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我当创世神的那些年 > 章节目录 第297章 位面宇宙史(下)
    其实说不久,也是相较于整个位面宇宙的历史而言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人族从起源,到壮大,再到称霸,期间有不可抗的灾难爆发,有其他种族的压迫制裁与联合阻击,也有内乱导致的种族实力内耗,等等各类缘故,因而历经数次波折,并不是一条向上的直线,期间历经了数万年,今始功成,回眸往昔殊为不易。

    不过,虽然实力几经强弱变化,但人族的发展脉络却是坚定向前,少有文明断层乃至倒退的情况发生。

    首先,是原始部落形式,引领种族命运的是每个部落的巫祝,和听命于巫祝的战士们,前者负责医药与祭祀,后者负责捕猎,防务与战争。

    而后,经过较长一段时间的演化,文明壮大,社会形态进步后,巫祝分演成了偏重于向外寻求答案的巫师和向内寻求答案的祭司,巫师踏出了一条专注己身的超凡道路,建起了一座座敢试天高的高塔,祭司携着部落图腾发展为庞大的教廷和伟力无匹的神明,自身化为圣灵,投入神国,得享永生。

    而部落里的战士们,在那为自身种族殚精竭虑,无私奉献的漫长岁月里,在几乎永无止尽的困厄环境下,一代代坚定不移地传承着物质匮乏的原始部落人人具备,而如今渐已没落的道德标准,最终演化为他们独有的意志之道,加之无数呼吸锤炼以壮大肉身的技巧传承演化,从而化身为,骑士。

    巫师,壮大自身灵魂以容纳法则之力,从而凌驾众生,祭司,携万众之力,铸就神格,衍化神国,从而受其庇护,骑士,发掘并磨炼自身肉体与灵魂的内在力量,从而超凡脱俗。

    三条道路,各有千秋,又如鼎之三足,牢牢支撑起人族这口大鼎,历经无数风霜雪雨,终于迎来了人族的盛世。

    然而,外部威胁一旦消失,内部矛盾就再无遮羞布,明明白白地摆在了人族内部各方势力的眼前。

    世界就这么大,人族又没有远古泰坦巨人一族的伟力,蛋糕是没法做得更大的,那么,想要获得更大的利益,只能对其他势力下手。

    许是力量单一的缘故,且意志之道比巫师的法则之道和神明的神格之道要虚无缥缈得多,导致骑士一方底层力量有余,而中坚力量有限乃至顶尖强者稀少,以致整体实力偏弱,所以骑士一方将原始部落战士听命于巫祝的传统延续了下来,有些投向巫师,有些投向教廷。

    最终,演化出了巫师和神明两强相争的局面,并延续了数千年,中间各方几经兴衰,却始终没能将对方赶尽杀绝。

    其实也不是不能,而是数万年的艰苦奋斗,让他们双方达成了一种默契,即使己方势大,能轻易覆灭对方,也要留一手,让对方保存最后一颗火种。

    这,是为人族大局计。

    所以,无数巫师中的传奇,半神和真神,以及神明中实力相对应的存在,诞生了,又陨落了,人族历经数千年内耗,却始终未曾像其他种族那样衰落,或被灾难打击,或被众族群起攻之,最后跌下霸主宝座,反倒一直稳坐食物链顶端的位置,丝毫未有动摇。

    这一次的血月,也是一次不可抗的灾难,虽然能打击过去尚未称霸的人族,但放在当下,也只能打破巫师和神明之间的平衡,却未曾撼动人族的地位。

    更何况,这与往常极不相同的血月之灾,相较以往灾难,烈度极强,牵涉范围极广,乃至于不仅人族受难,整个位面几乎没有哪个种族能独善其身。于是,教廷趁机势大,反倒把其他种族逼到了犄角旮旯苟延残喘,愈加地巩固了人族的地位。

    只不过,问题就出在这里。

    这一次的血月之灾,影响的,是位面宇宙基石力量之一的魔力。

    而不同于仅以精神力作为力量基石的神明,又以魔力作为力量基石之一的巫师,就是首当其冲的受害者。

    血月初现之时,无数巫师猝不及防之下,不是倒在魔潮引发的兽潮之下,而是死于体内力量突然激化,不可控,乃至走向自我毁灭的过程中。

    作为当时巫师势力金字塔顶端的存在,三个半神级的星界行者和一个真神级的位面领主,其实力正好对应了大陆北方三个王国的神明,和巨神兵附近,大陆南方唯一一个王国的光明神,这个最强的人族神明。

    面对突如其来的异变,像他们这样的至强者,自然是各有办法轻松消解。

    本来也应该如此,然而,血月出现之时,巫师中的一位星界行者,突然之间,无缘无故地失踪了。

    虽然就像当初泰坦巨人一族的至强者为什么突然发疯一样,这位星界行者的突然消失也让所有人都摸不着头脑,但加之无数巫师的突然暴毙,巫师一方受挫严重,两方实力的天平已然发生明显的倾斜却是不争的事实。

    在屡次试探后,神明一方终于携神国大军,对巫师一方实施全面侵袭与打压。

    两个星界行者被三个北方神围攻致死,位面领主也在光明神,和随后腾出手的三个北方神的夹击下,憾然陨落。

    至此,巫师顶层建筑尽毁。

    巫师一方再难有回天之力。

    数十年后,形成了如今的格局。

    然后,就是最近几年各大混乱之城同时在巫师势力的引领下,开始的大清洗和大迁徙了。

    相比之下,王国那边的神明一方反倒没什么大动作,至少表面上来看是这样。

    不过少年觉得,涉及到所有人族以外种族和势力的大行动,绝对不是无来由的。

    他蓦地想到了当初头一次出海时,遭遇的空间错位的情况,以及近海大幅度缩减,深海临近眼前的事实。

    也许这是一种未雨绸缪也说不定。

    迄今为止,混乱之城的高层,泰坦之炉议会,仍未对这些异变和行动有一丝解释的意思,更不曾有半点口风从上头漏下来。

    于是,少年有了两点猜测。

    其一,不久的将来,血月之外,恐还有变故,而且,必定会比血月的影响还要大,甚至说不定都会席卷整片位面宇宙,谁也无法置身事外。

    其二,神明一方,强大无匹,对此必有察觉,也必有所为,只是相较于巫师一方虽不作解释,至少做出了明面上的反应,神明们却是不动声色,态度尤其诡异,让人不安。

    如此看来,大势之下,一人难以独善其身,投向神明又显得尤为不智,也许加入血月高塔,才是最合理的选择。

    想到这里,少年立时睁开双眼。

    虽然每本书中都对最近的大清洗和大迁徙语焉不详,但这就够了,他已然下定决心,这就构建出“菜谱”中的唯一一个三环法术,加入血月高塔。

    简短的吟唱,少年撤下了屏蔽魔法阵。

    突然间,一股极其浓郁的饭菜香气,扑到了他的脸上。

    恰在此时,楼下客厅的挂钟敲响了。

    十二声。

    十二点了。

    正中午,该是吃午饭的时候。

    乍然一股疲惫感袭上心头,少年揉了揉眉心,暂且放下了思绪,起身出门朝楼下走去。

    客厅此时已无人,说笑声转而从一旁的用餐室传来,还伴随着杯碟刀叉的声音。

    没人候在冥想室外,少年知道,没人领路,他也不在意,看起来他们已经提前用上餐了,他更是没把这当回事,反倒不自觉地挂起了笑容,脚步也略显轻快地转道朝用餐室走去。

    一开门,入眼所见,邻居们正和仆人们,以及两女和管家,围坐在少年设计出来,找工匠打造的旋转圆桌边上,正聊着邻居的远房亲戚的趣事,笑得乐不可支。邻居家的小孩子们,有的在桌底钻来钻去,嬉笑玩闹,有的在目不转睛地盯着桌上自己心仪的菜肴,见无人转动桌面,就立马伸手,将那道菜肴转到自己面前,迫不及待地挖一勺到自己的碗碟中。

    少年咧着嘴,摸着开始咕咕叫的肚子,看向桌面。

    桌上,不仅有这个世界的传统美食,附近王国的贵族佳肴,以及混乱之城的特色珍馐,还有少年传授下去的,以这个世界特有的材料仿制而出的,各样不亚于前世的中式菜肴,再加上邻居们带来的数不尽的家常美味,几乎摆满了整片桌面。

    只是,看来众人方才已然将桌面转过几圈了,这会儿的桌子上,已经开始有了些杯盘狼藉的迹象,许多他喜爱的菜肴也已所剩无几。

    “先生,来这边!”

    两女的呼唤声把少年的目光引了过去。

    那里,在琳达和玛姬之间,隔了一个空位,摆着一张空椅,像是专门给少年留的。

    在这空位前摆放的碗碟中,盛满了少年最爱吃的那些菜肴,堆成了一座小山。

    两女一边招呼少年过来,一边还不停地往这座小山上“添砖加瓦”。

    少年心底一暖。

    “别再加了,要倒的!”

    他笑着,往那空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