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我当创世神的那些年 > 章节目录 第300章 所谓神明
    中年绅士一愣,哈哈大笑。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你可真是......金句频出啊!遇到这事还这么有幽默感!”

    少年无语了,站着说话不腰疼只是前世的俗语,听久了也没什么意思,刚刚随口一说罢了。

    他却不知,在中年绅士看来,这番话倒挺新鲜,且颇有一种自嘲自讽的意味,十分可乐。

    笑了一阵,抹去眼角的泪水,中年绅士宽慰道。

    “没关系的,出了这次意外,我们原来给你制定的计划,也有所变动。那些法术模型和魔力,没了就没了吧,往后也不再需要它们了。”

    “啊?”少年从悲伤中回过神,一脑袋的问号,“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等到了我派驻地,自然就会知道了。怎么样,我说了这么多,你对加入研究派,再无犹疑了吧?”

    “唔,一样,等到了你们研究派驻地再说。”

    “诶?刚刚盼着我解惑的时候,还好言说‘咱们这一派’,怎么,这会儿一较起真来,就开始分你我了?”中年绅士捉弄道。

    “您还不知道?我这人的座右铭就一个稳健,没有十成把握的事,我是绝不可能拍板的。”少年给自个儿找了个台阶。

    “哦,我是听明白了。原来骑士八美德之外,还有一个名叫胆怯的品德,被你小子给发掘出来了,是不是?”中年绅士仍不依不饶。

    少年笑笑,不作声了。

    见状,中年绅士无奈地摇摇头。

    “行吧,您是老大,您说怎么办,我们就怎么办!还有问题了不?没有的话,我们这就去研究派驻地了。”

    “呃,还真有一些。”

    中年绅士一拍额头,满脸郁闷。

    “又怎么了?”

    少年忙小心翼翼地赔笑着。

    “跟加入研究派无关,是别的方面的。”

    “哦?”中年绅士恢复精神,看向少年,“问吧。”

    “血月出现后,那位突然失踪的星界行者,是什么情况?大清洗是怎么一回事?大迁徙又是怎么一回事?这两次行动,跟血月异变有什么关系?还有,对于这一次即将到来的异变,神明们虽然表面上不动声色,但是不是暗地里也有寻常人不知的举动?如果是的话,祂们又在干什么?”

    “等等等等,停停停!”中年绅士告饶似的抬起手,眉间皱出了一个川字纹,“你问这么多干嘛?还是跟研究工作毫无关系的。哪来的这么多问题?”

    “前段时间看了些史籍,摸索出了一些有意思的东西。”少年嘿嘿两声,随即收敛笑意,正色道,“这些问题虽暂时看来跟研究工作无关,但对于如今已然身处暴风眼的我来说,却是决定着将来如何走好每一步的至关重要的因素。而且,既然伊利亚特长老你,把我摆在了救世主这般,对于整个世界的命运,决定性的位置上,有些事我就理应知道,我也必须知道!”

    闻言,中年绅士眉头微皱,片刻,旋即舒展。

    “早晚也要让你知道的,也罢,就跟你说道说道。唔,先说说你对神明的看法吧。”

    “神明?一群高高在上,却又身不由己的可怜虫罢了。”少年百无聊赖道。

    看似狂妄到不着边际的讥讽贬低,却没有引起中年绅士的笑意,正相反,他难得地仔细端详了少年一阵,面露思索,就同那日初见时一般。

    “你有这般说辞,我怎么就一点儿也不奇怪呢?观点本身倒是直切要害,能看得这么深刻,也许救世主这个说法不是妄言,不过,我倒更愿意相信,你是某个活出第二世的古代巫师。真叫人想掰开你的脑袋,揪出灵魂,看看里面到底藏了些什么东西!”

    中年绅士搓了搓手,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少年一急,跳上沙发:“别!我要叫巡察了!”

    巡察是小镇中类似少年前世警察的人,不过,因着小镇多是平民,巡察一般也只是见到巫师学徒都要喊大人的普通人,更没有进入主城区,也就是当下这个半位面的资格。

    中年绅士知道少年是半开玩笑,自己也本无较真的意思,于是笑着摆了摆手,见少年复又坐下,随即回归正题。

    “与人族休戚与共,表里相依的,是巫师,是高塔,是祭司,是教廷,却不是神明。神明,一类由巫祝编造而出,祭司传承发扬的概念,集亿万凡人之心念,化虚为实,成为一个个活生生的心智体。祂们,被万众交加的无量灵魂之力,赋予了民众相信祂们所能支配的特殊力量,又寄托了大众的殷切期望,为人族整体的意志而奔波劳累,不得自由。”

    少年琢磨道:“也就是说,严格来讲,神明是由人族创造出来的,反过来服务于人族的,一介工具罢了,与人族本身并无直接关联。”

    “如果仅仅这样,那也就算了,然而可悲的是,漫长的岁月后,祂们逐渐觉醒了自我意识。”

    “怎么做到的?”

    “在这之前,你要知道一件事。我们这个世界的任何一个生灵,其灵魂都诞生于古神泰坦体内那些无量法则之力的作用下。其内在力量,都是深邃无边的,理论上甚至可以助我们成为古神泰坦。普通人发掘不出,于是表现在外的力量就极其弱小,难以影响到现实,但借着祭司,借着信仰,就可集众人微薄之力,将这股力量汇聚一处,形成神格,变得强大无匹。”

    少年若有所思道:“就好比光明神。因为祭司的引导,将民众灵魂中操控光明的那方面力量集中在一起,凝聚成了光明神格,然后呢?”

    “然后,因着属性的纯粹性,神格从神火,也就是信徒的整体意志中,分离出了一些纯粹只代表某方面力量的精神力,最终凝聚为神魂,也就是神明们的自我意识,例如光明神刚刚自我意识诞生时,也就是一团具备操控光明的天赋,而无一丝杂念的灵魂体。”

    少年了然道:“祂们天赋了得,但刚刚诞生,在较长一段时间内,体量都比不上明面上的信徒意志,害怕被反向侵染,失去自我意志,因而无法做出自主选择,只得任由摆布,甚至有被拉着陨落的危险。但漫长的岁月里,祂们也在借用各自的神格,主动转化念头繁杂的信仰力为纯净的精神力,吸收进而壮大自己。祂们诞生于人,受困于人,又依赖于人,最终,还想摆脱人!”

    “你说,要是真叫祂们摆脱了。接下来,祂们会如何对待人族呢?”中年绅士莫名地笑着。

    “也许会有将人族置于首位的神明,但这样的神魂,迟早会主动融入信徒意志,再度失去自我,而剩下的神明,又为己身生存与自由,隐忍煎熬无数岁月,历经种种艰难困苦,若尚能立足于世,则必定自私至极,唯我独尊!”说到这里,少年一愣,不寒而栗,“那么人族的命运,就再也无法由我们自己掌控了!甚或者,为了永除后患,以及扼杀其他尚未脱困且对自己构成威胁的神明,获得自由的神明还会将人族彻底灭绝!”

    “没错!”中年绅士话语掷地有声,面色严肃至极,“到那时,祭司,教廷,信众,乃至神国中的人魂,圣灵,依赖于神明之力的他们,是如何作想的,已经不再重要了。人族,将会只剩下整体实力偏弱的骑士一方,和如今尚未恢复鼎盛实力的巫师一方,来面对一个以无数岁月积蓄了无穷力量的存在,人族覆灭只在朝夕!”

    “不过,想要覆灭人族,仅壮大自己,是不够的,还得消耗人族实力,包括信徒意志。”说着,少年想起了那些史籍中,巫师和神明两方的起起伏伏,“历史上那些人族内战,不仅有教廷扩张的需求,必定还有神明在暗中助推!以消耗神明的表层实力,也就是信徒意志,以及巫师和骑士的实力,从而营造出此消彼长的态势,加快己身脱困的速度。所以,神明们不是在摆脱人族之后才消灭人族,而是两件事并行!以灭绝人族的方式助自己脱困!”

    中年绅士赞许地点了点头,意味深长道:“现在,你知道,那些神明为什么表面上不动声色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