哪个方向对自己更有利,这是需要考虑的,阐述世界背景和历史脉络的史书,能给自己提供不小的帮助。

    所以这会儿听到胖子的话,他也一点儿没有意外之色,更不觉得自己做了亏本买卖。

    毕竟,很多事都是尽人事以听天命罢了,不必强求尽善尽美。

    不过,此般心路,不足为外人道也。

    于是少年并未过分解释,只笑了笑。

    “我特意选择这一类书籍,自然是有我的用意。”

    胖子是个聪明人,知道自己的问题触及了别人的秘密,闻言立马赔笑着轻拍了两下自己的脸。

    “是我多嘴了。”

    少年摆了摆手。

    “无碍,只是,当初我还叫你拿一些关于主城区的地图,生活手册,防骗指南之类的过来,有吗?”

    了解大势是一方面,了解混乱之城内部情况也是一方面,对于决定是否要加入血月高塔的少年来说,两者都很重要。

    “这些啊......”胖子迟疑了一下,“没找到。兴许是没有这样的东西吧?”

    少年眯了眯眼。

    “哦?”

    他却是清楚,这类东西本就有的。

    自家船员言之凿凿,只奈何说是受缚于身上的机械手环,无法将这些东西带出来,所以少年才拐了个弯,试试看能不能从胖子这儿找到相应的东西。

    不过胖子即使被盯得额头冒汗,但终究还是没有改口。

    “您怕是还不知道,混乱之城以前就是一个极其封闭的地方,许多内部的情况都不允许有一丝泄露,经过几年前的那件事以后,现在更夸张了,几年下来我从来没见过有一个生面孔身上佩戴有炼金手环。炼金手环您知道吧,那不仅是工具,还是混乱之城内部人员的证明,说的夸张点,更是防止情报外泄的契约。这么一说您懂了吧?现在呐,像您这样刚刚定居在小镇上的新面孔,想要进入主城区,几乎是不可能的事,还要那些东西有什么用呢?”

    少年一愣。

    “那件事?你是说,大清洗?”

    话音方落,胖子脸色大变,忙左看右看,见自家伙计什么都没听见的样子,仍在自顾自的干活,他又忙对少年连连嘘声以示小心。

    “怎么了?”

    “那件事不能明说!”

    看着胖子一脸紧张,一旁伙计事不关己的样子,回想起那天登上小镇时,起夜的人慌张的样子,少年发觉,似乎大清洗给他们留下了尤为深刻的印象,一直到今天,人们仍后怕不止,乃至于避之不及。

    他不再为难胖子,更不再提有关主城区地图之类东西的事。

    在胖子忐忑不安的等待中,称量终于完成,该交付的金钱和物品也都放入了铁皮箱中,少年不再多说什么,交易完成后就带着两女离开了。

    送走了这位胆大包天,口无遮拦的主,胖子这才松了口气,狠狠地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转过来看向收下来的货物,重新露出笑容,期待起少年下一次的光顾,并暗下决心,下一次,一定要严阵以待,打赢价格战,扳回这一次的输局。

    他却是不知道,自己先前那点,借用谎言与话术,想要强留少年,做长久生意的心思,早被后者看透了,更不知道自己反倒因此而失去了一个本可以做细水长流生意的主顾。

    毕竟,少年需要知道主城区的信息,并不代表他就要搬到主城区。在多是普通人类的小镇生活,才是他的本愿。将来不论是否加入血月高塔,出海回来直接去兑换中心交接货物,再顺路回家,这个想法原先是不变的。

    胖子不仅不知道这一点,更下意识地忽略了,少年既然已经提出要知道主城区的情况,就说明,他多半是有这个机会进入主城区的,在这种情况下,不仅不应给少年设阻,还应当尽力帮助他,这才能给少年留下正面印象,从而真正留下这个老生意。

    “以后不必再来这里了。”

    兑换中心大门外,少年回身看了一眼,丢下了这么一句。

    “啊?不来这里去哪里啊?”

    “难道先生您以后不再出海了?”

    心思简单的两女,闻言有些发蒙。

    少年笑了笑。

    “出海还是要出海的,不过回来交付货物时,可以让我那些船员前往主城区代为操作,将换取的东西经由他们转交给我。就是麻烦了点。”

    “没事,只要别跟那胖子做生意,一点麻烦算的了什么!”

    “对啊,那胖子实在太黑了!咱下次可不能跟他做买卖!”

    少年一乐,揉了揉两女头发,直到她们不满地撅起小嘴,这才罢手。

    “当然,如果将来我能自己直接去主城区进行交易,那就更方便了。那时候,你们也不用出门带马车载我回去了。我一回来,过不了多久就能直接出现在家里,不是更方便?”

    两女听少年这么一说,不仅没有开心的样子,反倒一急。

    “不,不行!”

    “你得陪我们逛街!”

    “逛街,不用我陪啊。”少年好整以暇道,“我也从来没限制过你们出门,想要逛街直接去好了。”

    “先生又在捉弄我们了!”

    “哪里捉弄了?”少年无辜道。

    “先生一出去就是一个月,回来也没几天,又总是在冥想室和锻炼房,根本没时间陪我们!”

    “我们就是想让先生陪我们逛街!”

    看着两女气鼓鼓的样子,少年一笑,不再打哑谜。

    “是看上什么东西了吧?”

    两女气势一滞。

    “嘿嘿,买东西不是逛街顺便的嘛!”

    “您看,您很少陪我们,买点东西做补偿,也是应该的吧!”

    两女刚一有点害羞,马上又理直气壮了起来,一副蛮不讲理的样子。

    “行吧行吧!”少年失笑摇头,“要什么,说,现在咱就去买!”

    一月一度的购物节又来了,两女暗自兴奋。

    “我要桑托家的首饰!哦,还有香水!”

    “我要米娅小店的新款连衣裙,还得配上她们家的鞋子!”

    少年一脸的怪异:“你们出门迎接我,不会就是为了这些吧?”

    “怎么会!”

    “我们当然是把先生放在首位的!”

    “哼哼!”

    少年作怪地笑了笑,明显不信的样子,惹得两女又是一急,连声解释个不停。

    远方,一座小院别墅的大门前,刚刚第三遍检查完仆人工作的管家,一双眼睛来回扫视了街道左右一阵,不免地又开始盘算起要不要再回去检查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