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盛世韶华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章 来点刺激
    一人鼓掌,联动十数万人。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场中不论分属,不论地位,皆是给这两支队伍的将士,送上最热烈的掌声。

    此刻虓虎军这个名字,有了一些名副其实,也让其余虓虎军麾下将士,知道了自己该怎样去做,才能配上这支军队的名号。

    虓虎,怒吼的猛虎。

    虎者,本就是百兽王者,山林之悍勇。更何况是一群发出震天怒吼的猛虎,他们就应该有这种凶悍睥睨的气势。

    他们不是真的猛虎,但是他们要比真的猛虎更强!他们不在山林称霸,他们要在疆场称霸!

    “替他们去甲,取水饮用。”

    楚斐当即下令道,这种身披重甲的鏖战,对于战马也好、战士也好,都是极大的体力消耗,现在有很多人着甲在身,都无法自己爬起来,更别说自己去甲了。

    “他们这么搞一下,我很难受啊。”

    洪三象摸着自己的大光头,苦笑道。

    他和蒙克、夏侯云一起进入虓虎军,他和夏侯云各领一团重甲,蒙克率领亲兵营,级别都一样的,因为直属军中的亲兵营,等同团级队伍,将领也同样会有正式军职在身。

    但也正因为级别一样,他也同样需要带队参与大比的,要是在前也好说,反正都打完了,打得怎么样也就无所谓了,没法改变。

    可特么他在这两人之后,三人一同入虓虎军、三人同级,然后这两人打这么正经,这么精彩,他上去了打的稀碎,这特么就有点丢人了啊。

    而且这种情况还不是可能出现的,而是必然会出现的,因为他对手是府军的一团,人数相等的情况下,重甲铁骑对上相等人数的轻甲,而且是大部分为步卒,少部分轻骑的,一个冲锋就差不多解决了。

    毕竟这是比试,场地有限,对方轻骑即便想要游骑拖垮重甲,他也不可能啊,没那么大地方给他们绕圈放风筝的。

    这就让人有点郁闷了。

    “给你加一个对手,高仓国公他们的队伍也已经组成,本来是直接轮空到第二轮比试,现在就直接加进去,给你增加点难度。”

    楚斐言道。

    “那妥了!”

    洪三象眉头一挑,应了下来。他不怕打的难点,就怕打的太简单、太难看了。兵力相差一倍,即便不是像蒙克一样,面对一倍数量的同样重甲骑兵,也仍旧是不算太弱的对手。这样输赢,都不会太难看了。当然他是没想过自己会输的,只是想赢得更精彩一些而已。

    “别嘚瑟太早,翻船了可丢人。”

    楚斐笑着提醒道。

    重甲势强不假,单独这些没有凝聚到一起的一团府军挡不住也是真,但是这新加入的一团人,那可就不好说了,这可都是这些乾西的国公、郡公们最精锐的人手,而且他们也更加需要表现,来用这不多的人数,快速的得到众将士的认可,在军中落稳脚。

    这些人跟现在这批府军不一样,他们这些被封国公、郡公的人,那可都是最少在商路盘踞数代人的强者,与杀伐中争位、在战斗中求存,早就是他们的本能,失败的、落魄的早已埋骨沙下。

    他们中的争斗是彼此,是原有贵族之间,就像哲琅国公百里鹏一样,真正新人能够上位的,极其稀少,这也是为什么商路会有诸多看似实力不弱,但却不敢建城、立国的马匪、佣兵,甚至许多人拉起来势力只为金银,或者只做护卫的原因。

    这些大大小小的贵族,早已盘踞各地,每个贵族手中都各自有着积蓄、沉淀的实力,小打小闹他们不在乎,但是一旦你想做大,就需要面临他们的锋锐。一个人挡不住的时候,就会有更多的人一同联合起来,一起施压或者攻伐。

    而这种情况以东部商路为最,中部商路为末。

    东部商路,也就是而今乾西之地,这些国家,想要在这片地域上求存,还不止要面对各自彼此,更要面对梧国、乾国、綦国三个大国、强国,以及玉渠这个东方商路的霸主级存在的威胁,自然需要不断的强大自身,来在周旋之间,求得更好的存活。

    而中部商路,虽然看上去也临近梧国、胤国,但是胤国那边是大雪山,根本没有通往中部商路的直接道路,没有什么管控能力。所需要面对的只是梧国一家而已,也被梧国几乎管控在手,扶植不少看上去不弱的势力,让中部商路实力分散,彼此抗衡。但是却又不允许他们有人做大,别说向玉渠那样,就是成长到像高仓这样的,都不太容易。

    所以中部商路闲散势力极多,以东部商路的马匪的数量,不容易过去抢得一片地盘,但是他们其实又根本没有攻到东部商路来的实力,这些东方商路各国军队,能死死地压制他们。

    再说这支新建府军的情况,柯里尔蒙德也好、达古巴合也好,还有其他三两人,其实都有着过万人的麾下,但是他们的实力,即便是在中部商路也绝算不上顶尖。最浅显的原因,那就是真的强大的队伍,梧国会傻到放过来给乾国?

    即便这些人放过来是因为,想要让乾西乱一点,让大乾的脚步慢一点,哪怕能拖慢一丝也好。

    但其实可能性大吗?并不大!

    因为大乾而今除去边军战斗力最强的,九域十二卫府军,根本就没有动,一支都没有参与到与綦国的战争中。所有参与进去的除了本就在北方的边军,就是新军,府军是新的,乾西边军、冠武军都是新的。

    这种情况下,放过来这些人,大乾随便派出一卫府军就可以将这些人尽灭。与其说给大乾找点麻烦,不如说给自己减轻一点负担、增加一些大乾的消耗,在这一点上去拖慢大乾的脚步。

    毕竟整编这样一支人马,不仅需要投注人力物力,整编之后也会需要加大原本的军需供应,十数万军,所需消耗,绝对不是一个小数,对大乾也是一样。

    而这些人能起到多大作用,也取决大乾是否愿意,在这些人身上投注这些消耗。

    或者是直接将他们平灭掉拉倒,也是梧国、胤国乐意见到的,因为那样的话,这十数万人多少也能给乾西这片新地,而且是后方人员不多,军队亦不多的新地,造成一场祸乱,多少都是能霍霍一段时间的,长短而已。

    这两种情况,都可以,反正不要用他们自己去解决这些麻烦、也不好真的全把这些人放出当炮灰,那些本就是两国扶植的商路势力也会寒心的,反而不好。

    如此,这两国才将他们放了过来罢了。

    当然其中也确实掺杂一些死活不愿为这两国效命的,柯里尔蒙德、达古巴合、三千重甲组成的古夫骑士团,都是这种情况。

    毕竟除了达古巴合之外,柯里尔蒙德和古夫骑士团,都出自嘉罗,让他们回去攻击故土,属实有点难为人了。而达古巴合,本就与楚斐,已经东方商路一些人有交情,这里无疑也是他的首选,而非梧国、胤国两个本就不待见他,他也陌生的。

    他们实力说不上顶尖,但也并不多差,两三万人而已,这两国也没有必要因为留人,而跟他们先打一场,造成强行留下或者歼灭,反而消耗自己些许实力的结果。就像其实乾西最初之时,也放走了一些临近中部商路,心向梧国的势力一样,没有必要为一些可留可不留的人,轻起战端。

    而且对于梧国、胤国而言,将他们放过来,万一真跟乾国起了冲突,那乾国多少会更加头疼一些,其余那些参差不齐实力的队伍,也有个主心骨不是。

    这一点古夫骑士团做到了,也就是他们没有干掉楚斐,真要干掉了,无论是梧国启牧还是胤国汗皇都绝对是十分高兴地。

    但即便如今的情况,他们也成功的让叶辛这位乾国太子,跟胤国嫡出三公主柴达尔伊莲,夫妻之间更加关系冰寒,乾国、胤国合盟关系裂痕更大,这就是梧国再乐意不过想见到的事。

    至于胤国什么打算,则反而有些让人难以琢磨,但此时也跟他们的作为脱不开关系,或许也是他们乐于见到的,或者说先一步为以后打下的先手。

    而柯里尔蒙德其实也做了一些事,比如他真的将大部分势力都召集在了一起,他成了那个主心骨,想要以此跟乾国谈判。

    只是可惜,达古巴合和楚斐是故友这一点,让他直接失去了这个机会,所以在酒宴上,达古巴合假意战败那一刻,他也直接放弃原本打算,带着众人‘归附’。可即便那时,他仍旧想当这些人的头人。只是再一次被达古巴合拉拢去许多人,诚心整合,再加上楚斐的利刃,让他最终彻底放弃,转而跟楚斐做了一个交易。

    而不管其他,只说回眼前,洪三象若是把那几位乾西贵族组成的队伍,视作给第二府府军一样战力去对待,楚斐可以保证他必然会栽个跟头,大小不一定,栽是肯定的。

    “那要不打个商量,咱就正常比试,成不?”

    洪三象自然也是了解楚斐的,若是没有什么值得楚斐提醒的,楚斐自然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他说这话。当下便是又笑道,准备反悔。

    已知的对手,再强都没啥。就担心这种有实力,然后还一无所知的。因为谁也不知道他们突然就会从哪里,又以怎样的方式杀出来,打你一个措手不及。

    “呵呵!军令岂能儿戏?下去吧你。”

    楚斐呵呵一声假笑,断然摇了摇头。

    他身边这些人固然都不错,甚至可以说很好,但是楚斐也绝不认为他们真就天下无敌了,包括他自己在内,他都是一样认为,最起码他觉得哪怕单论武艺,已经战死的元臻蛮、失了一些剑意的叶轻潇、从未交过手但应该不会比元臻蛮弱的敖珏,这三人就是他面前的山峰。

    就更不要说,还有一个古老传说下来的雪原刀圣,七律合参,那把湮魂刀虽然留在了圣狮城,但楚斐而今仍旧没有信心能够如臂使指一样,将之使用起来,所以便还是不如拿把刀的铸造者、使用者,七律合参。

    但是只他认识到这一点,不行。大家都需要认识到,可以有必胜之心,但是不能真的看不起天下群雄,不然一是会失了进取心,二来会失了谨慎应敌的态度。如此一来,不一定什么时候,他们就要栽跟头,而在战场上栽跟头,意味着败、意味着死。

    若是乾西贵族们的麾下,这一次真能跟他们来点打击和刺激,那楚斐是再乐意见到不过的了。

    :。: