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盛世韶华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五章 冠武虎狼
    百人战七千,其实怎么看都是怎么扯淡的一件事,但是随着贺北山的入场,却又那么真实的呈现在众人的面前。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而且这百人用的只是蒙克所辖亲兵营的制式长槊,而非他们自己习惯所用的重镋,可即便如此,他们也让在场所有人见识到了,一支真正精锐铁骑的锋锐。

    这一百人就是一个密不可分的整体,场间两团人马的混乱场面,也给了他们化为一柄重锤的机会。包裹着厚厚麻布的长槊,其实削减了太多刺击的杀伤力,这种比试也不可能真的去杀人破甲。

    所幸这百人都是贺北山自己的亲兵,他们习惯用镋,更擅拍砸攻击,有睥睨四海之势。而且除此之外,冠武军每人皆配弓弩,他们的射艺,也是真正从长达年余的血战中砥砺出来的,尤其是这些亲兵都是优中选优的猛士。

    三百余第九军第一团弓箭手、刀盾手、长矛手,与第一军第三团百余骑兵纠葛在一起,相互交战。

    然后他们就迎来了一蓬精准之极的羽箭,三箭射一人,贺北山的亲兵们,配合默契,行进间不需打招呼,便是已经各自挑选了自己的攻击目标。

    箭过五轮,槊临敌身,他们的箭射的准且快,迅速‘射杀’百余人,然后以贺北山为箭头,三角战阵冲破这交战的人群,长槊四下拍击打砸,便是又‘毙敌’近二百余。然后他们分作两队,左右迂回,从外侧向内包围挤压,将之一举全歼,每个人真的都有百夫勇。

    然后转道再战,没有再用弓箭,骑兵阵型不断转变,灵活而凝聚,将分散的场中对手,一堆堆的全部歼灭,然后才来到两团军士鏖战阵列之外。

    “冠武军!”

    贺北山带队停马暂歇,举槊高喊。

    “冠武天下!”

    百名亲兵高声战吼。

    “麟鸾舞!破阵灭敌!”

    贺北山长槊前指,下达冲锋命令。

    对面的两团军士剩余人手,已经联手在一起,准备先解决这些突然入场的‘敌人’,然后再说其他。但是贺北山仍旧没有半分动容,战场上的他永远张狂无比,直接以这身后百人成阵,正面向着对方冲杀而去。

    麟鸾舞,是田陌研究出来的冲锋阵型,是冠武军独一无二的战阵。兵做两队,一队如白鸾环绕清敌,一队如青麟兽笔直强攻。

    青麟破阵,白鸾护行。只要敌阵被青麟撕开一个口子,白鸾就会围着本阵游战四周,将这个口子扩大,让青麟可以更好的继续前突。

    阵型自然不算复杂,甚至有其明显弱点所在。但是用在冠武军手中,却再适合不过。他们的战力、他们的战心、他们的纪律性,支撑着他们可以将这种纯粹的攻击阵型,用的淋漓尽致。而且他们做到了楚斐的预期,即便是普通军士,也个个都是剽悍血勇的猛士悍卒,对上寻常人他们以一当百,不在话下,即便对上军中老卒,他们也可以一敌十。

    对面这些对手,其实有许多都可以视为百战老卒,甚至有些人个人战力犹有过之,但是贺北山的这些亲兵更胜。兵力悬殊的对阵,这百名亲兵竟然有些游刃有余的意思。

    尤其是在贺北山一槊将两名偏将一同‘斩杀’之后,没有一点指挥了的这两团军士,好像变成了羊群一般,而贺北山他们就是那饿狼,可以将之随意扑杀。

    “这便是冠武军而今的实力么?”

    蒙克看向楚斐问道,神色颇为震撼。

    贺北山和这百名亲兵,而今展现出来的战斗力,和那种凶悍无匹的精气神,那种战意和煞气,比之他之前带领的嘉罗第一骑士团,都还要更强一些。那支曾让他引以为傲的铁骑,乃是当初的西陆破阵兵锋之最。

    “稍微差一些,但也没有太多。毕竟这些亲兵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还是比普通士卒强一些的,而且北山也早已是宗师武者,这一年多大战小战一直没闲着,精进不少,个人勇武也会给冲阵的队伍大有加成。”

    楚斐点点头,将大致情况,说给蒙克知道。

    “不过还是差点意思,屠休,行军法。”

    然后楚斐对屠休道。

    “损兵过半,虽敌众多,仍不算胜,杖十。”

    屠休领命,走到台边对着贺北山道。

    “末将领罚。”

    贺北山没有多说一句话,也没有不悦,因为这就是而今冠武军的第一铁律,比试也要,实战也罢。哪怕敌人过万,你只有十人,伤亡过半,便尽灭其敌,亦不算胜,最轻的十军杖逃不了。当然若是实战,这种情况,战功还是会算的,而且之后会得重赏,这一点于其他军中并无二致。

    但是冠武军出身的人,都习以为常,不代表其他人也一样,此事都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冠武军一众,以及楚斐,心中大骂变~态!因为这种责罚,在谁眼中,都太过没有道理,要求太过苛刻。

    可他们如何,与冠武军一众,并无干系,贺北山卸甲、亲兵自行执杖,砰砰砰十根军杖便已落下,然后这些亲兵在众人更加目瞪口呆的注视下,互相各打十杖,与将同受,甚至那些被‘斩杀’的亲兵们,还多给自己加了十杖。

    “特么一群疯子!”

    没见过这种场面的人,脸色有些发白的心中大骂起来。

    “不怪如此。”

    蒙克、泽佳丰元、泽佳闇月、柯里尔蒙德、达古巴合等几人却是心下了然,若非这般上下一心,若非这般对自己都足够狠辣,若非这般人人都如虎狼般凶悍,冠武军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形成这样的战斗力,和这样睥睨天下军伍人的战魂。

    “此杖责你贪功斗勇,盲目冒进。再有下次,我来执杖。”

    楚斐看着嬉皮笑脸返回座位的贺北山,沉声道。

    “该!让你嘚瑟。”

    冈坎幸灾乐祸,大烟卷抽的滋啦滋啦的,美极了。

    “嘿嘿,总得让他们见识见识咱们能耐不是。”

    贺北山对着楚斐憨憨一笑,道上一句。非是他而今没有一点长进,仍旧冒失好勇,且受不得一点激将,和他人挑衅言语。而是他想帮楚斐站站场子,省得这一个个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在这鼻孔朝天的。

    “你也就是抢不过我,嘚嘚啥呀。”

    然后贺北山转向冈坎,往哪漆黑的大光头上一拍,然后抢过烟卷,叼在嘴中,抽了起来。

    “家里新调的药酒,喝点活活血。”

    楚斐将自己腰间的一个小银酒壶取下,丢给贺北山,十军杖不多,对他们这些皮糙肉厚,体魄极为强健的人不算什么,甚至连小伤都算不上,但是仍会有些淤青、血脉不畅,多少都是会有影响的。

    这种药酒是那个和陈挚他爹同名的靖武卫神医陈节,捅咕出来的强壮气血的良药,由他的徒弟,而今离开元域靖武卫,成为楚斐家中门客的解堃调制出来,给楚斐进一步强壮体魄所用,而今给贺北山用来活血,也是可以。

    兄弟的心思他明白,但是冠武军的这种军法不能失,因为这是冠武军之所以是冠武军的根本。

    只有他们每个将领都能以身作则,想着去尽量减少每次的战损,信服他们的士卒才会感同身受,强迫自己变得更强,减少身边兄弟们以及自己的伤亡。所有人自己逼着自己去变强,无止境的强迫自己变强,来更多的杀敌,更好的保全自己。

    而且他们面对的敌人,而今的綦国人,那都是一群真正的‘饿狼’,比任何时候都还要剽悍而富有攻击力的狠人,想要战胜这样的敌人,就要变得比他们更狠,比他们更有攻击力。

    如此冠武军才能在边境,常胜不败。

    并且其实不止冠武军,而今的乾西边军多多少少都有这种特质,西北边军、辽北边军也是一样,因为他们不狠,他们守不住边线,打不赢敌人。

    “比试继续。”

    楚斐随即再道,这才是第一场,离结束可远着呢。

    “楚帅,有贺将军此等神勇在先,之后的比试就不用了吧,您说怎么练,咱们就怎么操练就是。”

    但是这时候后续的人,已经有些不好意思也不敢上场了,上去了打的好不好看不说,万一再出来一百来人,也给他们收拾了,这脸真就没有地方放了,别人踩在地上碾的生疼啊。

    而且这并非不可能,楚斐身边可是还有那么多亲兵呢,那个黑大个,那个背双镋的,也都很有些跃跃欲试的样子。

    “接下来我的人不会再动,你们自管比试你们的,现在这种情况不全都看透了,我也不知道怎么操练。你们所有人放开手脚去比试,尽展你们所能就是。而且这关系以后你们身居怎样的位置,带领怎样的士卒,不要有压力,也不要掉以轻心、糊弄了事。”

    楚斐摇头道。

    “是。末将等领命。”

    这般一说,众人放下心来,尤其是那些偏将们也都愈发正色起来,是关日后前程,那就不可能不比了,而且不仅要比,还要想着法的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出来。他们不少人都注意到楚斐写写画画的了,之前不明白在干嘛,现在却是已经了然。

    两名偏将扛旗下台,汇合麾下军士,再度展开比试。

    而台上剩余的偏将们,则是开始思考着,他们怎样可以比之前上场的人做得更好。

    越靠后的人,越有优势,他们可以仔细的观察前面出阵的众人问题在哪。但是弊端也同样很大,兵力完全一样,场地就那么大,战斗的方式怎么变,也变不过那几种,难免越到最后,越觉千篇一律没有亮点。

    既想要胜,又想要有出彩的地方,还要尽量少犯错,让他们都没有了闲谈的心思,所有心神都用在观战和思考之中。

    “这酒不错,多给弄点,我给弟兄们喝喝。”

    可他们紧张归紧张,贺北山等人自然没有这种感受,也不在意场间氛围,这货喝过药酒之后,眼睛一亮,便是凑到楚斐耳边,笑道。

    “家去找乐娘拿,伤药什么的,也去家里取。”

    楚斐点头道。

    这药酒不少,只不过他不会直接给贺北山的亲兵用,自己的人自己出面,责罚也好、奖赏也好,都应如此。

    这些药酒、伤药,不能是楚斐给他们的,而是贺北山给他们的,哪怕是从楚斐这弄来的,也得是他们的主将贺北山,给他们弄来的,而不是楚斐直接给的,这中间倒这一手,十分的重要。

    “得嘞,反正也没啥大意思,我这就家去。”

    贺北山点点头,然后打个招呼就径直走了。

    他皮糙肉厚的十军杖不当事,麾下弟兄们可不行,大军未至,随身伤药不多,而且是必备的外伤药,治疗这种伤不对症。还是早些取了伤药,给弟兄们用上。这事,可比在这看这些根本让他没有多少兴致的比试,更加要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