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盛世韶华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二章 回家
    “唉我去,你这是郡公府?”

    跟着楚斐一同回到楚寨的苏云轶,十分惊讶的看向大门口悬挂乾西郡公府门匾的巨宅。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虽然这地一直就在这,而且离着乾西城也算不得多远,但是确实是他第一次见到,然后就被震惊了一下。

    “我特么也很惊讶!”

    然而楚斐又何尝不是懵懵的,这地方建成之后,他也是第一次来啊。似乎这几年,只要他重新回家,这些女人们,都要让他这么震惊一下,让他对面前是不是自己的家,产生怀疑一下。

    本来处理完都护府眼下的事之后,他便是赶来这边,一来这个家他更熟悉,也想回来住住,二来也是回来练兵,新整编的乾西第二府府军和虓虎军,甚至还有那近两万余被暗藏起来、准备训练之后派往嘉罗后用的军士,都已经迁到了此地扎营。

    但是没想到,回来之后,却是发现这地方其实根本看不出原来的风貌了,那片石山所在,居然尽皆被他的郡公府囊括在内,而今只剩一座巨宅了而已。要不是他对这条路、这附近方圆都太过熟悉,他都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

    “不用惊讶,这里跟你当初所说的建设方式一样,就是扩大了一点,其他没有出入。”

    劼芙琉雪笑着道。

    “你这一点可真大。”

    楚斐翻了个白眼,这特么哪是大了一点,大了十倍还差不多。

    “爷爷来过信,说这里以后要作为宁府分支,该当气势恢宏,不能堕了后族排场。”

    叶懿道上一句。

    她口中的爷爷,其实就是宁骋,因为她们其实是嫁去了宁家。楚斐其实也可以,或者说以宁青林的身份,也该如此称呼,只不过习惯了称呼外公,也没有多大改的必要,便除了认祖归宗,添上一个宁青林名字在宁家族谱上之后,就再没有这般称呼过。

    “原来如此。”

    楚斐点点头。

    叶懿这么一说,他也就明白过来,小舅舅宁诗语带着数千宁氏族人跟他来此,其实早就已经是定局,是皇族和后族早就有此商定的事了。在乾西的不是楚斐,而是宁青林,也不是楚家,而是宁家分支,在朝歌城外和姜还县的才是楚家。

    也正是这般,这个府邸建的这么大,也就没有一点问题了。这块地,楚斐早已拿下,已是私产,之所以之前并不打算建成这么大,是因为逾制。但那也是对他楚斐而言,对后族没有逾制一说。

    虽然迄今为止,大乾建国之后,只有一位皇后姓宁,显得后族也不是那么煊赫。但是实际上,后族之所以是后族,是因为叶家还是乾王之时,宁家便已经是王妃,而且世代皆是乾王妃。

    在那之后,宁家和叶家也是相扶着一同走过这千年乱局,一同积蓄力量,在一同发力,建立大乾、统一中原天下。两家虽是两姓,但其实血脉早已交融千年,实难分清彼此,早就是一体。

    即便是而今,皇族和后族也同样是多有通婚,大乾诸王,宁氏王妃占据七成,先皇一位贵妃同样姓宁,只是先皇太宗离世太早,非是叶蔺继位,而是更能稳定、发展大乾的叶藉继位,而叶藉恰恰是没有跟宁家联姻通婚的那个。

    但这并不耽误皇族跟后族的关系,叶辛而今虽然府中也没有后族人,但是以后必定会有,而叶蔺之妻是后族,叶言以后的一位妻子也必是后族,甚至叶闵以后的王妃也必是后族。

    皇族在台前,是阳。后族在幕后,是阴。阴阳相合,相辅相成,千百年来一直如此。

    所以皇族没有的限制,后族便也一样没有。哪怕这个府邸已经比靖武卫所在等亲王府都大了,但他只要没有大过皇宫,没有大过皇族祖宅,没有大过后族祖宅,那便算不得逾制,而是必要的颜面。

    “楚寨还留着吧?”

    楚斐再问一句。

    这事没有需要多想的,本来叶藉跟他说的也是这般,而且怎样都还是他家,大了这么多难道不是更好?

    所以他现在在意的,一直都在意的,是楚寨的原址有没有保留下来,那里有他对这个世界,最多的记忆。

    “当然在,那里可是咱们家的内宅。”

    劼芙琉雪点点头。

    “得嘞,那就回家,你把人安排一下,我先回家看看。”

    楚斐笑的灿烂起来,然后跟苏云轶、蒙克等人一起,先行入府,没有急着去看这座庞大的府邸里面具体是个什么风景,直奔楚寨原址所在而去。

    “哈哈哈!没变,都没变。”

    到地方之后,楚斐就更加开心了,笑的也更加的大声。

    这座巨宅里面看上去太过奢华,砖石木瓦,都用料极佳,而且他也有意将这里的建筑都用上了玻璃窗,看上去也就更加明亮。并且他喜欢奢华、艳丽的东西,也喜欢文雅些的物件,这里也都应有尽有,而且做得看上去既显奢华,又不张扬,带着些雅气,所以一应布置什么的,也都好看的很。

    这一路虽然他们没有仔细去看,但走过路过,也大致都收入眼底。而这也让楚斐又有些担心,担心楚寨那里也被粉饰,反而失去了以往那般的些许粗粝味道。

    但只是一门之隔,他便回到了那个熟悉的世界,而且还见到了很多很多熟悉的人,于是当然就更加开心了,开心的不得了。

    “爹,儿子回来了。”

    楚斐下马,向着以往在楚寨出寨后归来一样,先跟楚歌道上一句,话有些区别,但是比那时其实要亲近的多,而且意思都一样,报个平安。

    “上酒。”

    楚歌也笑的很开心,他开心楚寨里面还是原样,但更开心儿子能有这般家业。但是一样照例,让人送上还家酒,这里是楚寨,自然就还用楚寨的规矩。

    “敬故去兄弟!”

    “敬诸位兄弟!”

    然后自然也是一样,先敬亡者、再敬伴者。之后父子同饮,众兄弟庆贺大伙归家。

    一切都好似跟他们当初只是楚寨马匪时一样,故地看上去也仍旧是那样,但是人其实已经少了好多老人,多了一些新人。所以喝着喝着,笑着笑着,很多人都是眼角有了泪。

    “卸甲!”

    楚斐双手张开,乌尔马抢在班克斯等人之前,来到楚斐身边,替他脱下那身沉重的战甲。其他人也是一样,不管之前见没见过,楚寨之内的老人,替跟着楚斐回来的这些人,褪下身上的战甲。

    “这感觉,真的挺不错的。”

    第一次看见这种场面,而且亲身参与进去的苏云轶,轻声笑道。

    “那就在这住两天,去军营的事,不差这两天。”

    楚斐道上一句,然后便是被以前的老兄弟们拉着,向着他们熟悉的地方走去。

    “小爷,念叨念叨,这一年仗打的怎么样?威风不威风?”

    大伙问着,楚斐只要在外面打了仗,别管大小,他们都会让他讲讲,大伙聚在一块扯会儿,听听楚斐怎么吹牛掰的。

    “小爷出马,那还有不威风的?”

    楚斐挑眉笑了起来,然后就在演武场中间一坐,这帮人环着他做成一圈,听他开始白话。楚斐就给他们将这一年,大大小小的仗,亦如以往一样,用着夸大的语气,说着真实的情况。唾沫横飞,比比划划,说到酣处,还要扯上两嗓子。

    “也别都我瞎哔哔,你们也都念叨念叨,这几年都怎么混的,有没有丢了小爷的脸?有的话自觉点,别让小爷拎板子,自己加练去,不吐沫子别停。”

    楚斐当然不可能一直说下去,一年多的事,真要件件都细说出来,说上几天几夜也都说不完,而且他也真的想知道这几年兄弟们都过的怎么样,好不好,被没被人欺负了。

    “能给小爷丢脸?”

    众人笑着道。

    然后竟是全部站了起来,在演武场上,向以往一样分队站立,抽出腰间战刀,操练了起来。

    他们在外从没有丢脸,没有丢了楚寨人的气势。但是,他们认为他们当初的离开,其实就是最大的丢脸。不管当初原因如何,他们这几年,心中都始终有这一道坎。

    “奶奶个腿的,一帮子完犊子玩意!”

    楚斐骂骂咧咧的起身,这一次他没有再多说什么,没有说劝慰的话,也没有说什么谅解的话,他也只是拿着战刀,站在了最前,站在他们所有人都熟悉的位置上,将手中的战刀挥舞起来。

    没有说,是因为他知道说的再多,他们这道坎也过不去。操练,是因为要用这种方式,告诉他们,你们的小爷还在这里,跟以往从来没有什么不同,你们又矫情个屁。

    “刀出!”

    楚斐大喝。

    “敌灭!”

    众人齐喝。

    夕阳映衬出美丽的晚霞,但是在一旁观看的人眼中,晚霞没有演武场中这一幕更让人觉得美丽。

    “还站着?”

    众人彼此对视一眼,蒙克和薛罪打头,众人和楚斐的亲兵一起,都走到演武场内,在后面跟着列队,抽刀、操练。演武场站不下,那就站在别处,所有能站人的空地,都站上了人,都挥起了刀。

    而在他们之前,秦翎打头,靖武双姝、赫歌、齐则尔、泽佳闇月、劼芙琉雪、墨脂凝、赫连红岩,楚斐的女人们,会武的,都站到了楚斐的身侧。

    楚歌则是牵着、抱着,跟泽佳丰元一起带着孩子们,走到了演武场正前方的台子上。

    “楚寨!”

    楚歌高喝一声,手中拎着楚斐的青麟舞阳槊,长槊高指向天。

    “呼!”

    所有人齐声沉喝。

    新人、老人,对这里有没有感情和记忆,不重要,此刻在这里的都是家人,这里是他们所有人的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