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星辰殿 > 章节目录 第9章 我认识监天司高层
    突如其来的变化不仅让高轩怔在当场。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月如霜也呆立不动,一双美眸怔怔的盯着那个门外越来越近的男人,双手无处安放。

    是他!?月如霜怀疑自己眼花,可是那张脸庞却又是如此熟悉,刻骨铭心。

    曾经,那张熟悉的脸庞是多么的温和,阳光!

    曾经,那张熟悉的脸庞是多么的绝望,痛苦!

    曾经,是她亲手将他送进监狱!

    曾经,是她亲手将他前程断送!

    那一刻,她的心其实是愧疚的,是悔恨的。

    所以她即便在月家饱受欺凌,家产被夺,忍辱负重也要将女儿养大,只为给他留下一点什么!

    或许是爱,也或许是自我救赎!

    然而,她万万没想到,自己终有一天还能见到他!

    虽然变了很多,沧桑了很多,英气了很多,冷漠了很多......

    但月如霜还是一眼就认出来,站在面前的,就是自己心中一直愧疚的那个人。

    聂星辰!!!

    那个自己曾经爱过、恨过、愧疚过、也伤心过的聂星辰。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月如霜心中多年的酸楚一涌而出,双眼微红,清泪滴落。

    聂星辰看着红眼圈的月如霜,一路走来准备好的话突然不知从何说起,心中五味杂陈。wap.kanshushi.com

    ァ看书室ヤ~@~1~www.kan~shu~shi.com<首发、域名、请记住

    要说恨,聂星辰其实一点也不恨月如霜,纵然在法庭上被月如霜斥指责骂,纵然明知自己是被陷害,但男人犯错,那就是犯错,聂星辰心中只有愧疚和自责。

    要说爱,聂星辰也说不清楚,这几年,月如霜这个名字已经被无情的战火洗礼,他甚至都记不清月如霜的模样。

    但是今天,仿佛又回到五年前的昨天。

    爱与恨,说不清道不明。

    “我......”聂星辰嗫嚅着干裂的嘴唇,说不出话。

    “妈妈,妈妈,爸爸回来了,爸爸回来了!”在聂星辰怀里的星星几日不见月如霜,顿时邀功自己找到爸爸,开心得不得了。

    月如霜哭笑着点头。

    “我......这些年,你还好吗?”聂星辰憋了半晌,柔声问道。

    “嗯,我很好,你......你呢?”月如霜哽咽点头,泪水唰唰往下流。

    “我......也很好......”

    聂星辰还想说点什么,却被旁边得高轩打断:“你是什么人,胆敢打我高家的人,不想活了吗?”

    聂星辰扭头瞪着高轩,怒发冲冠,先有韩飞妄图挖女儿双眼,现在又有人想要打自己女人的主意,他对域内失望透顶。

    对于这种人,聂星辰只想一杀了之。

    但是,心中怒气迸发时,却被一双芊芊玉手和一双担忧的眼神阻止。

    “星辰,你别乱来,你刚刚从监狱出来,不了解现在的情况,这人是蜀都最近新晋的顶级家族高家继承人高轩,在蜀都只手遮天,惹了他,以后你在蜀都没有立足之地。”月如霜挡在聂星辰身前,伸手将聂星辰拦住。

    月如霜记得当初聂星辰是被宣判的无期,现在能见到他,肯定是刚刚出狱,却不知道聂星辰是域外杀神,星辰殿殿主。

    而一旁的高轩背脊发凉,他没想到眼前这人居然是刚刚从监狱出来的,难怪敢打杀自己的保镖,而且至少有战神级别的实力,要不然不可能悄无声息的杀掉自己带过来的保镖。

    他今天只是过来威胁月如霜,也只派了两个保镖过来,身边没有保镖保护,自是不敢在一个刚出狱就杀人不眨眼的战神级面前放狠话,报家门装x,万一要是人家根本就是那种不买账的亡命徒,真把自己给打杀了,他高轩哭都找不到地方哭。

    好汉不吃眼前亏!

    高轩转身就跑,夹着尾巴,屁都没敢放一个。

    看着高轩慌不择路逃串,聂星辰没有追,也没有通知侯在外面的七星神卫拦截,他已经记住了那种嚣张跋扈又极度恐慌的脸。

    待高轩消失好久之后,月如霜才放下双手,用咖啡机冲了一杯咖啡。

    “我记得你最喜欢喝拿铁,不放糖,你说那是生活该有的味道。”月如霜端着咖啡,递给聂星辰,说道,“星星,来,让妈妈抱抱。”

    “不,我要爸爸抱。”星星摇头,双手紧紧的抱着聂星辰的脖子。

    聂星辰一手抱着星星,一手接过咖啡,露出柔和的笑容,“星星,让妈妈抱抱,爸爸不会走的,妈妈可是好几天没看到星星了。”

    “哦。”星星这才满脸不乐意的伸手,钻进月如霜怀里。

    “如霜,谢谢你,星星很漂亮,也很乖!”聂星辰抿了一口咖啡,“拿铁咖啡还是那样的苦,也很香。”

    月如霜抱着星星,低着头,双手不住摸索着星星后背,最后咬牙说道:“对不起......”

    “不,应该说对不起的是我,这些年,让你和星星受苦了。”聂星辰说道,“接下来,让我来照顾你们吧!”

    “从我知道星星是我女儿那一刻起,我就决定,我不会让你们母女两再受半点儿委屈,我要给你们母女一个温暖的家,不知道......你......能不能给我一个赎罪的机会?”聂星辰将思索良久的心里话说出来。

    月如霜积累多年的心酸骤然升腾,眼泪哗哗流淌,本想点头答应,可是临到开口又改口道:“可是......那个高家,那个高轩不会放过你的,高家你们得罪不起,你还是赶紧离开蜀都吧。”

    聂星辰淡然一笑,放下咖啡杯,说道:“高家......不足为虑,我在域......狱中有一帮好兄弟,高家虽然有钱有势,但有钱人都很怕死的,你看刚刚那个什么高轩不是跑得很快吗?”

    聂星辰本想告诉月如霜他在域外的身份,但转念一想,狱中的身份也很好用,而且能够隐藏身份,免得吓跑了高家,甚至是聂家。

    “你......这样很危险的,而且,你一出来就杀人,这要是让监天司的人知道......”月如霜担忧道。

    聂星辰打断了月如霜的话,说道:“监天司?不用担心,你以为我怎么这么快,五年时间就能出狱,我认识监天司的高层,这边的监天司不敢那我怎么样,所以你也不用担心,要是我对付不了高家,还有监天司帮忙......”

    “监天司?你怎么会认识监天司高层?”月如霜瞪大了双眼。

    “你忘了,我曾经可是聂家的天才,认识两个监天司的高层还不是很轻松?”聂星辰随意找了个理由。

    “哦,那你......”

    “要不,咱们换个地方说话?”聂星辰说道。

    月如霜抬头一看,发现所有员工都快跑到门口,就差没有摆上小马扎,抱着小零食旁听了。

    月如霜红着脸瞪了一眼,一群‘顺风耳’一阵慌乱,稀里哗啦的假装路过,办公室一片狼藉。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