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十五亿的游戏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三十二章 陈君的恋爱故事
    高雯婧注意到陈君并不是在开玩笑,他看着沙县的招牌眼睛里充满着渴望。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对于高的提问,陈君也是很认真地点了点头表示肯定:“当然了,这可不是一家普通的沙县小吃。虽然从表面上来看和其他的沙县小吃并没有本质上的差别,但是请你相信我。这家沙县小吃的老板可不是一般人啊,他以前在干快递的。在干快递之前,还跟着他们村子里的厨子学过几年。附近开出租的送快递,基本上午餐和晚饭都是在这里解决的。”

    “所以,这家店到底哪里特别?难道,就是因为这家店的老板以前干过快递所以你就喜欢来这吃?”高雯婧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有一些颤抖,因为她觉得陈君选择这家店的原因实在是太无厘头了。可能也是因为她不太了解生活在这个阶层的人心中的想法吧,食物对于高来说,是舌尖上的享受,粗糙而制作出来的食物是难以入口的。但是在像陈君这样的人眼中,食物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果腹,只要不是是在难以入口的东西那就都能接受。

    “当然不是了,这家沙县的味道也是附近我觉得最好吃的,尤其是他们的面筋塞肉,跟我妈做的完全就是一个味道。”事实上曾经的陈君对于食物的观念和现在的高雯婧完全就是一模一样的想法,但是为了复仇只能慢慢忍受。其实即使到现在他也觉得这家沙县的味道就是只能用难吃两个字来形容,为了塑造角色,他只能这么做。

    高雯婧无奈地摇了摇头跟着他走了进去,看着贴在墙上脏兮兮的菜单,还有空气中弥漫着奇怪的味道,令她实在是一点食欲都提不起来。不过奇怪的是还真像陈君所说的一样,这店里果然坐满了人。从穿着上来看,这群人确实是就是以劳力生活在这座城市当中的人。一人一份鸡腿饭或者三鲜面,各个都吃的津津有味。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看书app,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陈君眼巴巴地看着高雯婧的侧脸,高从不可思议的情绪中缓过来之后注意到了陈君的神情,愣了一下之后不知所措地随便来了一句:“那个什么,你随便点。算了,老板,把菜单上所有带肉的东西都来一份。然后再来几瓶饮料,够吃了吗?”这回轮动高雯婧在陈君震惊的目光下转过身坐在了椅子上。

    带肉的东西都来一份,这就是大胃王来了也玄啊。要知道,这沙县小吃别的都不多那就是卤味多,就算是没有米饭,陈君哪怕是饿了一天估摸着都吃不完四分之一。陈君开始有些好奇了,这个女生到底是哪个富豪家的千金大小姐。不过可以确定的是绝对不是苏州富商的女儿,因为苏州的千金基本上要么就是他的好朋友要么就是他的前女友。面前这个女生,非常的面生,口音也不像是苏州的。陈君暗道,别看我这个样子,我有可能跟你爹是朋友哦!

    沙县小吃能够成为中式连锁三巨头之一,靠的不仅仅是便宜和管饱,最重要的就是上的快啊。老板几下子就把高温婧点的东西全都拿了上来,老板这辈子也是头一回见,居然有人可以吃个沙县跟他当年跟着师傅看别人吃席似的。那盘子都叠起来放了,一堆肉食卤味配上集几种大补汤,这阵仗还真不输以前在村子里做席那个架势了。

    陈君在坏笑之后,就直接上手抓了一个鸭腿啃了起来,一边啃还一边端着花旗参鸽子汤豪饮。该说不说的,自从他当了快递员之后也是从来没有这么放开来吃了。还真别说,平日里并不怎么可口的沙县小吃,在这样的食用方式之下确实变得还可以了。也许是因为这顿饭不用花他本来就少的可怜的工资,也许是因为味道一般的鸭货配上放多了味精的汤就变得好吃了。

    “雯婧,你也吃啊。点了这么多,我一个人肯定吃不完。你相信我,尝尝,这里的沙县肯定比别的沙县好吃。噢不对,像你这样的大小姐,应该没有吃

    过沙县小吃吧,真是太可惜了。其实有时候山珍海味吃多了,尝尝这些东西说不定你也会觉得别有一番风味呢。试试,试试嘛~”陈君夹起一个面筋塞肉,放在了高温婧的餐盘里,眼神当中也是满怀着期待。

    高温婧一脸的尴尬,因为她刚才可是亲眼目睹了这些菜都是从一个盆里夹出来放在盘子当中的。在场的所有人吃的卤味,都是从那一个盆里拿出来的,那盆里的颜色看起来确实有些难以形容。味道就先不说了,卫生过不过关估计都是一个问题吧。但是看着陈君那样的眼神,还是用筷子夹起来放进了嘴里。

    入口之后,高终于明白刚才店里那种浓郁而且奇怪的气味都是从哪里出来的,原来就是那盆卤汁的味道。她也是无法理解为什么这么多人喜欢吃这种奇怪味道的东西,不过好在味道没有难以忍受到让她作呕的程度。强忍着吃完一整个之后,还是拿起一瓶豆奶喝了一大口,就当是漱了漱吧。

    “怎么样,我就说不错吧?”陈君一脸得意的样子,其实他心里也明白面前的这个大小姐肯定跟当初的自己一样接受不了这种味道,但是他塑造的角色一定要有这种莫名奇妙的自信。很明显,对方也是被自己的伪装给欺骗到了。因为高雯婧的反应是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却点了点头。

    感觉嘴里没有那种奇怪的味道之后,高用右手撑着自己的下巴,看着陈君暴风吸入的样子。不知道是怎么了,高雯婧突然脱口而出了一个诡异的问题:“哎我说小快递员,你知不知道喜欢一个人的感觉是什么样的。我看你底子还不错,在老家肯定也谈过恋爱吧。你给我说说呗,那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

    陈君被这个问题问的停顿了一下手中的动作,高这突如其来的问题让他后背都有些发凉。不可能吧,现在可是二十一世纪了,这个大小姐看着虽然显小,但是从行为举止来看应该也有二十四五岁的年纪了。又不是古代的时候,大家闺秀不能出门。再说了,这千金大小姐的穿着也不是那种保守的人啊,感情方面应该不会这么缺乏吧。看这个妆容,眼神也挺勾人的,怎么看都不像是没谈过恋爱的人啊。

    但其实呢,高雯婧从小的家教虽然不是太严,但是这姑娘从小就懂事好学。青春期的时候甚至都没有叛逆的阶段,一门心思都放在了学习上,几乎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印象她热爱学习的心。高中毕业之后就出国了,留学归国之后就一直跟在父亲的身边学怎么管理公司。她的自身条件很好,长得不错身材也好,家庭条件更不用说了。虽然大部分男生都不敢招惹这种条件的女生,但是这么多年还是有不少自信心十足的人追求过她,但是却从来都没有任何一个人成功过。她回绝的每个人理由都是一样的,那就是她得把心思都用在学习上。

    所以,高雯婧真的从来都没有谈过一次恋爱。别说亲嘴了,就连和男生牵过手的经历都没有。她觉得虽然今天和这个小快递员相遇也勉强算是一种缘分吧,但这家伙毕竟就是个路人。说不定,这顿饭过去之后他们之间这辈子都不会再相遇了。这种问题问家里人肯定是太尴尬了, 但是又没有什么朋友可以倾诉。索性就问问他,思来想去也不会有任何的麻烦。

    陈君觉得可能是自己长得太帅,就算是这幅打扮也难掩自己的魅力,所以这个大小姐是想用这样的开始追求自己。一般遇到这种事情,装傻就行了,人家问什么就回答什么呗:“嗯……我在我老家安徽的时候确实是谈过两次恋爱,一次是初中的时候了,没谈多久就分了,跟小孩子过家家的。但是后来家里给介绍了一个,那次还是谈了有一段时间的。”

    高雯婧听到这不禁反问打断:“等一下,你现在看起来也就是个二

    十五六岁的样子,你当时多大,家里就给介绍对象了?”高之所以会这么问,是由于她虽然是见多识广,国内外很多地方都去过,但是关于婚嫁这方面是完全没有什么了解的。

    “嗨,你们城里人结婚都晚。在我老家那个村子里,很多人十八九岁就结婚了,先结婚等到了年纪再领证,跟我同村小时候一起玩到大的好几个人都已经二胎了。哎哎哎不是,扯到哪里去了。我跟你说我那次恋爱呢,那可是隔壁村的村花呢。我大舅帮我找的,相了两回就谈上了。

    她的名字叫小芬,爸爸是我们的街上的裁缝,妈妈就是在家里种种大蒜的。小芬人长得漂亮,性格也温柔,关键是啊那个笑声也好听,像那个银铃似的。我俩谈的时候也没亲过嘴儿,就是有时候手拉着手在田埂上散散步,或者一起到河边去钓钓鱼。因为当时我们都觉得肯定要结婚,所以我也不着急其他的东西,就觉得对小芬好就行了。

    刚开始相的时候,我第一眼就看中她了,搞得我那天晚上见过她之后回家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满脑子都是她,一闭上眼就是她,一闭上眼就是她。第二次见面的时候更不得了,我发现小芬真是哪哪都好看,看我们村子里其他的女生我都看不上眼了。只要一想到小芬,那个心里就是扑通扑通的跳啊,脸还特别烫。刚开始我也不懂那是什么感觉,后来才知道原来那就叫喜欢。”

    说到这里的时候,陈君没有再说下去,而是慢慢地用筷子夹了一个蒸饺在嘴里。高雯婧并没有注意到陈君演技的变化,继续追问:“那后来呢,后来怎么样了?”她都快忘了自己问陈君问的是什么问题,主要还是因为陈的故事说的实在是太吸引人了。以前她都是看书上有关于描写爱情的诗歌,从来没听过这么接地气的爱情故事。

    陈君叹了口气,趁着吃蒸饺的间隙憋出来的情绪涌了上来:“后来,我和小芬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了。但是小芬家的要的彩礼钱我们家一时半会儿出不起,就让我到城里面去打工,赚点钱回去再把小芬给娶了。结果就在这段时间,小芬拿自己的积蓄买了台新手机,我不在家她就在网上找人聊天。

    一段时间过去之后,小芬就在网上认识了一个苏州的男人。聊了没多久就打电话跟我说了分手,再没多久她就从家里跑了出去来苏州找那个男人。俩人见面没多久小芬就跟她偷偷领了证儿。我当时不知道,赚够了钱回老家跟爸妈说要提亲的时候,小芬的爸妈告诉我的。然后我就来苏州找小芬,我见到她的时候,她已经生了女娃娃了。

    她说她日子的过的不好,老公经常喝酒打牌,生了孩子以后有时候也会打她。她说自己当初是偷偷跑出来的,如果跑回家会给爹娘丢脸,所以就只能这么忍着。再说,自己也给他生了个孩子了,为了孩子她也不能走。我跟她说,我可以带她走,她的孩子我可以当自己的孩子养。但是她不肯,她说她已经对不起我一次了,不想再这么一直亏欠我。”

    陈君的情绪表演的十分低落和伤心,这倒是也引起了高雯婧的同情心:“真不好意思啊,雯到你的伤心事上了。你别难过了,这只能说明你和小芬之间并没有缘分。其实你人还是挺好的,以后肯定会遇上更好的女孩子。”说完之后,高就开始了自我代入,想了几秒钟之后晃了晃自己的脑袋,暗道自己这是在自己瞎想什么呢。

    陈君拿出纸擤了一下鼻涕,这也是伤心人常见的表现:“没事,都过去好几年的事情了。从那之后我有的时候也会装作自己是她的大表哥去看看她,给她买点东西,我知道我们不会再有可能了,但是在我没能力给一个女孩子幸福之前,我也不会再跟别的女生搞对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