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十五亿的游戏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四章 尘封的往事
    王硕和馨雅再次对视一眼,看样子这事儿还真没他们想的这么简单。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查这件事情居然还会有人身危险,本来他们以为这种事情很显然就是什么人在里面谋利,所以才会发生这样的情况。但是陈光顺的语气让两人瞬间明白这事儿很有可能背后还有很大的阴谋。随后,还没等王硕开口继续追问,只见陈光顺拿起一杯白酒猛地灌了下去。

    就在这一瞬间,陈光顺的喉咙还有胃本来就已经接受了很多白酒了,一下子无法承受住这样的刺激,刚刚吃下去的东西都变成了不可言喻的东西从他的嘴里喷溅而出。王硕的胃里本来也都不好受,看到这个场面立马也久开始翻江倒海了起来。馨雅也是吓得赶紧从凳子上站了起来,这场面是在她意料之外的。

    “哥,你没事儿吧?”馨雅见王硕的脸部表情失控了,立马扶着他到了厕所的门口,随后厕所里就传来了呕吐的声音。看样子,陈光顺这么做肯定是故意的,他这是怕自己再说下去会把自己不该说的东西说出来,所以就干脆把自己喝到不省人事。王硕出来了之后两人也没有再回到包间。多给了点钱让我服务生把陈光顺送到房间之后,两人就离开了酒店找个地方吹吹风给王硕醒酒。

    王硕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双手撑着自己的膝盖,脑袋耷拉着努力让自己意识保持在清醒的边界线周围。如果爱喝酒的人肯定会知道,喝多了的情况下,如果没吐那就还能坚持坚持。但是一旦要是吐了,那么身体吸收的酒精就会快速占据大脑,整个人就会失去意识了。所以刚才吐过了的王硕,现在真的是在用意念在坚持了。

    广个告,真心不错,值得装个,竟然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陈光顺在博莱集团的时间这么长,职位也不低。如果连他这个职位对这件事情的了解都不多的话,那就说明这个事情绝对是博莱集团核心高层的秘密。哥你现在也算是高层了,如果连你都完全不知道的话,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馨雅的表情开始变得凝重了起来,因为她感觉自己的猜测八九不离十是对的。

    王硕抬起了头,叹了口气:“陈光顺这个身份都拿不到信息但是知道一些,那就说明这是斯洛克集团最高层的秘密。没有告诉我,那就说明这并不是简简单单想从建材方面偷工减料来谋利的情况了。很显然,关于我这一层,很明显就是因为我曾经是四辛味的人,所以这事儿很有可能就是冲着四辛味去的。

    我本来以为经过了上次的事情之后,龚博轩不可能再有什么动作了,没想到现在居然还敢做这样的事情。“说到这,王硕把撑住膝盖的手捂住了自己的脸,这个动作表明他现在的心情十分地羞愧。他现在本身就深陷在当初离开四辛味的后悔当中,现在最想要的就是能够有一个回到四辛味的机会。

    但是他进入博来集团之后,不仅给了龚博轩四辛味众人的信息,现在这次三方合作的项目,其中由他来负责的这一项还出了问题。如果这事儿他没有彻底查清楚的话,很有可能会造成四辛味方面最深刻的误会,那回到蔡小三身边就悬了。所以王硕在发愁,因为他意识到这件事情似乎背后还隐藏着更大的秘密。他不确定,自己是否有这个能力可以查清楚这件事情。

    ……

    “如果要从头开始说起,那时候我还很年轻,那个时候也还没有斯洛克集团。或者说,那个时候的斯洛克集团还不叫现在这个名字。其实你们或许还不知道,我其实除了万佳丽之外,还有一个妹妹。当然,她只是我的表妹。我和她,曾经有过一段感情。只不过这段感情,最终并没有一个很好的收场。

    那个时候我和晓慧创业,第一个开的其实就是一家火锅店。那个时候我们生意还不错,晓慧就提出来说要结婚,说是我们当时

    的生活已经不错了,哪怕一辈子都靠着这个来生活都绰绰有余了。说实话,我当时真的差点就那样下去了。如果那样的话,就没有现在的斯洛克集团了。但,我或许会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也能弥补了我这么多年来的遗憾了。或许,这才是我这一生最后悔的事情吧。

    是的,我没有和晓慧结婚。因为有一天夜里,我记得那天很晚很晚了,店里来了两个男人呢。他们点了一个鸳鸯锅,要了不少的菜,还要了两瓶二锅头。其实那个点我们应该打烊了, 但是我看见那两个人身上穿的西装不像是便宜货。就冲着认识认识厉害的人物就忍着困意给他们服务。

    这两个人聊了很多东西,我虽然看样子是坐在那儿看报纸,但其实我的耳朵一直都在听他们讲东西。我当时的文化水平不高,他们说的很多东西我都有点听不懂。什么金融经济啊,贸易税收啊,这些东西我虽然都了解过。但是他们聊天的深度,让我觉得我读过的那些书全都是白读了。

    我拿了一瓶酒,主动上去打招呼。因为当时我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是一个交到值得的朋友那种机会。或许,还是我更上一层楼的机会。他们两个没有拒绝,那天晚上我们一起喝了不少酒,他们也跟我说了很多很多。那天,我知道了他们两个人一个叫上官明磊,一个叫赵天齐。他们都是从国外留学回来的,是同学。

    从那天晚上之后,他们两个人隔三差五就会来吃一顿火锅。每次我都给他们免单,作为交换,他们也会交给我很多很多东西。那段时间,我受益匪浅,对于市场经济有了更深一步的了解。也是那段时间,我和晓慧之间的关系变得越来越疏远。其实我感觉到了,或许是她也意识到了吧,我要奔向更加遥远的东西了。”

    万千俊停顿了一下,喝了口水。不知道是当时他真的口渴了,还是故意留了这个空白给两人喘息消化的事情。蔡小三和刘小云两个人的表情变得越来越凝重,呼吸也变得长而慢了起来。周围的黑暗仿佛就像是无形的压力一般,正在慢慢地压迫着两人。他们都意识到,万千俊还仅仅只是说了一个开头,后面应该还有他们更加难以接受的东西。

    万千俊在画面当中咳嗽了两声清清嗓子,然后继续了自己埋藏在心里二十多年的秘密:“后来有一天,晓慧先睡了。我们三个人吃着火锅喝了点酒算是有些微醺了吧,我们聊的很投机。通过跟着他们的学习,还有自己去了解的是东西。那个时候的话,已经可以和他们聊到一起去了。不再是一个求知的状态,甚至有些事情他们答不上来,我却可以。

    我们聊起了各自的事业,他们二人当时开了一个小公司,收益还算不错。但是当时的经济发展不是那么乐观,所以当时公司的进展让他们觉得有些太慢了。我当时主动提出,我可以卖掉火锅店加入他们。我开火锅店赚了点钱,相信有资本可以和他们一起打拼。他们没有拒绝,但是却让我不要卖掉火锅店,说是他们的公司可以和我的店结合起来。我的店和我的钱就当是入股了,上官大哥占百分之四十的股份,我和赵大哥每人各三十。

    他们两人在我心中都有着很高的地位,我也很信任他们。再加上当时喝了点酒,我们当天晚上就签下了合同。并且命名我们的新公司为,斯洛克。但我没想到的是晓慧很反对我的决定,她觉得我只是听他们两个人说过些东西,看过些书。根本就没有实践过的情况下,就把自己所有的积蓄压在这件事情上,如果出了问题很容易就会翻不了身了。

    那天我们大吵了一架,她也就此离开了我。从那时候开始,我就把自己的全身心都投入到了斯洛克上面,他们两个人没有骗我,斯洛

    克确实发展的很快。我赚到钱可以说是我原本开火锅店的三倍。我很满意,不仅是满意公司的这个结果,同时也算是变相地肯定了自己吧。”

    说到这,万千俊的脑袋低了下来。蔡刘两人这才意识到,万的眼睛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变得通红,眼泪早就已经顺着他的眼角流落了下来。万拿起了一块手帕,擦拭掉了面颊上的泪水人,深深地叹了口气。他似乎是在懊悔什么,似乎又是在悔恨着什么。蔡不明白,但他没有注意到,此刻她身边的刘小云也是极度地悲伤。因为当她听到这两个人的名字之后,她就已经知道这两个人应该就是她和蔡小三的亲生父亲。

    万千俊的声音已经变得带着些哭腔,能让这样一个可以称得上是伟大的男人痛苦成这个样子,可见是多么沉痛的回忆:“说到这里,有些事情我不得不向你们两个人坦白了。小云,其实你的真名叫赵莹莹。小三,你的真名叫上官朝。赵大哥和上官大哥,就是他们两人的亲生父亲。

    没错,我通过一些手段欺骗了你们,你们两个人之间并没有血缘关系。我不知道他们两人现在互相之间的关系怎么样。但是这最后一关,是需要由两个人共同到场才可以解开的。你们两个可以一起来到这里,就说明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十分密切了。请你们两个原谅我,因为我知道你们两个性格迥异,我如果不这么做,你们很有可能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说到这的时候,又是一个停顿。最没想到这些的人当然是蔡小三,刘之前就已经知道了实情。当万说到这的时候,刘小云早就已经蹲下身抱着自己的腿痛哭了起来。而蔡小三,痛苦之中更多的是惊愕。这么长的时间,他一直都以为他和刘小云和姐弟关系。甚至还因为这个厌恶了很久自己那种“不耻”的感情。他以为自己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亲人,可是没想到,就连这个,都只是万千俊的把戏。

    “姐,不对,小云,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蔡小三如今的心理承受能力早就已经有了质的飞跃,早就不是那个在彩票店里犯中二病的傻小子了。他在消化这个事情的过程中,注意到了刘小云并没有露出惊讶的表情,而是直接陷入了悲伤。这个反应就说明,其实刘小云之前就已经知道了这个事情。

    刘小云没有回答,只是用抽泣和不回应作为默认。

    万千俊估算着停顿的时间够长了,音响里继续传来了声音:“没错,小三,不,小朝。我确实在之前就已经通过某种方式告诉了莹莹。因为我担心你们真的沉沦在了姐弟这层关系当中,这是不对的。因为你们两人之间有着很深很深地缘分,我就说实话吧。你们就当是我这个老头子自作主张,确实是有给你们凑对儿的意思。但是无论以后你们两人会发展成什么样子,我都不会再作任何的干预了。

    接下来我要说的就是你们最想知道的事情了,所有的所有事情会变成今天这样,都是因为我的错。我有罪,我曾经无数次忏悔过我当时所犯下的罪孽。但是无论我如何去忏悔去惩罚自己。那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成为了我这二十多年每一天玩上的梦魇。我犯的罪孽,无时不刻都在折磨着我。或许我变成今天这副样子,也是我罪有应得吧。

    那天是小朝你的百日宴,你的父亲上官大哥在家里摆了酒席,我和赵大哥都去了。赵大哥还带了他的女儿,也就是你,莹莹。那天晚上人很多,很热闹。大家都喝了很多很多的酒,我们都很开心。上官大哥还让我和赵大哥认了你作干爹。我们都很开心。我当时也是喝多了吧,就提出来要开车去山顶上吹吹风。赵大哥喝上官大哥酒量比我好,他们估计也是看我喝多了,就任着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