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星辰殿馒头无罪·尊 > 章节目录 第10章 你还敢来我家!
    走出公司大楼,聂星辰走到七星神卫那辆面包车前,吩咐天枢去调查蜀都高家的资料,虽然刚刚让高轩离开了公司,但并不代表聂星辰会放过高家,他只是不想在月如霜和女儿面前展现得太过暴力和血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至于刚才被杀的高家保镖,看似聂星辰动手,实则是天枢动手,对付这些小虾米,聂星辰都没有出手机会。

    看着七星神卫离开,聂星辰跟着月如霜来到她车前,车并不是什么豪车,而是一辆比较旧的桑塔纳,款式比较经典。

    但一个公司的美女老总,开这种老爷车,似乎有些和身份不匹配。

    聂星辰疑惑的问道:“这是你的车?”

    月如霜点头,拿出钥匙打开车门,她知道聂星辰的疑惑,解释说道:“公司并不是很景气,加上星星也需要花钱,这车很适合。”

    “是不是那个什么高家针对你的公司?”聂星辰都不用多想,直接点出高家,“对了,星星说你回来之后,几天没去医院,是不是也是因为那个叫什么高轩的家伙?”ァ看书室ヤ~@~1~www.kan~shu~shi.com<首发、域名、请记住

    听到聂星辰的疑问,月如霜也是一阵后怕,要是聂星辰没有及时赶到,那后果定然不堪设想。

    “嗯,那天我回来准备从公司拿钱,结果被那个高轩堵在门口,两个保镖守着,我根本离不开公司。”月如霜脸色有些惨白,抱着星星,眼泪流淌,“星星,对不起,是妈妈不好,妈妈不该把你一个人丢在医院的......”

    “妈妈不哭,妈妈不哭。”星星伸出小手安慰月如霜。

    聂星辰看着伤心的母女,恨恨说道:“高家,该死!”

    月如霜一听,吓了一跳,赶紧劝阻说道:“聂星辰,你别乱来,高家我们惹不起,你刚刚出来,就算你认识监天司的高层,你也要考虑一下星星,星星不能没有爸爸......”

    在月如霜眼里,来自蜀都的高家,不比当年的聂家差,不是现在的聂星辰可以惹的。

    聂星辰顿时收敛杀气,问道:“监天司呢?你可以给监天司打电话,再不济,你也可以给你家人,亲人打电话。”

    “你想得太简单了,监天司,锦城的监天司早就让高家买通了,至于月家,他们巴不得我嫁到高家去,那样对他们来说,又是一笔很大的钱,而且更有助于他们公司的发展。”月如霜冷淡的说道。

    “什么!?”聂星辰彻底震惊,“那是你的家人,他们怎么能这么做。”

    聂星辰记得,月如霜的爸妈对她可是很宠溺的,不可能为了金钱卖自己的女儿。

    “我爸妈倒是没有执意要我嫁给谁,但家族里面,叔伯爷爷他们都很喜欢和高家攀上关系,我爸妈也没办法......”

    “真是岂有此理!!!”聂星辰怒呵一声。

    这种豪门套路他太熟悉了,虽然月家不是豪门,但一帮亲戚想要攀上豪门,作为家族的一脉,还真的没有任何办法。

    毕竟,豪门女儿无自由。

    车辆一路前行,很快抵达一个老旧小区,出入的人基本上都是些老头老太什么的,四处更是各种脏乱差,看得聂星辰眉头紧皱。

    一单元八楼。

    一处用彩钢棚搭建的楼上楼,月如霜刚要拿钥匙开门,简陋的门突然打开,走出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

    从依稀的面庞上,聂星辰认出来,老太太是月如霜的母亲于娟,五年前还是满头秀发的一位漂亮母亲。

    “如霜,你回来了啊?”于娟轻柔的问道,转眼看到聂星辰和星星,于娟露出一丝惊讶又慈祥的笑容,“星星回来啦?有没有想外婆啊!”

    至于聂星辰,于娟自然而然的以为是高家派过来送月如霜的保镖。

    “阿姨,您好。”聂星辰客气的说道,对于于娟,他还是有着愧疚。

    “你是?”于娟双眼沧桑,视线有些模糊。

    “阿姨,我是聂星辰。”聂星辰自报家门。

    “聂星辰?聂......聂星辰!!!”于娟突然一把抓住聂星辰的手臂,“你是聂星辰?你还敢来我们家,你知不知道,你把我们害苦了,你把如霜害苦了啊!!”

    “阿姨,你听我说......”聂星辰虽然对于娟的反应有所预料,但也是触不及防。

    “妈,你别这样,你千万别激动......妈——”月如霜突然大叫一声。

    激动的于娟突然静止不动,随后身体瘫软。

    聂星辰眼疾手快,一手抱着星星,一手扶住于娟。

    “快,我妈有低血压,不能太刺激。”月如霜手忙脚乱就要去抱于娟,可惜月如霜的力气根本抱不住瘫软的于娟。

    “你抱着星星,让我来吧。”聂星辰将星星放在地上,伸手将于娟抱起来躺在不大的沙发上,从怀里摸出一颗血气丹给于娟服下。

    十分钟后,于娟幽幽醒来。

    “妈,你别激动,你听我说......”月如霜害怕于娟又晕厥过去,让聂星辰先去外面待着。

    “那......那个人呢?”于娟问道。

    “妈,你千万别激动,我让他在外面去了。”月如霜说道。

    于娟抬头看着月如霜,良久之后才说道:“你,还是放不下他。”

    “妈......”月如霜脸色微红。

    有些人,有些事,总是铭刻于心,无法忘怀的。

    于娟长叹一声,说道:“你去把他喊进来吧,冤孽啊!”

    作为月如霜的母亲,她只能为自己的女儿着想,甚至还得为自己那可怜的外孙女着想。

    他不能让女儿背着一个说不清的名分,也不能让外孙女没有爸爸。

    月如霜打开房门,聂星辰正在门口抽烟,将烟头掐灭,跟着月如霜走进屋。

    “阿姨,对不起!”聂星辰非常诚恳的弯腰道歉。

    “不用做这些虚的。”于娟摇了摇头,“我也不接受你的道歉,你要道歉的话,就和如霜说,和孩子说。”

    “阿姨,我知道以前是我对不起如霜,对不起阿姨和叔叔,这些年,也让她们母女,还有阿姨受苦了。”

    “但是,现在我回来了,别的我不敢保证,但我以我的性命担保,我这一生,都会对守护着她们母女,不会让任何欺负他们。”聂星辰说道。

    于娟看着聂星辰,抬手比出三个手指。

    “第一,你要给如霜举行一场婚礼,一场可以让世人都不再背后议论如霜的婚礼,为她洗脱这些年来背负的骂名。”

    “好,我一定做到,时间就定在一个月后,我保证让整个华夏域内外都知道,如霜是我聂星辰的妻子!”

    一个月的时间,足够他做好域内域外的安排,向域内那些宗族和聂家亮出自己的身份。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