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十五亿的游戏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七章 隆德集团大小姐
    这时候还能怎么办呢,要知道优小优自己也是个大小姐出身。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虽然这些年在外面也是受了不少雨打风霜的,但遇到这样的人心里难免还是会有些不爽。未了公司,此刻的她也只能选择隐忍。她这回算是明白了前两次杨彪顶在前面是有多难了。最难受的不是磨嘴皮子,而是忍住自己的脾气啊。

    “大小姐你好,我是斯洛克集团的股东,我叫优小优。是这样的啊,真是特别的不凑巧,我们蔡总还在外面没回来呢。我们也知道贵集团是诚意和我们合作,但蔡总这一时半会儿的还真没办法来见您……”说这话的话的时候,气氛别提有多尴尬了。优小优也是在心里自夸脸皮厚了,要不然的话就找几个员工来应付一下得了,省的自己丢这个脸。

    等三哥回来了,可得好好开大会批斗他一回了。一天天的什么正事儿都不做,这都干什么去了这是!把这么大个摊子留给她和杨彪,斯洛克的老人谁谁都不愿意出来丢这个面子,真是害苦了自家兄弟了。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看书app,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这大小姐不领情也是情理之中的,看都没看优小优一眼,冷哼了一声之后翘起了二郎腿:“我说你们这个小企业就是麻烦,产业不大架子倒是挺大的。前两次我叔叔和伯伯亲自来找你们蔡总你们就随便找个人就给打发了,你们还真是一点都不给面子。如果不是爸爸答应给我买辆迈凯轮的话,我才不会来这里跟你们浪费时间。连我这个千金大小姐都不能见你们蔡总一面,这是有多大的谱子。”

    其实这也只是优小优眼中的高大小姐,其实在很多熟知她的人眼中高大小姐的形象完全就不是这个状态。能够以一己之力创建隆德集团的人,他的女儿怎么可能会是这个样子呢。其实熟悉高大小姐的人都知道,高总的家教是十分严厉的。从小到大高大小姐都接受着严格且优良的教育。知书达理什么的只是基本操作,双商极高的高大小姐,其实根本就不是现在表演出来的蛮横大小姐形象。她这么做的目的,无非就是要把蔡小三给逼出来。

    不过她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为什么,自己的父亲身为隆德集团的大总裁,手底下的子公司和分公司无数,根本就没有和其他企业合作的必要,更何况是这种八杆子就打不着的企业。前段时间开始父亲就表现出了对四辛味这个餐饮小企业浓厚的兴趣,尤其是这家公司的董事长蔡小三。从人家入住斯洛克集团之后,就不断地派人来交涉。

    先是自己的左右手又是自己的心腹,父亲几乎就把身边最能代表他的人都叫过来了。但这也不知道是怎么的,这个蔡小三的架子大得很,估计是觉得自己现在的本事是了不得了,连父亲这样的人物都可以不理会了。隆德内部不少人都表示根本就没必要再派人来交涉,人家都不给面子咱们这么大咖位的人干嘛还要热脸贴冷屁股。

    但高大小姐没想到的是,父亲并没有把这个情况给放在心上。如果不是因为他不方便露面的话,他甚至想过亲自来一趟。这回她是接了父亲的死命令了,这次来苏州是无论如何都要见到蔡小三本人。她也觉得是,自己这么个千金大小姐都来了,已经是给足了他蔡小三面子了吧。于是便给自己准备了个人设,就以大家心目中那种骄纵小姐的形象出现,想着怎么着也得把那个家伙给逼出来,但自己都已经坐在着这么长时间了,那家伙还是不肯露面,依旧找几个无关人等来应付自己。

    优小优轻轻咽了口口水,强忍着心中双重的怒意,硬逼自己挤出了尴尬的笑容:“高小姐,请您相信,我们非常感谢隆德集团可以给我们这次合作的机会。我们四洛克集团自然也是非常地珍惜这次的机会,但我们蔡总他今天确实是不在。要不然这样,您在这等着也不是个事儿,等我

    们蔡总回来了我告诉他,然后我们让他亲自去找您去。”

    优小优觉得以自己在蔡小三心目中的地位,应该有能力把蔡小三劝过去给人道个歉然后把合作谈了的。再加上这不是还有杨彪呢么,蔡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这事儿他就是理亏,肯定不会拉不下这个面子的。这么做对方肯定满意了吧,人家赔给咱的面子咱给人双手再奉上,于情于理也不能再刁难了吧。

    高大小姐冷哼一声,二郎腿也换了一边翘着:“怎么这么多理由呢,我们隆德集团又不是老虎,还能吃了你们蔡总是怎么着了啊。你们是不是在这给我表面上笑嘻嘻,背地里其实压根就不想跟我们合作啊。怎么着,是怕我们隆德集团压榨你们。什么人不在,我看就是不想见我吧。”

    优小优心里真是一阵无语,但是人家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要是现在坐在这里的人是她,她估摸着心里也是会这么觉得的。一次两次没见着可能真是巧合,但是事不过三啊。人家这都第三回了,还是没见着蔡小三,在人家心里肯定大概率就是蔡躲着不愿意搞这个合作了。高大小姐这话可是把优小优给逼到边缘去了,现在是怎么说好话都没用了,还是只能重复一遍刚才说的话仅此而已。

    还没等她重复呢,高大小姐就已经摆了摆手。虽然她现在表现的很无礼,但其实在心里她还是那个知书达理的高小姐。她也明白,无论这个蔡小三真的是不在,还是故意不肯出来见她,都不应该为难面前的这个人。毕竟她也只是个股东,又不是主事儿的,再怎么发难也没用:“算了算了,不肯出来的话今天我就先不等了。正好我没来苏州玩过,我会在这里呆一个礼拜。我给你们一个礼拜的时间,一个礼拜之内我要看见你们蔡总。不然的话,我就回去好好和爸爸商量一下还要不要跟你们合作。”

    话毕,高大小姐还没等优小优说完要送她的时候,就已经拿自己的爱马仕手提包离开了会客厅。优小优叹了口气,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三哥啊三哥,你这到底是上哪瞎晃悠去了,能不能回来啊,在这么下去我真的是要遭不住了。”

    ……

    原本正坐在办公桌前认真看着股市动向的龚博轩,听到门外传来的敲门声,立刻转头看向门口的方向:“进来。”说完之后还特地留意了一下电脑上的时间,现在已经到了下班点了,这是谁怎么主动要来送一个加班的名额。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推门进来的人居然是王硕。印象当中,自从王硕进入博莱集团之后,很少会主动出现在这里。每一次要么就是有必要的事情才会来,要么就是龚博轩叫他,甚至有时候叫了他他都不来。今天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他居然会跑到这里来。看样子,应该是缺钱用了吧。这家伙,事情到是不做几件,花钱的速度倒是挺快的。无奈啊,谁让当初是把他当个宝给带进公司的。

    “哟,这不是我们的王经理么,什么风儿把你给吹过来了?”龚博轩最近被烟头烫的多了,把纸烟都给戒了,改抽市面上比较流行的电子烟了。所以这回,倒是没给王硕散烟。王硕也无所谓,就像往常一样找了个地方坐下,自顾自地点上了一根。

    “龚总,我有件事情不明白,想着找您来问问。毕竟这事儿是我担着的,要是出了问题我可负不起这个责任。所以啊,我必须过来找你弄明白,我可不想当这个背锅侠。”王硕思来想去,如果说这事儿连陈光顺这个级别都知道的是没多少的话,那还能操作这个事情的也就只有龚博轩这个层面了。与其在外面做那些无用功,还不如就直截了当来找他聊聊。

    龚博轩自然也是察觉到了王硕语气的异样,看样子他这是知道了什么:“王经

    理,你这是什么意思。三方合作能够项目现在不是运行的很好么,这是出什么问题了?”龚知道这家伙肯定是发现了什么,但是目前还不知道他到底知道了什么,所以先试探一手,查探一下虚实再说。

    王硕就知道这家伙肯定会和自己打马虎眼儿,但他和不是来跟他打马虎眼的,窗户纸什么的能赶紧捅破就赶紧:“龚总,三方合作这个项目工程这一块是咱们来合作的,但是我发现实际的工程数据和当初我们定下的工程数据有着很大的出入。这导致这个项目当中存在着非常多的隐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龚总,你给我交个底,我现在是博莱的人,咱现在是不是联手星起集团给斯洛克集团下套呢?”

    龚博轩的嘴角微微上扬,这手底下人做事儿实在是太不上道了,这件事情当初多次交代一定要好好保密,尤其是要对王硕保密。怎么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好,王硕这家伙懂个毛的工程,这种数据都能让他给找到。龚博轩此刻无比地想直接把这事儿给承认了,毕竟这可是他自己一手策划的妙计。说不定可以直接击垮蔡小三的妙计,这可是个绝佳的炫耀机会。好好让所有人见识见识,自己不是一个成事不足的废物,证明一下自己的能力。

    但是为了这个计划可以顺利进行,他必须得耐得住自己的性子。只要拖住这个王硕让他不多嘴,这个计划不久之后就可以正式成功了。龚博轩接过王硕递来的工程报告,看都没看一眼直接就塞到了办公桌的抽屉里:“王经理啊,这件事情呢,你就当不知道就行了。上一次给你发工资已经是两个月前了吧。钱快花完了对吧,来。你最近为公司做了不少事情,有功劳也有苦劳。”说完,龚博轩拿出了自己的手机,给王硕转了五十万过去。

    在他的眼中,王硕其实就是个唯利是图,见钱眼开的主儿。只要给钱,就能让他闭嘴。要知道当初蔡小三还不是现在这个地位的时候,可是天天都遭他欺负的。人家有了点本事就一口一个三哥的,要不然的话,也不可能这么容易就背叛了他口中自己最好的兄弟。

    龚博轩的种种表现都说明,这次的这个三方合作项目就是他联手星起集团作的一个局。又是含糊其辞又是花钱让自己闭嘴的。要这事儿不是他干的,没必要隐瞒不是。很明显这是还没被蔡小三和刘小云给耍怕了。还敢在背后做小动作,龚博轩真是死性不改。王硕知道自己就算再追问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的,索性就把烟放在烟灰缸里掐灭。随后就转身离开了,走出门外之后按了一下手机上的按钮。

    龚不知道的是,王硕刚才全程都录了音。虽然他说的话字里行间都没有承认自己做了这个事情,但是但凡是有点脑子的人应该都能听得明白。王硕离开了龚的办公室之后就把这段录音发给了自己的妹妹张馨雅,并且表示要把这录音发给斯洛克方面。

    王硕下了电梯之后就收到了馨雅打来的电话:“哥,你听我说,现在咱们先别把这个录音发给小优姐他们。”馨雅这么说,自然有她的道理。王硕通过这段时间早就对自己的这个妹妹有了全新的认知,这丫头的心思已经在自己之上了。既然她都开口了,自然也停止了发邮件的手。

    “为什么?”虽然忍住了自己的冲动没有发出去,但王硕还是想知道妹妹让自己不要发的理由。

    “是,你现在把录音发过去,让小优姐他们知道有这个隐患的存在。但是龚博轩毕竟没有亲口承认工程数据的问题是他做的。如果斯洛克他们很着急地就找了龚博轩。到时候他矢口否认,把责任推出去,我们要想再找机会解决掉他可就难了。相信我,这是一个扳倒他的绝佳机会,咱们还得再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