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盛世韶华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六章 指路人
    五十团,十数万大军的捉对比试,自然不是什么短时间就能结束的事,而且足够热闹。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仅是第二天,高仓国公亓仑安赞便是先行带着自己的人赶到,分列各方的其他一系贵族们赶来需要时间,所以直接组成一团人马参与进去,不现实。但他和他麾下那些小贵族们,倒也不妨先过来看看热闹,也观察观察而今这支新军队伍的战斗力。

    然后几天也是陆陆续续的,他们这一系各地贵族先后赶来,国公、郡公们,带着一群小贵族观战看热闹,组成一团的麾下武士,则是彼此接触着,稍加演练磨合,然后参与到比试之内去。

    这场内部大比武开始的第十天,凌道闲带着凌家众人也到了乾西,来到这边暂时落脚,一同观战。叶辛随行而来,带着都护府属官,同样观看这场大比。

    而冠武军来的更早几天,已经接过整个大营防务,开始整肃起大营内的军纪。

    “你满打满算还有不到四个月时间,不好好练兵,如此胡来意欲何为?”

    凌道闲对这种演武比试,其实并没有太大兴趣,他更多的还是有点担心楚斐这个外孙,怕他得意忘形,乱了陛下交代的正事,引来责罚,更怕他带着这样一支整合不足的新军去战场,有个万一。

    “舅公,这可不是胡来。这几个月时间,训练这些都有战斗底子的新军,自然是还算够用,可也只是够用,练不出来一支精兵。这场大比,一来是要为整肃军纪打底,让他们所有人都能看清自己是个什么样子。二来,这边的情况跟其他府军终究不太一样,均分成军,不太合适,所以我打算对这一府府军的军制做些调整。”

    楚斐言道自己的打算。

    “军制事大,更是不可擅为!怎么?就这么点时间,在朝歌教你的那些事,就都忘了?”

    凌道闲不听这话还好,一听这话胡子都吹起来了。军制那是大军根本,大乾境内除了极少数特批的,所有军队皆照例行事,怎么你这掌了几天兵,尾巴就翘起来,不知天高地厚了?掌军,你掌就好了,不打败仗就好了,这么多事干什么?显你能?

    若有用,你置大乾皇帝于何处,置兵部众官员与何处,置天下领兵将士与何处?若无用,无用你折腾什么?

    这就是个里外不讨好的活,别人避之不及,你却上赶着去追,这般行事,怎能立身朝堂长久。

    “别急别急,自不敢忘记舅公教诲。这也只是打算做些调整,不会真的改变军制。而且我这打算也是有先例可依的。

    青州刀骑、并州府军,还有幽州狼骑、雍州重甲,这些虽然都在各域府军编制之内,但是也都是根据各地情况,遴选出适宜人选,组建成不同于一般府军的特殊军队。如此这些军队反而可以尽展所长,展现出远超寻常府军的战斗力。

    乾西这里也一样,就像敖帅,以玉渠轻骑为骨,收拢各地精骑,组建成第一府府军,他们有着快速行军往来乾西各地的能力,战斗力也十分不错,可以当做即战力,成军便是可以调派任用。而其余步卒则是大多进入边军,他们多数本就是各地守军,擅守、也善于列阵而战。

    现在这支新军也一样,他们中有马匪出身,擅游骑,有些人是佣兵出身,擅从战场侧翼冲阵,有些人本就是常年留守各自大营的,善于寻营戍守、看押粮草,等等。

    而且这支军中战马极多,这些战马只组成骑兵营,分散开来有些白瞎了,倒是不如整合在一起,统一调度,成军参战。

    步卒也是一样,他们很多人彼此本就陌生,而且以往善用的兵器五花八门,实力参差不齐,再分散成刀盾手、长矛手,分成各营归属,反而更加零散,难以形成战斗力,还不如整合为一,所有人用一样的兵器,一样的战阵,简化作战方式。

    弓弩手亦然。

    而这,只是士卒们。再说为将者。

    这些人有的以前只用冲杀在前,不用考虑用兵之法,就更不用考虑用兵是否合理了。有些人是处理后勤的,有些人是单纯出谋划策的,有些人是专门跟各方势力打交道的,等等。这些人而今全部分派领兵,自然有着诸多不适,也显露诸多短板,而不能尽展所长。

    所以此番借机看清楚一点,然后我心中有个数,针对性再去重新分派一下军职,这其实也是要务。”

    楚斐更加详细的跟凌道闲解释起来,也是同时对在场众将说着他的打算,让他们心中有个更加清楚的了解,他此番所为究竟都是为了些什么。

    “如此言说,倒也有理。但是军伍事无小事,这么多军队在手中,你就更加不能任由自己想法来。这件事还是需要去信朝歌,既通知兵部,也要询问陛下,甚至更应该询问敖大将军的意见,而非这般擅自定下。”

    凌道闲虽然与军伍事了解不深,但是也并非真的什么都不懂,楚斐这么做没有问题,但是擅自这么做,那便是有很大问题了。

    军队是大乾的军队,不是楚斐自己的。

    都护府固然独立在外,诸事多可自行定夺,但也并非跟靖武卫一样,彻底不受兵部统属,该打些招呼的事,同样需要打招呼。

    最重要的是,不管叶藉如何打算让楚斐在之后接掌乾西,不管敖珏是不是已经准备让楚斐接班,也不管敖珏现在是否一点不管乾西事务,敖珏都才是那个乾西大都护,是楚斐的顶头上司,这事他也就该知道。

    所以从这三点来说,楚斐这般擅自而为,便是大不对。

    “是我的错,没有想到这些。我这就给朝歌和敖帅传讯,请示、认错。”

    楚斐微愣,然后恍然,连忙点头认错道。

    “切记不可有自大之心,这世间所有人都可高看你一眼,即便是陛下重视你、殿下也重视你,但是你自己不能太过重视你自己、高看你自己。”

    凌道闲再开口,告诫道。

    “文斓谨记舅公教诲。”

    楚斐又一次愣住,而且时间很长,他回忆着这段时间自己所为和举止,然后俯身受教。

    他确实有些过了,位置的突然升高,突然变得更加重要,叶藉、叶辛、接触到的所有人,对他的态度,终究是会让他潜移默化的改变自己的心态,觉得自己越来越重要。

    这倒也不是说他飘了、狂了,而是他认为自己的位置重要了,责任更重了,他就需要去考虑的更多、做的更多。

    这也都没有错,但是错在他的方式,擅自而为这几个字很重要,如果什么事他都自己怎么想就怎么去做了,那他早晚会愈发习惯这种举动,然后走到一种别人看不惯、也接受不了的地步。那这已经就不是隐患,而是祸根了,或者自取灭亡了。

    历史长河中,诸多最后身败名裂的权臣大枭,他们早年的时候,何尝不都是功勋卓著、备受帝王青睐、天下赞誉之人,没有这个根基,他们也根本走不到这种位置上去。

    但其实也正是这种青睐和赞誉最是腐蚀人心,他们会开始渐渐以为谁也没有他们做的好、做得对,他们开始逐渐以自我为中心,他们开始看轻天下人,然后、、、

    所以楚斐此时其实面上还算淡定,但是其实后背已经全是冷汗,因为他没有成为这样的人的心思,也从没有这个打算,但却不觉间已经有了这样的苗头,正在这样一步步走着同样的路。

    那些历史长河中的人物,他们起初或许也与他一样,许多人甚至比他还要有更多的拳拳报国之志,可也最终是那么个结果。

    所以他十分感谢舅公凌道闲此刻的这番话,让他警醒过来。

    他先是在赫歌的点醒下,洗了一次自己的心,捋清了自己心头的那团乱麻。这一次,凌道闲有警醒了他一句,让他看清自己的所为,正视自己而今这个位置上,究竟该怎样去作为。

    这两次,都对他的成长,起到极大极大的作用,称之为他成长路途中的重要转折点,其实亦不为过。

    “这边的事我不太懂,也不多置评,你自己看着办。但是这些事,并不是你而今需要考虑的全部。家族中人明天继续赶路,我留在你府上,这段时间处理完军营里的事,你就回府住,我再跟你多唠叨唠叨。”

    凌道闲起身,说了这么一句,便是示意家族护卫随他离开。

    他来乾西的目的其实十分简单,就是为了楚斐而已,这个外孙她妹妹和妹婿都十分重视,而且楚斐其实表现得也不错,有接替他站在朝中高位,成为后族一系旗帜的潜质。但是问题更多,而且毕竟年轻,经事太少。他岁数大了,朝中事渐渐力不从心,但将自己的经验来教给楚斐,成为一个指路人,还是可以的。

    可楚斐这边位置提拔的太高、太快,而且再去跟他学习的空闲太少,不然他也不会退这么早,怎么都该坚持到北伐綦国之战结束才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