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医武战神归来口香糖 > 章节目录 第2章 前因后果
    众人回过头去,只见陈天阳站在门口,脸色阴沉无比。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岳母刘红玉看到他之后,直接情绪失控,冲上去就在他胸口上砸了两下,怒骂道:“你这个混账,怎么还有脸回来?!”

    “看看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把我女儿都害成什么样了?她为了你,被赶出家族,来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而你却跑了,你对得起她吗你?!”

    陈天阳没有说话,直接朝着堂屋冲了进去,苏明月现在正躺在地上,不知道怎么样了。

    “哎,你……”

    一个小混混走上了准备拦路,却被陈天阳一巴掌抽飞出去,他现在就像一头怒极的野兽,咬牙吼道:“滚!”

    跑到堂屋,他赶紧把苏明月从地上抱了起来,她现在脸色苍白的让人心碎,眉头紧紧的皱着,仿佛昏死之后,还在做着噩梦。

    陈天阳赶紧把了一下脉,发现只是急火攻心,并没有什么大碍,这才放下心来。

    他赶紧按了一下苏明月的人中,然后从怀中掏出一个药瓶,倒出一颗黑色的药丸,缓缓的喂入她的口中。

    药效化开之后,苏明月才缓缓地睁开眼睛,发觉嘴里面有一种淡淡的苦味。

    只不过当她看清楚陈天阳的样子,整个人如遭雷击。

    “放开我,你放开我!”

    苏明月不停地挣扎,一巴掌抽在陈天阳的脸上,眼泪瞬间就滑落下来,“你不是后悔了吗?你不是跑了吗?那你还回来干什么?!”

    这五年来,她一直在被人嘲笑,大老远从东海市嫁过来,结果结婚当天丈夫跑了,只留下她一个新娘子,闹出了天大的笑话。

    更可恨的是,苏蔷薇还在背地不停地抹黑她,说她是一个狐狸精,是一个小贱人,在学校里把陈天阳给勾引走了,结果最后又被人扔下,全都是自作自受,活该!

    每次听到这样的话语,苏明月心中就跟刀割一样的疼,但是她没法辩解。她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恩爱的男朋友,会在结婚当天把自己给扔下?

    这五年中,那些恶毒的中伤,她其实都已经习惯了。但是在心底,还是埋藏着一股怒火,一种被挚爱之人抛弃的愤怒!

    现在,当她看到陈天阳的时候,这种怒火瞬间在心底爆炸。

    “明月,我……”

    陈天阳有口难辩,惭愧的低下了头,良久之后,才苦涩的开口,“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家里会出现这些人?”

    “你还敢问怎么了,不都是你这个杀千刀的人害的!”

    刘红玉咬牙说道,“当初要不是为了给你擦屁股,我们早就回到东海了!你现在还回来干什么,在外面混不下去了是不是?!”

    当初陈天阳失踪的时候,已经跟县城里的农贸市场签过合同,必须要按时供货。正是因此,苏明月没办法离开,只能守在这里,照顾好剩下的烂摊子。

    “你这个白眼狼,我家闺女咋摊上你这个人了……”

    说着说着,刘红玉也流下了眼泪,哽咽的把之前发生的情况,全部又说了一遍。

    当陈天阳听到,那些跑山鸡全部被人毒死的时候,脸色阴沉的看着苏蔷薇:“苏蔷薇,这一切是不是你干的?!”

    苏蔷薇冷笑一声:“你有证据吗?没证据就别在这里瞎说,小心我告你诽谤!”

    “不过你回来也正好,你老婆欠了我们三十万,你准备什么时候还啊?”

    “虽说你俩婚礼没有办成,但好歹也是领过证的合法夫妻,既然你回来了,也总该表示表示吧?”

    陈天阳愤怒至极,刚想说话,旁边的苏明月却说道:“那是我欠的钱,跟他没有关系,等到地里面的菜卖完,我会想办法凑钱还你的!”

    现在的她,不愿意跟陈天阳再牵扯上任何关系。五年已过,眼泪早就已经流干,委屈早就已经吃尽,心也早就已经绝望。

    “怎么回事?这里怎么这么热闹啊?”

    正在这时,门口又走进了几个人,领头的是一个五六十岁的老人,后面还跟着几个小年轻。其中有一个,染着一头黄毛,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

    “村长,您来了!”

    这个时候,苏明月擦干眼泪,挤了一个笑容说道。

    老人点了点头,看了一眼她苍白的脸,意味深长的问道:“身体没事儿吧?”

    苏明月摇了摇头:“没事。”

    “姐,钱要到没有?”

    那个黄毛走到苏蔷薇的面前,笑着开口。

    他就是苏蔷薇的弟弟苏小树,从小到大都吊儿郎当的,以前在村子里面的时候,没少欺负陈天阳。

    “要到什么呀?”

    苏蔷薇撇撇嘴说道,“我看这一家不要脸的人,估计是准备赖账了。”

    苏小树冷笑说道:“他们敢?我别的没有,就是道上的兄弟多。敢赖我们的账,房子我都给他点了!”

    村长环顾了一下四周,看到陈天阳的时候,瞬间就皱起眉头,冷淡的问道:“是天阳啊,啥时候回来的?”

    陈天阳还没来得及开口,旁边苏蔷薇抢话说道:“刚回来不久,看样子也是在外面混得不咋滴,回咱们村里吃软饭来了。”

    村长点了点头,旁边的刘红玉赶紧陪着笑脸说道:“村长,您先坐,我给你倒杯茶。”

    坐下来之后,村长看着苏明月,缓缓开口:“明月丫头,你欠咱们合作社的钱,也是时候该还了。不是我非要逼你们,毕竟是全体股东的钱,我做村长的也不好偏颇。”

    苏蔷薇走上来说道:“看她们家的样子,哪有钱还这东西?”

    “照我说,苏明月,你还是赶紧跟着个没用的东西离婚,嫁到村长家里面去。不仅那些钱不用还,下半辈子也吃香喝辣的,不比守着几间破平房要强?”

    这些年,村子里面靠山吃山,日子一天比一天好。很多人家都盖起了小洋楼,只有苏明月家里困难,现在还是几间破旧的平房。

    村长没有说话,但却眼神期待的看着苏明月,其实苏蔷薇做的一切,也都是他在暗中授意。

    他家的儿子是个痴呆,三十多了还没娶到媳妇。虽然家里有钱,但现在村里面每家的日子都好过了,没人愿意把女儿推进火坑。

    而这个苏明月,就是最好的人选。

    首先是个外乡人,在本地无依无靠。再者又欠了合作社的钱,可以用这一点来压她。

    按照村长的估计,就算是苏明月再刚强,只要天天让小混混来闹,早晚也会撑不住,乖乖嫁到他家里当儿媳妇。

    只是现在,失踪五年的陈天阳居然回来了,让事情多了一个变数。不过还好,看他的样子,估计混得也不咋滴。

    “明月丫头,我在这里表个态。”

    村长缓缓开口,“只要你愿意嫁到我家,我绝对会把你当成亲闺女对待,至于彩礼,少说也是这个数。”

    说着,村长缓缓举起五根手指。

    “不用了!”

    陈天明站出来说道,“欠你们多少钱,我帮她……”

    只不过他话说到一半,被外面闯进来的一个人给打断了,那个人气喘吁吁的说道:“村长,可算找到你了。”

    “县里面来人了,说有人要投资咱们合作社,你赶紧过去看看吧!”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