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收藏你的星光 > 章节目录 17.告别
    其实,再怎么心有不甘,女孩们又能怎么样呢?

    赵黎儿沉默几秒,闷闷地说,“如果那个人是你,我也认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也算是对苏玉的一种肯定。

    苏玉闻言一笑说,“你太抬举我啦,虽然我出局了,但能听你这么说,还是挺欣慰的。”

    三个女孩都若有所思,却又相对无言。不过,她们此时的心境又很不一样。

    对苏玉来说,这是她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她虽然难过,但也输得起,因此并不十分难过。

    而到刘媛媛和赵黎儿这儿,情况就又有所不同。

    按理说,她们两人这几年参加的大大小小试镜不算少了,被选上或者被刷掉的情况也遇到许多。

    只不过原先的那些试镜全部加起来,也不一定有这次跟简大导演合作的机会这么好。毕竟,简导的新电影最不缺的就是关注度,如果被选中了,大火不敢说,最起码也能混个脸熟。

    但这次机会就这样错过了,让刘媛媛和赵黎儿很是惆怅。

    这时候一阵电话铃声响起。

    “好像是我的电话。”苏玉第一个反应过来,边说边从包里找手机,划开接听,“喂,妈妈。”

    “玉儿。”苏母已经从简英那边知道了最新消息,不过她的语气还是和从前一样,好像没什么大不了。

    其实,苏母打电话之前早已经想好把这事儿略过不提:虽说苏玉不是那种胜负欲特别强的孩子,但知道这个结果肯定也不好受,她不想给苏玉太大的压力。

    “你东西明天能收好吗?我几点来接你啊?”苏母继续用若无其事的语气说。

    苏玉本来挺担心母亲会失望,毕竟从种种迹象来看,苏母之前投入了很高的期待,不过,这会儿她却表现淡定,几乎没什么反常的反应。

    苏玉暗自松口气说,“明天下午吧。你有空了就过来,几点都可以。”

    “行啊,那我到了给你打电话吧。”苏母这么说完,握着手机没挂电话,轻描淡写地安慰了几句说,“简英都跟我说过了,没关系的,你不要太在意。”

    “嗯,知道啦。”

    挂了电话,苏玉把柜子里的行李箱拿出来,把自己的东西一件件往里收。

    “你明天就走吗?”刘媛媛依据苏玉刚挂断的电话猜测。

    “对。”苏玉点点头。

    “太快了吧。”

    “嗯,其实挺舍不得你们的。”苏玉说。

    这是真心话。

    毕竟一个多月来,三个女孩几乎形影不离。

    她们毫无保留地互相依靠过,也在彼此遇到瓶颈时,倾尽所能地给予建议,相互打气。她们互相嘲笑过对方的穿衣品味,也互敷过彼此的面膜。

    却未曾想过,分别会这么快地到来。

    刘媛媛看着苏玉微微湿润的眼睛,真诚地说,“我也舍不得你。”

    她虽看起来依依不舍,其实,她是舍得的。

    虽然年纪不大,但有着从小在剧组拍戏的经验,分别对刘媛媛来说不算什么。更何况,在苏玉身边,刘媛媛总有一种被比下去的感觉,这让她如鲠在喉。

    只是,眼前这个叫苏玉的女孩粉黛未施,皮肤却白皙透亮,看起来明艳动人。尤其是当刘媛媛被苏玉那双雾蒙蒙的眼睛注视着的时候,她心软了,忍不住说了违心话。

    也罢,大概,她也是会想念的吧。

    “有聚有散哦,又不是见不到了。”刘媛媛说,“微信常联系呗。”

    “嗯嗯。”苏玉笑着点头,“你们什么时候走啊?”

    “还没买票。”赵黎儿的心思倒不像刘媛媛这样矛盾,她语气轻松地说,“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

    “应该继续读高中吧。”苏玉说,“你们呢?”

    “我啊,读书是不可能再读书了,应该继续看看有什么适合我的机会吧。”

    听到赵黎儿这么说,苏玉有点疑惑,问,“为什么不能读书啊?你应该可以参加艺考吧?”

    其实‘艺考’这个思路是苏玉刚从简英那边听来的,虽然不太了解,但苏玉凭直觉赵黎儿可以参加。

    也不是赵黎儿不想继续读书,而是她确实读不起来,初中成绩就一塌糊涂了,仗着几分姿色靠拍广告签了经济公司,一路走来磕磕绊绊的。

    “这也是一条路,但还有一两年呢。”赵黎儿老早就这样打算好了,要是混几年再红不起来,艺术考试确实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好歹先拿一个文凭再说,要不然等该读书的这几年青春过去了,她那初中学历也拿不出手。

    不过,苏玉跟她们好像不太一样。

    光看桌子就知道了!跟另外两个女孩子桌上摆满了瓶瓶罐罐的化妆品不同,苏玉的桌上有一半都被高中各学科的课本占了,更别说她每天雷打不动都会抽一两个小时看书。

    “苏玉,你成绩是不是很好啊,该不会你高考是考文化课吧?”赵黎儿问。

    “嗯,也没有很好了,就是……不差。”苏玉说,“我爸想让去银行或者当个律师什么的。”

    刘媛媛听了露出诧异的眼神,笑着说,“我可没法想象你当律师是什么样子。”

    女孩子们看起来似乎已经调整心态,准备下一个行程了。而男生那边,陆止似乎也听到了风声,发消息询问苏玉。

    罗卡角:听说你们女孩子全部都要走了,是吗?

    玉暖暖:嗯,女主角由影后‘全权负责’。

    罗卡角:哦…那你什么时候走啊?

    玉暖暖:明天下午。

    最后一条消息发过去,陆止久久都没回。苏玉等了又等,每隔几分钟就查看一下手机,显得有些思绪不宁。

    其实说起时间,这两人认识不算久,可情窦初开的感情却是最为真挚的,虽然陆止少年老成,苏玉理性克制,但此时他们都已用情颇深了。

    苏玉心里舍不得陆止,却也毫无办法。只能一边收拾行李,一边拿起手机,又给陆止发了条消息:你在这边要加油哦,期待能看见你在电影里的样子。

    这次,陆止倒是很快回了个‘谢啦’的表情,接着又问:那你接下来去做什么呢?

    玉暖暖:继续读书啊。

    罗卡角:哦,你是读高二吗?

    玉暖暖:对呀。

    陆止似乎对苏玉接下去的行程很关心,事无巨细地问了很多。

    虽然有些疑惑,但他的问题问得很有水平,因此苏玉也没多做怀疑,耐心一一回答,甚至连自己在哪个区的学校、几班都交代了。其实苏玉也有私心,想着交代清楚,说不定陆止什么时候能来看她呢。

    虽然陆止嘴上不说,但苏玉能感觉到他心里的不舍。尤其是陆止把自己这一个多月用来‘耍帅’的尤克里里送了苏玉留作纪念。

    苏玉知道陆止很宝贝这把尤克里里。

    她经常能看见陆止在休息时刻抽空练习弹奏,不管是他流畅地弹出一段华丽的和旋‘炫技’,还是生涩地练习一首新曲子,都很有模有样。

    “我走之前,你不再弹一曲吗?”苏玉说,“以后我也许都听不见了哦。”

    苏玉想起了陆止的琴声,心里还挺期待临走之前再听他弹唱一首曲子。

    不过,陆止却摇了摇头,笑说,“下次吧,我保证你肯定能再听见我弹琴的。”

    陆止定定望着苏玉,眼神微光浮动又似有千般柔情难以言说。苏玉被那样的目光迷惑,一动不动,眼看陆止的手指即将抚上自己的脸颊。

    苏玉正要闭上眼睛,然而,就在他快要触碰到的那个瞬间,陆止轻轻地停顿下来,把手指收回。

    最后,陆止说,“你等我呀,我会去找你的。”

    说完,他朝她挥挥手,轻快地朝电梯的方向走去。

    苏玉有些失落地看着陆止的背影慢慢消失,终于回过神来,把尤克里里装回袋子里,慢慢走回宿舍。

    宿舍里,刘媛媛一眼就认出来苏玉手上拿着的是什么,“这是尤克里里吧?陆止给你的?”

    苏玉笑了笑,没否认。

    “哇,你们还真是……”

    刘媛媛说到一半停顿下来,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曾经,刘媛媛因为这两人,心里一直隐隐作痛。

    但是,她现在不痛了,因为大家都要各奔东西了,就算苏玉对陆止来说是特殊的存在那又怎么样?

    迟早也会不特殊的!别问她为什么,她只知道一点:远距离,不靠谱!

    刘媛媛这么想着,乐开花来。

    下午3点,苏母开车接苏玉回家,苏玉和另外两个女孩子依依惜别,一个多月的‘夏令营’就这么结束了。

    回到家里,苏玉吃了东西,把行李箱一放,就去洗澡睡觉了。

    这一睡就睡到第二天中午,苏玉才醒过来。

    苏母在客厅看书,见到苏玉慢悠悠地走出房间,笑说,“玉儿,你起来了啊,自己去冰箱找点吃的吧。”

    “嗯嗯。”苏玉随口应了一句,打开冰箱,挑出来一块看起来很有食欲的草莓蛋糕,拿了牛奶,坐到餐桌上。

    “一会我要去实验室一趟,你自己在家看书吧。”苏母说。

    苏母是大学教授。这段时间,有几家企业想在下学期跟她所在的科系寻求合作关系,苏母忙着应付,几乎都是早出晚归,没什么时间管苏玉。

    不过苏玉也算乖巧了,回来的这一个礼拜,几乎不怎么出门,绝大部分的时间关在家里。

    之前,苏玉的绝大部分精力放在在跳舞和排练上。回来之后,苏玉给自己定了一个复习加预习的学习计划。

    除了教科书上的内容,学习弹奏尤克里里也被苏玉列在计划内。

    主要原因在于陆止送的这把尤克里里小巧可爱,木质质地看上去很细腻,手感摸起来很好,苏玉越看越喜欢,萌生了学习的想法。

    苏玉在网上观看了不少教学视频,还饶有兴趣的跟陆止讨论。陆止也很上心,给苏玉分享了不少他认为有帮助的视频。

    虽然回家了,但苏玉也陆止之间的联系并没有间断,这让苏玉的心里稍稍有些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