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我当创世神的那些年 > 章节目录 第301章 如此重担
    少年沉声道:“血月引发的兽潮是一次机会,在贵族与教廷利欲熏心之人的鼓吹,和神明的暗中推动下,无数生活困窘但也因而信仰虔诚的贫民,成了抵御兽潮的血肉城墙,成了既得利益者维护自己利益的牺牲品,以及,神明们急切需要销毁掉的致命毒药!但这还不够,祂们在等,等一场更大的异变到来,进一步削弱人族的力量!与之相对的,大清洗和大迁徙,就必定是巫师们为统一集聚人族力量,乃至于万族之力,而做出的行动!”

    “你说的没错。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迫于神明和血月异变的双重压力,我们不得不急切地开展一系列行动,先是以暴力行动迅速统一内部声音,让无数同我们一样被教廷逼迫至角落的种族和势力,唯我巫师是从!以此作为前提条件,才能不惜代价地迅速建造出连通此地与各处混乱之城,跨距遥远因而耗资颇巨的传送阵,进而顺利地做到,将所有有生力量集中在这座机械泰坦,巫师们历经无数代方始建成的伟大造物上!”

    少年这会儿已然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凝滞了好一阵儿,这才从莫名的沉重感中回过神来。

    “这些,就是我想要知道的答案吗?世界,历史,真相,何其的残酷,又何其的伟大!”

    听到这话,中年绅士却微微摇了摇头。

    “如果仅仅是这样,你知不知道,又有什么关系呢?我又何必说出那句‘早晚也要让你知道’呢?”

    少年猛地转过头,看向中年绅士,不敢置信道:“你是说,我们刚才所说的那些,还不是全部?!”

    中年绅士语重心长地点了点头:“神格诞生于信徒意志,因而从属于后者,神魂和神格的关系也是如此。”

    中年绅士讲到这里,就不再多说。

    但后面的发展,已然不难推测出来。

    神明受制于人,关键在于神格,因而脱困之法,除了反客为主,还有另寻其他寄身之力的路子可走。

    巫师渴求超凡奥秘,不会不心心念念神明那源自灵魂深处的力量,但少年直到这时才意识到,反过来,原来神明也对巫师,以及任何掌控超凡力量的种族和势力,存在着觊觎之心。

    当然,相应的,巫师,连同其他种族和势力,也都不是笨蛋,都会死守自己的超凡力量,不让神明夺去。

    可是,现在,变数来了!

    猩红之力,非任何一方引发出来的力量,反而是所有种族的劫难,唯恐避之不及。

    即使热衷于研究的巫师,也因着猩红之力的针对性,以及血月异变的现实压力,而放弃深挖这股力量背后的奥秘,转而全心全意专注于如何抵御这股灾祸之力。

    这,是所有神明的机会!

    而且,因着猩红之力的强大,还是能一步登顶横压一切的机会!

    蛋糕就摆在不远处,唯一的问题,只是哪一个神明会最先吃到罢了!

    同时,为阻止其他后继的神明前来抢夺蛋糕,那么覆灭人族,就成了板上钉钉的事了!

    少年忍不住瞪大双眼:“所以,神明们都在暗自角力,做着同研究派一样的事!所以,祂们需要背对着人族意志,表面上装作不动声色!所以,泰坦之炉议会才会维护研究派延续至今!”

    “所以,研究派在争取你的这件事上,毫不退让。因为,我们不仅是在跟隔离派争,还是在跟众神争。而且争得不仅是巫师,还是人族,乃至于是万族的未来。一切只因你,很有可能就是我们破局的关键!”中年绅士继续道。

    少年苦笑:“如此重担,我怕是难以承受啊!”

    “难以承受也得承受!你是这天地的一份子,避不开的!”

    少年摆摆手。

    “我知道。”

    看着少年眉头紧蹙暗自沉思的模样,中年绅士神色恢复如常,语气也温和如初。

    “行吧,好好消化一下,给你时间。”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壁炉原本熊熊燃烧的火,也渐渐熄灭了。

    蓦地,少年长长地吐出一口气。

    “所以,你才会说,‘早晚也要让你知道’。”他无可奈何地笑着,顺带白了中年绅士一眼,转瞬间,神色洒脱,“我想起了自己老家的一个名言——不要怂,就是干!行吧,要是到了这般田地,我还想着退缩,就不是凭英勇之道进阶为白银骑士的人了!怕什么,干他娘的!”

    中年绅士面露欣喜,纯当没看见少年的白眼,抚掌大笑。

    “哈哈哈!好!说得好!”

    中年绅士笑得畅快,却不见,少年此时神色间多了些疑虑。

    “等等,我们刚刚是不是忘了什么?”

    中年绅士一愣。

    “忘了什么?”

    左思右想一阵后,少年似是回忆起什么,猛地一捶掌心。

    “对了!你还没回答我关于那位星界行者的事呢!”

    “哦,对啊!”

    中年绅士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惹得少年又是一个白眼,他倒毫不在意,只是一想起这事,很快又眉头紧锁,脸上满是困惑。

    “事关机密,不便说吗?”少年探询道。

    “倒也不是。”中年绅士摆摆手,顺势直言道,“这位星界行者,听说是当时前往星界,想要到头一次出现的血月上寻求异变源头的时候,突然消失的。只是为何消失,就连位面领主,都不曾对此给出任何观点,我们其他人更是无从得知。后来,神明们也都陆续前往过星界。祂们对血月有何发现我们不知道,唯一知道的是,祂们在查探后,就不再对夜空上那两个星体抱有一丝兴趣。因而,也给我们留下了在双月上进行研究的机会。”

    “这样么......”少年沉吟一阵,看向中年绅士,“行吧,我的问题就这么多了。”

    “那我们这就动身?事不宜迟,赶紧加入研究工作吧!”

    “等等!”

    中年绅士猛地一个岔气。

    “又怎么了?!”

    “嘿嘿,我突然失踪了这么久,家里人肯定都急坏了,先让我回去安抚一下他们呗!”

    说起这事,少年突然之间有些不好意思。

    而且,是发自内心的。

    这般表现,却是很少见。

    惹得中年绅士打趣似的一笑。

    他扔出一个手环,被眼前一亮的少年当即接住。

    戴上手环,少年闭上双眼后,明显地愣怔了一下,这才睁开双眼,笑眯眯地看向中年绅士。

    “这次没契约了?也没损毁警告?好家伙,操作也更加便利了!”

    中年绅士点点头:“而且,还很坚固呢。”

    少年一乐。

    “谢啦。”

    话音刚落,他瞬间消失。

    望着仅剩一个屁股印的沙发,中年绅士无语地摇了摇头。

    “这小子......”

    他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正此时,轰的一声,壁炉再度燃起火焰。

    中年绅士收敛笑意,看向炉火。

    灰烬上方凭空燃烧的火焰,在他的注视下,很快组成了一张人脸。

    “高层才能使用的特制炼金手环也就算了,连研究派都允许他进,你是不是太轻信他的为人了?要知道,隔离派反对你们招收他的原因,可不仅仅在于争取此人,还是为了我们巫师整体着想。毕竟,负责基础研究的研究派,是隔离派开发应对猩红之力的法术的理论来源,更是我们巫师在灾后能将传承完整保存下来的基石,容不得半点对其具有威胁的因素存在!”

    面对质疑,中年绅士保持着一贯的温和沉静。

    “你所说的威胁因素,会为了整座庄园与己无关的仆人,会为了区区一个看门的仆人,会为了那些素不相识的路人,而不辞辛劳地避开与敌人的正面冲突,特意将战场转移到一些僻静的角落吗?我若不是在肯定他人格的情况下,单看他的能力就将其招进研究派,那我也不会坚持留在研究派,而是一早就随大流加入隔离派了。因为那样的我,不够理性!”

    人脸不再开口,燃烧了一会儿,忽地消失了。

    中年绅士转而看向窗外的夜空。

    风吹云散,半位面的星空,璀璨无比。

    “命运啊,我已尽己所能,接下来,就看那个孩子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