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星辰殿聂星辰月如霜 > 章节目录 第51章 远征
    黎明。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秋高气爽。

    看了一眼还在熟睡的月如霜,聂星辰神清气爽,轻抚秀发,喃喃自语:“你放心,我们女儿一定会健健康康长大的。”

    聂星辰轻轻拉开房门,又轻轻关上。

    走出别墅,进入黑暗。

    黑暗中,正在熟睡的月如霜睁开双眸,简单收拾一番后回到自己的房间,看了一眼女儿,悄悄移步走到阳台上,看着远方闪烁的明星。

    “星辰,我和女儿等你回来,然后我们就结婚!”天空的星星一闪闪,似在回应月如霜。

    所谓岁月静好,只是因为有人在替你负重前行。

    聂星辰并不这么认为,所谓岁月静好,是因为他心中有家,所以他的步伐很轻快。

    黑暗中,随着聂星辰所过之处,陆陆续续开始有人从黑暗中走出来集结。

    “天枢,你带着七星神卫留守锦城,家里不能出事,如果我们出事,你带着我妻女去域外星辰殿。”聂星辰说道。

    “是,殿主。”天枢没有任何反驳,对他来说,不管是出战还是守护,同样重要。

    “白虎,你的伤好了?”聂星辰凝望着白虎,这个一挑二击杀两尊战皇巅峰的家伙,已然带着面具出现在聂星辰身前。

    “殿主,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不影响任务。”白虎说道。

    “那好,那就你们和我一起进入远东,天罡地煞负责外围接应,这次去远东主要目的不是杀敌,当然,谁敢阻我,杀无赦!!!”聂星辰凝眉,从白虎说话的气息上可以判断出白虎伤势已无大碍。ァ看书室ヤ~@~1~www.kan~shu~shi.com<首发、域名、请记住

    “是,殿主。”四大星君,天罡地煞齐声回应。

    “远东十字军的那六尊战皇现在到哪里了?”聂兴说道。

    “快到边境线了,司马统领下令华夏戒严,几人走得比较慢。”天罡说道,天罡代表着天罡三十六将士,同时也是天罡的负责人。

    “很好,那我们就走那六尊战皇的路线,既然敢进我华夏,那就全部留下来吧!”聂星辰凝眸远视,双眼透露着丝丝杀伐之气。

    “出发!”

    聂星辰一声令下,七星神卫退入黑暗,666号别墅的防御措施又增加了至少三个级数,以前有聂星辰随时都在月如霜身边,现在聂星辰离开,七星神卫自然提升防御等级,容不得月如霜出半点问题。

    天罡地煞也闪入黑暗之中,隐匿在锦城四处的天罡地煞纷纷各自行动,但他们的目的地只有一个方向。

    远东帝国。

    聂星辰身边还剩下四大星君,没有一丝丝遮掩,没有一点点隐匿,正大光明,驾车直接去机场往京都方向。

    你偷偷摸摸嵌入我华夏,那我就光明正大杀入远东。

    你派十尊战皇巅峰,我只出五尊战神巅峰。

    照样将远东杀得天翻地覆!

    这就是——

    星辰殿!

    ......

    天色还在昏暗的雾霾中挣扎。

    司马狂徒和秦千秋两人就被急促的铃声惊醒。

    连脸都顾不上洗,两人就从监天司招待所冲进监天司办公室。

    “你说,这聂星辰几个意思?怎么好好的突然去京都?”秦千秋胡子都快气歪了,这边好不容易把高家宗族按下,他们还得忙着全华夏搜查那几个远东来的战皇,这聂星辰又跑了。

    关键他去的还是京都!

    那可是京都啊。

    是非之地。

    聂星辰身上本就是非极多,就这么不声不响的跑去京都。

    殿主,别闹好不好?

    秦千秋好是一阵愁眉苦脸,自从聂星辰回到华夏,这些天就没有一天吃好饭,睡好觉!

    “去京都?不应该的,会不会是路过?”司马狂徒沉思,“锦城这边,虽然北斗已经进入锦城,但是他们的动作都还比较小,这个时候去京都,不合适!”

    “那他们去干嘛?你没看,他一个人去就算了,还带着四大星君,那头白虎还病恹恹的躺在床上,昨晚半夜就爬起来跑了,我女儿拉警报我特么还以为监天司被人给端了!”秦千秋简直气得吐血。

    “你让人盯着,我总感觉聂星辰要做什么大事,在域外战场,四大星君一般很少和聂星辰同时出动的,现在不仅四大星君陪同聂星辰,七星神卫加固月如霜那边的防御,连天罡地煞都没有踪迹,那就说明,聂星辰要做大事!”司马狂徒非常慎重的说道。

    “对了,远东十字军的那六尊战皇还没有消息?”司马狂徒又问。

    在做情报方面,兵天部可调用的力量不如监天司,尤其是在域内这个错综复杂的局势下,兵天部可是被那些宗族世家盯得最紧的地方。

    “暂时没有,不过按照我们的推算,他们也会走京都方向。”秦千秋对那几个远东战皇,真的是有些束手无策,让一群战神级,甚至还达不到战神级,不少还是普通人的监天司去追踪一群战皇巅峰,这并不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

    对此,司马狂徒也只能沉默。

    “将聂星辰进京都的消息发给国主,希望聂星辰是徐徐图之,而不是莽着就冲进京都去。”司马狂徒最终说道。

    秦千秋也不闲着,拿着通讯器,向京都发了一条消息,气呼呼的直接将办工作上的过夜茶咕噜咕噜灌进嘴里,依然缓解不了内心的躁动气息。

    ......

    距离京都一千公里的一个小县城。

    落满秋叶的不知名火车站,这个车站很不起眼,是很多年前从山里运送木材而修建的火车站,如今已然遗弃,甚至都不像是火车站,站台的铁轨注定也是要腐朽在丛林中的。

    然而在今天,一列只有几节车厢的火车出现在这里。

    在站台上,仅仅停靠了一分钟,随后又哐当哐当的离开站台,钻进茂密的丛林。

    火车上,一节节车厢看上去都比较老旧,甚至锈迹斑斑。

    但就在这样锈迹斑斑的车厢里,却有一节车厢内装饰十分豪华,从远东而来,从魔都而逃的六尊战皇此刻正坐在豪华的车厢里,品尝着华夏美酒和美食。

    “队长,华夏真的有那么恐怖吗?咱们是不是有点太过于小心了?”有战皇一边拿着一个玻璃瓶装的60度老白干,一边伸手去抓桌上的一碟花生米,疑问说道。

    “我也不清楚,反正我的师父是这么说的,华夏是一个古老过度,藏龙卧虎,不可小觑。”

    “不过,现在总算是脱离了华夏国境,不用担心,我相信——”

    “华夏还没有谁敢进入我远东帝国找麻烦——”

    正在这时,一道空旷而冷漠穿过丛林,穿透车厢,出现在豪华车厢里。

    “真的是这样吗!?”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