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我当创世神的那些年 > 章节目录 第303章 探秘深海腹地(上)
    王者级魔兽,巨龙,利维坦,比蒙巨兽,等等等等,天生强大,无不拥有着半神以上,几近真神的实力。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只是万事万物有得必有失,这些王者级魔兽,强大的是个体,种族却是人丁稀少,整体偏弱。

    这源自于它们低到绝望的生育率。

    千秋万代,斗转星移,历经无数翻天覆地的沧桑巨变,夹杂在争斗不止,兴衰更替的万族之间,至今存世的王者级魔兽,已然寥寥无几。

    尤其近数千年,内陆,外海,皆被人族神明和巫师所扫荡,唯有一些穷山恶水之地,少有人愿涉足,尚能容剩余的王者级魔兽苟延残喘。

    深海,便是其一。

    整个位面宇宙,中央一块大陆,四边无尽海洋,天圆地方,空间闭环,太阳星体,双月星体,连同众星,皆是一路向西,永无止歇,只是宇宙边缘处东西相连,南北互通,于是才会出现星体东升西落后又出现在东边的情况。

    深海也是如此,加之机械泰坦身处于大陆西端,一块形如匕首,远插海洋深处的延伸陆地之外,所以,与其说,此处的混乱之城面对的是大陆西侧的大洋与深海,倒不如说,混乱之城,面对的,是位面宇宙中的所有海域。这里,是抵御所有深海魔兽侵袭的第一道关卡。

    内陆的兽潮由多个混乱之城和四个王国抵挡,而海上的兽潮,就只能由此处单座混乱之城一力阻拦。因而,机械泰坦中的势力,是所有混乱之城中最强的,其中的泰坦之炉议会也是巫师中的顶流机构,特殊关头,甚至可以代管世界各处至今尚存的巫师高塔。

    同样的道理,需要抵御的王者级魔兽,也是这边最多。对此,巫师们除了危急关头动用机械泰坦之外,平日里,也时时刻刻地监视着深海的动静。

    深海,猩红之力繁多到无孔不入,任何生灵,敢于踏足此地,则必死无疑,即使精研如何剥除隔绝猩红之力的隔离派,也不例外。

    再加上魔兽争斗不休,深海魔力环境紊乱,像水晶球这般用于远程察看的道具或法术,只能看到模糊的影像,甚至还会有被魔兽施法影响,进而法术反噬,伤及自身的可能。于是,监视,用的是一种寄托于虚空,能够避开大多数魔兽攻击,以及具备强大防御力的实地工具。

    两颗镶在深海空间的“眼睛”,相当于少年前世的现场拍摄工具,能够将深海的表层及海底的景象,观测储存下来,再交替往返混乱之城和此处,向泰坦之炉议会接连不断地传达影像,以监察深海特有的王者级魔兽,利维坦的动静。

    现在的问题是,这两颗“眼睛”,都不见了。

    像“眼珠”这样具备强大特殊能力的造物,制造时,耗费的不只是材料和精力,还有漫长的时间。

    眼下血月异变在即,更需紧盯利维坦的反应。

    然而现实是,往后很长一段时间,议会都将在一片盲然中度过。

    这还不是最要命的。

    相比之下,议会更关心“眼睛”为何消失,是已经发生了什么事呢?还是什么即将发生的大事的预兆呢?

    谁也给不出答案,谁也无法给出答案。

    正当所有人焦头烂额之际,中年绅士站出来了。

    同时,他把自己身后的少年,推到了众人的面前。

    你们不是需要眼睛吗?

    这里就有活生生的一对!

    不仅同死物一般不受猩红之力影响,还是英勇之道的行家,胆子大得没边,更兼之一颗追随议会,无私奉献的心,当然,这最后一点评价少年表示拒绝,奈何被中年绅士给强行堵了回去,不给他发言反驳的机会。

    堵住了少年嘴巴,中年绅士又马不停蹄地回到脑袋还没转过弯的众人面前,半敲定地表示,除此以外只剩最后一关,防御的问题,就是那几个传奇大法师的工作了。

    在他的逼迫下,每一位大法师几乎都被榨干,不论是就财力而言,还是拿精力来说。

    于是,临出发前,少年不仅被塞了一堆的防御类道具,更让自己的猎船,加护了数不清的防御罩。

    虽然,过程中少年采用各种方式,和那几个大法师多次配合,表示自己其实是拒绝的,然而这么一通操作下来,临到出发时,他还是老老实实地待在船上,被迫挥泪作别,当然,严格来说,其实是被禁锢在船上,任由中年绅士预设的导航外加自动驾驶的法术,操纵猎船绑架自己出的海。

    离别的那一刻,少年与岸上的家人,以及一众大法师们泪眼相对,至于各人为何而哭,那就不得而知了。

    被中年绅士半胁迫地就了范,少年出海后,开始认真寻思起这档子事。

    照理来说,自己这番出海,对于议会来说,的确是无计可施的情况下,最将就的选择了。

    而且,那些大法师们心疼地抛出来的道具,能帮自己扛过魔兽的不间断攻击,甚至为了防备王者级魔兽,他们连那几个星界行者的遗产都分了些给自己,不可谓不慷慨,因而对于自己来说,安全性得到足够保障的前提下,同议会态度一样,倒也能够勉强接受这次行动。

    更何况,此次出海,也不算纯粹替人家卖命。

    按照中年绅士背地里跟他通气时说的话,其实这是给自己挣一条脱离当下困境的路子。

    此番出海归来,不论是从态度,还是从苦劳,从功劳,各方面来说,都算是证明了自己,即使仍有人有心阻挠,但为了自己的公信力,议会却不得不正视他此番献身的事实,因而态度必会有所缓和,从而,缓解对少年不利的局势,允许他在猩红之力的道路上继续前行。

    然后,少年就到这里了。

    瞥了一眼在防御罩上接连泯灭的法术灵光和撞得稀碎的尖牙利爪,他取出一个定向卷轴,指向前方,吟唱启动。

    一阵闪光,整艘船倏忽间穿梭遥远的距离,来到一片浓重到凭空溢出血珠的血雾之中。

    这里,正下着绵绵不绝的血雨,却不见尸骸,更不见寻常魔兽。

    视线受阻,四下里只有一片血色。

    无数魔兽相争的杂乱声音一空,只有偶尔从船底经过的庞大阴影,和海底间歇传来的雄浑怒吼,诉说着这里的不平静。

    蓦地,似闪电划破夜空,一道突如其来的亮光,劈开少年面前的血色,轰然砸在防御罩上。

    光膜剧烈抖动,船体随之摇晃。

    好在,挺住了。

    少年顾不得其他,启动影像记录工具的同时,瞪大双眼,透过面前被分开的血雾和血雨,望向远方。

    那是两座形状特异的海岛,不,是两个至少有传奇实力的魔兽,露出海面的一部分身体。

    它们之间,无穷的法术灵光像烈日的光辉一般爆裂四射。

    刚刚那一道亮光,不过是其中散逸的一束罢了。

    少年骇然,默默地穿戴上了那些防御类道具。

    维持了一阵,法术灵光破灭,血雾血雨也重新合拢。

    少年看到的最后一幕,是那两座海岛即将对撞在一起的瞬间。

    下一秒,先是震耳欲聋的声音激荡得防御罩抖动不休,明灭不定,几乎有破灭的危险,然后就是冲击波的气浪,化血雾血雨为尖钉羽箭的同时,将防御罩压迫到紧贴船体表面。箭雨随之飞来,又将光膜变成了内生倒刺的仙人掌。

    船体多了不少破洞,还是抵消了绝大部分力量的光膜钻出来的,就连少年自己,要不是眼尖躲得快,差点也被这一片突如其来的暴雨梨花针所伤。

    防御罩还是抗住了,逐渐恢复原形,任由失去前进动力的血珠滑落,只是光膜黯淡了不少,估摸着也挡不住下一次余波的冲击。

    眼前视野一清,少年再度看向两强相斗的地方,只是这一次,眼前所见,却只有一排被冲撞之力掀起的,如山岳一般高的巨浪。

    这下是无论如何也挡不了了。

    不过,影像记录了这么多,也该够那些大人物好好琢磨一阵了吧?

    少年寻思着,取出又两个定向卷轴,一个朝前,一个朝后,紧握左右手中。

    要是下一站比这里还凶险,那就立刻返回,绝不犹豫。

    自己是来卖命,可不是来送命的。

    吟唱声中,砂砾一般的猎船,在被巨浪拍入海底的前一刻,消失无踪。

    少年眨了眨眼。

    看着周围的景象,又看了看朝前的已失效,朝后的尚未使用的两个卷轴,最后翻看了一眼地图,确定自己没有穿过位面宇宙的边缘地带,来到大陆的另一端,这下他开始有点怀疑,是卷轴本身出问题了。

    放眼望去,四面蔚蓝一片,毫无血色。

    天清气爽,风平浪静,又有海鸟高歌于头顶,好一派宁静祥和的景象。

    少年心里一突,几乎忍不住立刻就要启动回返的卷轴,但挣扎片刻后,他还是强压住了这股突然袭上心头的冲动。

    海鸟的叫声,再度于头顶高空响起。

    少年借中年绅士预设的法术,一人调度起整艘船,试探地缓缓向前驶去。

    在海鸟的叫声第三次响起的时候,他停下了船。

    双眼瞪大,脸色怪异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