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盛世韶华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七章 矛盾的叶辛
    “你不用考虑太多,你这般作为,也是为了这支军队的战斗力更强,父皇自会明白你的心思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叶辛眼神复杂的看着离去的凌道闲背影,对着楚斐低声道。

    其实凌道闲为何这时告老,为何跟着来到乾西,不知究竟的只是楚斐一人而已。厉则言接任右相会引起的世家官员心思变动、商王叶蔺第一次正式接手具体政务,其中种种弊端,所有人都能看到。

    可是错过这一次楚斐再次整军的机会,再过多长时间,楚斐这般统领大军的人才能有空闲时间,去继续跟凌道闲多学些东西,那就真的不一定了。而且楚斐突然就开始掌管起大军,在边境数十万大军在手,在乾西几乎已经代掌大都护职权,这个时候楚斐的心态潜移默化变化会最为剧烈,也最为重要,是楚斐人生中极其重要的一个时间段。

    所以,凌道闲这样一个绝对会合格,甚至极为优秀的指路人,这时候来到楚斐身边,给他种种指点,这对楚斐绝对是好事。

    但是!

    叶辛打心底里不希望楚斐越来越油滑,成为一名真正的‘官员’‘贵族’,将凌道闲一生所擅全部学去,开始善于揣度,开始善于察言观色,开始善于趋利避害。

    他更不希望,楚斐有一日和他只是君臣,而不再是兄弟。

    因为如果现在这些兄弟们之中,终有一日等他继任皇位之时,还有可能在他身边第一身份是兄弟,而不是君臣的人,就是楚斐。

    不是感情深浅的问题,他和苏云轶是表亲,而且自幼一起长大,跟亲兄弟也不差哪去。陈挚等人也是自幼就认识,一同玩着长大的。单论感情深浅,他们自然更熟识一些。

    可他们都是世家出身,在他们从出生开始,就存在着家族、尊卑、君臣,都应该是怎样的相处方式,他们又该以怎样的方式自处,怎样的方式为臣,怎样去做一名可以让家族荣耀、保全家族利益的国公。

    这些事年少时,他们可以不去想。甚至只要他一天没有接任皇位,成为皇帝,他们就都可以不去想。

    但是日后等到他成为大乾皇帝,他们又都会自然而言转变各自的角色和想法,这样的事在他们父辈已经上演过,在大乾都没有的时候,更是在各国都会不断的上演。

    所以叶辛内心深处其实也极为害怕,怕这样的一天出现,怕他只要登上那个位置,就真的是一个孤家寡人。

    可楚斐从结实起,其实便有不同,他没有那么多尊卑的心思在内,他也没有那么多的考量,没有多少对皇权的敬畏。

    那大概就是,我管你是谁,你反正干不掉我,大乾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这天下大了去了,处处是风景,潇洒都还不够了,你要看不上我,我闲着没事跟你扯那个犊子,玩蛋去吧,拜拜了您嘞。

    所以从深交之后,他便是想着,若楚斐一直如此,那么他到了那个位置之后,也就有了一个可以不用顾忌太多,仍旧可以畅谈、可以喝酒、可以一起肆无忌惮扯淡的人,而不是一个孤家寡人。

    可凌道闲的到来,楚斐已经想的更多、更深,这都让他有些担忧楚斐最终也会如其他人一样,开始考虑如何为臣。

    但这对楚斐又是好事,毕竟若楚斐真的行差踏错,那便是楚斐的大祸。

    所以他心里矛盾啊。

    “我知陛下,亦知十二哥,这一直都不会变。但是我现在更需要一直认清自己。”

    楚斐笑道。

    “唉。”

    叶辛锤了楚斐肩膀一拳,然后也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便化为一声轻叹,不再言语。

    而看台之上,许多乾西贵族,则是在自家国公、郡公的示意之下,也悄然离开台上,下去做些准备。

    现在自然是不行,但是晚上,他们是要走一趟楚府的,这样一位楚斐的长辈,还是前任大乾文官之首、朝中柱石,他们自是需要去拜会一下的。

    台下大比在他们眼中已然索然无味,反正只是楚斐一次整军的先手、一次观察麾下将领本事的考校,他们的人也已经派下去了,楚斐自会酌情安排,该做的他们做完了,剩下的他们也参与不进去,有认真观看这功夫,想着怎么跟这位德高望重的老人,更能多聊几句,不是更加重要?

    但是他们可以不看,坐在台上神游四方,楚斐却是不能,而且现在这场残局末尾,出现了个很有意思、且有看头的场面。

    “弟兄们,弃盾,跟他们拼了!”

    台下比试的是第七军第二团,和第三军第三团,而且第三军第三团全面占优,第七军第二团被整个打散,兵力不足八百,而且四散零落,连偏将都是已经被人挑了。

    可他们中一名小校并没有放弃抵抗,认命般等着这场比拼结束。而是将周围三百余人聚拢在一起,直接放弃了自己手中持着的大盾,刀盾手俯身持刀,长矛手挺矛前指,结成一个小四方阵,被包围在中间。

    而且他们应该是熟识的,一个地方出身的,彼此配合十分默契。面对数倍于己的围攻,长矛整齐的刺出,挡住对手的冲进,然后刀盾手翻滚前行,战刀‘先断敌脚、再斩其首’,然后长矛手会挺矛外推,让刀盾手回归本阵,再收缩回来,如此反复,‘斩杀’攻上的敌人,一时稳守不败,‘杀敌’不少。

    并且他们不是一层阵列,而是三层,既是互相补足、协助,也是轮换上阵,让所有人都可以有歇息的机会,而不是一直顶在外围,等到力衰被‘斩’。

    虽然最后仍旧被没有其他对手的第三军第三团军士,团团围住,消磨殆尽,但是战果极丰,‘杀敌’竟是比他们之外其余整团人,都还多些。

    “此人原本是哪位将军麾下人手?”

    楚斐看向柯里尔蒙德等人问道。

    “回楚帅,是末将带来的人。”

    班多赫,一个四十余个势力中算是最末几股势力之一的首领,而今添为第十军第一团偏将的中年汉子,站了起来,回道。

    这人若是柯里尔蒙德或者达古巴合等人的麾下,他们其实还真不一定就能直接认出来,人多啊,怎么可能各个熟知手下人的长相。而且也并不是能力足够,就能有进入他们视线的机会,毕竟人多,若没人举荐,也没有展现的机会,纵是宝珠,也同样会蒙尘的。

    可这班多赫麾下,拢共才四千人左右,他的这股势力多次被打散又多次重新拉起来,这一次拉起来也没有几年时间,但凡有点能耐的,自然也都被他记在心中。

    “嗯。回头把他详细情况告知苏长史。”

    楚斐点点头,道上一句。然后不再理会班多赫,而是走到台边,看向那人,道:

    “叫什么名字。”

    “蓝小尘,参见楚帅。”

    那人年纪并不大,看着比楚斐还要小些,身量倒是和楚斐差不多,看上去也是个雄壮的英武少年,只是褐发黑瞳,从发色和更加立体的五官看,并非纯正的乾人。不过这在商路地域并不少见,血脉大多混杂的很。

    见楚斐叫他问话,他竟是很有些激动,连忙施了一礼,回道。

    “若是这一团兵马给你指挥,你怎么打。”

    楚斐示意其免礼之后,再问道。

    “就这么打。”

    蓝小尘想都没想就回应而出,而且颇有些气愤之意,大概是怪主将无能,累及他们也跟着战败吧。

    “骑兵、弓弩手,都不要了?”

    楚斐笑着再问。

    “不要,我不熟悉骑兵和弓弩手该怎么打仗,只有而今这种打法是我和兄弟们最熟悉的。而且对方只有八百骑兵,八百长矛手在外,应该可以挡住他们的冲锋,毕竟是轻骑。然后所有人便可以持刀列阵出战,甚至都不需要长矛手掩护,只列阵前推便可。”

    蓝小尘回答的同样极为果断,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但是这种打法,也只有你们这些人熟悉而已,其他人可并不熟悉,你怎么保证你们不会同样一触即溃,根本形成不了稳固的阵列。”

    楚斐再一次发问,有些略感失望。

    “因为我在。”

    然而下一刻蓝小尘的回应,便是又让他挂起了笑容,这股子劲头,他很喜欢,跟他挺像。

    “给你个机会,找你认为可以的同伴,人数一千。你们有半个时辰的时间,去交谈一下,怎么结阵。乌尔马,带一百老兄弟,列刀阵,打一场。”

    但是有自信是好事,若是有自负,那就不是什么好事了。可究竟是自信,还是自负,不是靠嘴说的,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

    而且这人终究没有掌过太多兵,所以楚斐没有直接给他太多人,免得他掌控不住。一千人,是他方才聚拢在一起人数的三倍,已经可以了。

    而他所说的这种打法,其实跟楚斐的刀阵还挺像的,那就拿刀阵去碰一碰。

    “楚帅可是看不起我?”

    可是这个人数差距让蓝小尘觉得自己被轻视了,急忙问道。

    “我没那么闲,陪一个看不起的人说这么多话。百人,足够了,如此而已。”

    楚斐一笑置之,言罢之后,返回座位。

    “我会赢的!”

    蓝小尘狠狠挥着手臂,高声对着楚斐背影喊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