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十五亿的游戏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三章 特洛伊游戏的终极
    随后过了晌久,蔡刘二人同时感应到地下有震动和机械变动发出的声音,地面开始摇晃。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随后,两人面前的地面开始出现了楼梯式的塌陷。看来应该是因为年代久远,时间过了很久,机械反应变得慢了很多。这其实有一种很奇怪的反差感,之前那两个黑盒子看起来十分地高科技,但是这个老式机械的反应速度久让人很有落差。

    刘小云想往前走一步,蔡小三赶紧伸手拥胳膊拦住了她:“姐你先等一下,我先下去。不管这里面有没有什么机关一类的,我不确定这里面的空气是不是安全的。我是男生,如果有什么问题的话我能坚持得住。”此话对于任何一个女生来说,面对这样的情况都是会十分地有安全感,而安全感对于感情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加分项。如果不是因为现在的状况特殊,刘真的差不点就要搂着蔡了。

    蔡拿出手机打开照明灯,然后慢慢慢慢地顺着楼梯走下去。其实刚才蔡小三说这样的话也就是因为那些小说看多了,这里面是现代化机械,不是那种可怕的古代墓穴。而且这是万千俊设计的地方,他自己也要下去,肯定不可能说弄点什么安全系数太高的东西。其实呢,蔡这时候也是有点孩童心态了,就是想在自己喜欢的女生面前表现表现。尽管说刘小云他已经很熟悉了,但是蔡小三喜欢刘小云这个事情在他的心里其实已经形成了一种潜意识。就像是小学初中那个年代,青春懵懂的男孩也会在自己心仪的女生面前自以为是地耍帅。

    刘小云就紧跟着蔡缓缓地走了下去,虽然楼梯上没有安装感控灯,但地下室内装了室内声控灯。视线陡然变得开阔了之后,蔡刘两人瞬间就震惊了。原本在他们的想象之中,这应该是一个用来存放东西,红酒啊或者食物一类的冷窖,然后在这些杂乱的东西里面藏着他们想要的线索。但其实不然,这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地方,其实就是一个机房。

    如果说八卡矿机是挖矿的入门的话,那么这个屋子里面简直就是个矿场。十排如同书店一半的架子似的矿机排列在一起,就算是在地下如此阴冷的情况之下,也感觉不到在东北地窖那样的寒冷之感。而且和上面不同,上面的茶馆门面到处都是灰尘,而这底下却十分地干净。就连地面都是瓷砖的,而且瓷砖都像是定期有人会来擦拭的一般。

    “果然,我就知道会是这样。”其实看到这里的时候,蔡刘两人都有这样的感触。尤其是蔡小三自己,他其实一直都想不通特洛伊游戏的系统关键点。就是这个东西到底如何可以随时随地地知道他的变动,并且可以准确地完成扣款。看现在这个样子,这明显就是其实自己的生活一直都在被人监控。应该是只能系统和人工二合一的,毕竟现在这个年代了,如果说这些判断都是人为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这么说呢,其实这个原因十分地简单,万千俊这么一个自负的人,怎么可能在自己去世后之后把对于他来说如此重要的东西交给人来做。人类毕竟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可确定的东西,因为人类有感情,无论是主管还是客观都会做出和创作者本人不符合的决定。那么很有可能,他们就会做出和万千俊本意不符合的决定。那么解决这件事情的唯一办法,就是自主创建一个系统。

    如果按照这个逻辑来思考的话那就什么都说得通了,万千俊留下来的那台手机其实就是私人自主研发的系统,这个手机的系统应该是和现在他们身处的这个机房是同一个系统,双为一体。或者话句话来说,这台手机就像是最新研发出来的云电脑应该是一样的,通过信息技术让手机可以运行这里的硬件来保证系统的启动。

    蔡小三和刘小云两人都拿着手机开着

    闪光灯站在原地没动,几乎思考的内容都是一样的。这就是当初万千俊把刘小云招到斯洛克集团之后做的所谓的秘密任务,但其实刘从头到尾都没有接触到这个事情的核心,而且这个东西很显然也不是在刘小云进入斯洛克集团之后才开始做的。

    “姐,看样子,咱们这么些年所做的所有事情都在被这些东西监控着啊。看来,咱们真正要找的地方就是这里了。这里应该就是特洛伊游戏真正的核心所在,所有的秘密都在这些电脑里头了。”蔡小三的话音刚落,刘小云手上的手机就收到了一条消息。屏幕上显示,是一条视频消息。

    蔡小三凑到了刘的身边,刘也点开了视频消息。但是点开之后手机却没有任何的反应,但是就在下一秒钟整个地下室的灯光全部就在一瞬间全部都关闭了,随后四周就想起了声音。两人身后的墙壁中间亮起一道光芒,照射到了他们面前的墙壁上。看样子,这个机房还被打造成了一个小型的电影院。

    墙壁上出现了万千俊的投影,刘小云一下子情绪激动捂住了自己的嘴,眼泪也顺着面颊流到了下巴处。这证明蔡小三说的没错,这里就是特洛伊游戏的终极。蔡小三也一时间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就是这张素未谋面但见过无数次的面孔,操纵了他这将近二十年的时间。震惊之余,他也很想听听刘小云口中的这个伟人到底会说些什么。

    “小三,小云,当你们看到这段视频的时候我应该已经不在你们的身边很久了。其实对于你们两个人来说,我其实算是一个陌生人。小云,虽然我当初那么莫名其妙地把你拉到了身边来那几年你虽然跟我接触的很多,但其实还有很多东西你是不知道的。你对我,不对,应该说是你和小三对于我和你们之间的联系了解到的程度都是一样的。

    在开始之前,我其实有一番话在心里憋了很久想对你们说。没错,就像你们现在了解到的那样,你们当年是我亲手接到那个幼儿园里面的,当然也是我给你们安排的家庭。虽然在你们成长的过程中我从来都没有参与,但其实你们发生的所有事情我都知道。可以说,我是看着你们两个人长大的,在我的心中,你们两个其实就像是我自己的孩子一样。”

    ……

    “老弟啊,王经理,我比你大个一两岁,就且先叫你一声老弟,我有话我就直说了。说实话啊,其实前阵子哥哥心里确实是埋怨你的,为什么,其实你自己心里也清楚。哥哥我在博莱集团勤勤恳恳这么多年,你现在这个位置本来应该是我的才对。但是你呢,你才来几天啊,冷不丁地就一屁股坐在那个办公室里了。这事儿老弟你说,这事儿到谁头上谁心里没气啊。”这个陈光顺,平时看起来人模狗样的,没想到这喝多了酒屁话也能这么多。好在王硕这么多年的酒量确实锻炼的很好,要不然也撑不过这几瓶白酒。

    “是是是,是我对不起老哥。我其实心里也知道我这是占了老哥你的大便宜了,这个事情我向你道歉。我一个被别人赶出来的人还抢了你的位置,说实话我都替老哥哥你觉得不值得。”从这段对话当中就不难看出,陈光顺那是真喝多了,王硕这还没迷糊呢,言语之中虽然满是歉意,但其实还带着呛人家的词呢。这陈也是真喝多了,就没听出来,还以为王硕在这跟他道歉呢。

    陈光顺听了王硕的话,心里那叫一个感动啊,立马就把手搭在了王硕的脖子上:“老弟,你跟老哥说实话。你今天跟踪我,到底是为了什么?”王硕和馨雅两人同时心里一惊,他俩本来以为自己跟踪行动没出什么纰漏呢。原来这家伙早就已经发现了,所以说不定他现在喝多了其实也是在装呢。

    为了保险

    起见,王硕拿起酒瓶往陈光顺的被子里又倒了满满一杯:“说什么呢陈老哥,我们真的是去看房子的。不是说了么,我和馨雅我们两个人打算结婚了,手里呢又有点钱,所以这不是打算先把婚房给安排下来么。我们也没想到你也在那里帮你那亲戚看房子,真的是赶巧。”

    陈光顺也是顺手拿起了面前的酒杯又喝了一小口,龇牙咧嘴之后又看向了馨雅:“我说你俩就拉倒吧,这顿酒喝完了我也算是对老弟你这个人有点了解了。你真当我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人啊,我还不知道你俩的关系啊?”王硕和馨雅对视一眼,他们两个人是兄妹关系这件事情可从来都没有对外说过啊,这事儿也就只有当初的四辛味内部的人才知道,她陈光顺是这么知道的。

    陈拍了拍王硕的肩膀,和王碰了个杯然后一饮而尽:“你这么讲义气的人,可能会碰当初好兄弟的前女友吗?这任何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都干不出来这样的事情。而且张经理那辆新款Z4也太惹眼了,我吃早饭的时候就看见了。这车在路上可不多见,吃早饭的时候看见了又在售楼处看见了,要说你俩不是有意的,我陈光顺又不是个傻子。”

    王硕和馨雅松了口气,原来是这么回事。不过这么一来陈光顺的口气就和他们的猜想对不上了,如果说他的心里真的有鬼的话,面对跟踪更好的方式应该是赶紧想办法开溜,而不是坐在这里跟王硕一起喝酒。这是很不明智的选择,万一要是喝多了说漏嘴了呢是不是。如果说要是他的心里素质真的强大到了那个地步,那么现在这个情况更应该害怕的反而是王硕和馨雅了。

    “那既然都被老哥你发现了,那我有话就直说了。但是咱可先说好啊,你可不许生气。我呢最近发现咱们那个和三方合作的项目,大楼的实际建筑数据和原本定好的相差很多,正好你又是负责建材这一块的,所以我就想查一查。我这也是为了公司好不是,你说到时候真的出了什么事儿对公司的影响得多大呀。你也知道我现在是这个项目的总负责人,我要是没有补救回来了,这要是真有点什么最倒霉的人就是我呀。”王硕嘴上说着,手上也在不停地在陈光顺的被子里倒酒。一方面是想把陈喝到稀里糊涂把知道的都说了,第二方面也是希望能把他给灌断片了,最好第二天啥都不记得。

    但是让他们两个人没想到的是,陈光顺听到这话的第一反应是怔了一下。都喝成了这副样子居然还会出现这样的反应,看样子这事儿里面还有蹊跷啊。馨雅当时也是捕捉到了这个细节,她心里很快就有了另外一个猜想。那就是陈光顺并不是这件事情的主谋但他肯定知道些什么,而且这对他来说是个很重大的秘密。

    “怎么了老哥?”王硕看见陈光顺拿起酒杯的手呆在了原地,意识到自己可能要问出点什么来了,意识便赶紧追问。但是看样子他还是没有喝到神智不清的地步,要不然肯定顺嘴就说出来。王硕后悔自己刚才说的有点着急了,应该等这家伙再多喝两杯再说的。要是他一会儿不喝了还咬死不说,那好不容易找到的线索不就浪费了么。

    陈光顺把放在王硕脖子上的手拿了下来,双手交叉放在胸前。这个动作是个很典型的自我保护动作,这说明陈现在很不愿意把自己知道的事情说出来。但是气氛都已经被自己烘到这个地步了,好像不说点什么又不太好:“王硕老弟啊,这件事情其实我前两天也发现了。但是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我和这件事情绝对无关,我也不知情。但是我这个当哥哥的必须要劝你两句,这件事情最好不要再往下查了。再查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相信我,这么做只会让你陷入危险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