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盛世韶华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九章 重甲对阵
    “武艺真的不错,就是战阵打法过于单调了,不是缺少变通,而是不知该怎么去更好的变通。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不过这份心气儿特别不错,不屈不挠,值得练练。”

    场间比拼虽然没有完全结束,但是形势已定,蓝小尘虽然无论是自己那个小战团,还是大比拼都落入下风,可泽佳丰元也仍是丝毫不掩饰,自己对这个年轻人的看好。

    因为蓝小尘无论是个人武艺,还是表现出的精气神,以及临时对阵型的应对,其实都有可圈可点之处。只是他手中人手的问题,加上他自身可以看出战斗经验和兵法策略的认知,都有些浅白,算得上是一张白纸。

    前者,他的这些临时带领的人手,没有多少跟他一样的战意,尤其是在乌尔马等人第一击破去盾阵之后,士气肉眼可见的降低、溃散,出手犹豫、眼有惬意,被乌尔马等人的那种悍勇之气,完全压制了。

    后者,他想有些改变,但是却除了熟悉的打法之外,就像他自己说的,对于其他的他自己完全不熟悉,即便再想,也拿不出多少行之有效的改变,来应对看似简单,但配合默契,变化颇多的刀阵。

    但是即便如此,他也未曾认输,仍旧梗着脖子,挺直着腰杆,像个万夫莫开的孤将一般,与乌尔马六人鏖战在一起。

    而这能够挡住六人联手这么长时间,那也算是拥有一流之上的武艺了,相当于九叶靖武卫的实力,这已经相当不俗了。

    更重要的是,这股不屈不挠的精气神,这种敢战,甚至敢孤战到‘死’的战心。这是相比于其他,更难能可贵的优点。

    “嗯。极强的敢战之心,足以掩盖此战瑕疵。”

    叶辛点点头,评价道。

    而楚斐则是再次走到台前去,看向落败的蓝小尘,再问道:

    “怎么样?输的可心服。”

    “服。但不会一直服,以后我一定能做的比他们更好。”

    蓝小尘先是点点头,然后看向乌尔马他们,极为正色的说道。

    “嗯。休息去吧。”

    楚斐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让其先下去休息,连战两场,对体力消耗还是很大的。

    “下一组。”

    楚斐示意后续比试继续,天色还早,大比自然还要继续。

    而这一次,轮到了蒙克的亲兵营上场,对手是虓虎军第一军第一团,领军的是夏侯云。这也是第一场,完全由骑兵对阵的比试,重甲对重甲。

    亲兵营长槊、圆盾、双手大剑各一,短剑两柄,骨朵一柄。

    虓虎军则是制式长槊一杆,同样配有圆盾,但是短兵就不一样了,链枷锤一柄、破甲锥一柄,再加上一柄修长的弯刀。

    两位宗师武者,都是熟识的,也都熟知对方的特点。

    蒙克不用多说,率军冲阵破军,本就是他最擅长的事,再加上巴泽他们的随行在侧,身后又是跟随最短也有两年时间的兄弟们,战阵极为凝实,便是直接形成一支至强的锋芒之军。

    而夏侯云虽然领兵时间不长,经验不多,但虓虎军将士组成成员相对简单,而且达古巴合原来的人马便占去过半,彼此的熟悉程度,和队伍中的凝聚力、战阵的完整程度,也是比其他队伍,强上许多。再加上人数比亲兵营倍之,倒也不算太有劣势。

    但哪怕一点劣势,在场上的显现,也足够导致胜败的天平倾斜。

    蒙克将夏侯云一槊逼开,错马而过,自己先行冲入对方阵中,一杆长槊舞起,将身周对方将士不断击落下马。而这时候巴泽等人对蒙克的熟悉,和夏侯云麾下对他的不熟悉,两种反差,便是开始展现出来。

    巴泽等人见蒙克将夏侯云放了过来,并没有与之缠斗,便是明白了蒙克的意思,一众人一哄而上,将夏侯云团团围住。而身后其他军士,则是瞬间避过这一块,直接从两翼绕过,随着蒙克身后,冲入敌阵之中。

    两支重甲铁骑轰然相撞的一瞬,因为蒙克已经开出一个口子的缘由,亲兵营一众,直接破阵而入,将敌阵破为两半,并不断将敌骑挑落下马。

    而夏侯云麾下这一团重甲,则是失去指挥,麾下人手不知道是应该先解救这位主将,还是仍旧保持阵型前冲,结束这第一次对冲,整军再战。

    因为他们虽然知道夏侯云武艺不俗,但却不知道巴泽等人武艺如何,夏侯云这个宗师武者,是否能够抵挡的住他们的围攻。毕竟主将若失,其实战斗便是已经败了一半,是一个战场大忌。

    所以他们陷入了一点犹豫之中,尽管只是片刻,但哪怕一瞬的迟滞,一瞬的心思转变,便是已经落了下风,因为对手、尤其是蒙克这样的人物带队的,一支极善攻伐的对手,是根本不会给他们多余思考的时间的,这一瞬的更加坚决,便是占尽了先机。

    而这其实也还有楚斐的一些功劳,他身边人两次出战,两次都是百人,然后以无匹的姿态,应下了兵力悬殊的比试。在场所有对楚斐身边人不熟识的军士,心中都是有些打鼓,天知道这个怪物身边,都是怎样的一群怪物,会不会出来一个人再带着百来人就能也把他们都干掉。

    “不必管我!今日如此,时时如此!虓虎军,只有面前之敌,不灭敌,便身死,没有第三个选择!”

    就在这时,蒙克继续扩大着战果,夏侯云一槊将巴泽挑落下马,趁着这个空隙,对着麾下高声下令道。

    “虓虎军所部,皆当如此。”

    泽佳闇月言道,告知虓虎军所有将领。

    “喏!”

    台上如何虓虎军正在比试的将士自然听不见,但是夏侯云身在场间的大吼,他们还是可以听见的。这一声之后,他们也就没必要再有任何顾虑,一往无前,不是什么难事,尤其是这种比试又不会真的死人,别管战阵什么样,松散还是严谨,只是冲锋而已,他们还是能做得到的。

    然后战场形势瞬时转变,夏侯云麾下重甲,舍弃夏侯云和正在接敌的队友,化成两队,从交战之处两侧绕开前行,重新调转马头冲锋,攻向亲兵营后方。

    战阵前方颇为严谨,行军有度,能踏着同样的步伐,保持阵列完整性去冲锋。阵列后方则散乱一些,有的快点、有的慢点,争取跟得上前面众人的步伐,一同前冲。

    但不管阵列前方是否严整、后方是否松散,这一刻冲锋的他们,竟是有了些不顾一切,奋勇向前的气势。

    “这才有点看头。”

    台上众人看的连连点头,尤其是贺北山、冈坎等人,这时候才对这大比起了兴致,认真的观看起来。

    而场上的蒙克,也是打起更多的注意力,带着清理完余敌的亲兵营前队侧绕,调转马头,虽然这一刻对手冲势更胜,而他们还没有来得及提起马速再次冲锋。但是依然无畏,蒙克仍旧是那个锋锐,将对手阵列破开。

    可这一次,他身后的亲兵们,没有能够将他撕开的口子扩大,两支重甲此时人数差距已经不算太大,两千三百余对一千四百余,两股钢铁洪流轰然对撞在一起,极为震撼。即便已经包裹槊锋、刀刃,仍旧有诸多人在这一次对撞中受伤不轻,槊断、甲破的场面时而出现在场中。

    “速速调集营中军医,在一旁等候。”

    楚斐见状急忙言道。

    这种比试虽然有所限制,但是并非真的完全不会出现伤亡,之前所有人战心不足,而且都是轻甲或者步卒,冲锋的力量、打斗的力量,都还在可控范围之内,尤其是还有战甲防护,伤的都不重,也不多,更没有阵亡者。

    但是此刻这种两支重甲的悍然对冲,冲击力太过巨大,而且随着气势一起,出手也少了许多顾及,看上去固然更加真实,比拼的效果也更好,但是伤亡却是会急速扩大,甚至出现阵亡者,都并非什么太过意外的事。

    而这样的一帮悍卒,不应该在这种只是比试的场合,出现大的战损,重伤他都可以接受,因为无可避免,但是他不希望出现非战斗减员的情况出现,即便这也无可避免,那也要尽量去降低损失,最起码不要让将士们在伤后再出现减员。

    “需不需要叫停。”

    叶辛道。

    “不用。”

    楚斐摇摇头,这股子劲头刚出来,万万不能去打断。即便是会出现损伤、减员,也同样如此。不希望归不希望,但并非不能接受。

    毕竟若是此等比试都需要处处小心,一出现伤情便是叫停,那真正战斗时候怎么办?他需要的就是悍卒,而不是娇兵。此番也正好给其他人打个样。

    “各自反阵,出局者救人,然后继续。”

    场中蒙克却是已经做出了合适的应对,他们互相鏖战在一起,不时有人落马,而且与之前不同,落马的人几乎没有闪避、离开场中的空隙,他们再接着打下去,这些落马的人,即便之前伤的不重,也会被战马踩踏而亡。

    “退!”

    对面的人也不含糊,闻言之后,当即退出此地,后队变前队,翻身整队,准备下一次的前冲对战。

    而那边夏侯云,一杆长槊,将巴泽等人尽数挑落下马,但他自己也是已经‘受伤’不轻,右臂肩甲出挨了数击,留下浓重的泥痕,按规定这条手臂却是不能再用了。不过好在是,没有要害受伤,没有落马,还可继续参战。

    此时也是打马返回本阵之前,调转马头,左臂架着长槊,准备带队发起下一次冲锋。

    场间落马‘败亡’的将士们,和台前屠休麾下的冠武军亲兵营,则是迅速上前,将所有受伤的将士,快速抬离场间,卸去战甲,交给陆续赶来的军医治伤。

    “虓虎军!随我破敌!”

    夏侯云大吼一声,战马踏地,奋然前冲。

    “战!”

    蒙克高喝一声,甩去左手盾牌,将墨渊剑持在手中,同样带队冲锋而上。

    这一次,少了一只手能用,而且是惯用手的夏侯云,没能挡住蒙克的冲锋一槊,被蒙克挑起,然后‘一剑封喉’,丢在自己马背之上。

    亲兵营艰难破开对手阵型,长驱直入,再次将对手阵列一分为二。可是自身也没有落到太多好处,冲阵之中,减员许多。

    但是这一次所有人都学精了,这种密集对冲之下,落马必伤,所以他们改变了打法,学着蒙克和夏侯云的样子,谁挡不住对手的攻击,就往对手的长槊上一趴,牢牢抱住长槊,‘阵亡’在对方马背之上。

    这样还能增加对方负担不是?

    然后就是一次又一次的重甲对冲,直到最后两方的战马都累得脚底打滑,再不堪重负,所有人下得马来,步战冲锋,叮叮当当的重甲对撞声音不绝于耳,然后人也力竭当场,一个铁罐头跟另一个铁罐头叠在一起,咬牙切齿的相拥卧与沙场之上。

    最后竟是只剩下蒙克一人,拄着墨渊剑立在场中,大口的喘息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