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十五亿的游戏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八章 找回蔡小三
    馨雅说的没错,王硕也觉得自己太着急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怪不得他这辈子只能是个做二把手的命,就那点脑子全都花在写小说上面了,还没成个事儿。这个录音的性质固然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如果现在就把这个录音发到斯洛克集团的话肯定导致斯洛克方面方寸大乱,到时候这个录音就完全产生不了任何作用了。

    王硕叹了口气,从风衣的口袋里掏出一包烟抽出一根点上:“好,我明白了。对了,如果这个事儿星起也有份,甚至还可能是主谋,你打算怎么办?”王硕自然是了解自己这个妹妹的,她虽然已经锻炼出了强硬的心理素质,但其实内心底对蔡小三还是有感情的,不然也不会三番五次地帮着那伙子人了。

    如果星起是这次三方合作的主谋,那么就说明万晓慧正式要和蔡小三宣战了。这个站边就显得尤为重要了,张馨雅就会陷入两难的境地。一方面是有恩于自己的伯乐,是万晓慧培养她一步一步走到了现在的位置,据说再过阵子万晓慧又要给馨雅升职了,简直就是把她当亲女儿一样对待了。

    另外一边又是深爱着付出了那么久的男人,那可是从最开始就相遇相识相知了那么长时间的人。虽说最后没能走到一起,但这个感情基础可不是一句两句能够说的明白的。尤其张馨雅内心里归根结底还是个心软的女人,王硕很难想象如果要她来面临这个选择,到底会有多么的困难。

    王硕的这个问题问的张馨雅也是一时语塞,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我暂时还没打算考虑这个事情,不过我相信万总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我看过数据,其实星起这么多年和斯洛克都是良性竞争,没必要使出这样的手段。万总和小优姐他们无冤无仇的,没有理由要这么做。”馨雅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其实她也没明白,根本没法百分百排除这个嫌疑。

    王抽了一口烟混着空气深深地吸进肺里,尼古丁直冲大脑的眩晕感过后恢复了思绪:“可是你要知道,她和万千俊那可是几乎同一时期的人。在商界摸爬滚打的年岁可能都赶得上咱的年纪了,她心里想的你确定您能摸清楚吗?你可别忘了妹妹,说到底她也是个商人。商人都是以利益为重的,她这么做就能吞掉原本属于斯洛克的市场。这么浅显的道理,你不会不明白吧?”

    “好了好了,这件事儿我自有分寸,哥你别说了。”馨雅很明显不想再听下去了,王硕的判断确实有些太主观了。她知道现在自己的哥哥已经后悔想回到蔡小三的身边了,经过了龚博轩这一遭,他就觉得这个世界上除了蔡小三之外其他做生意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了。馨雅选择相信自己的判断,事情没有摊开来说之前谁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

    “哎哟我的祖宗诶,可算是能打通你的电话了,你这段日子都上哪去了啊这是。你知不知道啊,隆德集团那边好几次派人来找你说要见你,我们给你打了多少电话你都不接。三哥,你在忙什么啊也不说一声。你怎么样啊,要不要我去找你。”高大小姐就给了一个礼拜的时间,要是蔡小三再不出现,这个合作的机会可就真的黄了。

    好在终于在高大小姐出现的第三天杨彪打通了蔡小三的电话,对方刚接通杨彪就听见蔡小三那昏昏沉沉像是刚睡醒一样的声音,似乎还喝了不少酒。看样子,他消失的这段时间应该是经历了什么不太好的事情。蔡小三做为杨彪心目中最重要的人之一,虽然着急生意上的事情,但更加关心的还是他的情况。

    “没事老杨,我没事,就是喝的有点多了。隆德集团,哪个隆德集团?”听这个口气这家伙很明显酒还没醒呢在这,大名鼎鼎的隆德集团他都记不起来了。没错,蔡小三离开了茶馆之后几乎每天都陷入了宿醉的状态。他住那地方的负责人都在担

    心,这小子会不会在他们的地方给喝死了。

    但是就在刚刚,蔡小三叫了一份外卖,发现自己筷子都拿不动的时候他意识到,自己现在这个样子是不对的。他陷入了痛苦的折磨当中无法自拔,用酗酒的方式来逃避是会毁了他的。虽然他是个孤儿,严格来说这个世界上他一个亲人都没有了,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但就在他扔下筷子痛苦的时候,他想起来在常州在苏州,还有自己的好兄弟在等待着自己。

    如今的自己不再是那个小时候被欺负长大了被压榨的无名之辈了,他的肩膀上还扛着很重很重的担子。他不能再这么消沉下去了,所以打开了手机,接到了杨彪打来的电话。对方果然很着急,也是啊,一个集团的总裁失去联系这么长时间,身边的人自然是会乱了阵脚。对比在他的心里油然而生,曾经他对于这个世界来说都是一个无足轻重的角色,但现在却有那么多人需要他。

    无论是成就感还是依赖感,交织在一起成为了他重新想要站起来的底气。跟杨彪说了自己的地址之后,蔡小三到浴室里去冲了个澡,然后换上了放在衣柜里没有沾上酒气的干净西装,虽然酒还有一大半没醒过来呢,还是强忍着醉意稍微有些摇晃着走到了大厅等待杨彪的到来。

    杨开着蔡小三的一路上风驰电掣地就过来了,也没考虑到一会儿蔡小三这个状态坐性能车会不会遭不住就给吐了。这度假村的员工还想上前接待来着,但注意到这个杨彪好像是冲着那个醉醺醺的酒鬼去的,也就只是跟在后面陪同。这员工原本觉得这个酒鬼估摸着就是个情场失意的男人,找个地方疗养一下情商,应该也不是什么有钱的主。

    毕竟蔡小三来的时候已经是喝了酒打车过来的,身上也没带什么值钱的东西,开的还是最普通的平价房。就算是今天换了身看起来还不错的西装,但是那醉醺醺的样子也实在是很难给人一个好的印象。但她没想到,眼前这个穿着整齐的西装,手里拿着超跑钥匙还带着劳力士的男人走到那个酒鬼的面前居然还低下头,轻轻地叫了一声:“三哥。”

    蔡小三没有回应,只是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杨彪会意之后,把蔡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肩膀上,扶起来之后慢慢地朝着门外走去。这就让民宿的员工尤为差异,这个酒鬼到底是个什么来头。这个留着络腮胡的的男人贵气逼人的模样,一看就是个大老板的来头,居然对这个酒鬼卑躬屈膝的。

    还没等她找前台问呢,经理就径直朝着她走来:“刚刚那两个人聊了什么,你听见了吗?”看来经理也是注意到了大厅这边的动向,这个酒鬼本来也是他的重点关照对象,毕竟照他那个喝法到时候出了事情可是要他来担责任的。但是刚才的那一幕也引起了他的好奇,他下意识地就觉得这个酒鬼的身份一定不一般。

    女员工努力地回忆着,脑袋歪着看向了天花板:“好像没说什么,那个大胡子就叫了那个就叫好像什么,哦对了,叫了他一声三哥。然后那个酒鬼看样子好像酒还没醒的样子,也没说话就被那个大胡子给带走了。经理您放心,那个酒鬼自己伸的手,俩人肯定是认识的,不会有什么事儿的。”

    “三哥……”经理小声嘀咕着,突然好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赶紧转身走到了前台查这个酒鬼的入住信息,当他看见名单上清清楚楚地写着“蔡小三”这三个字的时候,人都差点没站稳。悔恨莫及的他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立刻就开始责备前台的工作人员:“我说你们是怎么做事情的啊,你们知不知道刚刚那个酒鬼是什么人?

    那可是斯洛克集团的现任总裁蔡小三先生啊,江浙沪地区排前几的大商人,咱们的总公司人家都有股份,他来了你们居然都不告诉我?哎呀,我就说这个人怎

    么这么眼熟呢,原来是他呀。要早知道的话,就好好服务一下,人家一个开心我说不定就生官了。真是的,害我错过了这么好的机会啊。”

    前台服务人员也是一脸无辜:“这,我们也不知道他是这么大个人物啊。那天他来的时候酒气冲天的,我们实在是受不了了就赶紧办理了入住……”这事儿说实在的也确实不能怪人家,蔡小三就是故意这么低调出行,不想让任何人任何事来打扰他。再说了,这俩小姑娘也只是普普通通追星小姑娘,怎么可能会认识什么商界大佬之类的人。

    “你们啊你们,平时别追那些什么小鲜肉啊明星了,多看看新闻多关心关心实时吧。蔡总这么有名的人你们都能认不出来,真不知道你们脑袋里怎么想的,活该你们就只能做个前台。咱们现在就赶紧阿弥陀佛吧,升职加薪不指望了,就希望总公司那边别给我整幺蛾子吧。”说完,经理拿起手机找了个地方拨通上司的电话,说明情况承认错误。自己主动招了,总比上面怪罪下来好吧。

    ……

    “三哥,你这是怎么了,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了,这段时间找不到你人就算了怎么还喝成这样了。刘总呢,没跟你在一起吗?”杨彪完全就不能把所有心思放在驾驶汽车上,所以一路上只敢慢慢地开,毕竟他看到自己最好的兄弟蔡小三变成这个样子心里也是难受的很,顺便也能减少蔡这路上承受的颠簸。

    蔡小三左手的大拇指和中指揉按着自己的太阳穴,对于杨彪的一连串问题,再加上他还提到了最不该提到的人,真是特别地不想回答。但是看他那么着急自己的样子,还是选择敷衍一下:“没什么,就是突然之间一下子心情不好了找个地方逃避一下现实。小云她……困难时有什么事情自己去忙了吧。不说这个了,先说说公司里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清醒之后醒酒的速度会比睡着的时候快一些,蔡小三正在慢慢地恢复理智。他知道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公司内忧外患肯定早就乱成了一团麻,肯定有很多很多事情等着他去解决。其中,也肯定有杨彪和优小优应付不来的情况。

    杨彪确认了蔡小三不需要去医院之后,才决定把公司的事儿告诉蔡小三。原本他是想着送蔡回来好好休息休息,还有四天时间也来得及。但是话赶话的说到这了,也就交代了吧:“三哥,你知不知道那个大集团隆德,已经好几次找人来说要见你了。前两次都让我给应付了,但是这次人家老板直接把自己女儿都给送过来,就是非要见你不可。

    人家说是看中了你这个人,铁了心要跟你合作,但是这回人家可说了,要是七天之内见不到你,这合作的机会可就没了。三哥,那可是隆德集团,我认为这是一个好机会,咱们得抓住啊。”

    杨彪说明了情况之后,蔡小三并没有做出多大的反应,只是皱了皱眉。虽然酒还没醒呢,但是这些年他早就已经养成了冷静思考的习惯。隆德集团这么大个目标找上门,看起来确实就像是个白捡的便宜。但是就像是特洛伊游戏一样,蔡算是明白了什么叫做天上是不会平白无故掉馅饼的。要么真就像是杨所说,人家看上自己了,还真有这个可能。蔡小三也不是自恋,他清楚知道自己现在已经名声在外了。

    怕就怕这里头还有什么门道,有可能是个坑等着自己跳下去呢。不过不管面前是坑还是立交桥,人家来了那就得见,蔡小三放下了揉着脑袋的手,目光变得凌厉了起来:“我知道了,带我回去仔细了解一下情况,明天在公司会客厅安排我跟她见面。”

    杨彪感觉到身边这个男人又找回了自己熟悉的感觉,一个激动重踩了一脚油门,害得蔡小三的胃里一下子翻江倒海,杨也因此被蔡重重的地拍了一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