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星辰殿馒头无罪·尊 > 章节目录 第11章 趁着值钱,卖掉!
    于娟点点头,虽然不知道聂星辰是不是真的能够做到,但看到他坚定的眼神,于娟知道,这是一个敢作敢当的男人。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而且,当年的事情,她也明白其中真相,所以,对于聂星辰,于娟并没有太多的恨!

    “好,那第二条,你得给如霜和星星准备一套房子,我的要求也不是很高,能够遮风挡雨,属于你们自己的房子就好。”

    “这个是我应该给如霜和孩子的,到时候还要叔叔阿姨和我们一起住才行,我虽然回来了,但星星也不能没有外公外婆。”聂星辰说道,买房这种事儿,对聂星辰来说简直不要太简单。

    于娟摇头,说道:“不用,我们就不用了,住这里就好,偶尔我去看看星星就成。”

    “阿姨,这不行的,你这里属于违建房,很危险的,你放心,我一定买一套大的,足够我们一家人住,而且星星现在身体还很弱,也需要你们。”聂星辰说道。

    “这个以后再说吧,最后一条,你不能再放弃星星!我说的你应该能懂吧?”于娟说道最后,双眼炙热的看着聂星辰。

    “我懂,我不会放弃星星,也不会放弃任何一个人,而且我有个朋友擅长治疗星星这种类型的病,星星肯定能痊愈的。”聂星辰肯定的说道,于娟虽然对他有着很大的怨念,但对星星,却是绝对的爱。

    听到聂星辰说星星的病有望治好,双眼精光一闪而逝,随即泄气。

    血癌,哪里有那么好治的!

    聂星辰也不辩驳,所有的一切,就让他用事实说话吧!

    正在这时,虚掩的房门被推开,一群人从门外走进来。

    “哟,今天有客人啊?”月半山走在前面,看到聂星辰,并没有认出来。

    “星星回来了?来,外公抱一抱好不好?”

    星星摇头,死死搂着聂星辰的脖子,有些委屈的说道:“不,我要爸爸抱,不要外公抱!”

    “嘿......”月半山原想逗弄一下星星,突然一愣神,“什么?爸爸,什么爸爸?”

    月半山抬头死死盯着聂星辰,嗫嚅半天说不出话来。

    聂星辰也看着月半山,老头子看起来精神头很不错,比起于娟来说,简直好了太多,整个人有种容光焕发的感觉。

    “你......你是聂......聂星辰!!!”月半山惊恐的指着聂星辰,近乎是用吼的声音大叫。

    这下,不仅月半山震惊,跟在月半山身后的一众月家人也震惊了。

    “什么!?他就是聂星辰?”

    “就是当年强坚月如霜的那个聂星辰?”

    “不是被聂家的人弄进去判无期徒刑了吗,怎么就出来了?”

    聂星辰淡然一笑,掷地有声的说道:“对,我就是聂星辰!”

    “哎哟,一个被家族赶出家门,坐了几年牢回来的强坚犯,说话居然这么硬气了?”说话的是月如霜的大伯母冯琳,磕着瓜子,扭着肥臀,语气尖酸刻薄。

    “大嫂,别说得这么刻薄,小心人家是越狱出来的,要是发起疯来,可就完了。”月如霜的二伯母唐萃在旁边帮腔,阴阳怪气的说道。

    “你来我们家做什么,我们家不欢迎你,滚,给我滚出去!”月半山怒斥说道。

    “我来,自然是来接如霜和我女儿的。”聂星辰皱着眉头,心中疑惑重重。

    月半山给人的感觉很精神,并不像于娟那样血气低身体弱。

    那么,他为什么没有去医院看星星?反而还和月家的人相谈盛欢,很亲密的样子。

    “啧啧,我们家如霜是你想接走就接走的吗?你当我们月家是什么地方?你一个强坚犯,拿什么来月家接人?还有你那个痨病女儿,不知道花了我们月家多少钱,你一句话说接走就接走?你问过我们月家吗?”冯琳炮语连珠一般呵问,嘴上还不停磕着瓜子。

    “大嫂,你这臭脾气得改一改,你要是把人家逼急了,冲上来把你那啥了,我可不管啊!”唐萃说道。

    “你们赶紧帮我打电话给监天司,先报案,就说这里有一个强坚犯准备对我行凶!呸——”冯琳挺了挺自傲的胸前,同时粗鲁的将嘴里的瓜子壳吐向聂星辰,不过瓜子壳在聂星辰身前三寸处自然落下。

    “你们来我们家坐什么,我们家不欢迎你们!”坐在沙发上的于娟突然站起身,中气十足呵道。

    众人都没有想到,一向虚弱,逆来顺受的于娟会突然发狂。

    “妈,你别激动,别和她们一般见识......”月如霜感激你去扶着于娟。

    “哎哟,我说娟儿啊,可不是我们愿意来的,可是三弟邀请我们来的,要不然你以为我们愿意来你这破地方啊!”冯琳说道。

    “就是,大嫂,我看我们还是走吧,半山啊,你也不管管你媳妇儿,还有,半山,你那股份的开价太高了,再低百分之十......嗯,不,百分之二十,我回去劝劝你二哥,让他收购,保证马上到账。”唐萃说完,转身就走。

    月半山赶紧追上去,拉着唐萃说道:“大嫂,二嫂,百分之二十实在太低了,百分之五,我可以再降价百分之五!”

    “爸,你干什么啊?什么百分之五?你要卖什么东西?”月如霜听得一愣,问道。

    “卖什么?当然是家里公司的股份啊,你们家还能有什么我们看得上的,就你那破公司?”冯琳倚在门口,这么一会儿,脚下已经一片瓜子壳。

    “爸,你怎么能卖你家族的股份,那是你和我妈的养老钱,不能卖!”月如霜大急。

    月半山哀叹一声,失落的坐在沙发上,“不卖,不卖拿什么钱给星星治病,拿什么钱养这个家?”

    “那也不能卖,星星的病你不用担心,我会慢慢想办法的,而且现在星星的爸爸也回来了,他一定能想到办法......”月如霜突然顿住话语,突然想到聂星辰刚刚从监狱出来,哪里来钱给星星治病?

    “你们到底卖不卖啊?不卖的话,我们可就走了。”冯琳不耐烦的说道。

    “我......”

    “卖!”

    “你......”

    月半山刚想说话,却被聂星辰突然打断。

    “叔叔,相信我,趁着手上的股权还值点钱,全部卖掉,等过几天不值钱了,可就想卖都卖不出去了。”聂星辰劝说道。

    “聂星辰!!!”月如霜蹭的站起身来,瞪着聂星辰,呵道。

    “你怎么能这样,那是我爸妈留着养老的钱,你让他们卖掉,以后他们怎么过?”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