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我当创世神的那些年 > 章节目录 第298章 狄更斯 卒
    月色清冷。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幽暗的冥想室内,少年缓缓睁开双眼,手中仅剩一个空壳的魔核,化为尘屑飘散。

    这会儿已经来到后半夜,即使他不曾开启屏蔽魔法阵,四下里也是静谧无比。

    少年抬起头,遥望星空。

    那两轮圆月之间的距离,比之昨晚,又拉近了些许。

    “不愧是伊利亚特长老都看重的人,竟能直接使用未经净化的魔核,果然有独到之处。”

    一旁的空气中,传来鼓掌的声音。

    与之同时,一个机械手环突兀地出现在少年面前。

    他毫不迟疑地拿过手环,戴在了手臂上。

    顿时,无数信息在心头闪过。

    那是一份契约和一份使用说明。

    前者要求少年不得透露有关主城区的重要信息,更不得做出危害主城区,以及小镇,乃至整个巨神兵的事情,作为等价交换,手环将会为少年在巨神兵内部提供各种便利。

    后者就是一些使用手环的方法,手环的用途,以及一项提醒——手环较为脆弱,须小心保管,若是损坏,视同使用者违约,会作出一定处罚,损毁严重的更可直接激活预设在使用者灵魂体中的契约,将其灵魂中的意识连同记忆一块抹除。

    想要得到,必须付出,少年是知道这个道理的。

    仔细阅读了几遍契约,发现其中并无文字陷阱,他心底默念,选择接受。这一刻,他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灵魂体中,除了已有的一众法术模型,还多出了一个印记。

    “想必,你已经知道如何前往主城区了,那么,试试吧?”

    见少年脸色有变,空气中再度传出声音。

    他点点头,较为生疏地操作了一番手环上的精密机关,并咏唱了一段特定咒语。

    下一秒,同自家船员一样,四周围绕着他出现了一轮光圈。

    少年一眨眼,面前再不是窗外月色下的宁静小镇,而是明朗的晴空下,杳无人烟的旷野。

    “这是怎么回事?”

    头顶上的蓝天白云,面前的茵茵绿草和淙淙溪流,和自己梦中的景象,预想中的场景,扯不上半点关系。

    “这就是主城区,不过,准确的来说,应该是一个半位面。”

    接话的人来到少年身旁,是一个身披法师长袍的年轻面孔。

    嗓音一致,正是方才出现在冥想室的人。

    少年了然,看向其人。

    “请带路吧。”

    “嗯,随我来。”

    两人心照不宣,一前一后,朝着血月高塔所在方位走去。在其人刻意缓步前行的情况下,少年并未表现出着急赶路的意思,而是老老实实地跟在后面。

    “对了,伊利亚特长老托我告诉你一些事,关于血月高塔的。”

    “请讲。”

    “血月高塔分为两个派系。一派注重深度钻研猩红之力,以期发掘其背后的奥秘,利用其发展出一条新的派系抑或道路,另一派注重如何抵御与剔除它,从而维护血月之变前原有的巫师派系,避免受到猩红之力的影响而出现传承断绝的现象。”

    “具体来说?”

    “就说研究成果吧。前者在原有法术基础上,研究出掺入猩红之力的增强版,只是不太可控。好比进阶版镜像术,也就只有像伊利亚特长老这样的强者,才不用担心猩红镜像噬主的危险。而后者,已然研究出了如何将猩红之力隔绝与剥离的办法,稳妥且高效,对于一向需要魔兽作为研究材料的巫师而言,这是一个极大的利好。例如,现在的巫师中,已经有不少人,借用净化过后的魔核,恢复了曾被一度抛弃的魔核冥想法,也就是你刚刚用的冥想法。”

    少年一喜。

    “照你这么说,我若是加入后者,岂不是很快就能摆脱猩红之力的困扰了?”

    “当然。”

    其人蓦地一笑。

    看得少年一愣。

    白银骑士的身体本能,连同三阶巫师的心灵感应,都在向他发出隐隐的警兆,似乎其人的笑容下,埋藏着什么要命的东西。

    少年连忙甩脱这般突如其来的心绪,表面上不动声色。

    “那前者呢?”他问道。

    “前者?这些年他们中的大部分都加入后者了,如今更是只剩大猫小猫三两只,研究进展,因人员的缺失,几近停滞。你要是加入前者,就得跟他们一块在那两个月亮上做那枯燥乏味,且不见成效的观测记录工作,还得时刻忧心自己体内的猩红之力某一瞬间突然失控。”

    “你的意思是,我应该加入后者?”

    “我只是把利弊都摆在这里,选哪一派系,是你自己的事。其实,照说你原本并无选择的机会,去哪个派系应当是上头发话决定的,只是前一个派系听说有你这么一号特殊的存在,尤为眼热,这才极力争取,给你营造出了选择的余地。”

    “你是说,高层本来想把我送往后一个派系?”

    “不是高层这么想,而是你这样的特殊存在,两派都急切地需要你。”

    需要自己干什么呢?

    其人没有明说。

    少年这下不作声了。

    往昔蔷薇术士的话在心底过了一遍又一遍。

    眼下,能够帮自己祛除猩红之力的派系似乎是最好的选择,但照着蔷薇术士的意思,不急着祛除猩红之力,而是反过来研究它,才是正途。

    “伊利亚特长老是属于前一个派系的,对吧?”少年突然发问道。

    其人一怔,有些意外。

    “的确如此。怎么?他之前有跟你说过什么吗?”

    查探的意味不言而喻,急切到就连敬语也忘记用,甚至可能是懒得用了,少年心头警兆顿时大增。

    他不答反问道:“如果我加入后一个派系,相较于立刻帮我剥离猩红之力,也许实验研究我这个特例,进而掌握到有效控制猩红之力的方法,对于他们来说,才是最划算的吧?你所说的需要,应该是这个意思吧?”

    面对少年的再度发问,其人头一次没有立刻给出答案,只是瞧了瞧少年,意味不明地笑了笑。

    少年眯了眯眼,也不再继续追问。

    他的心里已经有答案了。

    两人在路上走了一阵,都默不作声。

    翻过一座小丘,远远的,平原上一座孤零零立着的高耸尖塔,出现在他们前进的方向上。

    其人冷不丁开口。

    “决定好加入哪个派系了吗?”

    “到那边再说吧。”少年拖延道。

    “哦?”

    其人不再多说什么,抬起头,也不看脚下,就这么直直地朝向高塔那边。

    少年跟在后面,也不知道其人在前面搞什么鬼,远远地对着高塔那边,脸上作何表情,但戒备心已悄然升起。

    过了一阵,他们来到高塔下。

    站在门外,少年能隐约听到,里面众人的争吵声。

    其中,还夹杂着一个熟悉的声音。

    是那个中年绅士,自称蔷薇术师的半步传奇巫师。

    “现在可以回答我了么?”其人突兀地问道。

    少年一愣,继而面露微笑。

    “就按你的意思,加入后者好了。”

    闻言,其人蓦地笑了起来。

    “你在撒谎,我最痛恨撒谎的人了。”

    话音刚落,少年脸色一变。

    他发现自己被禁锢住了,就连张口说话都做不到。

    这般手段,跟当时他禁锢换形者的法师之手,简直一个天一个地。

    他竟真的动手?

    还敢在仅一门之隔的众人边上动手?

    少年的心沉了下来,又觉得荒唐无比。

    “没错,我就是这么大胆。”其人似是知道少年心中所想,主动回应,并解释道,“别怨我,我也是照着上头的意思,来试试你这个材料的成色罢了。而且,你要是听话点,我们既不会这么急切,也不会这么粗暴。哎,记住了,这可是你自找的哦!”

    说话间,少年的四周突兀地出现了数道身影,同其人一个打扮。

    “行了,这么多废话!赶紧做事吧!”

    其中一人说着,拿出一个空琉璃罐,对着少年,拔开塞子,其他人也跟着拿出类似的中空容器,开口后对准少年。

    这些浑然无物的容器,打开后肉眼看去并未倾倒出任何事物,也未引起任何异变。

    然而这一刻,少年莫名地感知到体内深处传出了一丝悸动。

    这是一种他以前从未接触过的力量,正在远远不断地从身体各处涌出,就像使用血井时,那种溢血的感觉一样。

    这些“血”糊到了他的眼睛表面,视野里的一切都变成了一片或浓或淡的血色,少年再度定睛看去,这下瞧见了,那些容器中,正有无数鲜血一般的液体涌出,汇聚到他周身,像爬虫一般疯狂钻入他的身体。

    猩红之力!

    少年一惊,奈何别说挪动手脚,就是张嘴吟唱法术都做不到,只得干着急。

    只不过,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他的心情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想象中猩红之力的种种危害并未在他体内出现,魔力也未失控,精神也未狂躁。

    正相反,他竟然开始感到有些无聊了。

    要不是动不了,他都想打个哈欠。

    过了一小会儿,眼见所有的猩红之力都进入体内,沉入深处,那股悸动感紧跟着就消失了,少年眼前一晃,视野又恢复了正常的色彩,能清晰地看到,面前之人,那满脸的惊骇,哦不,应该是惊喜之色。

    少年猜想,他们此刻的心理活动,应该是——吸收了这么多猩红之力都没失控,这么恐怖!这下可真是捡到宝了!

    但少年自己表示很不爽,内心无声地抗议着。

    也就是在这时,他突然察觉到,禁锢自己的力量,消失了。

    恩怨现世报,哪来的隔夜仇啊!

    他也不管自己打不打得过这些家伙,反正他们都把自己当成宝,不,看这眼热的架势,是要当成主子来小心伺候了,此时不发飙,更待何时?

    下一秒,他出现在那带路之人的面前,一个拳头直挺挺地凿了过去。

    这一瞬间,他能清晰地看到,其人脸上不屑的神情。

    他心里没来由地腾起一股爆火,顺势引动了一丝尚未完全沉寂下来的猩红之力,沿着拳势冲了过去。

    然后,他就眼睁睁地瞧着其人露出了惊恐之色的脸庞,在这一刹那,碎裂成一块又一块。

    拳头还未触及,其人已然全身爆裂。

    爆炸产生的冲击波,不仅将少年朝着来时的方向推向高空,还扯碎了他手臂上的机械手环。

    少年双眼像圆球一般鼓出,死死盯着飞舞在面前的手环碎片,心里回荡着使用说明里的损毁警告,一时间,所有复杂的心情汇聚在一处,脱口而出。

    “卧槽!”

    话一出口,他瞬间失去了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