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盛世韶华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四章 比试开始
    “咚!咚!咚!”

    巨大的战鼓敲响,旷野之上,十数万大军陈列,以团为单位,每团列成一个方阵,围绕着中央一个紧急搭建起来的点将台,点将台四周旌旗围绕,楚斐居中而坐,乾西第二府府军、虓虎军各级将领两侧第次落座。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看上去倒也算是阵列齐整,颇有威势。

    “开始吧。”

    楚斐没有多废话的打算,对阵顺序,早就已经抽签敲定,全军都知道而今是准备干什么,直接开始便是。

    “第一军第三团,出战!”

    “第九军第一团,出战!”

    两名偏将起身,向着楚斐施礼之后,走到点将台两侧,将自己所在队伍战旗提在手中,大步归队。

    下面的各军将士也随之动起来,将点将台正前方让出一大片空地,留给两团军士对战。这两团队伍也是踏阵而出,行到台前,向着台上诸将施礼后,各分一边站定。

    “诸位,这样的场面是不是很好看?”

    楚斐嘴角挂起轻笑,只是越看越不像是什么好笑。

    没有人回应他,因为此时每个人脸上其实都不好看,地下众军出阵的也好、后撤让出场地的也好,虽然说不上乱成一团,但也显得有些纷杂,好好地队列,立刻七扭八歪起来,甚至有几团军士走到一处、挤成一堆,然后再散开。

    至于出阵的这两团人手,居然是先散成散队,一窝蜂的跑到台前,然后再重新结阵站好,走到一边站定。

    台上这些人不管曾经领兵多寡,但终究没有一人是不曾打过仗的,谁都能看的出来不妥之处,这样的军阵,甚至都不需要敌人冲阵,只要他们敢下一个变阵的命令,这些军阵就会瞬间自己破去,全无战力。

    大军交战,阵列为先,即便单兵素养再高,没有严整的阵列,一冲可溃,没有任何意义。

    所以他们无言以对。

    当然,这么多人,也不是人人都只是羞愧。也有很多人,心中不以为意。

    他们认为要还是他们自己的队伍在手中,必然不会是这种情况。而且这里并没有对比,更没有楚斐自己的队伍参与进去,亲兵营都在点将台两侧落位,并不用动,自然看不出优劣,所以他们其实也并没有认为楚斐自身,有什么可以讽刺他们的地方。

    他们同样不出声,只是怕楚斐因此对他们动手而已,虽然楚斐的队伍少,但是达古巴合已经拉拢了好多人在身边,他们都是心向楚斐的,甚至楚斐要动手的话,这些人都是最先动手的那些,毕竟这可是展示自己的好时候。

    可不管他们怎么想,楚斐只是这么一笑之后,便再没有说话,对崔不器点点头示意后,便看着场上,看见崔不器手中大旗舞动之后,而开始对阵的两团军士。

    第一军也好、第九军也好,以及下面的诸多队伍划分,并没有什么说头,并非是第一军便是军士最强,第十军最弱,都只是打散了各方人员之后,随意均分出来的而已,没有什么优劣之分。

    各军装备也都一样,以团来说,骑兵一营、步卒两营、弓弩手一营。

    骑兵倶是轻骑,身着扎甲,有披膊铜护,配长枪、骑弓各一,再有羽箭两壶,战刀一柄、短刀一柄,然后最主要的就是战马一匹、驽马一匹,是各团最精锐的一营队伍。

    而两营步卒,一营是刀盾手,方牌大盾一张、战刀一柄、短矛一柄,身着两当铠,可挡住前胸后背。一营长矛兵,长矛两杆,多一杆备用,战刀一柄、短刀一柄,同样配有两当铠。

    弓弩手,装备步弓两张、羽箭三壶,蹶张弩一张,弩箭两壶,再加战刀一柄,甲胄也比之步卒更精良一些,同样身披两当铠,但前后心皆多了铜护,增加防御,毕竟弓弩手还是比寻常步卒更难训练一些。

    但是装备一样,人员组成一样,领兵之人如何去用,用的又如何,便是有了很大的不同。

    第一军第三团偏将,战旗高举前挥,弓弩手踏阵在前,刀盾手列于其后,长矛手掺杂刀盾阵列之间,三营人马一同缓步向前。骑兵隐于阵后,却是当先发动攻势,其他三营先行前进之后,给他们留出来了冲锋的空隙后,便是在阵后加速,两侧绕过,将手中去了箭簇,用麻布裹上前段,沾染泥浆的箭矢散射出去。

    这种箭矢自然没有杀伤力,这种比拼也自然不可能真的用真家伙直接拼个你死我活,所以泥浆打中要害,便是算阵亡。

    而他这种打法,也不能说有错,轻骑本就更善于这种阵前游射,然后两侧迂回阵后,旨在打乱对手阵列,给后方冲锋队伍,创造机会。

    但是此番却是收效甚微,因为箭矢射的过于疏散了,并没有形成压制,反而被对面隐于刀盾兵阵后的弓弩手,先是步弓抛射、再是弩箭平射,‘杀伤了’不少人,才堪堪止住前行的势头,开始从两侧绕回。

    当然,第九军第一团的士卒也没有好哪去。一个是居然让对面骑兵轻而易举便是抵近过来,二一个便是阵型过于死板,刀盾手只是自顾列阵而已,弓弩手站在他们身后,是需要自己躲箭矢,而不是他们帮忙挡箭矢,甚至还有刀盾手想起来去挡的,但是慢了一些之后,竟是挡下了随即自己阵中弓弩手射出的箭矢,误伤都有。

    “真精彩。”

    楚斐又是皮笑肉不笑的呵呵起来,甚至还鼓了鼓掌,其余将领们,面色便是越发难看了一些。

    “骑兵,冲锋!”

    然而台上如何,并不会耽误一点台下的比拼。对手骑兵绕回之后,第九军第一团偏将,亲自带着麾下骑兵营,踏阵而出,衔着对方骑兵阵尾,接着对手骑兵掩护,向着对方阵中冲去。

    “弓弩手,停在原地,抛射阻敌后军。刀盾手前顶、长矛手杀敌!”

    第一军第三团偏将也是见招拆招,麾下弓弩手停在原地,张弓搭箭抛射而出,避免敌军步卒跟随前冲。刀盾手手中方牌大盾四面落下,将弓弩手、长矛手包裹在内,长矛手掺杂期间,长矛斜上外刺,做阻马状。

    “开!”

    第九军第一团偏将,手持一柄后背大刀,虽然是厚厚的麻布包裹刀锋,但是重量不减、威势不弱,率队离开对手骑兵尾后,正面冲向敌阵,一刀砸断数根长矛,然后拉起战马,马蹄前踏,击倒两张大盾,以及盾后军士,之后大刀再展,左右分劈,挡开周围攻来的兵器,夺阵而入。

    “倒是有些勇武。”

    楚斐身边的贺北山道上一句。

    而楚斐这边,则是拿着个空白的册子,书写起来,毛病得挑优点得记,看清优缺点之后,他才可以酌情调度,具体的去安排人手,所有比试都完毕之后,现有的军制也会有些许变化。大部分自然还是均分,但是也会有一些精锐单独成团、成军,成为中坚力量。

    这第九军第一团偏将,而今展现出来的勇武,便是一个优点,若有破阵之军组建,此人可入其内,添为锋矢。

    “围!”

    第一军第三团偏将见状大喊一声,做出应对。

    但是他做出了应对,他的麾下并没有,刀盾手和长矛手,虽然有心从两翼向这里合围,将突入的对方骑兵阻滞在这里,然后‘杀敌’与此,可阵型调动混乱的弊端,展现无遗,他们人挤人,虽然都是向着一处去,却是各自妨碍,能顺利快速去合围的只是少数,大部分都被自己人阻拦在了后边,不得向前。

    索性对手的步卒确实被阻拦在后,虽然不可能一直挡住,但是对方步卒冲阵之时,一脸阵型本就算不得严整,二来后军失去了主将的指挥,冲上来的过程中,也显得有些参差不齐,便是被抛射过来的弓箭‘杀伤’了不少。

    “弓箭手等于白费了。”

    泽佳闇月道。

    第九军第一团两营步卒相互掩映间还可前行,但是弓弩手却是除了之前向对方骑兵射出那两轮箭矢之后,便再无了用武之地,像敌军一样去抛射杀敌,都怕误伤自家骑兵,索性只好抽刀弃弓,跟随另外两营步卒一起,想法往前冲锋破阵。

    “骑兵,先斩敌后军步卒,随意猎杀。”

    第一军偏将也看到了这一点,所以对这回阵的己方骑兵下令道。

    只不过这道命令,让得台上多人开始吐槽起来,一步好棋硬是被他走成了臭棋。对方步卒阵型已失,正是己方骑兵列阵冲杀的好时机,但是却毁在了那一句随意猎杀上。有序的往复冲杀,将本就混乱的对方阵型冲的更散,让其不能支援前军,且被逐步蚕食才是正解。这么一随意,别人乱,你也乱,彻底乱成团,谁也别说谁了。

    眼下这两团的比试,就变成了是第九军第一团骑兵营先攻破第一军第三团阵营,杀敌更多、更快,还是后者骑兵这随意猎杀先能杀尽前者步卒了。而整个场中,第一军第三团步卒,也是彻底不知道干嘛了,射箭,没有射的地方了,抽刀,阵内没有插手的地方,阵外出都不出去,比对方的弓箭手更加白费了。

    “亲娘嘞!楚帅,你给我三百亲兵,我下去都收拾了吧。”

    贺北山看不下去了,直拍脑壳。

    “消停看着。”

    楚斐帮他拍了一下,瞪了一眼,让他消停下去。

    他冷笑也好、讥讽也好,并不是因为这些人马真的不能用,他们单兵素养其实都还有点底子,有些人还很不错,自然有可用之处。他们这些人,若是没有被打乱重编,而是用以往最习惯的方式去战斗,也不至于表现的如此不堪。

    他此举,只是想让台上诸将,更加清醒的认知到,他们打乱重编之后的这些队伍,有多么差劲,又差劲在什么地方,并用这种方式让他们感到羞臊,认识到整肃队伍是多么必要去进行的一件事。

    而且他也可以从这些比试之中,看到更多的问题,发现更多有闪光点的人,更可以清楚的看到这些将士们具体都是什么成色,以后该怎样针对性的去训练。而不是只挑毛病,或者去打击他们,说他们而今多么不堪一击。

    但是他的心思是他的心思,并非所有人都能明白,自然也就有心有不虞之人。而贺北山这‘狂妄’一言,就像踩了这些人尾巴一样,登时便是有人道:

    “贺将军如此能耐,我等倒是真想见识见识。”

    “操!给你们脸了。亲兵队,随本将干翻他们。”

    贺北山啥脾气?一听这话马上就急眼了,也不要楚斐的亲兵营了,三百人都不用了,招呼上他的百人亲兵队一声,便是下了台子,翻身上马,从蒙克麾下那里借来比试用的兵器,夺阵而去。

    然后场间所有人就见识到了,什么是真正的铁骑,什么是冠武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