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我当创世神的那些年 > 章节目录 第304章 探秘深海腹地(下)
    深海,最直接的意思,就是离陆地遥远的大洋,并无其余特殊的含义。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只是这里如魔沼海那般诡异凶险的环境尤其多,其中纵横的强大魔兽也数不胜数,于是在绝大多数人心里,深海一词还代表着纯粹的危险。

    但事实上,这里并不是不存在如近海一般,相对来说安宁祥和的海域,只是较为稀少而已。

    眼下这片海域,初来乍到,少年是有过这种猜测的,外加对比地图,发觉已然离王者级魔兽领地不远,更以为自己撞大运,接下来一路必是一帆风顺。

    甚至,他还有过设想,即使这里不是那种稀少的平静地带,也有可能是当初突然消失的一大片近海,其实是与深海发生空间错位,挪移到这边来了。

    只不过,方才经过的地带是一重凶险过一重,以这般趋势,此地的环境理应也不会有多好,结果眼前却是一派风平浪静,与直觉截然相反,反倒更使人犯怵。

    更关键的,倘若真有危险,却不知来自何处,只会使自己陷入被动的境地,使得危险对自己的威胁更大。不像直觉那般虚无缥缈,这一推论倒是实实在在摆在眼前,不得不正视的。

    他心中一时间杂乱不定,奈何此行目标还未完成,若是尚未遇见当真无可抵挡的危险,只因着一时的胆怯就调头回返,导致任务告废,只会封死自己最后一条出路,把困境变成绝境,毕竟,像此番查探王者级魔兽动静的,能获得巨大功劳的任务,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他也绝不可能放弃。

    好在,身上最强的一个防御类道具,星界行者制作的法袍,别说深海中诸般险恶环境,据那些大法师说,就是混沌之中也能撑上那么三两息,情况最坏也能保证自己全身而退。因而,略作思忖后,他暂时先把诸般想法抛诸脑后,小心翼翼地驾船前行。

    结果,刚起步,一声鸟鸣,改变了少年的心思,叫停了他。

    海鸟,在海上,盘旋,鸣叫,从哪一点来看,都再寻常不过。

    只是,倘若再加上一点,每次鸣叫之间的间隔都是一样长,乃至于连少年那白银骑士的敏锐感官都分辨不出长短区别呢?

    这,就是在第三次鸟鸣的时候,直觉立刻在他思维中点亮的一个念头。

    这一发现不是偶然,换作任何一个人,在危险不可知的环境中,都会时刻注意周边的一切要素,高空中那只孤零零的海鸟,少年虽未特意望去,却一早就暗中对其留了份心眼。

    他抬头遥望过去。

    那只海鸟,在空中盘旋,不,更准确地说,是在原地折返。

    先是顺着船尾朝向而去,飞不过数米,一双纯黑色的眼睛,忽有血光闪过,它冷不丁一个调头,顺着船头朝向而来,返程时动作僵硬,眼神晦暗,如提线木偶一般。

    及至桅杆上方,忽地一个激灵,它的眼神瞬间又恢复了灵动,清醒过后的下一秒,全身炸毛,原地急促地鸣叫了一声,连连扑扇双翅,似是遇见天敌那般惊慌不已,忙不迭调头,顺着船尾朝向飞去。

    过不得数秒,开头那一幕再度发生在少年眼前。

    如此又是一遍循环,周而复始,无有变化,好似一段循环播放的影像,殊为诡异。

    这一刻,少年莫名地想到了一则希腊神话。

    那是一个名叫西西弗斯的人,因故触犯了众神。诸神为惩罚他,便要求他把一块巨石推上山顶,而因巨石过于沉重,每每未到山顶就又滚了下去,以致他前功尽弃。于是,西西弗斯不断地重复着这个无效又无望的劳作,永无止息。

    对于西西弗斯来说,这样的处境起源于诸神的惩罚,本应是一场无止境的折磨,但日复一日天长地久,当过往已烟飘云散在记忆深处,而眼前的巨石才是自己生活的全部时,很难说,他到底是该赞美这充实的幸福,还是该痛斥这绝望的虚无。

    那么,对于这个海鸟来说呢?

    它不是人,心智蒙昧,没有人性,只有兽性。

    它不会在漫长的岁月中,蕴养出大智慧,进而坦然地接受生活中的一切困窘。

    它只会顺着本能,挣扎,即使徒劳,仍是挣扎,但凡有一丝机会,不停地挣扎,哪怕不过是镜花水月,海市蜃楼,可望而不可即。

    更可惜的是,这么多摆在面前的事实,它那简单的思维,也是理解不了的。因而,对于它自己来说,平白地遭受着这卒然加于身,且永无止境的折磨,何其无辜,何其痛苦。

    这样的命运加诸在身,它是可悲的。

    少年叹了口气,屈膝微蹬,身形猛地窜入高空,擒住了刚好飞到桅杆上方的海鸟。

    身形下落,立足于桅杆顶部,少年一边安抚着海鸟,一边将其体内的猩红之力抽了出来。

    这弱小的生灵,仍惊慌地鸣叫着,努力挥扇双翅,想要摆脱少年手掌,重返高空,对于它来说,控于少年之手,与控于猩红之力,并没有多少区别。

    少年再度叹了口气,原先为它安危考虑,本欲将其留在身边的心思,立时打消了,转而瞅准船尾朝向,双脚一顶桅杆,横跃而去。

    凌渡在半空中,他双手往外一捧,那海鸟当即顺势展翅,远走高飞,没有一丝留恋。

    四周海域没有显化在生灵体外的猩红之力,不会重新控制海鸟,使少年的举措白费,于是坠落的途中,他便看到那海鸟,划过一段遥远的距离,背影缩成了一个黑点。

    噗通一声,他带着满足的笑容,沉入水中,又在这时,笑意凝固在脸上。

    前面,后面,左边,右边,以及脚下更深处,就像盛夏时节的夜晚,遍布萤火虫的树荫草丛一样,到处都闪着光。

    只不过,这光,是血色的。

    是同那海鸟身上的状况一样,生灵被猩红之力操控的标志。

    眼前,无边无际的海水中,无穷无尽的海底生物,弱小如虾蟹,强大如魔兽,无一例外,尽皆原地打转。

    海底深处,还有一道身影,比之先前那两个仅攻击的余波,就差点打破防御罩的巨兽,还要庞大。

    环绕在其身体四周的无数双硕大的眼珠,不时亮起,变作一团光圈,从少年的角度看去,让人几乎以为,自己是在某个直升机停机坪的上方。

    对于少年来说,这并不有趣,相反,原本还为救得一个可怜生灵而欣喜的他,看到这一幕,却感到无比地受挫。

    他默默地划动四肢,鼓足全力冲出水面,落回到甲板上。

    猩红之力是无主的,即使猩红大君,也未曾从信徒意志中,发掘出代表猩红之力的那一方面深层力量,进而形成神格。祂只是借着信徒相信自己即是血月灾祸的源头这点,将己身寄托在一些猩红之力上,在研究掌控猩红之力的道路上,不过比人族正神和巫师们,多了一点先天优势而已。

    换言之,大凡无人操控的猩红之力,其作用必定是因其特性而被动发生的,就像火焰,没有巫师操控的火焰,不会幻化出一张人脸,只具备燃烧物体,放光放热的基本功能,也就是说,受猩红之力侵染的生灵,非疯即死,不会有第三种结果。

    这是在过往研究血月的岁月中,同猩红大君打过许多次交道后,巫师们得出的统一论调,即使跟少年露了好几回巫师老底的中年绅士,私下里对此也不曾提出过别的观点。

    少年原以为海鸟盘旋是个特例,毕竟,空气中的魔力堪称微量,且未曾借法术模型以容纳,绝大多数普通生灵,包括非巫师的人类,呼吸时无意中纳入体内的稀疏魔力就只会短暂驻留,按照所有人一致认可的,猩红之力引发魔潮,魔潮引发兽潮的论调,那么海鸟会受猩红之力影响,只能是因为正好体内暂时存在魔力,被猩红之力借此控制住了它的心智,而且,因着魔力稀少,所以控制得不彻底,以至于它在清醒和沉沦中,反复挣扎。

    他原本是这么想的,直到刚才。

    如果不是有谁成功掌控了猩红之力,那么,也许猩红之力并非无主,也许血月并非偶然的灾难。

    按照中年绅士的说法,掌控猩红之力的最后一程赛道,还在这一次血月异变之后,也就是说,自血月出现的那一刻起,数十年来,世间发生的一切,都在一位幕后黑手的操控之下。

    这般世界级的大手笔,只有远古的泰坦巨人一族才有,再联想到即将涉及整个位面宇宙的大灾变,不禁让人汗毛倒竖。

    少年稍作深呼吸,平复心境。

    心思电转,不一时,从这些重大发现中,他得出了两点结论。

    其一,猩红之力似乎能跳过魔力,直接影响生灵的心智,与流传在外的间接控制论大相径庭。

    不过这一点,只在眼下这临近世界边缘的海域显现。

    其二,世界边缘是死亡。

    被猩红之力控制后,生灵不约而同地出现奔赴世界边缘的举动,但又总是在达到某个极限后惊醒。猩红之力没有自发运作,肆意扰乱它们的心智,导致它们发疯,而是在无形之手的操控下,在一个合适的度内,试图掌控生灵行动,只是似乎是手法不太精准的缘故,反而因此给它们留下了反抗的机会。

    但有机会清醒不等于一定会清醒,就像睡梦中的人唯有梦到如坠落一样的噩梦才会惊醒,这些思维简单的生灵,唯有遇到那最原始的,也是唯一的恐惧,才会惊醒。

    那就是,也只能是,死亡。

    两点相加,少年有理由认为,就在当下,血月异变之前,那位幕后黑手,已然开始收拢渔网,从边缘开始,打捞整个位面宇宙了。

    巫师布置下的两个“眼睛”,多半就是因此消失的,甚至那些利维坦,也很可能已经与“眼睛”一并挂在渔网上了。

    这是个很糟糕的消息,应该立即告知议会。

    只是空口无凭,光自己一人在这瞎想出的东西不够有力,不如拿事实来佐证,才能真正使议会信服,从而圆满完成此行的任务,助自己摆脱眼前的困境。

    少年紧了紧身上的法袍,决定最后再冒一次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