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我当创世神的那些年 > 章节目录 第302章 加入研究派后
    风高浪卷,奇光纵横。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嚎叫之声不止,血腥之气弥漫。

    这里是深海中的腹地,亿万魔兽纵横之处。

    也是食物链的顶端霸主们,包括最强的王者级魔兽在内的领地。

    是最强大的远航捕猎船队,和最强大的传奇大法师,也不敢触及的禁忌之地。

    一年一度的血月,海洋中一次又一次地充斥着猩红之力。这些灾祸之力,从食物链的底层,慢慢汇聚到顶端,在这些霸主魔兽们体内随时间逐量积累。它们开始控制不住自己体内的庞大魔力,灵智有限到更控制不住暴虐的情绪,纷纷陷入了相互之间无休止的缠斗厮杀,并越陷越深。在寻常的日子里,它们也始终是血月降临时的状态。

    这一系列变故,导致深海腹地猩红之力富集,因而其不仅附着于生物体内,还有不少与无数残尸败蜕一同扩散到水中,将汪洋染成血海,与血腥之气一同弥漫于海面之上,形成常年不散的血色大雾。

    这,还只是表面的。那些失去凭依,因而失去血色,变得无形无质的猩红之力,长年堆积下来,在常人肉眼看不到的层面,其体量更是夸张到有如山倾,无可抵挡的地步。

    事实也是如此,但凡一个生灵涉入其中,即使不受魔兽袭击,也在接触巨量猩红之力的那一瞬间,丧失理智,主动投入深海的乱战之中,甚或者,还未有余力发疯,就已然死于体内魔力激化冲突之下。

    这些,不仅是用无数巫师的生命总结出的经验和教训,更是真切地发生在少年面前的一幕幕。

    无数法术灵光,乃至无数魔兽本体,接连不断地撞击在少年那被传奇大法师们加护了强力防御罩的远航猎船上,在防御罩的光膜上漾起一圈圈涟漪。

    猎船纹丝不动,坚定向前。

    船上,仅少年一人。

    是的,谁也不敢来的地狱,他来了,还是只身一人来的。

    为了一个任务,一个只能由他来完成的,至关重要的任务。

    站在船头,远望前方越发浓郁的血雾,他的思绪,回到了当初。

    那天,回小镇同家里正坐立不安的众人报了声平安后,少年就回到了半位面,跟随中年绅士,前往研究派驻地。

    血月高塔,从外面远远看去,就像一根立起来的尖针,不过巫师的手笔,让人从来都不会心生它会否在某一刻突然倒塌的担忧。

    而且,高塔内部也不像外面看上去那么小。

    内里分诸层,每一层都是一片广阔的独立空间,每一层都至少相当于一个小镇。

    隔离派在其中占了大数,只给如今人丁稀少的研究派留下一层,不上不下,仅仅是仍保留着能在双月与此地往返的传送阵的那一层。

    但就仅剩的这么一片地域,对于过去就是加上中年绅士,也只有九人的研究派而言,也显得过于空旷了。除了正中央的传送阵,四周用于实验和居住的设施和建筑,绝大多数尽皆人去楼空,平日里冷寂无比。如今来了个少年,正好凑了个整,也算是多了点人气。

    将少年带来,中年绅士这才将为他量身打造的计划悉数道出。

    原来,研究派以过往经验为参考,对比着,从魔力材料中提炼出代表着魔力及其应用方式的法术符文,的方法,从被猩红之力附着的魔兽体内,初步提炼出了代表着猩红之力浅层奥秘的特殊符文。法术符文以魔力为载体构筑,相应的,特殊符文当以猩红之力为载体。

    走到这里,下一步,理应是以这些特殊符文在体内构筑出类法术的模型,以猩红之力为基石,踏出一条新的道路,进而反哺原来的研究工作,加快探究猩红之力奥秘的进程。

    道理上是这么讲的,但现实中,研究派却在这里碰了壁。

    不论是下到学徒,上到传奇的巫师,还是任何一类种族和势力,乃至于为了避免引起魔力紊乱,特意选取的一些稍有天赋的普通人,都难以掌控这股力量,要么就是把自己体内搞得一团糟,要么就是情绪失控变成疯子,要么就是眼睁睁地任其溜走,抑或任其沉寂在自身血肉深处,摸索不得。种种尝试,始终难以找出合适的人选,将猩红之力稳妥地把握在手中。

    研究,就只能一直以原来那种旁敲侧击的方式,借魔力从魔兽体内一点点地发掘出特殊符文,进度尤其缓慢。

    然后,就叫中年绅士碰着了,身具魔力却不受猩红之力影响,且能反过来将猩红之力融入骑士之力,虽本人不知情,却是实实在在地能够如意操控这股力量的人。

    那就是少年。

    起初,他是想叫少年同研究派一样,另辟蹊径,以魔力构筑特殊符文。

    这样做虽然只能构筑出一些半吊子的类法术模型,不仅,相较于预想中以猩红之力构筑的类法术,威力大打折扣,还需随身常备装有猩红之力的容器,为施展像是进阶版镜像术这样的法术提供能量来源,殊为不便,但至少能些微地加快研究猩红之力的速度。

    可惜的是,这样的类法术模型,本就以猩红之力为基石,因而就像磁石吸铁一般,太容易招引猩红之力入体,风险极大,就是中年绅士也只构筑了所有现已记录在册的特殊符文的一小部分。

    现在少年出现了,这就是天赐良机。

    保险起见,中年绅士本不欲少年直接以猩红之力为墨,勾勒特殊符文,进而构筑类法术模型。

    但出了隔离派中的激进分子越线这档子事,让他无意中发觉了少年身体与灵魂的双重潜力,再加之少年灵魂中法术模型荡然无存,体内魔力也尽数外泄,一场意外,好似是命运的安排,让他改变计划,决定再给研究派失败了无数次的尝试,一次机会。

    这一次,结果惊艳了众人。

    少年不废吹灰之力,似顺理成章一般,意念一动,欲勾勒特殊符文,原本深藏体内的猩红之力,便如圆月下的海潮一般,叠浪而起,规规矩矩地固化成了一个个类法术模型,以至于让少年有种错觉,好像自己只是在构筑一些寻常的一环法术而已。

    好几个常年笃志于此,却始终看不希望的人,见少年不一会儿就以猩红之力构筑了数量可观的类法术模型,不仅不艰难,还没有一丝异常出现,顿时欣喜若狂,一扫往日夹杂着一股倔劲的颓丧之色,长出一口气的同时,眼中再度燃起熊熊烈火。

    就连中年绅士,也有些捺不住喜色。

    这样的大事,不久后,自然震撼了整座血月高塔,乃至于惊动了泰坦之炉议会。

    这期间,有专员前来调查,结果,人是皱着眉头来的,最后却是张着嘴巴走的。

    这期间,也有隔离派中人,见少年天赋异禀,再度力争,以求从他那找到答案,借此加强完善隔离工作,不过,这般提议,被一向人微言轻的研究派少有的连声呵斥,盖压下去,更是被泰坦之炉议会在一番商议后,给一口否决。

    风声传开,于是,少年名声大噪。

    当然,对于他自己来说,因着处于中年绅士和一众研究派成员的维护下,所以很自然地作出了一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日子过得很平静。

    平日里就在小院别墅和血月高塔之间两点往返,过着锻炼,冥想,休息,三件事轮轴转的生活,一时间,竟让他有了种回归前世上班族生活方式的感觉。

    甚至,因着事态紧急,为了大局考虑,研究派在对待少年上,还舍弃了巫师传统的等价交换的原则,不仅辛苦研究出来的一众特殊符文免费赠予少年,还义务提供各种他需要的东西,以至于,没有了经济的压力,少年组建的船队,其出海的日子,被无限期延后。

    当然,虽不知道船长具体在做什么,但明白他总之是在做一件大事的一众船员,对出海日期的不确定,不会抱有任何怨言。只是,他们偷摸着加入了另一个船队的事,自然也不会告知少年,没办法,人都是要过日子的嘛,给少年面子上过得去就足够了。

    风潮平息,日子本将这么波澜不惊地过下去,对于船队,对于少年,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如此。

    然而,不久后,隔离派又一次跳出来了,而这一次,他们得到了泰坦之炉议会的支持。

    起因是随着越来越多的特殊符文被构建于少年灵魂体中,他所表现的,对猩红之力越来越强大的操控力。

    这种操控,不是以前那种一味的镇压,而是运使如意,可作攻防之用。

    初步展现的,就是以猩红之力增强自身原有实力,以及影响他人实力与心智,乃至于有一次实验中竟能直接促使魔兽自爆身亡的能力。

    要知道,猩红之力对巫师,对各个群体,都是一种针对性极强的灾祸之力,如今,它被一个混乱之城绝大部分人都未曾了解过的家伙掌握在手里,其中暗藏的危险性,不言而喻。

    隔离派不是无的放矢,泰坦之炉议会更是不得不重视。

    议会插手,少年的猩红之力道路,不得已,中断了,接下来一段时间,别说血月高塔,就是半位面都不得进入,一直待在小院别墅,全家受到中年绅士庇护,以防有心人趁火打劫,把少年抓去做实验。

    如此一来,倒叫那若非任务需要,从来不摆架子的中年绅士,认识了少年一大家子和周边的邻居,也叫他好好地见识了一下中式菜肴,难得地享受了一番口腹之欲。

    只是,却苦了少年自己,天天闷在家里,除了苦练进境缓慢的骑士进阶法,就没别的事情可做了,要不是中年绅士主动掏钱,光为了药浴,抑或者补充血井存量,少年就要成为穷光蛋,毕竟,那一阵儿,他连出海捕猎都做不到。

    好在,不久后,就叫中年绅士想到了一个办法,或者更准确地说,寻到了一个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