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星辰殿聂星辰月如霜 > 章节目录 第21章 凭什么!
    对于高家和监天司,乃至于月家,聂星辰并不关心。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从世纪嘉园出来,聂星辰长长舒出一口气。

    向来习惯直来直往,凡事用拳头说话的聂星辰也很不喜欢这个世界的束缚感,他更喜欢战场上血腥世界的随心所欲。

    可是,他真的不想在女儿和月如霜面前沾上太多血腥,他不想让女儿和月如霜知道自己在战场上的浴血,双手沾满血腥。

    所以,每一次,他都压抑着内心的杀气。

    月家三番五次用言语挤兑他,挤兑月如霜,挤兑女儿,聂星辰都一忍再忍。

    尤其是在出来后接到月如霜的电话,聂星辰其实很开心,至少月如霜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排斥他。

    但同时也不是很开心。

    因为整个下午,整个蜀都所有和星月公司有合作关系的公司都违约解除合同,而且还各种赖账,欺负月如霜女流之辈无法奈何他们。

    而且,月家居然在这个时候邀请他和月如霜去月家参加晚宴。

    这是鸿门宴呐!

    聂星辰冷笑一声,冲着天枢说道。

    “去银行提三百万现金出来,放在车上,说不定晚上能用上,另外,确认一下青龙他们什么时间能道锦城!”

    “是,青龙那边已经确认,人已经交由天罡负责带回来,预计要明天晚上乃至后天才能过来,兵天部和监天司已经对魔都进行管控,似乎也在寻找那个基因天才,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他们暂停行动。”天枢应道。

    “那行,也不急于今天,域内势力错综复杂,小心一点好,你先去忙吧!”聂星辰忍不住揉了揉太阳穴,这种束手束脚的感觉一点也不爽!

    天枢转身招呼其他七星神卫保护聂星辰,自己则只身前往银行提钱。

    不一会儿。

    一辆老旧的桑塔纳停在面前,月如霜打开车门下车,双眼红红的,像是刚哭过,看得聂星辰心疼。

    “没事儿,不就是些渣渣合作商嘛,无所谓,等过两天,我去给你拉两个更大的合作商,怼死他们!”聂星辰安慰着说道。

    月如霜瞪了一眼聂星辰,“你说的轻松,你以为合作商那么好拉的啊,现在整个锦城,甚至蜀都方面,都有月家和高家打了招呼,没有公司敢和我们公司合作。”

    “那不一定啊,不是明后天有个什么国际交流会嘛,刚刚听月家老二说,域外有个什么星空国际也要参加,说不定人家星空国际就不买那什么高家月家的账,就看上你的星月公司呢。”聂星辰笑着说道。

    “怎么可能,星空国际?星空国际也要来参会?完了完了,星空国际啊,可惜我们没法参加交流会,而且,就算参加,星空国际估计也看不上我们这种小公司。”月如霜惊讶之余,满脸失落。

    “那不一定,到时候我们去试试不就知道了,万一人家就看上我们公司了呢。”聂星辰鼓励说道。

    月如霜看着自信满满的聂星辰,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

    “算了,算了,交流会的事情后面再说,先把今晚的晚宴应付了再说,我觉得我爷爷他们肯定没安好心,而且点名要见你,一会儿你可要收敛一点,别动不动就要打要杀的,知道不?”月如霜想了半天,拿聂星辰没法,只能警告说道。ァ看书室ヤ~@~1~www.kan~shu~shi.com<首发、域名、请记住

    “嗯,我明白的,我保证不打人,再说了,星星还在这儿呢,我可是一个好爸爸,不能在星星面前动手打人,影响不好。”聂星辰苦笑着说道。

    “嗯嗯,妈妈说,打人不是乖孩子。”星星抱着芭比娃娃说道。

    “走吧,进去。”

    月如霜走在前面带路,聂星辰打量着周边的别墅。

    这里的环境确实很好。

    月家的别墅门牌号是666。

    很吉利的数字。

    走进屋,月家一家人满满堂堂坐着,一张类似于域外大家族的长条桌摆放在饭厅里,长桌边上,坐满了月家的子弟,其中包括聂星辰见过的月家老二月仁,还有冯琳和唐萃尖酸刻薄的双眼。

    在正位上,坐着一个老头,月家家主,月明稀。

    “如霜来啦,来这边坐。”月明稀看上去很慈祥,也很随意,很像一个疼爱子孙的老爷子。

    可是。

    月明稀所指的位置,只有一把椅子。

    月如霜哪里不知道月家的想法,当即脸色一沉,说道:“不用了,我来主要是看看爷爷找我究竟有什么事儿,一会儿我还要带星星去医院一趟。”

    月明稀将眼神从月如霜身上转移到聂星辰身上。

    “你......就是当年那个聂家的大少......聂......什么来着?”月明稀看着有些忘性,丝毫不提聂星辰暴打冯琳唐萃的事情。

    “聂星辰。”旁边的冯琳磕着瓜子提醒说道。

    “对对对,聂星辰,聂家的大少。”月明稀故作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随即又道,“可惜啊,你已经不是聂家的大少了,你应该是判的无期吧,看来你还能量不小,五年就出来了?倒是有些小瞧了你。”

    聂星辰淡淡一笑:“老爷子也很不错,五年时间,月家发展得也不错。”

    “哈哈......”月明稀也笑了起来,“所以,就凭你一句话就断言我月家破产,你觉得可能吗?”

    “这个,可就说不准了,我说话一向都很灵验的,我的朋友都叫我聂半仙。”聂星辰说道。

    “哦。这么厉害吗?那你现在给算算,月如霜的公司什么时候会破产?”冯琳吐掉嘴里的瓜子壳说道。

    “星月公司吗?不好意思,可能要让你失望了,星月公司可不会破产,只会越来越好的,而且这次说不定还有大机遇。”聂星辰说道。

    “真的这么灵验?那要是我现在就撤资呢,你说星月公司会不会破产?”月明稀看着聂星辰说道。

    “你可以试试。”聂星辰神情淡然。

    “呵呵,小伙子,你很有骨气,我很喜欢,但是呢,我又不是很喜欢你,所以,星月公司的资金,我肯定是要撤走的。”月明稀说道。

    旁边的冯琳更是直接拿出一叠文件资料放在桌上。

    “爷爷,你们真的就这么狠心?这么狠心要逼得我们走投无路吗?”月如霜泪如雨下,虽然之前冯琳就说过月家会撤资,但她都还抱着一丝侥幸。

    可是。

    现在。

    月家竟然真的要撤资。

    而且还在自己最困难的时候,先是逼迫他们卖掉家里的股份,然后撤资。

    釜底抽薪。

    逼上绝路。

    “如霜啊,不是爷爷心狠,这些年,星月公司,还有你那个女儿,还有你爸妈,吃了月家多少,用了月家多少,你其他的叔伯怎么看?怎么做?”

    “什么怎么做啊!”

    月如霜痛哭嘶吼,“月家的钱是你们挣的吗?你们哪一个公司不是靠着星月公司起来的?当初聂家找上你们,让我指证聂星辰,可是,你们知道我的感受吗?你们拿了多少钱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就这么安心?你们的良心呢,让狗吃了啊!!

    “啊!?”

    “凭什么!!凭什么啊!!”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